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驱走疫鬼的记载

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7日讯】中国古人相信天上有瘟神顺天意负责安排瘟疫的出现,阴间也相应的有疫鬼散布瘟疫,寻常人见之则染病,疫鬼在哪个地方出现,那儿便会出现疫情。很多古籍中都记载过疫鬼的存在,但修炼者是可以驱走疫鬼的。请看以下两则记载。

一 、昙无谶念咒驱疫鬼

东晋时期僧人昙无谶(chèn),本是中天竺人,幼年出家修行佛法。他有一个堂兄是驯养大象的,训练时失手杀死国王所乘的白耳大象,被王所杀。国王命令不准亲属去看,唯独昙无谶过来哀悼并将他埋葬了。国王发怒要杀昙无谶,他很从容的说“王以法故杀之,我以亲而葬之,并不违大义,何为见怒?”。

国王惊讶他的气概,就开始款留他,渐渐发现他懂咒术很灵验便优待他,时人称其为“大咒师”。他后来还是触怒了国王,被迫离开天竺,来到中国。当时东晋偏安于南方,北方则是十六国时期,他最终落脚在割据河西的北凉国境内。北凉君主蒙逊信任他。

一天他对蒙逊说:一旦疫鬼出现在人群聚集处,则灾疫难免。蒙逊不信,一定要眼见为实,昙无谶便对他施法术,打开蒙逊的天目使他能看到疫鬼,蒙逊一见疫鬼的可怖,顿时惊骇不已。昙无谶说:请您竭诚斋戒,我用佛咒驱赶它们。于是三天念咒不停,之后对蒙逊说:疫鬼已被赶走。在边境地区有个能看见鬼的人说:见数百疫鬼狂奔而去。北凉由此获得安宁。

二、栾巴来了,黄父鬼望风而逃

栾巴,字“叔元”,是东汉官员,年轻时就修道,有神通,是少数在《神仙传》和官方史书《后汉书》中都有其传记,且都承认其神通的人物。他的神迹如除妖、喷酒化雨救火,在《神仙传》中有详细的记载。《后汉书》原文中对其神通的记载有,但不多,仅“素有道术,能役鬼神”一句。中国史书往往惜墨如金,别人能说很多的故事,史书里往往一两句话就总结了。这种文风有优点,也有缺点,一些事迹太过简略,后人难知其详。

但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儿子章怀太子李贤曾对此书做过注解,对这句话的注解里,他引用了古版《神仙传》中的一个故事,“巴迁豫章太守,郡中尝患黄父鬼为百姓害,巴到皆不知所在,郡中无复疾疫。”就是说栾巴当豫章太守时,当地有“黄父鬼”给百姓带来瘟疫,栾巴一到黄父鬼就逃走了,百姓不再受疫病之苦了。这句话在今版《神仙传》中找不到,可能传抄时遗漏了。但恰好被李贤的注解保留了下来。

“黄父鬼”是什么鬼?,《述异记》中讲“黄州治下,有黄父鬼,出则为祟,所着衣袷皆黄,至人家,张口而笑,必得疫疠”。原来“黄父鬼”是一种穿黄衣的疫鬼,见之则染疫病。栾巴为官做了很多好事,最后因坚持为蒙冤的大将军窦武和太傅陈蕃平反,触怒当权的恶人,死在牢狱中。人们说他尸解成仙了。

这两则记载中,昙无谶与栾巴分别是佛、道家两家的修炼人,都展现了驱走疫鬼维护一方安宁的奇迹。北凉国主蒙逊信任昙无谶,保护一国百姓不受瘟疫之苦;栾巴不仅是修行者,还是东汉知名的好官,到哪里都受民众敬仰,于是黄父鬼望风而逃再也不敢伤害尊重栾巴的百姓。可见尊重修行人,尊重他们的佛法、道法信仰,会有福报,免受瘟疫之灾。

说到这里,有人就会联想到新冠疫情。可是今时不比往日,佛道等宗教都走入了末法时期,已无神佛法力加持了。特别是中国大陆,宗教都被不信神佛的共产党统战了,好多住持都是地下党员,真心出家的人都是被压制的。到哪里找真正的佛法?我绝对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当今传遍世界的法轮功就是真正度人的佛法,只不过没有用宗教的形式,而是以气功的形式传出来罢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秉持真、善、忍的精神理念和道德准则,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行法门。只要大家能真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有善神看护,无论是疫鬼或瘟神都不会伤害你,瘟疫将会绕着你走。从这个角度说,法轮功学员们多年来持续讲真相就是为了大家的平安,这是伟大的慈悲。

从另一个角度讲,法轮功学员们的坚持,也可以从昙无谶与栾巴的事迹中得到印证。昙无谶违背国王命令,即便冒着风险也要坚持人间伦理为堂兄收尸安葬,可见并不是所有王命都值得遵守;而栾巴最后是因为坚持给蒙冤者平反,坚持人间正义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们坚定信仰,坚持修炼,坚持为利国利民却被邪恶当权者迫害的佛法真理作见证,讲真相,与当年昙无谶与栾巴的坚持相比,不仅是维护人间正义,更维护了佛法,也是对众生的慈悲。法轮功学员所为更伟大,更了不起,他们是更伟大的修炼人。请千万善待法轮功学员们!相信他们讲述的真相,你会因此受益无穷。

资料来源:《高僧传 卷二》、《后汉书 杜栾刘李刘谢列传》(李贤注)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