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今日美媒和苏共媒体是一丘之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几天前,《华盛顿邮报》“新闻”版做了一个更正,内容令人震惊,同时也告诉我们今天主流媒体的状况,更正内容如下:

“在这篇文章发表两个月后,乔治亚州州务卿公布了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于去年12月与该州首席选举调查官的电话录音,录音显示,《华盛顿邮报》根据消息人士提供的信息,错误地引用了川普在电话中的讲话,川普并未告诉调查人员要“发现欺诈行为”,也没有说如果她这样做,就会成为“民族英雄”。

“相反,川普敦促调查人员仔细检查乔治亚州富尔顿县(Fulton County)的选票,称她会发现这其中存在‘欺诈行为’。他还告诉她,她‘现在做的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工作……’这篇报导的标题和内文已经被更正,删除了并不是川普所讲的话。”

这篇报道是《华盛顿邮报》在有争议的2020年大选后,对前总统的活动进行高强度报导的一部分,报导试图极力丑化川普,同时完全依靠匿名“消息来源”,这些消息来源人士对破坏川普总统的任期有既得利益。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据一位了解通话内容、但因谈话的敏感性而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川普总统在去年12月的一次电话中,敦促乔治亚州的首席选举调查官查明该州投票中的不法行为,并表示该官员这样做将受到赞扬,……法律专家说,总统试图干预正在进行的调查,可能构成妨碍司法或其它刑事犯罪,不过他们警告说,案件可能很难证明。”

(不要把这个“更正过的”报道与1月3日的报道混淆,那篇报道指控川普在与乔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 (Brad Raffensperger) 的谈话中“公然滥用权力,并有潜在的犯罪行为”,这篇报道是基于一份泄露的两人的私人谈话录音。)

当然,对于《华盛顿邮报》的“更正”,标题改成这样应该更好一些:《华盛顿邮报不负责任地发表基于恶意传闻的虚假报道》,但这对于目前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报社,伪装成记者的民主党党工来说,要求得有点过分了。为了追求他们共同的政治和社会目标,各大媒体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民主党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他们现在甚至不在口头上,支持新闻业以前的公正和公平的理想。

道德准则

以下是美国职业新闻记者协会“道德准则”的绪言:

“职业新闻记者协会成员相信,公众的启蒙是正义的先驱,民主的基石。合乎道德的新闻工作力求确保准确、公平和全面的信息自由交换。有道德的记者行为正直。协会宣称这四项原则是新闻道德的基础,并鼓励来自所有媒体中的所有人践行这些原则。”

以前,真正的新闻业的一条铁律是禁止在新闻报道中使用匿名“消息来源”(这些消息来源人士可能用心叵测,也有可能根本不存在)。但自从“橙色坏男人”出现后,公平性就荡然无存了。

协会写道:“明确确认信息来源。”“公众有权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以判断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和动机。在承诺匿名之前,先考虑消息来源的动机。对于可能面临危险、报复或其它伤害的消息来源,以及拥有无法从其它地方获得的信息的人,请保持匿名。请解释为什么允许匿名。”

最后一点特别可笑。就《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而言,‘谈话的敏感性’是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可以让对民主党媒体有用的匿名者保持匿名,这些人就像偷吃奶酪的老鼠,当灭鼠人拿出公开记录与他们对证,以消除他们的毒害时,在媒体的保护下,他们急忙溜回老鼠洞。

虚假信息运动

但现在,只要能达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这就是为什么既然川普已经被击败,《华盛顿邮报》的修正才出现。因为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掺假的版本可以被歪曲和武器化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与其一开始就负责任地行事,还不如以一种很少有人会读到、也没有人会记住的更正方式来请求原谅来得容易。

这并非我们没有得到警告。2016年8月7日,(纽时专栏作者)吉姆‧鲁滕伯格 (Jim Rutenberg) 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川普在测试新闻业的客观性》。

甚至在川普2016年11月出人意料地获胜之前,腐败、道德败坏的媒体就已经在为一场历时数年、充斥着错误/虚假信息的竞选做准备,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推翻川普─克林顿选举结果。任务完成了!

“如果你是一个现职新闻工作者,你相信唐纳德‧川普是一个煽动者,在迎合美国最恶劣的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他讨好反美独裁者,他控制美国的核密码会很危险,那么你到底该如何报道他?”鲁腾伯格写道。“让大家都挠头的问题是:正常的标准适用吗?如果不适用,又该如何取而代之?”

好了,现在我们知道了:赤裸裸的捏造,绝对的恶意,以及罔顾事实真相。从“通俄门”骗局到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确认听证会,再到因一个毫无意义的(故意歪曲的)乌克兰电话而进行的虚假弹劾,再到因1月6日,抗议者冲击国会山而进行的第二次虚假弹劾。冲击国会山被媒体错误地称为“武装暴动”,美国新闻媒体已经沦为与苏共媒体一样:《真理报》(《纽约时报》)、《消息报》(《华盛顿邮报》) 以及国营的塔斯社(美联社)。

暴政的先决条件

碰巧的是,1985年至1991年期间,我在苏联和东欧国家度过了大量的时间,在这些国家经历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露事故、柏林墙倒塌,以及苏联解体前针对戈尔巴乔夫的未遂政变。虽然从来没有无聊的时候,但那里不是一个你想要生活的地方,更不用说欣赏和效仿了。

然而,共产党人所理解的是,国家对媒体的控制是暴政的先决条件:你相信谁呢?是《真理报》(Pravda,俄语中是真理的意思),还是你那双说谎的反革命的眼睛?

看看《华盛顿邮报》最近的头条文章,可能是直接从《真理报》上摘抄下来的,诚实的左派记者马特‧泰比(Matt Taibbi)在这篇文章中说:“拜登的刺激方案向美国人撒钱,大幅削减贫困,惠及个人而不是企业。”

唯一支撑小约瑟夫‧罗宾内特‧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的虚假总统职位的,是国家媒体中那些唧唧喳喳的拜登家雀们,他们将新闻过滤、揉捏、塑造、诬陷,形成新闻版的“绿色食品”(Soylent Green),然后将其塞进美国人民的喉咙里,这就是所谓的“道德新闻”。还有铁丝网和5,000名武装国民警卫队士兵,“保护”首都免受像你们这样的危险激进分子。

(译者注:电影“绿色食品”描绘了一个由于全球暖化和人口过剩导致的资源枯竭的未来世界。真实的蔬菜水果变成极为昂贵的奢侈品,大多数人都依靠食用由大豆(soy)和扁豆(lentil)制成的 soylent 饼干度日。)

受够了吗?如果没有,为什么不呢?

原文:American Media and Old Soviet Media Are Now Peas in a Po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魔鬼的行乐宫》(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炽热的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邂逅图书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 他的最新著作《 背水一战》(Last Stands)是对从希腊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的文化研究,将于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出版。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