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女辅警家人委托律师被拒 网民斥世道太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江苏女辅警许某敲诈案被曝光后在网上引起巨大争议,当事人已提出上诉。近日,这一事件仍在继续发酵。

3月17日,许某的舅舅在微博上发帖指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拒绝家属委托的律师。

他说:“目前我外甥女已经上诉。从网上流传判决书来看,还是存在很多疑点,所以我们家属特委托了上海的邓学平、杜家迁两位律师,为我外甥女二审进行辩护。

前天3月15日,我们办完全权委托手续后,杜家迁律师到了看守所,希望会见我外甥女。就在这个时候,让人想像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连云港市中院居然指派了两名法律援助律师(之前未跟我们家属做任何沟通),拒绝了我们委托律师的会见请求。

昨天3月16日,杜家迁律师就委托律师辩护事项向连云港市中院进行交涉,但连云港市中院仍然拒绝。今天3月17日,邓学平律师也来到连云港市中院交涉,同样被连云港市中院拒绝。

两位律师告诉我们家属,法院说已经委托了两名法律援助律师,没有辩护名额了,并且说这是我外甥女本人的意愿,但是没有提供任何文字材料来证明他们的说法,也拒绝了我们核实委托法律援助律师是否是我外甥女本人的真实意愿的要求。

在此我们家属想跟大家分析一下一个简单的逻辑:一审我们家属花钱委托了律师,并且一审审判结果我外甥女表示了不服,提出了上诉,怎么到了二审,就不让我们家属委托律师了,反而心甘情愿接受法院指派的援助律师呢?这样的逻辑大概三岁小孩也能想通吧。”

这篇帖子在微博上发出后,引发了网民新一轮的热议,有人直叹“世道太黑了”!

以下是部分网民的意见:

“凭什么不让指派律师?灌南县和连云港法院让家里人和女辅警见面!”

“二审如果还这样子的话,就上访,一直上访,永远上访。世道太黑了。”

“律师都不让自己家人委派的,这公民的权利在哪。”

“所谓法治社会就是个笑话而已 960万平方公里上到处都是这种事 公检法一家胡作非为 老百姓一点办法没有, 运气好碰上互联网偶尔翻个案, 运气不好也就这样了,法治社会估计就大领导自己信”

“看看这条会不会消失,如果消失了那说明确实有猫腻。”

“外国我不知道,跟咱们国家的权力部门打交道就是麻烦,特别是执法者和司法者是一家,很多领域就故意是模糊的,你问也没处问。”

“公众视野下还净出么蛾子,可想而知百姓维权的路有多么的艰难…”

“连云港中院也该好好查查了,绝对是滥用职权想掩盖什么,呵呵,法院早烂透了!法律成了公权力的玩具,用来对付老百姓的!”

“权贵依法治韭菜的经典案例 !”

“不允许被告自行委托律师已经说明一切。”

“就算是故意的,15年+500万也太重了,直接拉满了,夸张,一般的故意杀人or贪污受贿都不见得量刑有这么重”

“指定两名法援律师把辩护名额占满,这个操作太简单粗暴了,又会是新一轮舆情。许艳人被关在看守所,让她自愿选择法援律师是采用了什么方法呢?基本能猜得出来,但是这样做很不明智,会让这个案件一波未平,一次又起,法院自己作出来的剧情,怪不得别人。”

“毕竟等国女孩子3岁就‘被’勾引男人了,男的至死是孩子呢,所以19岁女性‘强奸’4、50岁的职场中高层蝻也不是奇怪了。几年前还听说过刚参加工作的女孩“贪污”几十上百万还被判无期还是20年,讲案例的老师都说其中很微妙,按道理女孩子接触不到这么大额,而且领导摘得干干净净,罪名女孩子一个人背了。”

“十几岁的小姑娘有心机有手段,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却单纯易上当受伤害。特色社会主义国情”

“第一起案件发生时间当事人不到20岁,面对比她大几十岁的领导,所谓的大官,被强奸或者引诱才是合理怀疑吧。”

“谁信这个离谱的故事谁傻,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女生就诈骗一群有头有脸的领导的故事,以为是写小说吗,小小辅警能接触到那么多高级领导?那些领导白混几十年?中年男人都是傻白甜,只有小姑娘有心机?谁信谁傻。”

“不到20岁的女孩子能把几个四五十岁的官场老人精耍得团团转?玛丽苏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四五十岁有权有势的单纯男子都被许女士遇上了…”

“我还关心那几个公职人员在与‘女辅警’发生关系时的婚姻状况,是否违反有关纪律,是否应受各种处罚,是否犯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