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主流媒体图谋美国社会激进变革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政治精英们正通过大公司把持的主流媒体,无情地推行虚假叙事,煽动美国社会的剧烈变革,故意打造集体歇斯底里。

要想从普通公民手中夺走宝贵的宪法权利,精英阶层必须首先把这些民众置于这样一种状态: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仅允许自身权利遭到剥夺,而且会心甘情愿地交出这些权利。

而令公民愿意放弃自己权利的最佳状态,就是把他们置于恐惧之中。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一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某些政治和媒体机构利用病毒爆发来推进本方阵营的操控和议程。

您或许会认为,没有人会如此冷酷无情,借用疫情爆发来累积政治财富,操控同胞生命;但不幸的是,事实正在浮出水面,表明这正是许多地方、州和联邦等各级官员所做的事情。

而这些人娴熟地利用了他们的媒体盟友,向公众兜售各种叙事,以诱发所期待的恐惧和集体歇斯底里状态,进而能够对美国社会进行他们想要的变革。而在一个崇尚冷静和理性探讨的时代,他们将无法实现自身的许多目标。

虚假的媒体驱动认知 VS 现实

公众对美国时局的认知和现实发展往往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情。

许多美国人早就意识到,主流媒体不再试图立场中立地报导重大公共事件;而现在,他们正积极地试图通过提出伪装成“新闻报导”的倾向性叙事,达到心仪的政治结果。

公司型新闻媒体发布虚假的叙事,同时也完全知道这些是虚伪的。他们不是旨在报导准确信息,而是要达到“正确”的政治结果。因而他们就是吹鼓手,而不是记者。

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里,主流媒体向美国公众兜售的部分虚假叙事,继而煽动美国社会的剧烈变革。

警方每年杀害数千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

一种错误的认知成功地广泛流传,以致大批人士相信,美国每年有一千到一万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被执法部门杀害。

记者安迪‧恩戈在推特上写道:

“近半数的受访自由派人士估计,2019年有一千至一万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被美国警察杀害。而实际数字是27。‘黑名贵’和‘安提法’组织利用这种无知煽动政治暴力和叛乱,而这种无知因媒体的偏见而加剧。”

过去的一年里,“黑命贵”等激进组织声称,面对如此众多手无寸铁的黑人被警察屠杀,暴乱是正当的;因此,美国一些大城市的暴力骚乱得以持续数天,甚至长达数周。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骚乱正在进行,这些城市的地方当局努力维持社会秩序时,大声呼吁削减警察经费的声音被媒体放大,并且一些城市已经采取行动削减警费。

然而,为骚乱和削减警费等行为辩护的说辞根本就是谎言。就数据可以回溯的历史而言,在美国,没有任何年份警察杀死哪怕是一百名手无寸铁的黑人,遑论一千名。

但是,当大多数美国人意识到已经被错误的叙述所蒙骗时,政客们早已实现了他们想要的大部分甚至全部的变革。

口罩不起作用(直到突然奏效)

过去一年,精英阶层通过主流媒体推动虚假叙事的最大例证之一就是关于口罩和强制口罩令。

卫生总监罗姆‧亚当斯和安东尼‧福奇博士早前均表示,口罩无助于阻止中共病毒传播,然后又都改口了。

美国卫生总监2020年2月29日严肃公告——停止购买口罩!

口罩无助于阻止公众感染新冠病毒,但是倘若医务人员口罩短缺,无法看护病人,这将把他们和整个社区置于危险之中。

大流行病初期告诉公众口罩不起作用并停止配戴口罩的众多知名人士后来均声称这样说是有充分理由的。

他们居高临下地拍著美国公众的脑袋说:“我们欺骗你们是为了不让你们把口罩都买光,以优先供应我们的一线医务工作者。但现在口罩供应充足了,戴上口罩保持安静吧。”

你能欺骗公众多少次“为他们好”,他们才会不再相信你的说辞?

羟氯喹之争

从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推荐羟氯喹这种药物的那一刻起,一场攻击这种药物不安全甚至危险的全国性运动旋即展开,发起直接反击。这场运动包括荒谬的指控,称川普曾倡议人们直接自行注射消毒剂,而他从未说过这类话。

一种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广泛使用的药物,几十年来被全球数百万人服用,用于预防疟疾等疾病或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却突然被视为不可思议的危险,医生也不再被允许开这种药。

关于这种药物的混乱部分源于媒体声称,作为一种“神奇的治疗方法”,它在给新冠(COVID-19)重症患者服用时并不奏效,而川普和许多医生原本宣称该药物具有预防作用,能够在感染早期阶段击败病毒。

传言川普演讲煽动了1月6日“暴动”

主流媒体热衷推崇的最新谎言之一是,国会联席会议正在统计选举人票时,川普在国会大厦煽动“暴动”。

尽管这种说法漏洞百出,但民主党人还是在众议院推动了针对川普的二次弹劾,并迫使参议院进行了一场闹剧式的表演审判,最终川普被宣告无罪。

川普现在已经离开了白宫,但这个国家的许多人将继续习惯于相信他们的领导者炮制的一切。他们已经习惯于听命于领导者,无论这会是多么荒诞不经或自相矛盾。

这不是美国人该有的生活方式。

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进入美国

看着过去的一年里荒诞的故事在我的国家上演,我想起了乔治‧奥威尔充满洞见的小说《一九八四》中的政党。

“真相”就是政党今天告知你的一切。政党昨天告诉你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应该忘却。

当政党告诉美国人口罩有用,他们就乖乖戴上。

当政党告诉美国人口罩无用,他们就乖乖摘下。

当政党继续告诉他们,他们被骗了,要重新戴上口罩,不能摘下,他们听令服从。

你看,这一直就是问题的关键。沟通从未失败;主体表现完美;服从已成习惯。他们真诚爱党;他们已经爱上老大哥了。

《一九八四》不再只是一部虚构的小说。我们今天就活在其中。

唯一的问题是,还要多久才会有足够多的美国民众,不再听信老大哥的谎言?还要多久才会有足够多的美国民众不再盲从政党?

原文:Opinion: Mainstream Media Helps to Create Mass Hysteria to Bring About Radical Changes to American Socie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赖恩‧凯茨(Brian Cates)是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位作家,是《没人问我的意见……但这就是我的意见!》(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But Here It Is Anyway!)的作者。可以在Telegram:t.me/drawandstrikechannel上联系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