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蚂蚁专割“年轻韭菜”中南海老人不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4日讯】在中国以90后乃至00后为主的年轻人大多超前消费,债务缠身。有外媒近日称,蚂蚁集团先后遭到整改,其中一个原因之一是中南海对蚂蚁专割“年轻韭菜”的问题很不满。

3月14日,有台媒称,中国年轻人因互联网鼓吹过度消费,加上线上贷款便利,导致许多人债务缠身。而蚂蚁集团及腾讯先后遭到整改,除了政治因素外,另外一个就是中南海对于蚂蚁集团专割“年轻韭菜”的问题很不满。

近年来,中国兴起各类互联网借贷平台,“有钱花”、“微粒贷”、“放心借”、“卡卡贷”、“花呗”、“借呗”、“白条”等小额信贷平台都以年轻人为服务对象,向各大视频网站投放宣传广告。

不少平台宣传没有借贷门槛,只需要提供身份证和电话号码,就可轻松借到额度不小的款项。有些消费信贷产品更以“一键开通,先消费,后还款”,吸引大量消费者。许多90后及00后的年轻人,早早背上了债务负担成为“负翁”。

《华尔街日报》13日报导说,消费是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尤其在中国科技金融巨擘的推波助澜之下,大大鼓励年轻人过度消费,而蚂蚁和其它中国金融技术又向无信用卡的数百万人提供无抵押贷款。

年轻人因贷款容易,以信贷购买奢侈品、上高级餐厅消费者不胜枚举。报导说,蚂蚁金服是中国最大的线上短期消费者贷款提供者,截至去年6月,蚂蚁旗下的支付宝的短期未偿贷款规模达到2670亿美元,占中国短期家庭债务比率高达20%。

过去一年内,约有10亿中国公民使用蚂蚁的个人贷款服务“花呗”、“借呗”。中南海官员抨击,金融科技公司允许人们过度借贷,导致低收入和年轻人陷入债务陷阱。

图为蚂蚁集团上海办公楼的支付宝徽标。(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陆媒访问了不少年轻借款人,安徽省某重点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孟菲苦笑着说,“上一秒发奖学金,下一秒还‘蚂蚁花呗’。”每个学期、每个月都要数着日子过,盘算奖学金、生活费与还款日的节奏,生怕出现收支失衡。

融360调查数据显示,53%的大学生选择贷款是由于购物需要,主要购买化妆品、衣服、电子产品等,多属于能力范围之外的超前消费。

27岁的小曲刚参加工作5个月,用工资一点一点“填窟窿”。在北京读研期间,她在“蚂蚁花呗”上每月动辄花费三千~五千元,由于没有固定还款来源,每月只还款最低额度,剩余部分自动转到下月收取利息,如此反复“滚雪球”。

2020年11月10日陆媒界面新闻报导,豆瓣小组“负债者联盟”聚集了16,605名债务缠身的年轻人。

小组介绍说,“无节制消费”、“遭遇诈骗”、“网贷”等都是小组成员或众多年轻人背债的原因。“花呗”、“京东白条”、苏宁“任性付”、“微粒贷”等各类互联网借款业务层出不穷,年轻人们借款的渠道被极大地拓宽导致债务缠身。

李芳是“负债者联盟”中的一员。2020年10月6日,她在小组开贴,记录自己的还款之路,当时她背负着52,000元(人民币,下同)的网贷。

李芳介绍,她习惯提前消费。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对她的收入造成了严重打击,年初因无法工作,零收入零存款,除了每月要还的2200元房贷外,她还身负15万的网贷。

同年10月4日,李芳还清了“借呗”欠款并将账号注销;11月4日,“花呗”12,3000元全部结清后,她关闭了这项业务。

“负债者联盟”成员王珂和李芳的经历类似,她表示,缺少工作收入外加生活开销和提前消费导致了她的负债,四年来她靠着工资省吃俭用慢慢才将钱还清。

2019年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发布的《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显示:“中国有1.75亿‘90后’,仅13.4%的年轻人没有负债,而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