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佩洛西挺方芳情人?库默丑闻井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3月13日,星期六;亚洲时间是3月14日,星期天。

今日焦点:佩洛西任性护短,挺中共女间谍的情人任要职;性骚扰指控井喷,库默下课倒计时?赔偿2,700万,弗洛伊德民案了;波特兰仍骚乱,拘100抓13;共军近台新基地曝光,台湾须慎防突袭;人生最佳配方……

60秒看世界

美国财政部和国税局12日表示,已经启动发放1,400美元的纾困金程序。人们最早下周一(3月15日)就可以在银行账户中看到这笔钱。

英国制药大厂阿斯特捷利康13日宣布,因为生产出现问题和出口限制,原计划供应给欧洲联盟的中共病毒疫苗再次出现短缺。不过外电稍早前报导,欧洲至少10个国家是主动停用这家药厂的疫苗,因为担忧接种后会出现血栓。

中共中纪委13日公告,负责镇压法轮功等宗教团体的610办公室原副主任彭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这是中纪委在今年打掉的第5名中共高官,不少网民表示“遭报应了”。

截止到美东时间3月13日下午3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50万0629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1997万0129人,死亡总数是265万7167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我们今天会聊到美国众议长佩洛西的有权任性,硬是不顾国家安全,把方芳情人斯沃维尔继续留在国会重要部门;然后会说到库默德“黑色星期五”,指控他性骚扰的女性呈现井喷状态,库默很可能已经进入下课倒计时。

举世瞩目的弗洛伊德案民事部分了结了,2,700万美元的赔偿金创下了历史纪录。但此案引发的黑命贵运动仍没有停止,昨天(12日)波特兰再爆骚乱,警方逮捕13人。

最后要提醒台湾,小心慎防中共偷袭,因为在福建漳州发现一个中共全新的大型军事基地。随后要送给大家一个最佳配方,什么配方,暂时先保密,您看到最后就会明白了。

佩洛西任性护短 挺斯沃维尔任要职

昨天(12日),众议长佩洛西再次任命民主党众议员艾瑞克‧斯沃维尔为情报委员会委员。佩洛西声明表示,“在情报委员会上,当我们面对美国的敌人,适应新的威胁并与盟国合作时,这些成员将成为维护美国人民安全的有效力量”。

佩洛西表示,尽管斯沃维尔与中共女间谍方芳之间的关系不断受到人们质疑,但她仍将斯沃维尔留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佩洛西说对斯沃维尔在情报委员会的任职能力“并不担心”。

佩洛西的这种说法,让人感到怀疑,这是联邦众议院领导人说出的话吗?如果我没有理解偏颇,佩洛西像是在说:斯沃维尔有能力,可以胜任情报委员会的工作,也可以把跟中共女间谍方芳睡觉的事情与国会工作分开处理,所以她对斯沃维尔并不担心。也就是说,就算斯沃维尔与方芳睡过觉也没有关系,不影响他国会议员的工作。

美国保守网站网关专家表示,方芳与斯沃维尔和一些其他民主党人都有暧昧关系。特别是斯沃维尔,“确实与方芳发生了性关系”。

《联邦党人》联合创始人肖恩‧戴维斯表示,去年12月,曾有一位国会山的消息人士证实了斯沃维尔与方芳的问题。文章引述戴维斯的说法,“斯沃维尔确实与中共间谍方芳发生过性关系,联邦调查局已经向国会领导人通报了方芳代表中共与国会议员互动的细节”。

在以前的节目中,我也曾谈到过党的优秀女儿方芳在加州、甚至在全国,专门物色有发展潜力的民主党人,做他们的“业余老婆”。大家有兴趣可以翻看一下以前的节目。

众所周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是美国国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小组,可以接触到一些国家最高机密信息。

而斯沃维尔已经成了事实上的“中共女婿”,谁会相信他还能维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美国媒体Axios曾报导,方芳曾在2014年为竞选的斯沃维尔筹款,并且后来在斯沃维尔办公室安插一名“实习生”。

直到联邦调查局开始注意到方芳,并且通知了斯沃维尔,方芳才悄悄回到中国大陆。但是斯沃维尔的父亲和兄弟,一直都与方芳在Facebook上保持着密切联系。看这种情形,似乎方芳已经融入了斯沃维尔的生活,成了他的一名家庭成员。

这种情况已经非常令人担心了。如果是正常处理,斯沃维尔早就应该退出国会了,“中共女婿”怎么可能让人放心呢?

但是佩洛西不但不让斯沃维尔退出国会,而且还继续对他委以重任,让他接触美国的最高机密。等于是有意让“中共女婿”向他的中共岳父通报美国的情报。

中国大陆流行一句话,“有钱就是这么任性”。这句话只要稍稍变动,用在佩洛西身上非常合适,“有权就是这么任性”。佩洛西是众议长,美国第三号人物,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就叫“任性”。

佩洛西在斯沃维尔身上,还有一次“任性”。此前她也不顾共和党的反对,把斯沃维尔塞进了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

大陆还有一种说法叫“护短”,不知道佩洛西这算不算“护短”?我看到有不少美国网友留言,都表示相当不理解。有网友表示,“加州民主党人是中共的傀儡”,有的说“民主党人一直对中共的人很有兴趣”。还有网友说“南希很可能是对国家最危险的人”。

不只是网友对佩洛西的决定很气愤,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也无法理解。他将在下周提出决议案,迫使斯沃维尔退出情报委员会。

麦卡锡在推文中写道,“根据自己与佩洛西一起听取的情况介绍,斯沃维尔不应该担任负责保护我们国家机密的小组成员。下周我将提出一项决议案,将他剔除情报委员会”。

麦卡锡还对福克斯表示,“不仅应该将他从情报委员会撤职,还应该将他开除国会”。

我一直强调一句话,谁跟中共有关系,一定没有好事。“中共女婿”还能在情报委员会待多久呢?他会不会被撤掉国会议员身份呢?我想这应该是很多美国人的愿望。

其实还有一个人的去留值得关注,就是纽约州长库默。

性骚扰指控井喷 库默下课倒计时?

对库默来说,昨天(12日)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不仅有三十多名女子同时指控库默有性骚扰或欺凌行为,而且又有民主党大佬出面敦促他辞职了。

福克斯新闻今天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纽约州国会大厦办公室现在空无一人”,“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上班”。因为库默的丑闻越来越多,员工们已经不再露面上班了,选择大流行期间一样的远程工作。

昨天第一位出面指控库默的是杰西卡‧贝克曼,她是美国媒体“政客”驻纽约州议会大厦的记者。贝克曼在《纽约客》撰文表示,在2012年行政大楼的一次聚会上,库默将手臂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贝克曼说“我的脸颊发烫,像男同事一样紧张的傻笑。我们都知道这是错的。”

还有一次是在2014年的假日聚会。在结束的时候,库默突然紧紧抓住了贝克曼的手。“将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背上、腰上,强迫我保持一个姿势,并让摄影师为这个姿势拍照”。

贝克曼写道,库默对她的举止与性无关,而在于施加“力量”。“他使用抚摸和性爱暗示来让我们感到恐惧”,“他欺负女性和贬低女性的方式是不同的”。

昨天(12日)第二位公开指控库默性骚扰的,是库默以前的助手凯特琳。据凯特琳讲述,2016年的时候,她在一家游说公司工作。在一次公司的筹款活动中,她第一次与库默相识。

库默接近凯特琳,说他“感觉”到凯特琳将在州政府工作。然后在人们的注视下,“以一种跳舞的姿势”抓住凯特琳。

事发那个星期晚些时候,凯特琳接到了库默办公室的电话,要求她去面试一份工作。但是在得到那份工作后,库默经常对她指责,并对她的容貌做出暗示性的评论。在遭到“口头和精神上”虐待后,凯特琳辞职了。

凯特琳还对《纽约客》讲述了一次特别令人不安的遭遇。她被库默叫到办公室,帮他在eBay网站寻找汽车零件。“库默坐在办公桌前,把椅子摆成一圈”,而凯特琳“穿着裙子和高跟鞋站在那儿,不得不弯腰看他的电脑。他看着我,而我抬头看汽车零件”。

除了贝克曼和凯特琳,还有30名女性告诉《纽约客》,她们都曾在为库默工作时被欺负。其中多名女性表示,在库默和他的一些高级助手所造成的气氛中,心理健康受到了严重损害。不得不服用抗抑郁性药物,并接受治疗。甚至有一名女性表示,她曾经拨打了防自杀热线。

面对这么多勇敢女性的指控,联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终于不能再为库默扛着了。昨天(12日)他和参议员克莉丝汀‧吉利布兰德联合声明,呼吁库默辞职。声明中表示,“库莫州长已经失去了执政伙伴和纽约人民的信心,应该辞职。”

联邦众议员亚当‧希夫在昨晚CNN节目中表示,库默已经不能继续工作了,“为了纽约人民的最大利益,他应该辞职”。

昨天稍早,几乎整个纽约州民主党国会代表团都呼吁,库默立即辞职。其中纽约州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在声明中指出,“针对州长的一再指控,已经使他无法再继续执政了”。“库莫州长已经失去了纽约人民的信任,必须辞职。”

但是库默再次声明“不会辞职”,表示自己从未不恰当的触碰过任何人。他认为要求自己辞职是“鲁莽和危险的”,声称自己是“取消文化”的受害者,人们要等待司法部长的调查结果。

不过女演员、前纽约州州长候选人辛西娅‧尼克松推文,向库默进行质问。她表示“在性骚扰指控、可避免的养老院死亡、桥梁建造不安全、掩盖豪宅等等诸如此类,库默还在为自己辩护,你还需要多少证据来证明?”

我在11日的节目中表示,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七位、第八位,甚至更多女性指控库默。没想到,仅隔一天,指控库默的女性就出现了井喷,而且呼吁库默辞职的民主党人也越来越多了。

虽然库默还坚持不辞职,但很多人也在想一个问题:库默究竟还能坚持多久呢?在指控出现井喷、民主党一起推墙的情况下,库默是不是已经进入下课倒计时了呢?

有一名库默的前助手对福克斯表示,“我对这个假硬汉感到愤怒”。“那个家伙认为自己最坚强、最努力、最聪明。事实上他什么都不是,他是最弱的、最愚蠢的、也是最浅薄的人。他确实是一个很小的人,假装自己强大”。

昨天(12日)晚上,有人拍到了这张照片。这是在州长官邸外面,库默披着毯子在与人通电话,看上去很狼狈,似乎也很紧张。

宋代晏殊在《浣溪沙》中写道:“无可奈何花落去”。这句词所表达的意思,跟库默现在的情况很相似。

赔2700万美元 弗洛伊德民案了

去年夏天引发大规模“黑命贵”运动的弗洛伊德案,民事诉讼案昨天(12日)了结了。明尼阿波利斯市政府同意弗洛伊德家属的要求,赔偿2,700万美元。其中50万美元提供给弗洛伊德死亡的地区,用作提振当地经济。

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宣布和解方案后,弗洛伊德家属与律师本‧克伦普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克伦普在声明中说,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审前民权和解方案。

市政府同意赔偿巨额资金,意味着弗洛伊德家人提起的民事诉讼案得到了解决。但是涉案的警察德雷克‧肖文却正在面临着谋杀指控,另外三名警官也在面临着谋杀和过失杀人的指控,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审理。

据BBC报导,肖文正面临着二级谋杀和三级谋杀以及二级误杀罪的指控。“如果被判有罪,他将面临最高65年的监禁”。但是肖文一直没有认罪。

目前为止,已经选出了6名陪审员进行审判,但还需要6名陪审员和4名候补陪审员。不过在这起“备受瞩目”的案件中,BBC认为很难找到合适的陪审员。

弗洛伊德案之所以备受瞩目,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这桩案子引发了蔓延全美国的黑命贵运动。最初弗洛伊德家人是想讨回公道,发起了抗议。但是随后黑命贵运动被安提法利用,演变成了一场打砸抢烧运动,甚至还出现了杀人。

“黑命贵”运动联合创始人卡洛斯曾对CNN承认,他们的目标就是“赶走”当时的美国总统川普。在这场运动中,包括拜登、佩洛西等民主党人带头向黑命贵下跪。纽约民主党市长白思豪还号召黑命贵成员,到川普大厦前涂写黑命贵口号。

直到现在,这场黑命贵运动仍然没有停止。就在昨天晚上,波特兰警察还拘留了100名安提法抗议者,并且逮捕了13人。

警方在声明中表示,一群人在昨晚9点左右游行并封锁交通,15分钟后,这些人开始砸碎当地企业的窗户。随后警察暂时拘留了一些人,给他们拍照后,又释放了他们。但被释放的抗议者开始向警察扔石块和啤酒瓶,于是警察逮捕了其中的13人,其中包括两个拿着枪并穿着防弹衣和头盔的人。

中共新军事基地现踪 台湾需慎防突袭

接下来我们把目光转向台海两岸。我要再次提醒中华民国当局,谨慎提防中共的突袭入侵。有消息披露,在福建漳州新发现一个中共全新的军事基地。

昨天(12日)深夜,网络公开来源情报分析师阿迪斯在推特上爆料,中共军队在福建漳州市漳浦县近海处新建了一座军事基地。卫星定位显示,距离澎湖只有183公里。这个军事基地,以往从来没有相关报导。

据一个叫“报呱”的网站独家披露,这个全新的军事基地是福建扩建的两个军用机场之一。有1700米的机场跑道,还有600米的主跑道。还有10个直升机降落坪和27个停机棚,规模相当大。从卫星空拍图可以看见,已经有3架直升机停靠在停机棚的旁边。

文章分析,除了直升机外,军用无人直升机UAV也非常可能部署在这里,成为战备武器之一。

分析师阿迪斯在推文中表示,这个新发现的军事基地,对台湾的威胁相当大,可能会激起美中台三边漩涡。

台湾军事专家何澄辉在看过军事基地卫星照片后表示,新落成的军事基地可能是习近平上台后,亟欲解决台湾问题和扩张中共军队战力的产物。同时更是要“挑战既有国际秩序、意欲突破第一岛链,甚至直接挑战美军”。

27个机棚规模不小,可以停泊不少的中共军机。除了已经拍到的直升机外,以目前观测到的这个跑道长度,粗略估计也足够战斗机起降。这对台湾西南海域及空域,包括东沙群岛一带,都是十足的威胁。

军事专家认为,这个新军事基地,可以增加中共军队对台海周边的调度弹性,增加战备能量。从位处地点判断,已经给中共增加军机数量提供了很大空间。台湾方面要留意中共利用直升机进行突袭作战,特别是用在夺岛作战

何承辉指出,“尽管直升机飞行速度比较慢,但直升机可贴海飞行,或利用地形隐蔽,对于突袭作战仍是可畏的威胁。台湾附近的小岛,比如金门、马祖、乌坵,甚至是澎湖等都有可能是中共的目标。因为这些潜在目标对共军来说距离相对较近,而且可利用沿岸有利地形。但是台湾方面驰援距离相对较远。因此严防共军利用直升机突袭小岛,是台湾防卫作战必须思考的问题。”

可能有朋友了解,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浦·‧戴维森9日在参议院作证表示,中共正在加速取代美国的国际地位,台湾也是中共的目标之一,中共军队“攻台威胁有可能在未来六年内发生”。

台湾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员苏紫云博士认为,戴维森是印太司令部的第一线指挥官,掌握著中共的战略与台湾的战术情报,所以“戴维森的说法具有战略现实观”。

我以前说过,中共只要没有彻底解体,它就会不停的折腾,直到自己把自己折腾死为止。中共从来没有放弃它的狼子野心,一直在觊觎台湾。

中共在漳州新建军事基地,用意无庸置疑,这就是对台湾的又一个新增威胁,所以中华民国当局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卜威尔昨天(12日)表示,拜登政府应该亮明观点,不改变台湾的地位。公开为大规模战争爆发后的混乱与动员做规划,让中共明白拉高紧张局势的后果。同时为提升台湾的防御战力,美国应该加紧向台湾提供导弹、感测器等军事支援。

卜威尔还指出,作为台湾自身,也不能完全依赖美军,必须以严肃的态度为自卫做准备。不可取消征兵制度,以免台湾疏于强化自我防御。

我在前几天的节目中也说过,虽然拜登政府表示会应对中共威胁,继续提升与台湾的关系。但台湾方面也一定要做好独立抗共防御的准备。

因为现在的拜登政府刚刚上路,谁知道这是拜登政府的长期政策,还是像一部机器一样,在延续川普时期的政策惯性往前走呢?如果是在延续惯性,那么当惯性消失的时候,危险就非常大。所以无论如何,台湾方面都应该做好未雨绸缪。老百姓有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管不了贼,但是自己做好防范,不给贼机会。

人生最佳配方

最后聊一个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向大家推荐一个“最佳配方”,是人生的最佳配方。

我们在生活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有时候甚至会产生迷茫。这个时候,很多人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指引,希望有人告诉我们怎么做,才能拥有最美好的人生。

波士顿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前校长贾维斯有一个“人生的最佳配方”,送给他的学生们当作座右铭。什么“最佳配方”呢?就是“神的旨意第一,他人第二,自己最后”。其实我觉得用六个字就可以概括下来, 就是信神、先他后我。

美国作家杰夫‧米尼克认为,神可以指引我们走上正确的路。一个受神指引的人,他的行为往往是守信、正直的,哪怕曾经迷途犯错,也能够很快走回正确的道路。

持先他后我这种理念的人,会秉持“待人如待己”的原则。遇到事情先考虑别人,对于不喜欢的人或物,也会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态度。这样不容易伤害别人,也不太会伤害到自己。

如果我们完全关注于我们自己,得失和伤心痛苦就会在自己的心中搭建地牢。而将自己置于最后,把目光投向外面,我们就撕裂了这堵心牢的墙。当我们将时间和精力帮助别人,通过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自己。而在关注别人问题的同时,也就淡忘了自己的困境。

这位四个孩子的父亲说:“孔子、柏拉图、圣保罗、托马斯‧阿奎那等思想家都曾经搜寻过人生的方程式,想了解责任、欲望和忠诚之间的关系,以得到心灵的平和和满足。他们发现,当我们的人生遵从先他后我时,人生祥和宁静。而打乱了这个方程式,甚至颠倒这个顺序时,就会陷入一片混乱和一系列意想不到的结果之中,不仅给他人、也给自己带来痛苦和悲哀。”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在今天的会员区,我会为您介绍这个“童右”的荒诞故事。欢迎大家到优美客会员区了解。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支持沐阳: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会员:http://bit.ly/InsightPlans
关注推特:https://twitter.com/muyanglee_xwk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