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攻台上中下三策 台湾怎么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长期以来,中共对“统一”台湾进行全方位布局,外交孤立、经济拉拢、社会渗透、军事压榨四位一体,进行超限战,而以武力解决为最后方案。由于中国国内与国际形势之演变,“和统”无望,中共日益突出军事手段,台湾逐渐成为全球最危险的潜在战争引爆点。

以中共之思维,从军事角度看,攻打台湾有上策、中策、下策之选。

上策:“不战而屈人之兵”

核心目标就是击垮台湾的自卫战争之意志,迫其归顺。中共对“统一”台湾全方位布局,都是为达成这一目的。在军事方面,中共的突出做法有二。

其一,战略层面长期展开的“三战”——“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2003年12月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正式提出“三战”,台湾即是中共“三战”的练兵场、主战场。从中共2005年推出《反分裂国家法》,到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韩国瑜崛起,再到今日“中共假讯息对台威胁无所不在”(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兼发言人罗秉成语)等等,都可见中共“三战”的重重鬼影。

其二,2020年起骤然升级的“灰色冲突”。例如,密集军演,中共军机频繁入侵台湾西南空域方空识别区,多次逾越“海峡中线”等等。台湾前国防部长杨念祖认为,灰色冲突制造的消耗战,对台湾安全会造成巨大压力与挑战;中共对台进行政治、军事、心理各方面“消耗战”,目的在于消耗台方能力、瓦解民心士气。

台湾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舒孝煌认为,与“灰色冲突”相关的“军事和隐密手段(Military/Clandestine)共有14种,区分为高、中、低层次。“高”为核态势、军队及威胁行动、制造既成事实、削弱政权的大规模秘密行动、在关键时刻运用非持续性暴力手段、使用特种部队实施直接拒止行动、支持大规模代理人暴力活动;“中”为大规模军事演习、发出讯号、服务特定目标的小规模秘密行动、支持小规模代理人行动、扩大或调整特定区域或国家的军事存在;“低”为最低限度目标的小规模秘密行动、最低程度支持代理人攻势。舒孝煌指,中共的相关行动已达灰色冲突的最高等级。

观察2021年以来的情势,中共“灰色冲突”力度应只会大不会小。中共这也是在为战争做准备。

中策:“战而屈人之兵”

核心目标是“以打促统”,战争只是手段,旨在台湾投降。这又分三种情况:“小战而屈人之兵”、“中战而屈人之兵”、“大战而屈人之兵”。

“小战”,大意指夺取台湾离岛,诸如东沙群岛、金门、妈祖、澎湖,兵临城下,有限封锁,迫降台湾。这类似于国共内战期间的所谓“北平模式”。历史上,康熙统一台湾,也类似于此。1683年,福建水师提督施琅率师于澎湖海域歼灭明郑军主力,占领澎湖,郑氏王朝投降。

“中战”,大意指夺取台湾离岛,全面封锁台湾,同时不排除对台湾本岛重要军事设施、台军主力进行一定程度的攻击。这类似于国共内战期间的所谓“上海模式”。当年,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率五万余残部乘船由吴淞口撤走,留下的上海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投降。上海虽是武装攻取,但能较为完整地接管、城市并未受到太大破坏,中共实现了“为我所用”的目的。

“大战”,大意指夺取台湾离岛,全面封锁台湾,决战台湾本岛,最终占领台湾。这类似于国共内战期间的所谓“太原模式”和“长春模式”。“太原模式”,指1949年4月9日至22日,中共强攻太原,付出惨重代价,太原也遭严重毁坏。“长春模式”,指1949年攻坚受挫,中共对长春实施军事与经济双封锁,长达150余天的围城战里,50万长春居民至少12万人饿死。

下策:“留岛不留人”

核心目标是夺取台湾,为达此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在台湾抗战到底的情势下,对台实施“焦土政策”,进行毁灭性打击。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但对中共来讲,“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不敢做的”。

台湾的生机:天助自助

在世界上,以色列的安全处境已经是非常恶劣的了;但与以色列相比,台湾的安全处境更加糟糕了,因为台湾的死敌中共不仅实力更强大,而且行为绝对没有底线。对台湾来说,台海战争已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任何幻想都是致命的。

台湾所要做的,是创造和利用一切条件慑止中共武力犯台,以实力和智慧求和平,而不是侥幸于中共的不敢打、不能打、不打。

台湾所能做的,是求立于不败之地。《孙子兵法》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大意:以前善于用兵作战的人,总是首先创造条件让自己不被敌人战胜,再等待战胜敌人的时机。创造条件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就是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接下来敌人能否被战胜,就看敌人的表现了。也就是说,善于作战的将领,他首先使自己一定不会被敌人战胜,但是不一定保证自己能战胜敌人。所以说,胜利可以预见,却不能强求。)

台湾所须做的,针对中共武力犯台的上中下三策,分别从国家战略层面、军事战略层面、战役战术层面,谋划应对之术。比如,如果战争今晚就打,怎么办?一年内打呢?五年内打呢?10年内打呢?极端情形下,是否组建海外流亡政府?等等。这些都需要妥善筹划,前瞻性的制定应急预案、中近期计划、中远期规划,并有效执行。

现今,中共对台策略仍是谋求“不战而屈人之兵”。对此,台湾应坚持“全面国防”、“全民皆兵”,坚守自由民主体制并因此而形成坚韧、强大的全民意志,严防、阻截中共利用渗透、离间、造谣等等手段制造社会分裂和动荡。

武力犯台,对中共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固然,海峡两岸的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对比悬殊,中共的邪恶超出正常人的想像;但是,台湾赓续中华民国血脉、向自由民主社会成功转型对大陆人民之吸引和激发,中共灭亡的总趋势,围剿中共国际联盟之兴起等等因素,也都在钳制中共武力犯台。因此,中共攻打台湾并非必然之事,台湾和国际社会仍有很大的空间慑止中共干蠢事。

对台湾来说,盲目乐观、麻木、无奈、恐惧、绝望和屈服都是毒药,台湾的生机是:“天助自助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