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叫板公开辩论 拜登拒绝 美媒揭既往恩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0日讯】周四(3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媒体上严厉回击了美国总统拜登称他为“杀手”的言论,并提出要跟拜登进行全程的脱稿直播对话。白宫则以“太忙没时间”为由,拒绝了普京进行公开对话的要求。

据《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报导,周四,普京通过俄罗斯电视台表示,他将让外交部在周五或下周一(3月22日)安排一些事情,并准备与拜登就两国关系和其它地区的冲突问题举行会谈。

不过,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很快就回绝了这一要求。她告诉记者们:“在未来的会晤方面,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向你报告。当然,总统明天会在乔治亚州,非常忙碌。”

周三,拜登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公开称普京是个“杀手”。他还提到自己曾以美国副总统的身份出访俄罗斯,并与普京有过一次会面,当时他对普京说,“我不认为你有灵魂”。

次日,普京在俄罗斯电视台上对拜登的说法做出回应,他看似没有针锋相对,却似乎话中有话。

普京说:“如他(拜登)所言,我们彼此彼此,半斤八两。要我回答他的话,我会说‘祝你身体健康’。我这样说不带任何嘲讽或玩笑。”

“但是当我们评价别人或者评价其它政府、其它民族时,我们总是在像看一面镜子一样,我们总是会看到自己,并把这种影像附加到别人身上。”普京重申,“我们总是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特质。”

他还讲述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经历。他说:“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们在院子里互相吵架的时候,骂对方是什么东西,就正说明自己是那个东西。这绝不是巧合,这不仅仅是一个幼稚的儿童谚语,其实是有着非常深刻的心理学上的含义的。”

之后,普京又说出了另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至于美国的权力机构,而不是一般的美国人民,有许多许多诚实、行为端正、有信仰的人,想与我们和平并友好的交往,我们知道这点,也非常尊重他们,我们不会对他们采取行动。”普京接着说:“至于美国的权力机构,也就是美国的统治阶级,众所周知,他们的意识形态是在非比寻常的过程中建立的,毕竟,欧洲人在美洲大陆的发展与当地人口的灭绝有关。”

同时,俄罗斯召回了驻华盛顿特区的大使。克里姆林宫官员也要求拜登就“杀手”言论,公开向普京道歉。

不过,据说拜登公开骂普京是“杀手”,其中是有历史原因的。美国保守派新闻刊物《国家脉搏》(The National Pulse)报导称,奥巴马时代的白宫速记员麦考密克(Mike McCormick)在《乔‧拜登未获授权》(Joe Biden Unauthorized)一书中,记录了拜登与普京在2011年唯一的会面中所遭遇的羞辱。

书中写道,2011年,时任副总统拜登与普京在莫斯科见面。作为拜登的白宫速记员,麦考密克就站在普京身后5英尺处。

会议开始大约10分钟后,拜登试图用一句话开场,但他的话筒突然被关掉了,电视录像的灯光也被关了。俄国当局严厉的命令媒体离开,摄像机等设备被全部关闭。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逗留。

麦考密克在书中写道,在桌子对面,他可以看到拜登在昏暗的房间里,看起来就像一条精疲力竭的鱼在船底,没有抗议,没有抱怨,他被羞辱了。

普京及其团队很可能策划了这一切,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拜登会如何接受。然后,他们冷静而冷漠的坐在那里,对拜登既不惧怕也不尊重。

拜登看着普京的眼睛说了一句话,大意是,“我不认为你有灵魂”。普京则用英语回答说,“很好,那我们就有共识了”。

麦考密克说,普京对拜登进行的几乎是“仪式性的羞辱”。事实上,拜登在其副总统任期中,就很少在世界舞台上受到尊重,而现在更是如此。

麦考密克还提到,拜登和他的幕僚们在华盛顿记者团的帮助下,一直把上述羞辱性会面进行“反转了180度”的错误描述。只有在2017年出版的《答应我,爸爸》(Promise Me, Dad)一书中,拜登才将那次会面描述为“有争议”。

“但至少他终于坦白了我所看到的一切,虽然他花了六年时间。”麦考密克说。

《国家脉搏》指出,拜登在俄罗斯问题上的新姿态,似乎是在误导美国进入另一个外交政策歧途,他放过了中共,可是所谓的“主流媒体”却对拜登趋之若鹜。

(记者萧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梅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