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北京沙尘暴藏人祸 谁打脸习近平“两山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15日,北京已多年未闻的沙尘暴卷土重来,北京各地及北方多地都笼罩在沙尘暴导致的漫天黄沙之中,中国气象局也在当天发布了“近十年来最强沙尘暴”的天气警报。

就在中国舆论热议北京沙尘暴之际,北京市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发布消息,本次北方沙尘天气主要起源于蒙古国;新华网、央视等官媒接连报导,“沙尘源地”蒙古国6死80余人失踪的惨重灾情;央视《主播说联播》则是自问自答,中国防沙治沙多年为啥挡不住“近十年最强沙尘暴”?主要问题不出在“中国的林”,而是出在“全球的沙”。

今年1月中旬,《经济参考报》发表一篇题为《敦煌防沙最后屏障几近失守》的报导文章。调查报导发现,“全国沙区林场建设典范”──国营敦煌阳关林场(简称阳关林场),近十余年持续遭遇大面积砍伐,2万亩公益防护林如今只剩不到5000亩,取而代之的是面积达1.3万亩的葡萄园。而地处库姆塔格沙漠东缘的阳关林场,正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沙阻沙绿色屏障。文章直指,这“剃光头式砍伐”背后,不仅有着“敦煌红酒”的商业利益的驱动,恐怕更有当地相关部门的推波助澜,甚至不排除暗藏着看不见的官商利益链。

当时这篇报导一出,除了官媒关注,也迅速沸腾网上舆论,但如知乎网友在相关讨论区留言显示,“微博热搜被压,3亿阅读量,6万多讨论量居然上不了热搜,……百年大计的事情不配上热搜吗?”可能大家记忆犹新,在这篇报导问世的同一期间,持续霸占热搜的事件,就是莫名其妙爆发的“郑爽代孕风波”。

根据《经济参考报》这篇调查报导,在2000年时,阳关林场林地防护林面积约为2万亩;到了2017年,林地面积只有5000亩。换言之,17年间,防护林被毁的比例达四分之三左右。这令人质疑,如果没有国营林场对于违法砍伐的默许乃至纵容,这1.5万亩公益林地怎么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凭空消失?如果没有当地政府视若无睹的态度甚至官商勾结,民营酒企所属的葡萄园岂能大面积蚕食生态保护林地?

据官方信息,中国近十年一系列的植树造林、防沙治沙工程,除了“三北”防护林(西北、华北、东北),北京市自2012年后开展了“百万亩平原造林”运动,通过“两环、三带、九楔、多廊”的布局来将原有的沙化地区转变为多树种搭配的生态防护林。

今日北京遭遇近十年来最强沙尘暴,微博文案调侃“京黄失色”、“力挽狂蓝”,似呼应《敦煌防沙最后屏障几近失守》一文所强调的,“阳关失守”,风沙将长驱直入,一泻百里。不仅敦煌势必难保,北京亦同。

在今年1月“阳关失守”被曝光前,甘肃敦煌阳关林场毁灭性砍伐问题一直被掩盖。众所周知,自习近平上任后,其被指环保生态建设“两山理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讲话就开始全国宣传。

什么样的中国红酒市场算盘可以牺牲三代造林治沙员的血汗?官媒也附和过舆论刊文“防护林被砍伐改成葡萄园,谁干的蠢事?”只不过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不得妄议政府的国家,所谓官媒痛批是为了“维稳”民意。

秦岭违建别墅,青海内蒙古等资源大省非法采煤,甘肃敦煌阳关林场毁林砍伐等等事件当中,那些不时学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扭头就可以抛之脑后,并且权力一手遮天胡搞瞎搞的,毫无意外都有的共同名字——中共官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