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法轮功学员案开庭 四律师做无罪辩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0日讯】2021年3月16日,法轮功学员巴伟、奚冬松,范媛媛被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法院非法开庭。四位维权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

明慧网报导,法官宴玉君曾一度把律师赶出法庭,要扣押他们。律师们不为所动,最终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商丘市法轮功学员巴伟,男,五十几岁;奚冬松,也是商丘人;范媛媛,女,二十多岁,安徽省太和县人。

2019年8月29日,巴伟被商丘市平原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奚冬松和范媛媛也被绑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商丘市平台看守所,期间看守所一直以疫情期为由,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

2021年3月16日,商丘市梁园区法院原定于上午9:30分开始庭审,拖到下午2点。法庭上的三位法轮功学员,精神状态都很好。四位律师为他们做辩护,证明他们无罪。

在中国现行法律中,既无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修炼法轮功违法。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刑法》的原则是“法无明文不定罪”。法轮功学员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非法。

中共法院在审理法轮功案件中,最常见的就是滥用“刑法三百条”和“两高”的司法解释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定罪。

所谓“两高”(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司法解释,《宪法》六十七条和《立法法》四十二条明文规定,司法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而不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

“两高”作为司法机构,没有立法权,它们的“司法解释”不具有法律效力,也违反了《宪法》和《立法法》而不能作为法律处理依据。用内部通知作为法院判决的“法律依据”,更是司法界的笑话与耻辱。

律师面对威胁直言不讳 难能可贵

在中共“一言堂”的强权专制统治下,四位律师同时上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受关注。

时政评论员常忍表示,20年来,中共违法弄权,滥用法律,构陷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恣意关押与判刑。律师们面对威胁恫吓,发挥“法律人”的专业与正义感,执理力辩、直言不讳,确实难能可贵。

著名法学家、原北京大学教授袁红冰曾针对2007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案,称赞“6名律师勇于突破中共暴政的勇敢行为令人敬佩”。这是大陆律师首次冲破中共禁区,从法律层面,系统全面地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六位律师是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和邬宏威。

2016年,大陆维权律师余文生,在给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无罪辩护词中说:我们作为中国律师秉承天赋的话语权,为民请命,代表中国法律界发出正义的呼声:“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用于法轮功信仰者。”

“所谓依法打击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律的枉法强加罪名,是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

“对法轮功无罪辩护十年后的今天,究竟谁合法谁犯罪早已分明,当下庭辩的意义已不仅仅在于维护法轮功信仰的合法权利,而更为重要且切实的是阻止所有司法官员继续参与迫害共同犯罪,从而能够避免其在未来法制昌明、回归正义的下一步走向历史的审判台。”

袁红冰表示:“中共利用国家权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政治大迫害是一项严重的反人类罪行。”

此次,河南法轮功学员巴伟、奚冬松和范媛媛案庭审,律师无罪辩护历时6个小时,晚上近8点才结束。

案件回顾

2019年8月28日下午,巴伟被非法抓捕的当天,脸部受伤,一直出血。在看守所期间,巴伟的眼睛被打伤,商丘第一眼科医院鉴定失明。后来,巴伟经过炼功,现在眼睛已恢复视力。

同年8月29日,范媛媛在没有任何违法证据的情况下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间,范媛媛被强制戴十几斤的脚镣三天三夜。看守所的有些人员都于心不忍。

巴伟、奚冬松和范媛媛一直反迫害,上诉、控告、起诉公检法参与人员的不法行径。

河南商丘市梁园区法院,原定于2020年7月7日,对三人非法开庭,后因为证据不足取消,此后,不断变动日期4次。

2020年8月25日开庭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亲友也来到法院。法院本通知9点开庭,结果一直等到快中午。期间,警察不断偷拍参加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亲友。

开庭时,派出所的人进去很多,法官(庭长)周献中就问法轮功学员谁是家属?并说一个当事人只能留两个家属,其他人出去。亲友都不出去,指出他们非法剥夺公民依法庭审的权利。

最后,在亲友和四位律师的力争下,法官才同意亲友旁听庭审。

律师告诉家属们把口罩都戴好。但一帮平原分局警察围过来,要求亲友把口罩摘下,非法拍照。

律师质问:法院有法警,你们这是干什么?侦查阶段早就过去了,你们在这干什么?

四个律师和他们当庭据理力争,并指出,要法警干什么?让法官主场。

刚开始,法官配合警察,要旁听者拍照,旁听者告知拍照是非法行为,法官就喝令警察出去。此时,公诉人徐亚萍则气急败坏地在法庭大喊大叫:“不开了、不开了,开什么!”

后来,有几个人和法官交头接耳,法官就说:“今天开不成了,网络不好、电脑死机。”

此后,有人听到法官和谁打电话说:今天来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不开了。

于是,8月25日的开庭不了了之,一直拖到今年3月16日庭审,律师做了6小时无罪辩护。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