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兰见证沈阳女子监狱 迫害致死两名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0日讯】丹东纺织器材厂法轮功学员高玉兰,曾在沈阳女子监狱被关押、迫害。就她的这一个小队,一年时间内就迫害死了两名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导,高玉兰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以下是她的自述:

二零零二年冬季,我和东港的法轮功学员张伟一起,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内的大北监狱三监区六小队,也就是现在搬到于洪区的辽宁女子监狱一监区(是由原来的三监区和四监区合并而成)。

张伟入监,就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屋,包夹在屋里对张伟怎么迫害,屋外的人都不知道。我听到有人说张伟只穿一套外衣,没有内衣穿。我就找管事的犯人侯彦,要把自己的内衣送给张伟一套。这个人却说:“不用,她有衣服。”

张伟所在的小屋和水房连在一起。看水房的犯人王芹对我说:“张伟天天挨打,被打得很厉害,打死了怎么办?我真害怕。”还说:“那些人就给张伟穿一件外衣,外衣用水泡湿后,逼张伟穿上,再逼她到外面冻。”并且包夹用黑墨笔在张伟的皮肤上写诬陷大法的字。

我听后,就给本小队的李队长写了一封信,反映张伟被迫害的事实。后来这个李队长找我说:“你反应的事情我不知道,是犯人利用礼拜天队长不在时干的。”李队长还说:“我现在顶着上级的压力,不再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了。”后来张伟被折磨得住院了,再后来,张伟就保外就医回家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大北女子监狱搬到了沈阳于洪区,就改名为辽宁省女子监狱。

有一天,有个家住辽宁省某市叫李玲(音)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大约40多岁,是某单位的领导。她在收工回监舍的路上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就被一监区的果海燕(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就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科长等送进了小号迫害。李玲(音)在小号被迫害了一年多,后来听说被迫害死了。

李玲(音)所在的这个小队,后来又进来两个看上去都是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个沈阳的法轮功学员,挺胖的,满头白发(名字是三个字,大概叫什么珍)。晚上收工时,我时常能看到她,可后来几天就看不到了。我就打听她所在小队的犯人,那人告诉我她死了。我问是怎么死的,那个人说是在做她的“转化”工作时,她不配合,包夹们就用被捂她,给捂死的。捂死这个人的是一个年轻的犯人。

就在这一个小队,一年时间内,就迫害死了两名法轮功学员。

和我在一个小队的有个犯人叫小丽,家住黑龙江某地的农村。家里没有人来监狱探视她,她住医院手术了,也没有钱买药吃。一天早晨,小丽在餐厅上吊自杀了。

果海燕调走之后,又来了一个姓郭的科长。在郭科长上任不长时间,两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小丽又上吊自杀,所以郭科长不长时间就被调走了,监区科长这个职位就是空的。

过了不长时间,有个年轻的安干事想当科长,就极力的想搞出点“成绩”来。她利用杀人犯史秀丽和毒贩马利等四人,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史秀丽是从二监区调来的,心狠手辣,所有送到史秀丽所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她带着一些人毒打折磨,不“转化”就往死了打。

有一个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叫赵媛丽,安干事把她关起来,史秀丽和马利等一些人,把赵媛丽打得满身是伤,牙齿被她们打掉了好几颗,她们用绳子把赵媛丽捆起来挂在梯子上好几次。犯人都在议论此事。我去找六小队李春芳队长抗议赵媛丽被打的事。

可李队长却说:“你看到她被打了?谁打的?伤在哪儿?你不要管别人的事。”我说:“我问赵媛丽了,她点头表示被打了。”回来后,我又写了一封抗议书,交给了李春芳警察,但没有任何回音。

这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都是安干事指使的,她一手策划的。

二零零五年我走出黑窝后,顺便去大连看了赵媛丽,她告诉我:她回家半年多了全身还在疼。我回家后听说安干事当上了科长。干了不长时间后,她又因经济问题被拿下来了。这就是做恶所遭的报应。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辽宁丹东高玉兰在沈阳女子监狱的所见所闻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