王赫:从印太司令证词谈美应对台海战争之关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9日,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参院军委会听证表示:中共正在加快脚步,企图取代美国领导地位,(夺取)台湾显然是北京实现这项目标前的野心之一,“这样的威胁在未来10年,事实上可能未来6年就会显现”;“确实,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阻止冲突。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维持和平,但如果竞争演变成冲突,我们绝对必须做好战斗和打赢的准备”。

参议员史考特(Rick Scott)质询是否同意必须阻止共产中国掌控台湾?戴维森表示,作为印太地区作战指挥官,他有义务支持《台湾关系法》;从地缘战略的角度,台湾对美国的全球地位至关重要;过去四十多年的“战略模糊”政策,协助台湾得以维持现状,但现在应该定期重新检视这一政策;应持续稳定对台军售,协助台湾有能力持续前进。

但是,戴维森指出,“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在该地区面临的最大危险是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常规威慑力的削弱。”因此,戴维森对参议员说,“我们在印太地区的威慑态势必须显示出能力、实力和意愿,彻底让北京相信,通过军事力量实现其目标的代价过于高昂。”

而此前几天,印太司令部向国会提交的“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的核心提议就是:未来6年内考虑为印太战区投入274亿美元;在国际日期变更线西部的第一岛链部署一体化联合部队精确打击网络,在第二岛链构建一体化防空导弹防御能力,以及部署能够维持长时间战斗行动能力的分散型部队。

戴维森的上述证词,并非仅仅是他个人的见解,不是说换个司令就换个政策(美军惯例,战区司令部司令任期3年;戴维森也定于今年晚些时候退役),而是代表了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对中共及其军队的长期认知;而印太司令部的认知是第一手的、最真切的,因为,如果未来中美开战,印太将是主战区,印太美军则是主战部队。

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对中共及其军队的长期认知

先交代几句背景。2018年5月,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印太司令部继承了原太平洋司令部的架构、职能和兵力配属,是美军全球六大战区司令部之一,同时也是最大的一个,防区西起印度西部海域,东至美国西海岸,北接北冰洋,南达南极大陆,美前防长马蒂斯对此形象地比喻为“从宝莱坞到好莱坞,从企鹅到北极熊”。该司令部所辖包括海军第三、第七舰队,海军陆战队太平洋部队、空军太平洋部队和陆军太平洋部队,驻韩美军和驻日美军;所属兵力高达37.5万,拥有6艘航空母舰、约200艘舰船和1,100架飞机,被认为“几乎指挥了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太平洋司令部的最后一任司令是海军上将小哈利‧B‧哈里斯(Adm. Harry B. Harris Jr.)。他曾在国会把中共称为“挑衅者和扩张主义者”,指责它“用海沙建起一座长城”,“显而易见”将西太平洋争议水域“军事化”,(对中共)“我们已经做好今晚开战的准备”更是他的名言。哈里斯卸任太平洋司令后,被川普(特朗普)政府任命为驻韩大使。

在哈里斯之后,戴维森出任首任印太司令,中共对他也颇感棘手。据媒体报导道,戴维森在提交国会的报告中表示中共如今已经足够强大,一旦完全控制南海的局势后就能将其影响力扩大到数千公里外,中共完全有能力凭借惊人的实力碾压地区内国家并且与美国在西太地区分庭抗礼,而美军如果不能下定决心进行大规模冲突,那么中共一定能够获胜。

作为战区司令,戴维森的关键词是“增兵”,进一步充实一线力量。他认为由于印太地区的距离因素,不能仅仅依靠美国本土的部队快速驰援,这不足以阻止中共的攻击或者造成既成事实;美军各大军种都需要增加在亚太前沿的部署兵力;美军在太平洋地区部署的第五代战机,必须要在数量上能够压倒对手的第五代战斗机(针对中共的歼-20战机),以及与之配套的加油机和运输机;美军在太平洋还需要一种兼具远程、高速、致命这三大性能的精确打击武器(飞弹),这种飞弹可以装备在战舰、潜艇、巡逻飞机,以及陆基起飞的战机上;进一步加强在情报监视和侦察方面的能力。

2020年瘟疫突起,中共以疫谋霸,加大在西太平洋的军事活动力度,挑衅美军,印太美军立即做出强烈反应,例如美军太平洋舰队潜舰部队少将布雷克‧匡威(Blake Converse)说:“潜艇部队已被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可以随时随地行动。”他透露:“太平洋舰队的潜艇部队保有致命性、敏捷性,今晚就能一战。”

美方应对台海战争之关键所在

作为一线指挥官的戴维森的前述证词,及其代表的原太平洋司令部/印太司令部对中共及其军队的长期认知,表明两点:第一,美军对中共的扩张野心和行径有清楚认识,且高度戒备;第二,对于挫败共军,美军具有足够的信心、能力和资源,但是,美国决策层必须给予美军相应的支持。

我们也可以看出,美国并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但是,台海战争是否爆发,其主动权并不在美国手里,中共才是战争策源地。

对美国决策层来说,如下两点判断就非常关键。首先,美国是否能够慑止中共不敢武统台湾?其次,如果威慑失败,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美国是否应该全力介入保卫台湾,以致不惜与中共打一场大规模常规战争?

而这两点判断,又基于对可能的中美战争之预测。2016年,著名的兰德公司发布一个报告《与中国开战:不可思议之议》显示:第一,在2015—2025期间,随着中共军事实力的提升,美国再也无法确保在中美战争中能够迅速赢得决定性的胜利;第二,美中两国都具有先进的打击能力,相互之间的军事差距也在不断缩小,一旦开战,场面会异常激烈、极具破坏力,而且过程旷日持久;第三,到2025年,中共反介入/区域拒止实力加强,或将拉近中美之间军事损失的差距:中方的损失仍会非常严重;美方的损失虽然低于中方,但将远高于2015年的情景。届时,即使美军取胜的概率降低,中方也难以获胜。

兰德公司的这份报告,应该说相当客观,其准确性也大可不必怀疑。这对美中双方决策层都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如果以兰德公司报告为讨论基础,可能的台海战争之严峻性,对美方决策层来说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从历史角度讲,无论是一战、二战、冷战到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捍卫国家利益的实力与意志是不容怀疑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可能挑起台海战争的中共,是美国前所未有的敌人。它不仅早已全面渗透美国(甚至介入了2020美国大选),而且它的实力在逼近美国;它野心勃勃,具有强大的战争意志,且行为难以预测,不时爆出非理性的重大决策。

更严重的是,它的邪恶程度超出正常人的想像:光天化日之下,用坦克和机枪血洗天安门,把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当成一个国家产业来经营,暴力摧毁它自己承诺“五十年不变”的香港“一国两制”,把数以百万计的新疆人关进集中营,等等等等。

因此,对美国决策层来说,认清中共政权的性质是第一重要的(可参看笔者“美国误判中共80年”一文)。

如果美国不能认清中共,那么,美方正确应对台海战争就是难以想像之事了;如果美国不能正确应对台海战争,那么,美国衰败的多米诺骨牌游戏这就开始了,包括台湾、中国、美国在内的全世界,都要深受其害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