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边境危机恐正在影响我们的学校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 Betsy McCaughey撰文/云川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目前数以千计来自中美洲的孤身儿童从南部边境进入美国,而拜登政府为收容他们忙得不亦乐乎。媒体认为这种拥堵边境的现象是一种“危机”。

事实是,这场危机可能会降临到你的学区。如果你的孩子就读公立学校或你付了教育税,你需要知道这些事实。

媒体公布了一些移民儿童的照片。不要被这些照片所迷惑。这些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中,四分之三是15到17岁的少年,他们手里没有抱着泰迪熊玩具,而是身上刻着刺青。

这些少年手上拿着美国亲戚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他们预备投靠这些亲戚。在向边境官员自首几周后,他们会坐上大巴前往洛杉矶、休斯敦或纽约——这三个最常见的目的地,或者是他们的担保人居住的其它城市。

艰难的旅程才刚刚开始。法律规定他们必须上学,但他们一路跋涉中吃了很多苦,已经失学数月甚至数年。很少人会说英语,很多人不会讲西班牙语,只会玛雅语。

他们的教育费用将比普通学生每年多出数千美元,因为他们需要语言专家、导师、心理咨询、疫苗接种以及其它方面的支持。

他们也会占用课堂上老师的大部分精力,这样老师对班上其他同学的关注就会减少。

即便如此,只有66%的没有英语能力的学生能够毕业。

他们需要努力赶上来,但我们自己的孩子也得如此。这股移民潮正冲击着学校,因为现在正是疫情之后学校重新开学。学生们已经一整年没有正常上课了。

对于预算不宽裕的学区来说,教育这些年轻新移民的额外成本将意味着取消艺术课、乐队和管弦乐队以及其它丰富多彩的活动。

佛州、加州、德州和纽约州这四个州的学区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康州也有中美洲人社区,将可能接收未成年的新移民。

2014年,纽约市的学校为1662名来自中美洲的移民学生大开绿灯,对相关的特殊项目投入高达五千万美元。当时家长们提出的问题,现在也应当再提一次:纽约市已经面临困境,为什么联邦政府还允许这些问题学生的涌入?超过半数的市区学生的阅读能力低于年级水平。

拜登总统似乎对此视而不见。上周,他宣布允许中美洲儿童从本国申请进入美国。这会让他们免受旅途的劳累,但这并不能缓解我们的学校的压力。

民主党口口声声说要减少经济不平等,但他们的开放边境政策却会导致背道而驰的结果——培养了一个长期挣最低工资的下层社会。

据纽约非盈利组织ProPublica披露,在芝加哥郊区,这些年轻移民在肉类加工厂和汽车零部件厂彻夜工作,早上6点下班回家,然后2个小时后去上学,几乎没有睡觉。难怪他们在课堂上睡着了,一把年纪了还没拿到高中毕业证。如今,由于边境开放,狄更斯笔下的童工正在我们的国家重现。

没有文凭的年轻人注定会陷入贫困。在美国的中美洲成年移民中,有近一半没有高中文凭。他们的教育水平低于其他移民或美国本地人。他们的生活也比较贫穷,这一点也不意外。

最糟糕的是,现在允许这股移民潮持续下去,将使我们的公立学校陷入瘫痪,也会使我们的孩子们更加退步,因为这正是他们努力重返学习的正轨的时候。

给拜登的信息:关闭边境,保护我们的学校,把我们自己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原文:The Border Crisis May Be Coming to Your Kids’Schoo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贝茜‧麦考伊(Betsy McCaughey) 博士是政治评论员,宪法专家,联合专栏作家,并且出版多部著作,包括《奥巴马健保法说了些什么以及如何推翻它》(“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和《下一场大瘟疫》(“The Next Pandemic”)。她曾任纽约州副州长。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