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辽宁省586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人被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8日讯】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持续21年。虽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蔓延全中国,扩散到全世界,人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但是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邪恶政权,对法轮功学员仍然执行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政策。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导,初步统计二零二零年,辽宁省法轮功学员有20人被迫害离世,74人被非法判刑,80人次被非法庭审,至少586人被绑架。辽宁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目录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实例
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的实例
四、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的统计
五、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实例
六、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停发养老金迫害实例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二零二零年,辽宁省有2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居全国之首。其中,有七人在中共恶党的看守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其余的法轮功学员是多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后,在监狱被折磨至生命垂危,保外就医或出狱后不久去世。这些法轮功学员有十佳校长、年富力强的军医、年轻力壮的航空工程师、政府公务员等各界人士。

表1:二零二零年辽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兰立华家属控告追责 辽宁女子监狱称强行火化遗体

兰立华,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家住沈阳市苏家屯区红菱镇。因送人新年真相台历而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染上乙型肝炎,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家属拒绝签字火化,坚持控告追责。

十二月十三日,兰立华丈夫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的通知:十二月十六日要强行把兰丽华的遗体火化,不用家属签字同意。问要不要骨灰……兰立华家属表示:即使遗体被强制火化了,也要控告索赔,为兰立华讨回公道。

二零一五年六月,兰立华因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苏家屯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个月,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监狱仍不放人,直到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冤刑期满后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兰立华到市场买菜,将随身携带的新年台历送给一卖菜的老者,遭沈阳市苏家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宋正和等人绑架,之后被非法抄家,部分私人物品被抢走。兰立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遭灌食、上大挂等迫害。兰立华的左侧乳房出现一个鸡蛋大的肿块,后被确诊为乳腺癌。后兰立华被非法判三年十个月。

2、于永满被迫害致死,看守所谎说“突发疾病”

于永满遗照(明慧网)

于永满,六十五岁,辽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于永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离世。看守所说是“突发疾病”。

于永满生前身体健康,被绑架之前,每天都会骑车或步行出门讲真相。法医发现于永满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伤痕。

3、沈阳市优秀校长李桂荣狱中遭毒打、薅头发、蹲刑、硬底鞋跺双手迫害

李桂荣,女,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 岁。

李桂荣女士,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零六年十月,李桂荣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

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浑身被打的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逼迫李桂荣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4、盘锦市法轮功学员邹立明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邹立明先生,六十六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邹立明多次被绑架、屡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邹立明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因身体不合格,没被收监,暂在家调养。期间,数次被法院带到医院检查,身体一直不合格。

二零一九年九月,邹立明被劫持到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转到大连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大连监狱狱警电话告知邹立明家人: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零时十五分,邹立明被迫害致死。

5、张振才在大连监狱被迫害致死

张振才先生,家住锦州市黑山县东关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晚,张振才、张连荣夫妇外出传播真相被绑架,后被黑山县法院非法判刑。张振才被枉判一年零十一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迫害;张连荣被枉判两年两个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迫害。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大连监狱狱警给家属打电话说:张振才被检查出“胰腺癌”。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张振才被迫害致死。妻子张连荣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监区迫害。

6、丈夫惨遭酷刑致死 葫芦岛杨雪在中共迫害中离世

杨雪,女,一九七九年出生,毕业于河北燕山大学美术系。二零零八年,丈夫范德震被酷刑迫害致死,父母相继离世。十二年来,杨雪在痛失亲人的苦难中,仍遭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遭国保警察的长期监控、骚扰。在身心魔难中,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杨雪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绥中国保大队绑架,她办的画班被迫中止。那时,杨雪的儿子只有七个月大。

7、朝阳市林桂芝遭七年冤狱,被毒打,饭菜里被放药,被迫害致丧失意识,含冤离世

林桂芝遗照(明慧网)

林桂芝,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中共警察残暴迫害的家破人亡。林桂芝在七年冤狱中,被毒打,饭菜里放药,每日数次昏迷,被迫害致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林桂芝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8、朝阳县政府机关工委宣传部部长李国俊控告江泽民被判刑十一年惨遭迫害离世

李国俊遗照(明慧网)

李国俊女士,朝阳市朝阳县政府机关工委宣传部部长。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遭到中共警察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遭惨无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回家六个月后,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在弥留之际,李国俊道出了她内心深处的一句话:“法轮功没有错!”

9、本溪市军医赵成林遭十三年冤狱折磨离世

赵成林,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军医。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十三年冤狱折磨,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赵成林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赵成林原是本溪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身为军人的赵成林被从正营职军官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赵成林在本溪市教养院,遭受抻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狱警指使犯人毒打赵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在沈阳康家监狱,赵成林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因绝食抵制迫害,他的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10、营口市八十四岁的付树勤老太太遭不法警察入室骚扰,后含冤离世

付树勤遗照(明慧网)

付树勤老太太,八十四岁,家住营口市西市区。付树勤的老伴早年去世,儿子靳付章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入狱,她基本上是独居。二零二零年四月,付树勤老太太遭不法警察入室骚扰。六月六日晚,付树勤老太太含冤离世,临终都没能见到想念的儿子。

11、十年冤狱摧残,兴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崇月含冤离世

张崇月,葫芦岛市兴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张崇月不幸含冤离世,终年四十八岁。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十三日,绥中“六一零”、法院秘密开庭,张崇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张崇月回家仅两年,就含冤离世。家中抛下妻子、两个女儿,还有一个九旬高龄老母亲。

张崇月家住葫芦岛市兴城大寨乡郭家村,是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他家也是被人称道和羡慕的幸福之家,母亲慈祥,妻子贤惠,两个女儿乖巧懂事。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崇月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来到葫芦岛市绥中县。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张崇月被绥中县国保大队李长华、刘忠和等警察闯到住处绑架并非法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抢走。三天后,警察又卷土重来,撬门砸锁,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将私有财产抢劫一空。

二零零八年五月,张崇月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张崇月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妻子抱着小女儿,领着大女儿,带着年过古稀多病的婆婆回到老家。多年来苦辣辛酸,农活一人干,艰辛探监遭刁难,身单力薄。刚过十岁的大女儿帮着推稻子,令人心酸。

12、多次被绑架抄家后流离失所,庞振兰含冤离世

庞振兰,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母亲家也被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等。庞振兰被迫流离失所三个多月,精神压力使她出现了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等症状。丈夫将其接回家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庞振兰又被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派出所。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庞振兰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一岁。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实例

判刑,是对坏人犯法行为的惩罚。可是,在中共恶党治下的中国,遵纪守法的公民被非法判刑却屡见不鲜。根据明慧网数据初步统计,二零二零年,辽宁省有七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也是居全国之首。罚金达三十二万六千元。最长刑期七年六个月(沈阳市十四人、丹东市十人、抚顺市九人、锦州市六人、铁岭市五人、大连市五人、营口市五人、阜新市四人、本溪市四人、辽阳市四人、朝阳市三人、鞍山市三人、葫芦岛市二人)。其中,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二十人,年龄最大的八十二岁。

1、老年法轮功学员余寿荣被迫害出现癌症

余寿荣老人,七十一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一次次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在看守所、监狱被关押达十年以上。期间,余寿荣的丈夫故去,家中的许多私人物品被洗劫。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余寿荣出狱回家。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余寿荣再次被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后被非法判三年,勒索罚金一万元。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余寿荣保外就医,被查出癌症。

2、潘玉峰在家被绑架构陷,老母亲含冤离世

潘玉峰,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下午,潘玉峰在家中被北塔分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潘玉峰被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后得知潘玉峰被朝阳市北塔分局、双塔检察院、双塔法院合谋构陷,被非法判刑五年。

潘玉峰是位难得的孝子,家中老母亲患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潘玉峰照顾。自潘玉峰被绑架后,老人无人照顾,很快消瘦了很多。在潘玉峰被绑架近一年后,老人悲苦离开人世,临终都未能见到儿子一面。

3、抚顺市八旬法轮功学员赵玉兰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赵玉兰老太太,赵玉兰老人,一九四一年出生于山东省,是抚顺矿务局十一厂退休工人,居住在抚顺市东洲区平山街。曾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共九年半。因讲真相,又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十月,赵玉兰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二十多年来,赵玉兰老人为了把法轮大法好的福音告诉给世人,前后曾遭受过洗脑迫害,非法判刑九年半,经受了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九年六个月的冤狱迫害,不仅使赵玉兰的精神与肉体遭受巨大摧残,而且也给她的家庭造成巨大灾难。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与她相依为命的儿子独自生活。

赵玉兰的儿子为了躲避街道人的敲诈勒索,不敢经常在家呆着,天暖了,就到公园那消磨时间,晚上就躺在石板上睡觉,时间长了得了肾病。每次去监狱探视时,看到赵玉兰备受折磨的弱小身躯,儿子都十分痛苦,每天思念不已,精神压抑无法解脱,致使先前患有的肾病越来越严重,经常便血,求医治病、吃药、做透析,花光了家中的钱。没办法,只能把唯一的家产四十七平米的旧平房卖了治病。最后病重卧床不起,于二零一六年六月末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七岁。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赵玉兰走出辽宁女子监狱,无家可归,只得租房住。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抚顺矿务局十一厂退管办给赵玉兰打电话,说社保基金有规定,“退休人员服刑期间停发基本养老金”。因服刑期间不该开工资,得把你服刑四年半开的工资扣回来,才能继续领工资。因此通知你一下,从十一月开始,停发你的养老金。

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赵玉兰老人在新抚区西三街讲真相,又被站前派出所绑架。二零二零年十月,赵玉兰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4、七十二岁法轮功学员董淑贤在家中被非法判刑七年

董淑贤老人,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董淑贤正在家中,朝阳市双塔法院耿红岩等三人、前进公安分局三个警察闯入董淑贤家中。耿红岩进屋假意问候老人,老人笑脸相迎。这些人拿出对董淑贤老人秘密非法判刑七年的判决书,称来执行所谓的“判决”。

朝阳市双塔法院耿红岩等人在董淑贤老人全然不知的情况下,秘密构陷,对她非法判刑七年。董淑贤见此情景一脸茫然,质问耿红岩:“我干什么了?我在家什么都不知道,就非法判刑七年?我犯什么法了?把文件拿来让我看。”

5、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田宝昌被枉判七年半

田宝昌,家住沈阳市大东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晚上八点半左右,警察闯入田宝昌的家中,将他铐上手铐绑架走。家中大量物品被警察抢走。他被非法关押到和平区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对田宝昌非法开庭。田宝昌当场辞退了律师,他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田宝昌用自己在法轮大法修炼中身心的巨大变化,证实了大法的伟大超常。田宝昌在自我辩护过程中,法庭全场无声,在场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倾听。田宝昌自己做无罪辩护后,法官即宣布休庭。后田宝昌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勒索罚金五万元,被非法关押到锦州监狱。

6、王秀莲被劫入监狱,患病丈夫在寻妻路上离世

王秀莲,六十二岁,抚顺市望花区五老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王秀莲在南沟农贸大集讲真相时,被古城子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抄家,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二零二零年,被抚顺市新抚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就在王秀莲被绑架后,她患病的丈夫(小脑萎缩加智障)本不能独立行走,通过几次去派出所要人,能独立行走了。她丈夫常常在外面盼妻子,等妻子回家。

二零二零年秋天,王秀莲丈夫再出去等妻子时,在寻找的路上倒地身亡,再也没有起来。中共恶党又把一个家庭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7、营口盖州市八十二岁韩运太被非法判刑三年

韩运太,八十二岁,营口盖州市矿洞沟镇毛岭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晚九时许,被盖州市“六一零”及国保伙同当地派出所等不法人员绑架。据悉,韩运太已被盖州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8、锦州市刘万胜被构陷到法院,耄耋老父悲愤离世

刘万胜, 六十五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万胜屡遭中共恶党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刘万胜再次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被凌海市检察院构陷到凌海市法院。二零二零年九月初,刘万胜被锦州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九月三十日,家属被告知刘万胜被非法判刑六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刘万胜遭绑架后,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几次去锦铁派出所要无辜被迫害的儿子,未果。不久,老人患了癌症,八月初,老父亲带着对儿子的思念,悲愤离世。刘万胜对父亲的死讯全然不知。

这么多年,一次次的迫害,使刘万胜一家饱受苦难:刘万胜的妻子曾因为探视在教养院绝食多日的丈夫,被绑架至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刘万胜妻子的母亲,因不堪女儿遭绑架而病情加重,不久离世;刘万胜的儿子,自小就是在心里注满恐惧中长大;如今,他的老父亲又是在期盼儿子回家的渴望中,撒手人寰。

9、鞍山市八十岁老人、法轮功学员董连梅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董连梅,八十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董连梅在银行取遗属费时,被鞍山市立山区和平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董连梅现已上诉到鞍山中级法院。

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的实例

法律应该是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维护公平正义的,法庭是说理的地方。可是中共的法庭迫害法轮功不讲法律讲政治,执法犯法,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实施。司法成了中共邪党迫害民众的打手、帮凶。二零二零年,辽宁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五十五场,有八十人次被非法庭审。其中,二月份一场二人、三月份一场一人、四月份一场一人、五月份二场四人、六月份八场十一人、七月份四场四人、八月份十三场十七人、九月份六场九人、十月份三场五人、十一月份八场十五人、十二月份八场十人。

1、辽宁昌图县法院庭审,没有原告亦无受害人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没有原告、没有受害人的荒唐庭审在昌图县法院上演。这次开庭不仅没有原告、没有受害人,也没有合法证据、没有法律依据,证人也不出庭,律师要求公安局国保大队出庭说明情况,可是连人影都没看到。

律师指出:昌图县法院的庭审荒唐至极,从国保侦察、检察院公诉、法庭审案全都程序违法,是公检法人员在犯罪。

被非法庭审的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靳利国、刘玉华夫妇、到他们家串门的一位大妈张丽珍,就因为串门,也被非法庭审。本次庭审的法官是孙丹,公诉人是检察官董明龙,证人是邮政局工作人员蔺海涛、暴丽婉、赵薇、蒋丽娟、刘郑伟、王微。有三位辩护律师,一位来自沈阳,两位来自北京。

事由的起因是,法轮功学员靳利国、刘玉华夫妇往一些公检法部门邮寄了“明真相保平安”的劝善信,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被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建新、郭晓峰、郭志刚等人带着特警共十多个人绑架。到他家串门的两位大妈张学华和张丽珍一起被绑架。

非法庭审时,律师辩护说:公诉人当庭多次讯问被告人的信仰是“真善忍”,将“真善忍”作为犯罪来调查讯问,来作为犯罪事实向昌图县法院公诉,荒唐至极,但却在真实的上演着。因为思想不构成犯罪,只有行为对人或社会造成危害才构成犯罪。本案公诉机关(检察院)指控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且办案单位涉嫌严重违法。邮局和国保警察不按法定程序拆开信件是违法行为。辩护人庭前依法申请了侦查人员(公安局国保大队)和邮局证人出庭说明,可是他们都未出庭。

律师说:我坚信,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一定会成为中国人民遵循的基本原则。真到了那一天,我们再来看今天对法轮功的荒谬审判,只怕在座的各位检察官、法官都会在历史上留下不光彩的记录。而终身追责制的贯彻,也有可能让各位深陷困境。我知道,各位一定都熟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各位拿出自己的良知。而本案,就是最好的试验各位良知的范例。

2、沈阳七十七岁老太张筠被绑架到法院“庭审”

张筠老太太,七十七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九点,张筠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非法开庭,没有亲人,没有律师到庭。所谓的“庭审”后,张筠老人被非法关押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张筠老人与女儿董梅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张筠老人回家;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女儿董梅被沈阳市沈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两年。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下午,张筠老人在大东区一小区内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劫持到新东派出所。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手机等私人物品。张筠老人第二天下午回家,被监视居住。参与迫害的是大东区国保大队警察,问他们姓名不说。

十二月二十三日早七点,有人敲张筠家的门。十点钟,张筠开门,被门口警察带走,说是做核酸检测。检测后,又被带回派出所,不让回家,说是明天到法院开庭。张筠要求回家,警察经过一番请示后,天黑了才让她回家。

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九点,张筠到于洪区法院开庭,没有亲人,没有律师到庭,所谓的“庭审”后,张筠老人被非法关押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3、鞍山市八十岁老人、法轮功学员董连梅被枉判一年半

董连梅,八十岁。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董连梅在银行取遗属费时,因信仰法轮功被鞍山立山区和平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三十日,董连梅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董连梅现已上诉到鞍山中级法院。

4、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殷宝合被构陷、两次非法开庭

殷宝合,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殷宝合在恒屹家园粘真相贴时,被本小区内的刘宇恶告,朝阳北塔分局警察白雪健等人将殷宝合绑架到北塔分局,并对殷宝合非法抄家。殷宝合被一直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殷宝合遭双塔区法院非法开庭。法官白兰、双塔检察院公诉人张志军。在法庭上,两位律师依法为殷宝合作了无罪辩护,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法庭上,法官白兰公然当众脱口说出这是政治案件,对法轮功的事件法官已明确说出不是依法办案,完全是政治迫害。

殷宝合被构陷的所有罪名都被律师依法驳回。后北塔分局又再次罗列罪名,以殷宝合曾经被拘留迫害过为由,第二次非法开庭。白兰在没有任何法律的依据下,对殷宝合非法判刑五年。

5、本溪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对法轮功学员邓玉林等的冤判

邓玉林、张莉敏、张鹏柱、杨丽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九点,本溪市桓仁县法院在律师及家属的强烈反对下,强行对邓玉林、张莉敏、张鹏柱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视频开庭,并且剥夺张莉敏、邓玉林的亲属辩护权,不允许家属旁听。在家属对审判长王思杰、法官陈晓云、公诉人孙金甲提起刑事控告后,形成利害关系,相关被控告人依法应该回避却不回避,枉法裁判、制造冤案。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三名学员被非法冤判后,上诉至本溪市中级法院。在二审律师阅卷时,本溪市中级法院副庭长熊铁宁对律师说,现在案子太多了,不管你交不交辩护意见,都不影响我们下裁定。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中级法院在律师没有递交辩护意见的情况下,不通知律师,直接对法轮功学员非法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法律成了一纸空文,律师成了摆设,律师的辩护权也被剥夺。

在面对一审明显违法的情况下,二审法官熊铁宁不仅不终止冤案,而且再一次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剥夺亲属辩护权,不允许亲属做辩护。家属因此对二审法官熊铁宁也提起刑事控告,形成利害关系。但是,熊铁宁应该回避却不回避,无视法律、继续枉法制造冤假错案。

6、么凤云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网上开庭

么凤云,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晚,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这已经是么凤云第四次被绑架迫害。此次被绑架距么凤云结束冤狱回家不足八个月。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沈阳市皇姑区国保警察敲门,谎称水管漏水,欺骗么凤云开门,进屋里看一圈,就离开了。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晚,么凤云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抄走几本大法书、笔记本电脑一台等物品。几天后,通知家属么凤云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二看守所。家属去看守所看人,不让见。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么凤云被转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通知家属去存钱。九月七日,家属请律师会见了么凤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时,么凤云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非法网上开庭,法官和庭审人员及家属和律师在于洪区法院。么凤云当时表现平稳,平静祥和的申诉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7、大连市金州区孙桂芳被大连市金州区法院冤判三年

孙桂芳,六十八岁,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孙桂芳被绑架、非法关押近一年,又被大连市金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孙桂芳老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净化,受益匪浅,原来患有的脑瘤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性格也变得开朗、大方,别人有困难时能放下自己的事首先去帮助别人,她那“先他后我”的无私精神在亲朋好友中传为佳话。

然而在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下,遭受了不公的对待。二零一二年,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国保和金州区拥政派出所,由金州区古城甲区社区主任王新配合诱骗说楼下漏水,闯入家中绑架孙桂芳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若干以及大量私人物品。

孙桂芳老人九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大连市看守所关押,同年十月二十二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上午十时,孙桂芳老人在大连市金州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在法庭上为孙桂芳做了无罪辩护。孙桂芳老人在看守所被远程视频非法庭审,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最后她告诉法官和公诉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8、营口市七旬任秀兰遭非法庭审

任秀兰,七十岁左右,营口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上午,任秀兰遭站前区法院在营口看守所非法庭审。律师为她做了无罪辩护。任秀兰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修炼二十多年来身心受益的体会。她告诉在场的人员,法轮功教人向善,对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没有构成任何犯罪。她让在场的警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过大瘟疫的淘汰。自己身受迫害还在为迫害她的人着想,这样的善良老人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以没有社区证明和健康码为由,不允许家属和亲友出庭旁听。

9、凤城市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刘银凤,律师要求撤诉

刘银凤,六十八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凤城市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刘银凤。北京董律师和李律师出庭为刘银凤做了无罪辩护。律师指出:对法轮功学员的指控,是对法律的错误理解和错误应用,现在全国各地已有多个对法轮功学员撤诉的案例,希望这次凤城法院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再让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而被判刑、甚至因此失去生命。

刘银凤说:“起诉书中的内容我全盘否定。公诉人指控我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请问我利用什么组织破坏了国家哪部法律实施?法轮功没有组织,没有花名册;法轮功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我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净化心灵,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没做过任何坏事。”

律师说:“任何政府无权规定和认定正教与邪教,法律也无权规定和认定正教与邪教,因为法律规范的仅是人的行为,而不是信仰。”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唐金凤多次阻挠律师辩护,两位律师据理力争,以《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为法律依据逐条驳斥公诉人对刘银凤的非法指控。

四、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的统计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月,辽宁省有一百一十六人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其中,一月份七人、二月份八人、三月份八人、四月份八人、五月份十一人、六月份九人、七月份十一人、八月份十人、九月份七人、十月份十四人、十一月份十四人、十二月份九人。

五、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实例

法轮功学员不为名利,不顾自己的安危,向民众讲清真相,唤醒人的良知,告诉人们在大难中的救命良方,是大善之举。但是,却经常受到中共警察的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钱财几千至上万不等,然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后,经常受到警察、“六一零”、社区人员的骚扰,同时被秘密构陷,听到一个电话通知,就会被非法开庭。

二零二零年,辽宁省至少有五百八十六人次被绑架、非法抄家,居全国第六位。被抄家抢劫的现金二百八十二万三千二百四十元。

1、七旬滕玉国被警察暴力绑架、构陷到检察院

滕玉国先生,现年六十九岁,沈阳市大东区朱尔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十点,一群警察闯入院中,老伴吓的得惊呼:“警察又抓你来了,滕玉国快跑!”近半年来,滕玉国一直流离在外,刚刚回到家中不久,被沈阳市苏家屯民主派出所的警察暴力绑架。之后被构陷到沈阳市于洪区检察院。

冲到院中的警察,是今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抓捕滕玉国的沈阳市苏家屯民主派出所的警察。这群警察将年近七十,身体瘦弱的滕玉国脸部打出血,强行戴上手铐和脚镣,还恶狠狠的对滕玉国说:这回你罪上加罪。

十月十四日,滕玉国被劫持到大东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天后,又被劫持到沈阳市苏家屯看守所非法关押。不许律师接见。之后,沈阳市苏家屯民主派出所打电话通知家属:榺玉国正式被批捕、案卷已转交到沈阳市于洪区检察院。滕玉国此次被绑架,明显是陷入了沈阳市国保大队设计的骗局。

半年前,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沈阳市国保大队伙同苏家屯区国保警察绑架包括滕玉国在内的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滕玉国被抢劫包括电脑等价值五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滕玉国因体温高,无法送入看守所被释放回家。

回家后的滕玉国,不断的受到当地派出所警察、苏家屯民主派出所一名副所长的骚扰。为躲避迫害,滕玉国被迫离家。亲属托朋友疏通关系后,被告知:市国保大队的人说,滕玉国的案子已经撤了,让滕玉国回家。可回家不到一个月,滕玉国就再次遭到警察的绑架。

滕玉国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曾在二零零零年4、五月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沈阳市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遭受被强制“坐小凳”,不让睡觉等强制“转化”迫害。

2、鞍山市台安县老年法轮功学员郭成学被绑架、非法抄家

郭成学,八十一岁,鞍山市台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下午三时左右,郭成学老人在街上发真相小册子时,被国保便衣警察(自报是国保张大队长)绑架。后送东街派出所,警察对郭成学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全部大法书。后来派出所负责人说,取保候审一年,叫家人带三千元抵押金来领人。傍晚七点左右,郭成学被家人接回家。

3、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艾艳静遭非法批捕

艾艳静,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晚,艾艳静在家中被镇南派出所多个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十二月七日,艾艳静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康平县公安局副局长戴国庆带领胜利派出所多个警察及便衣,强行搜查艾艳静家经营的鹏程宾馆,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及四千九百二十元现金,并将在此宾馆上班的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带走。五名法轮功学员于当日晚上平安回家,艾艳静被迫流离在外。两个月后,艾艳静遭到绑架。

这四千九百二十元现金,是几年来南来北往的顾客的住宿押金,因顾客忘取,由收银员(法轮功学员)暂时保管而积存下来的,以后有机会要退给顾客的。

4、沈阳市于洪区山东堡法轮功学员王洪书被绑架

王洪书,今年六十三岁,沈阳市于洪区山东堡法轮功学员。八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多,王洪书去农村一家收购站换真相币,被不明真相的房东报警。

因在收购站收货的过程中,在找零钱时被不明真相的卖货人报警,已有三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非法关押到当地派出所,并要求供出是谁给换的真相币。这时王洪书再去收购站时,就被房东报警,被绑架到沈阳市于洪区南阳湖派出所,在做笔录核实时,王洪书突然腰部下肢瘫痪,不能行走。

一九九九年,王洪书被当地公安局绑架时,警察将他的腰打折,不给治疗,他自己花钱打上钢板。后来,王洪书被非法劳教,在教养院教养期间,狱警将他腰部的钢板打断,造成他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被保外就医。

此次被绑架后,王洪书被带到沈阳市八院、五院、九院全面检查,查出钢板尾部断裂张开,他四次被送往拘留所、看守所,全部被拒收。

八月二十七日零点十五分,以“取保候审”的名义,王洪书被收五千元保释金,说一年后归还,并要求他如有其它的事,将株连九族。然后,家人将王洪书背出派出所,坐自己家的车回家。自此,王洪书多次受到沈阳市于洪区南阳湖派出所骚扰,生活不得安宁。

沈阳市于洪区南阳湖派出所警察杨朋给王洪书的女儿打电话,让王洪书十二月一日下午去派出所做传讯笔录。十二月一日下午一点,王洪书的家属两人架着他到私家车上,送到派出所。在101办公室问讯,杨朋问王洪书住在谁家,干了什么,和谁联系,出没出沈阳等无理问话。王洪书问杨朋,宪法哪一条规定法轮功违法,杨朋不回答。

王洪书又说:“真正违法的是你们,希望你给自己留条后路,别给他们做帮凶。”杨朋不让王洪书说话,并说:“这是法院的事,具体由法院裁决。”杨朋用电脑做笔录也不知写了什么,王洪书始终拒绝回答,也没有签字,最后杨朋告诉王洪书的家属有事再联系。问讯完毕,王洪书又被俩个家属架到车上,送回家。这次非法传讯,再次给王洪书的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5、丹东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徐战东遭绑架

徐战东,丹东东港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四月五日下午,徐战东外出讲真相回来时,在他家楼下被多日跟踪监视的四名开发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徐战东被非法逼供,非法拘留迫害两三天,最后被勒索罚款一万元,于四月七日凌晨取保候审放回家。

6、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么凤茹和丈夫张志福被绑架迫害

张志福和么凤茹夫妇,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法轮功学员。曾在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日被沈北新区新城子派出所非法抓捕,抄家。将他们的一台小型轿车扣押、抢走了三本《转法轮》、几本各地讲法、打印机、所有打印纸。第二日警察来电话,让女儿将电脑送去即放人。 三月三十一日,张志福女儿送去笔记本电脑,之后他们夫妇二人被放回家,但车辆被扣。

九月二十日上午,接到沈阳市沈北新区新城子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让他们去派出所取被非法扣押的车辆。二人去后被劫持,分别送往沈阳市新城子看守所和第一看守所。张姓警察称“案子在我们手上,会尽快交检察院”这次他们谎称取车,将二人绑架。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张志福夫妇于以取保候审回家,各被勒索罚款五千元。

7、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绑架、关押迫害,生命危急

任海飞,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在自己的寓所被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区分局国保大队和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五十多万元现金,价值二十多万元的空TF卡和空U盘等私人物品。后来任海飞的车子也被警方找到,在车里又抢走五万多元现金和一些TF卡。

同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孙中丽也被当地警察绑架及非法抄家,被抢走法轮功书籍、电脑等私人物品。孙中丽于第二天被释放回家。任海飞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

任海飞被绑架后,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因出现心脏衰竭、肾衰竭等状况,身体极度虚弱,一直在医院抢救。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在医院看守。

8、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张景双被绑架,恶告者遭民众谴责

张景双,八十三岁,团级退伍军人,家住在沈阳市砂山干休所。张景双在八一公园被人恶意举报,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被警察非法抓捕。事后,很多民众围住恶意举报者,纷纷谴责他。

9、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王长青、徐明华被恶警绑架

王长青、徐明华,庄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上午,恶警绑架徐明华时,给徐明华戴上了黑头套,上了背手铐。徐明华倒在地上,恶警踢了她几脚,还骂她。这些恶警是普兰店公安局派来的,据说是因为他们辖区的城子坦某个法轮功学员和庄河那边有联系,然后根据电话监听跟踪非法抓人。

10、大连市金普新区石河街道七旬老人刘永国被非法抄家抢劫

刘永国,男,七十四岁,家住普新区石河街道(华农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上午八点半左右,普兰店丰荣街道派出所警察着便装敲金刘永国家的门,门开后,十几个人闯进家里, 其中一人亮出拘传证、搜查证。刘永国问:“你们是哪里的?”有人回答是:“派出所的。”随后,就强制给刘永国戴上手铐。

非法抄家大概五个小时,就连刘永国家的一箱汽水都给喝了,把刘永国家洗劫一空,抢劫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电脑台式一个、笔记本一个、手机、座机、现金大概四千元、个人的工资卡。能翻的地方都翻了,连地板都撬开翻了。

据悉,是异地搜查(不是该辖区的派出所),由公安分局安排的。刘永国被劫持拉到瓦房店医院体检,当时还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戴着手铐等着体检。

副所长张建问刘永国:“东西(真相册子)哪来的?”刘永国说:“自己在明慧网下载的。”警察又问:“东西送哪去?”刘永国说:“挨家挨户送。”警察问刘永国:“有什么病?”刘永国说:“在教养院那时,被迫害的腿有末梢神经炎,眼睛看不清。”最后刘永国回家,被“监视居住”。

11、抚顺市国保“六一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国财

陈国财,七十一岁,家住抚顺市新抚区万达社区。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下午大约四点钟,陈国财因为发放疫情自救的真相资料,被谎称说是物业的警察叫开门,一行多人将陈国财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得知是新抚区千金派出所的警察。当日,非法对陈国财下达监视居住通知书。

七月三日,陈国财接到电话,被告知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周一)到东州检察院。电话中说:“你有权请律师。”他们将陈国财救人的善举当作犯罪行为,编成刑事案件继续迫害。

12、鞍山市多位法轮功学员遭沈阳市国保迫害

娄艳、方福强、张旭,鞍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他们借法轮功学员于海英私家车去沈阳,在苏家屯高速公路出口遭拦截、绑架。娄艳被非法扣押七十七天,期间遭受多种非人虐待及酷刑。四月二十九日,以监视居住方式回家。方福强、张旭被非法扣押六十五天,于四月十六日傍晚分别以“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的方式回家。

四月十四日,苏家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又将于海英和刘彦斌两人绑架,两人分别于四月十五日和四月二十九日以取保候审方式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鞍山市立山区检察院检察官陈妍通知五位法轮功学员去签字,欲将此案送立山区法院审理。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拒绝到场。目前被迫害的五位法轮功学员已由鞍山市立山区检察院移送至立山区法院。

13、朝阳市建平县奎德素镇冯瑞英、胡桂芹遭绑架

冯瑞英、胡桂芹,朝阳市建平县奎德素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冯瑞英、胡桂芹在奎德素镇集市上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奎德素镇派出所所长于永贵、张姓、赵姓警察等四人绑架至奎德素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建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三人(两男一女)来到派出所后,连同派出所三人共六人,开车带两位学员冯瑞英、胡桂芹到各自家中开始非法抄家。

国保大队三人到冯瑞英家中,将搜查证(未看到上面内容,不确定是否是搜查证)在冯瑞英眼前晃一下,当时冯瑞英不配合搜查,一直给国保人员讲真相,国保人员将她戴上手铐。把家中所有房间、柜子乱翻,带锁的柜子弄坏,房间翻的乱七八糟。把翻到的所有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电脑主机二台(孩子工作用)、播放器、MP3、随身携带的九十元真相币、真相福字等全部非法抄走。期间,冯瑞英婆婆(七十多岁)跪求国保人员:“不要抓我的好儿媳,把她抓走了,谁照顾我。”国队人员还是将冯瑞英绑架至派出所非法关押。

派出所所长于永贵等三人到胡桂芹学员家中,未出示搜查证,把胡桂芹家中所有房间、柜子、冰柜全部乱翻, 把翻到的所有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播放器、MP3、真相福字等全部抄走,又将胡桂芹绑架至派出所非法关押。问胡桂芹:“还炼不炼?”胡桂芹说:“炼。”并一直给他们讲真相。

到派出所后,国保人员将冯瑞英、胡桂芹家中非法抄到的物品全部拍照,并审问这些物品的来历,两位学员不配合非法审问。把她们二人非法关押至下午五点左右,通知两位学员家人,要求每人各交纳一千五百元保释金,未开收据,家人将她们接回。

14、沈阳市苏家屯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殴打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苏家屯区国保警察怂恿区内各个派出所警察,绑架区内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抄家抢劫。已知被迫害的有赵秋、耿露清,王薇,赵喜兰、闵姓(小闵)法轮功学员、还有二名八十来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

对一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耿露清暴力殴打,其中一个姓夏的年轻警察,下手最狠,将老人背铐在铁椅子上,狠扇老人耳光,用脚猛力踢铁椅子,致使老人手腕被勒破,两条腿至今青肿,身上多处淤青(有照片为证)。造成耿露清老人耳朵根刺痛、头轰鸣、迷糊、呕吐、抽搐。第二天才把老人释放回家。

六、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停发养老金迫害实例

养老金是公民辛苦一生的血汗钱,是个人的合法财产。中共恶党以被判刑入狱或正在被迫服刑为由,停发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金,还无理要求返还冤狱期间的养老金。这种经济上的截断,使法轮功学员生活陷入困境,给本人及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伤害。二零二零年,辽宁省多地出现法轮功学员养老金被非法扣发的现象。

1、黎淑珍九年冤狱 社保欲扣冤狱期间工资

黎淑珍,沈阳市于洪区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非法送进监狱迫害九年。因为黎淑珍年岁大,是退休工人,在监狱时发的退休工资,现在于洪区社保要扣回对黎淑珍经济迫害。

从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开始,沈阳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沈阳市社保中心非法停发养老金,并要求返还冤狱期间的养老金。

2、刘廷秀、王淑贤被停发养老金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刘廷秀接到单位电话,通知打出狱证明,从本月起停发养老金。刘廷秀几经周折找到社保中心,让补交三年冤狱期间的三万四千元养老金,并且还要扣发“不参与每年的养老金调整”的钱。

法轮功学员王淑贤,原是沈铁分局特种车修理厂的职工,已经退休多年。二零二零年八月份,被单位告知养老金被停发并要求返还冤狱期间的养老金。

3、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镇法轮功学员孙国军被非法扣发退休金

孙国军,七十四岁,清原县夏家堡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六月下旬,孙国军去邮局领取退休金,工作人员说工资没到账,过几天再来。孙国军去清原县社保局查询后,说是省里来人核实了,被(非法)判过刑的人,扣发退休金,让把判决书拿来,按照上面的刑期来扣。还说,今年的涨工资也没份了,说是全国统一的。

4、东港市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扣发工资

辽宁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勾结东港市公共行政服务中心和东港市社保局扣发曾经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从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扣发。现在已经知道的就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停发工资,邪党要求法轮功学员从新办理退休,要扣除非法判刑期间的工资和工龄。

5、抚顺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停发养老金

苗淑卿,七十一岁,冤狱计八年,二零一六年被停发养老金至今;黄桂荣,六十六岁,二零二零年九月被停发养老金;周玉芳,六十八岁,二零二零年一月四日刑满回家,被扣发养老金;韩玉芹、孟秀娥被扣发退休金。

6、抚顺女教师张文卿四年冤狱被迫害致残、二十七年工龄被清零

张文卿女士,一九六九年二月出生,一九八九年参加工作,居住在抚顺盛世华庭小区,是抚顺市五十中学音乐教师。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下午三点多,张文卿在市内顺城区大自然一期车站讲真相,被长春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晚上五点,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长春街派出所出动两辆车,6、七个警察,私闯民宅,进行抄家、抢劫。电脑、打印机、光盘等物品、真相币五百元均被抢走。当晚十一点多,张文卿被劫持到抚顺南沟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张文卿被抚顺市顺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并被勒索罚款三千元。张文卿不服,并提出上诉。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抚顺市中级法院罔顾事实真相,驳回张文卿的上述,维持冤判。张文卿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张文卿在狱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身体已落下残疾。二零二零年六月,张文卿出狱后得知,已经被单位非法开除,二十七年的工龄被非法清零,没有养老金。去新抚区社保查问,一分钱也没有。

7、锦州市社保局或下属分局非法停发法轮功学员的养老金

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魏秀英、徐秀云、周玉祯、武秀兰、吴宝贵、王艳秋、任桂霞、白铭芳等三十多人,自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开始至今,被非法停发养老金。

其中,锦州凌海市金城法轮功学员魏秀英,因坚持信仰,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监狱中受迫害,九死一生。二零一四年四月,保外就医。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锦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凌海市分局(以下简称凌海市社保分局)依据所谓的上级文件,非法停发了魏秀英的养老金,并要求其返回服刑期间的养老金十万四千六百三十五元。

魏秀英通过法律诉讼至锦州中级法院,获得胜诉,但凌海市社保分局置法院生效判决于不顾,且狂言:不承认法院判决,只听从上级文件,若魏秀英不服,哪告哪接着!并继续违法追缴魏秀英的退休养老金。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金城街道的才妗(音,女)骗开了魏秀英家门,凌海市社保分局、金城街道和公安局共十一人鱼贯而入,为首的是凌海市社保分局发放科的科长戴岩,他们拿着凌海市社保分局的《关于限期缴回服刑期间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催缴通知书》声称,如不缴回,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凌海市社保分局上门骚扰魏秀英家已达4、五次之多。

魏秀英虽然胜诉,但凌海法院和社保部门沆瀣一气,使判决成了一纸空文。目前魏秀英被停发养老金已整整四年,使原本就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8、锦州法轮功学员白铭芳被锦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服务中心非法停发其养老金上诉案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日,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白铭芳,行政起诉锦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服务中心非法停发自己的养老金。六月二十三日,锦州市松山新区法庭枉法判决白铭芳败诉。白铭芳不服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锦州市中级法院立案。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白铭芳被锦州社保局非法停发养老金的行政上诉案在锦州中法开庭审理。过程中,法官和社保方都表现出良善的一面。审判长王锦鹏明确表示白铭芳在服刑结束后社保部门必须按月给正常开工资,没有附加条件。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20年辽宁省74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586人遭绑架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