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信息泄露案 传三度换主犯 月底强行结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6日讯】习近平之女习明泽信息泄露案持续发酵。15日有知情人爆料,此案审理过程中,警方3度更换主犯牛腾宇因不肯贿赂警方和拒不认罪,被警方锁定为“主犯”。该案代理律师透露,检方透露月底将强行结案维持原判

2019年,习明泽的个人信息被泄露;同年8月,广东茂名警方抓捕了大批“恶俗维基”网站会员。2020年底,20岁的网站维护员牛腾宇被定为“主犯”,遭重判14年,其他23名年轻人则获不同刑期。

3月15日,一名获刑年轻人的家长告诉《希望之声》,一名获释的未成年孩子A告诉他,A在受审时听到公安人员谈到,除了牛腾宇没贿赂警方,该案其他孩子家长都给警察送了钱。

这位家长说:“他(A)说他们家也花了几十万,最低的也给十万块钱,要不然就让孩子吃苦。”他揭露,主办此案的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网安大队长杨观耀直接敲诈家属要钱。

该家长从A那里获悉,警方一开始并未打算将牛腾宇定为主犯,中间换过3个人,最后才选定他。A说,警方选定牛腾宇的原因是,这个小孩没有送钱,而且拒不认罪,然后警察就恨他。牛腾宇是计算机天才,比较聪明,他们就把牛腾宇定成主犯。

A告诉该家长,牛腾宇被定成主犯后,警察就开始打他,给他造假证,让这些孩子说必须说牛腾宇是主谋,不说的话就给加重刑。A说。他们也是违心的,希望牛腾宇家人原谅他们。

A说,他被抓进去后也曾被打,被关在佛山时,被姓陈的警察脱光衣服侮辱,触摸身体。

另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告诉A,他被抓进去后就让他蹲马步,蹲了一整天,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

牛腾宇被动用私刑并遭警察猥亵

该案代理律师此前揭露,牛腾宇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遭到警察拍裸照、烧私处及言语性骚扰等侮辱。牛腾宇的妈妈在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说,根据看守所公开可查的记录,牛腾宇多次被打到奄奄一息,被看守所警方送往医院抢救。

她说:一个叫陈权辉的警察更流氓,把牛腾宇剥光衣服后,用手机给他拍裸照,还摸他说一些淫荡的话,并用打火机烧他的下身,专打他皮肤嫩的地方。

她透露,牛腾宇在看守所里遭到的虐待还包括只给吃白饭、不让睡觉、严刑逼供手写“自述材料”、被警察威胁不许找代理律师等。牛腾宇写完数十万字的材料后拒绝签字认罪,因此遭警察再次殴打,右胳膊打残。

她说,不止牛腾宇一人,其他涉案未成年人也遭到警察的侮辱和虐待。警方为了不让家长找到孩子的关押地点,将这些涉案少年的名字从记录中移除,以代码代替,案子办得非常非常秘密。孩子的所以权利全部被剥夺,孩子更一度被秘密消失。

牛腾宇的母亲说,在得知孩子被判刑后,她一下子昏厥,醒来后就几乎看不到东西了。恍惚中不慎摔断了腿,无法出去赚钱,病痛加上精神上的打击,身体非常虚弱,但她现在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当局还要罚款13万。

她说,她现在被逼得都没法儿活了,快抑郁了,希望大家救救她,救救她的孩子。

至少5名律师被迫退出代理此案

牛母说,该案的代理律师都遭到司法当局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此案,不得进行无罪辩护:“我现在还没找到新的律师,我已经被威胁(失去)5个律师了。”

她说,在一审开庭前,所有代理律师被广东省茂名司法局带走,以吊销律师执照为威胁,要求律师退出代理。法官张书铭更是直接致电律师说,二审不开庭审理,要求律师在卷宗缺失下提交辩护词,并声称该案将在月底书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牛腾宇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二审不开庭严重违反了现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他说,本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而且一审中很多事实没有查清,一审到二审期间很多律师看了案卷以后明确表示要对本案做无罪辩护。

黄汉中说,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开庭审理。二审期间律师获得的卷宗缺少超三分之一,是当局故意为律师了解案情设置了障碍,企图将该案快速办成铁案、冤案。

他表示:“相关法院这种行为构成滥用职权,非法剥夺了律师正当的阅卷权。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律师提交答辩状,更是简单粗暴、违反法律的做法。

因北京司法局下书面通知,黄汉中也被迫退出此案代理。他说,司法局严重损害了律师的执业权利。该案代理律师王宇及丈夫包龙军律师近日荣获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国际妇女勇气奖”之后也与外界失联,据说与代理此案有关。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