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州郭保军冤狱一年多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7日讯】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轮功学员郭保军,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在发送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两年。但在坐牢一年零四个月后,即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郭宝军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导,郭保军,一九五八年生,生前居住在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侯寨村。郭保军毕业于郑州师范,在侯寨乡教委工作,当过乡驻村干部、小学教师,后转入侯寨乡卫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郭保军在医院工作期间,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一条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之路,为人处世时善良朴实,工作中兢兢业业,无私的表现,真切的让家里人、村里人、单位里人称赞他是好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军在韦沟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当地不明真相的两人劫持诬告,被郑州市新密市白寨镇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新密市拘留所,十三号晚十一点被转送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左右,郭保军被非法起诉到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上午九点二十左右,郭保军被中原区检察院非法开庭。郭保军被关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内,视频开庭,不能出来。当时,郭保军绝食反迫害近七个月,鼻子插著胃管开庭。但是,他精神状态很好,正念很足,虽然说话声音小,但是非常坚定、慈悲、平和。六月二十九日,郭保军被一审冤判两年,勒索罚款两万元。郭保军上诉,八月二十八日被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直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之前,已经一年多,家属从没被允许会见到郭保军。十二月三日上午十一点多,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电话通知郭保军的儿子说:“你父亲在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高新区分院(郑州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金梭路二十六号。在院区五楼(五楼是看守所住院监管楼层)。他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进看守所开始绝食,到现在都没吃过饭,全靠灌食,情况比较危险,你见见主任大夫吧。下午一点多,你来吧。”

家属当天见到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郭保军,他的状况和半年前出庭的情形相比大不同,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危急。

十二月二十八日,郭保军的儿子联系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警察,询问父亲郭保军的情况。看守所警察说挺好。郭保军的儿子问:“我爸还在医院?”警察说:“是还在医院,打平常饭。”郭保军的儿子说:“我上次去见他,他都没出来。”警察说:“他在医院治疗多好,营养都跟上了。”郭保军的儿子说:“现在比上次好点没有?”警察说:“比那好多了,精神状态比那好多了。”问:“现在还是不能走路?”警察说“这个我不知道,你得问医院。”郭保军的儿子问:“现在能不能见?”警察说:“不能吧?得领导说,这不是你说,也不是我说的。你去问问医院吧。”

第二天,郭保军的儿子去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高新区分院,没有见到人。医生说:“这边有规定,医生不能单独见监管人员家属,必须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同意,或有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狱警陪同。”郭保军的儿子说:“看守所警察让我来问问的。”医生说:“必须得有介绍信或看守所医务总队的同意。”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00:10分至00:23分,有陌生未接电话,00:40分,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郭保军儿子说,郭保军随时有生命危险,00:55分,短信通知郭宝军已去世。由于没有听到手机响声,郭保军儿子早上7:27才知道这些消息,回复电话,被告知郭宝军已去世,并询问家里都有谁,有事情可以来郑州市第三看守所,遗体在郑州市殡仪馆。

随后,郭保军的儿子、姐姐、姐夫想去看望,但被告知现在还不能看,让去郑州市第三看守所面谈。到了郑州市第三看守所,接待人让等会儿。等了二十分钟后,接待的人让郭保军家属登记后进入,在大门左面的物业办公室里有五个看守所工作人员,进门就先让登记三人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郭保军儿子、姐姐、姐夫都拒绝填写,并指出,不能见亲人,还让写个人信息。后看守所说:“这样吧,你说我写,”三个家属只说了姓名,年龄,住址,其它没说。 随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人员做了自我介绍,有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管教大队副大队长 徐镇旺,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管教大队医务中队中队长 刘文娜(女),其他人未说名字。

家属要求看望郭保军遗体,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说今天还不行,要等到明天下午(3月15日)检察院法医看过之后才能看,看之前还要求家属填写“亲属查看尸体申请表”,并且规定不准许拍照,录像,但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要全程录像拍照,并只准许五名直系亲属查看。家属指出不但不让见人,还填写这表那表,签字一大堆,见了人之后再说签字的事。

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后,由于家里还有快90岁的老人没有吃饭,并且郭保军姐姐大哭多次背过气去,身体不适,而结束谈话。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河南郑州郭保军被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