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MyPillow总裁:坚定对抗侵蚀美国的共产主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2日讯】【热点互动MyPillow总裁:坚定对抗侵蚀美国的共产主义

Jenny :您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我们这期节目的嘉宾是“我的枕头”公司 (MyPillow)执行长迈克·林德尔(Mike Lindell)先生。林德尔先生,很高兴能邀请您来到我们节目。

Mike Lindell :谢谢您邀请我。

Jenny :感谢您抽出时间来,我知道您很忙。我们首先谈谈这个最新消息,您正在开创自己的社媒平台,跟我们讲讲这事吧。它是推特加油管之类的平台吗?

Mike Lindell :是的,它是油管和推特的综合体,世面上还没有类似的,这是第一个。我们要让所有被油管和推特取消账号的人有一个安全可靠的场所,不再必须小心翼翼;新闻记者可以出来采访相关人士而且实话实说,因此我真的很期待。这平台已经筹备四年了,采用了其他平台没有的新技术,绝对会让人惊喜。

Jenny :哇。预计什么时候正式推出呢?

Mike Lindell :在1014天之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但我说不行,我想让它成为有史以来最安全的平台,所以现在我们正在添加更多的安全功能;要有足够的自用服务器,因此不必依靠亚马逊或其他公司,还要有安全功能,因为我们公司的电脑经常受到骇客攻击,所以我希望大家对我创建的平台有信心,我的品牌会是最安全和最好的,我们接下来就是做的这些;下星期要进行beta版本测试,10~14天后将有大型发布会。正式推出后,大家都会知道,因为每个人都会聚拢过来,我们终于有一个地方可以实话实说了。他们胡弄我们宪法第一修正案而夺走我们的言论自由,我对他们实在感到厌烦了。

Jenny :是的,太好了。我很高兴您采取这些预防措施,就是为了确保网站顺利运行。您知道,在川普前总统的推特账号被封杀之前,他有超过8千万追随者。假如所有这些人都转移到您这新平台,应付得来吗?

Mike Lindell :是的,我们能够应付两亿到三亿帐戸。我在25日发布了《绝对证据》影片(Absolute Proof),现在已经有超过1.53亿人看过这电影。我们是在一个较小规模的平台上发布的,但是每分钟仍有5万人点击收看;因此我对于规模化运作很熟悉。我们会有能力应对任何事情。如果我预计有2亿人,我会做成能承受5亿人的平台。我们不会被击垮,也不会以任何方式妥协。

首次推出一部纪录片“绝对证据”(Absolute Proof),称该纪录片呈现的是202011月大选涉高度舞弊)

Jenny :好极了。据说川普总统正在筹备他自己的社媒平台,但我想您的会先出来。

Mike Lindell :我不确定他在做什么。我以为,他做网络就是因为我们有那个需要;我还认为,大家能够有一个以上的平台发表真实意见,太棒了。对我来说,我的平台是为那些网路影响者而设的。那些影响者做播客、做广播、做电视。他们不能讲真话,被油管取消了视频、或被Dominion或其他公司起诉威胁。我设置平台提供他们发表意见的场所。我有很多朋友在脸书上的关注者都没有了,他们推特的账号也没有了,他们的油管频道没有了。他们这些内容没有了,就等于弄丢了饭碗。我一个朋友有12名员工,现在全部被解雇了,因为他整个平台没了,这全是因为他大胆说出了他的意见。

我认为有很多类似事件,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地方披露整个事情。我希望能谈选举机器舞弊事件,希望谈我不相信的疫苗;我希望把这些消息传播出去。我认为我林德尔打疫苗比不打疫苗更危险,我希望能够把这事坦然讲出来。前几天,我在一个节目频道上谈以色列,他们在以色列做了什么,我被摒闭了;却是我要他摒闭我的,原因是,我讲的东西会害他的频道被关掉,媒体或者油管会关掉他的平台;真可悲,你不能说出事实真相。

Jenny :我很高兴我们将有更多平台。现在我们继续谈谈您致力的另一个项目,我想恭喜您即将上映的新影片《教会人士》(Church People),您是这部电影的执行制片,跟我们谈谈这片子吧。这部电影讲些什么呢?您是怎么参与的呢?

Mike Lindell :在2014年,我第一次见到好友史蒂芬·鲍德温,我们在纽约市开着车兜风,我说,“史蒂芬,什么时候我可以去你拍片现场看看吗?因为将来有一天我想写一本书。然后我想把这本书拍成电影”。史蒂芬说,“老兄,我会给你更好的,我们去拍部电影吧”。就有些人来接洽我们,带着很棒的剧本,您刚刚看了其中一些片段。它是什么样的?我认为它独树一帜,是部有基督精神的喜剧片,拍得很好。前几天,我又看了一次;片子不但有趣,而且有很棒的信息。对于那些在寻找希望、寻找灵感、寻找趣事、寻找娱乐的人来说,这影片来的时机完美。

我们会在本周末发行这影片。已经筹备完成有四、五年了,搁置了这么长时间,大约两个月前我接管了影片,不,我想是在秋天;我说:我们必须推出这片子。我认为现在是理想的时机,是重要时刻,因为我为瘾君子提供的“林德尔康复网络”LindellRecoveryNetwork.org 是不收费的,我在那里和在这影片里投下了几百万美元,我用出的钱即将回过来帮助那社媒平台,因此这一切都是一个整体。而且这影片也会带大家回到神的家。我的平台也有这个使命。我的影片场景设置在大型教堂里面很有趣。顺便提一下,我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小角色,那是我第一次演戏。

在另一部电影《计划外》(Unplanned),我也客串过,还有一个好笑的插曲:在我要说我第一句台词时,我的麦克风盒子从我后背掉下来了,当时有300名临时演员,我大叫:卡、卡;而导演甚至都不认识我,他说,“先生,你不能喊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另一个人说,“他是这部影片的投资人之一。”然后导演就说,“好吧,你可以喊卡。”

Jenny :至少您体验了一次喊卡。但是我知道您投资了《计划外》这部电影。那电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现在您又投资这部电影。什么是您投资拍电影的动力呢?

Mike Lindell :我的电影要传达信息。而且是我的信仰,就是好电影能传达出很好的信息。开始拍电影不是为我自己,也不是为钱,而是让信息传达出去;那就是我的立场。这是一部有趣的电影,是一部喜剧,同时在这个特别时刻传达了很棒的信息,这就是我理解的而且我一直以来都在学习更多知识,有关电影、出版、媒体以及一切行业。在出版《概率有多大?从瘾君子到CEO》这本书时,我是自己发行的。

我甚至自己买纸,印了300万本;就不必要有中间人,省下的花费可以用来帮助有金钱需要的人,或者帮助瘾君子们。所以这就是我的动力。借助我的康复网络,用这些事情的收益来提供帮助。我非常相信上帝,我想尽我所能提供帮助,这一切都是关于:奉献的恩赐。

Jenny:您提到了您的书,这正是我要问您的,您的故事相当励志,书的名字是《概率有多大?从瘾君子到CEO》,我们中国观众可能不太知道,所以您可以简单地讲讲您的故事吗?发生过什么?您怎么在一夜之间戒了毒?

Mike Lindell :是。我曾经是个瘾君子。我认为我们都受到毒瘾的影响,那不限于街头游民,那无关乎你用餐有多大排场,毒瘾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我们都可能由于创伤而成为瘾君子,来自童年发生的事情,失怙情况。我的问题来自父母离异,他们在1968年离婚,那个时代离婚不常见,所以我被放进了一所学校,那儿我是唯一来自破碎家庭的孩子,我真的很害羞;最后我吸用古柯碱粉,它让我兴奋,带给我虚假的胆量,遮蔽了我的痛苦;然后,我服用毒性更强的古柯碱砖,所以我曾经有过这些毒瘾。在2009116日,我竟然祈祷了,我祈求上帝让我摆脱毒瘾,我再也不想有这种欲望了,我的祈祷得到了回应。

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那种欲望了。几个月后,我去了一个福音信仰教会,并在教会里接受了基于信仰的治疗。我了解了为什么基于信仰的治疗中心会发挥作用,因为你要和上帝、耶稣之间先建立好基础,而不是再继续掩藏痛苦;那就是为什么我不相信世俗治疗中心能够发挥作用。但是上帝有更大的工作召唤我。我的情况实际上有毒贩介入,那是2008年,我整整有14天没睡觉,然后,从我在明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市区的房间走出来,当时三大毒贩都在那儿,他们提供我毒品,他们讲,“我们不再卖毒品给你了,你14天没有睡觉”,我说,“什么?你们在干预我?”,他们说,“是,我们不卖毒品给你了”,我说“好吧”,他们其中两人就离开了,一人等著……他要等到我嗑完药。

他最后睡着了,我悄悄下楼到市区马路上,什么地方都买不到古柯碱;他们放话出去了。我回到楼上,在凌晨三点,他对我说,“怎么样?”他接着讲“迈克,你已经告诉我们很多年了,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告诉我们:‘我的枕头’就是上帝的平台,你有一天会回来帮助我们摆脱这个毒瘾世界。”现在这都实现了,他们其中有两人是重生的基督徒;他们为我工作,我总是这样告诉他们,我是他们的希望。我认为现在大家都在寻找希望,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啊。每个人都在寻找希望 ……当我们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我们会渡过所有难关的,我们会赢,而这时机取决于上帝。

祂掌管了所有这一切,当我们渡过这阶段,我相信会是各地人民的大团结,这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复兴。

Jenny :哇。因此您为戒毒祈祷,第二天起床,毒瘾就没了。

Mike Lindell :是的,没欲望了,欲望消失了。

Jenny :欲望消失了。哇。

Mike Lindell :我不再有瘾头了。后来我去过,我也有切身感受。所以我们需要基于信仰的治疗中心。而那些基于世俗的治疗中心,他们会羞辱你,他们会说:你把钱都花在毒品上,你在伤害你的家人。这我们知道。我们是瘾君子,我们内心已经很不好过了。我们从这种治疗中心离开后,往往又故态复萌。如果是在以信仰为基础的治疗中心,他们会帮你了解你为什么会吸毒成瘾。帮你了解你的过去发生过什么?可能是因为“父亲造成的创痛”,像我来自一个没有父亲的破裂家庭。你用耶稣去填补那个空缺,像Teen ChallengeUnit GospelSalvation Army这些基于信仰的中心,它们是卓有成效的。而且能创造奇迹。

Jenny :是的。看来是您的信仰赋予您发声的勇气是吗?因为您一直以来对各种问题都勇于发声,包括大选舞弊、支持川普总统等。信仰是如何推动您的人生并激励您采取行动直至今天的?

Mike Lindell :我唯一畏惧的只有主。您知道,在2016年的时候,我当时从未见过总统,我也从未参与过政治。我之前是个吸毒成瘾的人。我当时觉得政治与我毫无关系。然后在2016年夏天,唐纳德·川普主动联系了我,我跟他进行了一场私人会晤。当时就我跟他,我们谈了40分钟。他告诉我,他要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就像MyPillow在做的那样。我说:我过去曾经是个吸毒成瘾的人。他说:我会制止毒品进入美国。他说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常识。会晤结束后,我觉得:哇!如果他能做成这些事情,他将是最伟大的总统。

我和他的雇员也谈过话,他们都说川普是个了不起的领导者、很好的老板、很好的人,帮助过他们。我回到米尼苏达之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把情况告诉了所有人。我成为了媒体的宠儿。我跟大家说:我跟唐纳德·川普会面了,你们想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吗?结果,那些对我不友好的媒体,利用网路程式和喷子说我是种族歧视者。那是他们第一次攻击我。我原本以为攻击我的是一些普通人,但是他们其实是被雇用的职业喷子,专门用来攻击个人和公司的。

现在,我的公司遭到攻击。我们损失了22个零售商;谷歌在攻击我,他们不允许我买下我自己的名字;推特封杀了我和我的公司;Youtube封杀了我;Vimeo封杀了我;脸书不允许我做实时节目。在大选前,脸书也不允许我出现在MyPillow的广告里。我都不能在自己产品的广告里露脸。还有维基百科也很邪恶。他们封杀了我,擅自撰写我的内容,不允许我经营自己的内容。

但是人民站出来了,他们现在直接向我们购买商品。还有我的雇员们。我有2500名雇员,我们像个大家庭。当这件事有结果后,我要反过来控诉Dominion。他们之前控诉了MyPillow,我会反过来吿他们,因为这关乎第一修正案赋予我的言论自由权利。侵入我们国家的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它们在压制言论自由。现在的局面很可怕。连民主党人都意识到他们投票选的不是这些东西。太可怕了。而且它影响到每个人。

Jenny :这正是我想问您的。我想说几点。现在有很多零售商终止了与您公司的业务。您的账户、社交媒体账户被封杀。美国人管这些事情叫“取消文化”。我觉得这种说法太美化它了。很多中国人不这么叫它,因为这不是什么新事物。这种事情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在中国,如果你反对政府的口径,我们这里叫主流媒体口径,或者如果你练法轮功(这是政府不喜欢的),你会遭遇各种迫害,经济上的、政治上的、甚至会进监狱。所以,我觉得美国人民现在是尝到了一点被共产党对待的滋味。是吗?

Mike Lindell :是的。完全正确。一旦我们把正在筹备的大案子呈交给最高法院,我们会把所有证据都公布,我会给他们看那些机器、每一次攻击、证明这些攻击来自海外,为的是协助美国国内的共谋者。然后,就连民主党人也会觉得:哇!瞧瞧。这甚至不是民主党人想看到的结果,因为这是共产主义;这是社会主义;这是政府控制人民,正如您刚才讲的。

而我本人目前就站在聚光灯下。有些人看到我,他们会想:好,我们要扳倒这最后一个敢讲真话的人,我们要压制他。那天我和一个人在电话上争论打疫苗的事情。我说:如果我不想打疫苗,如果我觉得疫苗对我不好,我为什么不能有这个选择?那个人说:因为每个人都应该打疫苗,这样你才能安全。死亡的人就会减少。我说:如果你打了疫苗,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不会死。我觉得我打了疫苗我会死。

所以我上电视时也争论过这个问题,这是我现在唯一上电视的机会。自从我在25日公布证据之后,这些媒体再不找我上电视了,像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福克斯,他们都不找我了,他们在压制我。一开始,他们想要攻击我、毁掉我的公司。他们想要毁掉我。他们想要搞臭我的名声。还好我写过书,告诉了人们我人生中都做了什么。他们甚至去挖我童年的事情,想要找我的污点,他们去问我学校的同学。我在澳洲、新西兰也有朋友。这些媒体也跑到那里去企图挖黑料。他们在当地卖MyPillow,媒体就攻击他们。媒体还跑到英国去攻击他们。这是对我全球性的攻击。但是这针对的不仅是我。很多人有自己的播客,有自己的小节目,办报纸或者写部落格,如果他们说任何反对当前政府的话,就像您说的,他们就会被压制。仿佛你不存在一样。

Jenny :您面对这些压制、批评和取消文化,是否感到压力很大?

Mike Lindell :不会。您知道我对上帝的信仰很深。我的信仰,我与耶稣的关系,让我觉得并不艰难。只有一件事让我感到难过。我一直不能回米尼苏达的老家,所以我见不到我的孙子孙女,我的侄子侄女们。我刻意不回去,因为我的身份太高调,一切都在明处。还有其他的威胁。当然我不是在具体指责谁,但是这是严肃的事。我只是想让所有坏人都知道,我不在米尼苏达。所以不要去伤害我在乎的人,我的公司我的家人。因为不管别人怎么说,这件事情的背景很深,我听到一些非常不好的消息。如果他们正面打不赢你,天知道他们还会做什么。

Jenny :很多人十分担心美国现在发展的方向。眼下发生的很多事情是这个国家前所未有的。但是大家不敢发声。您有什么建议呢?第一,很多人不敢讲话;第二,很多人想做些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做。您怎么看?

Mike Lindell :好的。我目前有个网站,叫做Lindelltv.com。大家可以去看。我把我们国家发生的事情都公布在网站上。现在有很多好的事情在发生著。比如亚利桑那州的人民在罢免腐败的杜西(Doug Ducey)和州务亲,还有其他一些政客。现在人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可以参与进来,跟上事态发展。我之前说过,10天之后,我会出台Vocl.com网站。到时候,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机会。人多力量大。两个人比一个人强。我们一定能够发声。到时候,无论是普通人、网红、还是领导者们,大家都不需要再因为如履薄冰而害怕。人们不能生活在恐惧中。

现在,人们纷纷站出来了。为什么?因为现在在我们国家,很多人已经被逼到角落了。没有人想要看到即将发生的事。而你们正在试图把我们逼向角落。况且他们不是在慢慢做,他们是全速在做。这仿佛是一场比赛,要扳倒这次舞弊大选。这场舞弊是由数百万张选票造成的,所有的证据就在那里,都是有效的。我们会把证据全部公布出来,给全世界看。现在世界上很多人都在给我打电话告诉我:“Mike,你们千万不能放弃,因为正如雷根总统所说的,我们是希望的灯塔。如果美国这盏灯熄灭了,全世界的灯就熄灭了。”我们不会放弃,因为更好的前景即将来临。我其实觉得让人们尝一尝(共产主义的)滋味是件好事情,因为人们变得太自满了。人们以为:“哦,我们美国绝对不会变得像中国或委内瑞拉那样。哦,美国永远不会发生那样的事。”结果呢,它已经在美国发生了。而现在,我们需要在他们夺走一切之后,达到我们要达到的目的地。

Jenny :现在有些人看到大选的情况,看到这个国家在发生的事情,大家感到很沮丧,特别是很多有信仰的人。他们感到沮丧,这甚至可以说是对他们信仰的考验。您怎么看?

Mike Lindell :我觉得有两点。首先,不要因为这样就染上毒瘾。如果你有毒瘾问题,请到Lindellrecoverynetwork.orgLindell康复网)。它是免费的。你可以获得需要的帮助。即便你不是瘾君子,也可以得到帮助。非常好。我会对人们说,把你的沮丧和担忧转变成希望和祈祷。正如我在玫瑰园讲的,没有什么比投入《圣经》更好的。现在是祈祷的时候了。当人们去祈祷的时候,会获得答案。我们都要主动去做。我感到很兴奋,因为我们是被选中的人们,现在是上帝在安排一切。

眼下,我们是被选中要永远改变历史的人。永远。为了正义。大选的时候,出现了那么多意料之外的选票,使算法出现了问题,我们知道大选图表出现了很多怪异,很多事情被调查。如果当时是唐纳德·川普赢了大选,我们就不会知道那些机器的问题和对我们国家的攻击。我们这代人、我们这批人就是被选中的人。我们不仅要制止这种舞弊情形,而且看看它都揭露出了什么。现在已经是就职之后了,看看所有这些腐败政客,这些邪恶都浮出了水面。所以很多事情被揭露出来了。一切都会很精彩。我希望大家都坚定信仰,一切都会很好,会凝聚在一起。这是上帝的时代,这个时代即将来临。也许不是明天,但是我相信它将来临,会在今年到来。

Jenny :是的。最后还有一点,我想听听您的想法。那天在马克·莱文(Mark Levin)的节目上,他说我们的宪法是给好人设计的。他觉得我们可能不像过去那样好了。我们可能达不到标准,所以我们也不配拥有共和体制的宪法。您觉得我们是不是需要反省。我们是不是应该变成更好的人?

Mike Lindell :是的。绝对如此。人们一定要忏悔。我们整个国家都背弃了上帝。我在玫瑰园也讲过。这个国家背弃了上帝。所以我们必须要忏悔,才能迎来复兴。这一切都会来临的。是的,邪恶露面了,暴露了。会有更多的人联合起来,因为耶稣宽恕了我们的罪,我们会渡过这个难关,我们会再次成为在上帝之下的同一个国度。

Jenny:好的。最后我想稍微谈一谈CPAC(保守派政治行动年会)。您出席了,川普总统也出席了。他看上去精力充沛。您跟他有说话吗?

Mike Lindell :我没有跟他说上话。我只去了一天,就是他出席的那天。我在媒体的展台那里来回走,正如我说的,媒体都不采访我。现场的主流媒体不愿跟我说话。但我和现场的民众有所交流。一切都没有变,我们的总统依然很棒,他回来了,他哪里也没有去。我觉得他的口径完全没有变。他还说:为什么要是2024年?应该是2020年。这就是我们目前的情况。

Jenny :抱歉,您知道接下来川普总统采取什么步骤吗?

Mike Lindell: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揭露投票机器舞弊、揭露攻击、还有19日的新证据,我们把这些都整合在一起。接下来的五六个星期,我们可能把这些都呈交给最高法院。我要让大家都知道,之前没有人看到过这些证据。这是外国团体对我们国家发起的一次大规模攻击。当这一切呈递给最高法院,他们会拒绝承认这次大选。

Jenny :截至目前为止,最高法院对于所有关于大选公正的案件都不予以受理。您对于他们仍然有信心、仍然信任吗?

Mike Lindell:他们并没有看内容,他们就不予以受理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手里掌握的内容,我在19日获得的内容,我掌握了使用的间谍软体,还有111日至5日的所有数位足迹。这些是骇客的实际IP地址、他们电脑的ID、他们来自哪里、哪些选票被替换了等。他们攻入时使用的IP地址、在哪里入侵的防火墙。现在我们掌握了所有这些。我将在我的新平台公布所有这些证据,一直公布四个星期。全世界每一个人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些证据。每天从早到晚,你都可以看到这些证据。无论你是谁,你都会明白:哇!这是一场针对我们国家的攻击。把这些给最高法院看。有九位最高法官。在全世界都看过证据之后,包括他们,他们也会在家里看到这些证据。他们也会相信:没错,这是针对我们国家的攻击。那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所有九名法官都会投票:九比零肯定这些证据。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每个人都应该关注这件事,无论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

Jenny:最后一个问题:您有没有想过要从政?

Mike Lindell:我每次都给相同的答复。我现在意识到,政治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过去我是个瘾君子,我根本不会这样想。但是现在我知道政治影响所有事情。我会参与政治吗,可能我永远会的。但是至于我会不会参选公职,当将来不通过机器投票的时候,我会参选。也许这一天2022年就会到来,因为必须是一人一票。也许可以像伊拉克那样,你把手伸出来放在那个紫色东西上面,或者我们可以撤换民选官员。一人一票,多好的想法啊。简单明了。你选了谁?一票、两票、三票。

Jenny:是的。用传统办法。

Mike Lindell:对,传统办法。当那一天到来时,我会参选。

Jenny:我听说法国已经禁止邮寄选票和电子选票。我认为我们应该效仿。

Mike Lindell:这将成为一种趋势在各地出现。这只是开始。大家一定要有信念。这是最大规模的一次反人类罪行之一,它没有时效法规。这是一次针对美国和每个国家的罪行。如果你扳倒美国,你就扳倒了世界。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要拿下一个国家可以很快。看看一年前的二月份,态势多么好啊,大家都很欢喜,经济前所未有的好,每个人都在庆祝。一年之后,看看我们国家发生了什么,共产党夺权了。

Jenny:确实如此。非常感谢您分享您的经历和看法。我希望您在做的一切取得成功。我认为这些事确实在帮助我们国家不偏离航道。

Mike Lindell:谢谢。你们是最棒的。在美国所有的媒体中,你们是第一名。或许还有一两家媒体也做得不错。但是你们的报导我在读,你们在讲述真相,你们一直很有勇气,即使当他们在打压你们,你们一直谨守承诺,报导真相。愿上帝保佑你们。

Jenny:非常感谢。是的,我们一直在努力讲真相。但是谢谢,很高兴今天能采访您。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再与您谈话。

Mike Lindell:谢谢您的邀请。

Jenny:好的。谢谢各位的观看。这就是这次采访MyPillow公司总裁Mike Lindell先生的内容。我们下次再见。

 

嘉宾:

“我的枕头”公司执行长迈克•林德尔先生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