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二界张法网 侵财害命 贪赃不报谁人能逃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2日讯】宋朝时,有位富翁的下属侵财害命,但富翁知情不报。结果阴阳二界大张法网,无一人漏网,无一人能逃。有一船员大难不死,躲过一劫。

泉州人王元懋年轻时,奉朝廷命令在寺院任职。寺院的和尚教授他南番诸国的语言文字,他都能听懂学会。王元懋曾经随着海船来到占城(越南),占城国王赞赏他通晓番汉双语,延请他为塾师,并将女儿嫁给他。他在占城留居了十年,才回了南宋。虽然他积攒的嫁妆资财达百万缗,但贪利之心却愈加炽烈。于是王元懋从事起舶船贸易成为海商,财富难以计数。丞相留正(泉州永春人)与兵部侍郎诸葛延瑞(泉州南安人)都与他结为姻亲。(注:泉州是南宋贸易中心和税收中心,当时是世界第一大港。)

宋孝宗淳熙五年(1178年),王元懋派吴大担任首脑,率领三十八人同舟泛洋,一去十载。至淳熙十五年(1188年)七月才回来,临时停船在惠州罗浮山南。此次获得数十倍的利润,船员林五和王二于是起了二心,杀了吴大以下二十一人。

其中只有一个叫宋六的,平时常背念《金刚经》,他肩膀后背中刀落入水中后,抓着柁尾苦苦挣扎著,哀痛地向贼人求生,不料王二拿刀砍断了他的手指,宋六再次坠入水中。神奇的是,他落水后,好像有人往上托起他的双脚,迷迷糊糊地,他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就这样过了七天,海水把他冲到了潮阳那儿,宋六上岸后,一路乞讨。

那两个歹徒换乘一艘小船,回到了泉州。王元懋夜里梦到吴大等人来诉冤。次日,有人报告吴大担任首脑的那艘船进水,导致人员财货各损失了一半。王元懋心里生疑,于是前去迎接,并在法石寺摆下酒席。喝酒喝到一半,王元懋对林五和王二两个凶徒说:“如果大船进水,那必定不会留下一丝一毫,为什么能存下了一半呢?”

那两个凶徒一看,瞒不过他,就以实相告,而且对王元懋说:“如今船上货物有沉香、真珠、脑麝,价值数十万。假如揭发泄露出来,这些财物就会被官府全部没收,那实在太可惜了。”

王元懋沉思了很久,因贪婪心驱使,于是说:“提举(管理海上对外贸易的市舶司的长官)张逊新到任,还不熟悉职事,只要谋划并托付都吏(市舶司内负责巡视、 检查和安全的小吏)吴敏等人就行了。”王元懋于是拿出家财重重地施以贿赂,并对张逊说,除了以一定的比例“抽解”(对沿海港口进出口贸易征收的实物税)外,把其余盈利对半均分。

九月初的夜里,宋六(一路乞讨回到家)敲自家的门,他的父亲宋瑧吐著唾沫骂他道:“你不幸死于非命,实在无可奈何,不要来搅扰我。”宋六回答说:“儿子根本就没死。”宋父打开门,宋六哭著述说他的遭遇。宋瑧说:“先不要让别人知道。”

天亮之后,宋父走访王二处,问他:“我的儿子是怎么淹死的?”王二愤怒地说:“当时各自挣扎求生,我怎么会知道。”

王二密报林五,与一起做坏事的四人偷偷逃窜。宋家父子向张逊投上诉状,诉状下达到南安县。县宰施宣教被推吏所欺骗,说是大船漏水造成人员伤亡,并不是船工的罪过。既然王二他们已经逃跑了,而且按照律法,这些逃跑的才是首犯,想要到此为止不再追究了,只是把这个情况向上级陈述了一下。福建路安抚使马大同(字会叔,以刚介闻名,以洗冤泽物为己任)判曰:“王元懋知情不报,包庇把赃物据为己有,改送晋江县审讯查验。”

当日移囚时,那二个推吏看见吴大等人十多个冤魂,愤怒地冲上来,拥着他们下水,不一会儿他们就死了。晋江县县宰赵师硕亲自审阅案牍,竭力审察听讼,抓捕王元懋下狱。王二等凶手潜逃,官府没有抓到他们。然而他们到了仙游县西苑乡境内的九座山,遇到冤魂索命,将他们绑缚在山林中。仙游县专门负责缉捕的士兵遇到了他们,将其交到了官府。

官府上奏朝廷,朝廷罢免了市舶使张逊、南安县县宰施宣教,吴敏等人黥配(在犯人脸上刺字,发配到边远地方),王二、林五遭剐于街市,别的凶手被处以死刑。

王元懋当时任从义郎,隶属于重华宫侍从,判决停了他的官职,由兴化军(福建路的下州级行政区名,管辖兴化、莆田、仙游三县)拘禁管束,几个月后才被放还。他想兼程赶紧返归,来到上田岭,看见吴大领着众冤魂阻住他的去路,说:“先前禀报于你,你却不为我们伸张冤情,如今冥府传唤你来了。”王元懋叩首苦苦地哀求,吴大伸手触他的心。连轿夫都听到他们那番对话。王元懋到家一夜,就呕血而死。

(事据《夷坚志》三志己卷六《王元懋巨恶》)@*#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