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边境大开带来的可耻悲剧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h Hammer撰文/云川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目前,美国的南部边境已经大开。无人陪伴的儿童、单身的青壮年甚至一家老小都从境外大量涌入。

惊悚的传闻比比皆是:例如,周四(11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在推特上写道:“在24小时内,拉雷多北站边境(Laredo North Station)巡逻队,在3次打击涉及使用商业拖车的偷渡行动中,共逮捕了111人。”这是一个被合法化的危机,尽管总统自私自利地混淆视听,但这场合法的危机完全是民主党一手制造的。

本专栏先前就指出,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的数据表明,由于预计拜登可能会赢得总统大选,早在去年10月边境危机就急剧上升。在川普(特朗普)总统权力交接期间,一直麻烦不断的中美洲北三角区就已经有大量的非法移民“大篷车”聚集了。这个当时还处于酝酿阶段的灾难,终于在拜登任期之初不可避免地全面爆发,这完全是总统的咎由自取。

移民政策分析人员经常谈论的“磁铁”效应,就是一种政策的修辞说法,即倾向于吸引一些弱势或者投机的移民与贪婪的利益集团和跨国人口贩运集团勾结,非法进入美国。

非法移民来说,最大的“磁铁”效应是特赦提案。它可以为目前在美国的非法居留者提供获得永久合法身份或公民身份的“途径”。但是,还有无数其它吸引人的因素,其中包括拜登总统竞选时提出的放宽执法力度的承诺,以及就职后的倾斜政策,例如拜登政府令人遗憾地取消了川普总统行之有效的“(让他们)待在墨西哥”政策,并且恢复了奥巴马时代的“抓了就放”的做法。很多在边境被抓的偷渡客还在等待移民听证会的过程中很快被释放了,然后这些人钻入美国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非法移民“磁铁”效应的结果是人们对(新政府)鼓励措施的理性反应。这也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发现。事实上,这是“经济人”的核心信条,即新古典经济学模型普遍认为,正如古板的科学里虚构的那样,人类是完全理性的,并且是受利益驱使的。

但是非法移民,更不用说现在正在进入美国的大量非法移民,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学术概念。是的,特赦和“抓了就放”的政策从根本上讲是不公正的,因为它们剥夺了美国公民做出最重要的决定的权利,而这个决定是在一个自由国家中的公众都应该深思的,那就是:还应该接纳谁进入这个国家。

主权这个概念被破坏了,变得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大量的非法移民也会给公众造成有形和全面的危害。民主党人为了通过“觉醒”(woke)运动增强他们进步的时尚,而选择淡化这些危害,其实对任何人都没有一丝好处。

开放边境的议程壮大了走私团伙并为他们提供了便利,媒体通常称他们是“毒品卡特尔”(drug cartels),他们更应该被叫做野蛮的跨国犯罪集团。他们有时甚至与中国的芬太尼出口商和国际公认的恐怖主义组织,例如真主党,沆瀣一气。

这些西方社会最凶残的组织,就连《纽约时报》在2019年的报导中也提到,以对大量女性移民实施强奸和性暴力而臭名昭著。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那些贫瘠荒漠的牧场主陷入了更大的危机,那些贩毒集团相当于在他们的后院干坏事。

大量廉价低薪的非法移民也无法控制地冲击着各种种族和背景的蓝领工人。原因很简单,他们是非法进入的,所以缺乏在劳动力市场讨价还价的能力。

支持移民执法的州在美国的人口普查中受到不同寻常的冲击。以前的人口普查是将合法移民和非法的移民都计算在内,川普试图纠正这种错误的计算方法。当这些州失去国会代表的庇护时,拥护非法移民的泛蓝州就大行其道了。

这场可耻的悲剧真正可悲的是,这一切都是可以预见的。川普的移民执法政策,例如“(让他们)待在墨西哥”,曾有效地遏制了非法移民的流入,并恢复了我们漏洞百出的边境的秩序。

就像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领域屈服于伊朗政权一样,他迅速地逆转了川普时代的移民政策,似乎并不是真正出于关注民众利益,而是狭隘地基于“川普是坏人”的决定。这种姿态在泛蓝的推特社媒上可能会广受好评,但却害苦了美国公众。

原文The Shameful Tragedy of Open Borde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希.哈默(Josh Hammer)是训练有素的宪法律师。他同时也是《新闻周刊》(Newsweek)的意见编辑,BlazeTV的播客撰稿人,第一自由研究所(First Liberty Institute)顾问和联合专栏作家。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