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辽宁省女子监狱二十多种酷刑 王素梅含冤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3日讯】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王淑梅,是“2008沈北冤案”中唯一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每天被超强度奴役十二小时以上。出狱时牙齿已掉了四颗,还有七颗已活动吃不了东西;视力模糊,生活不能自理;回家依然遭受所在地警察骚扰,含冤离世时59岁。

(明慧网)

据明慧网报导,王素梅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光荣村,以前有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还有严重的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行事,一个月后各种疾病全无,无病一身轻。那时王素梅感觉生活从未有过的幸福和踏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针对法轮功发动全面迫害。之后每年,中共每一次会议或中共认为敏感的日子,都会以此为借口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在中国举办“奥运”,中共以“维稳”为借口,在全国各地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就是“奥运”前夕被绑架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四点半,四、五个穿着警服的人,闯入王素梅家中,他们自称是沈北新区尹家乡派出所的,直接把王素梅带上车劫持到尹家乡派出所,大约八点多钟他们劫持着王素梅到家抄家,把大法师父的法像、三台打印机还有大法书以及法轮功相关小册子全都抢劫一空。

在沈北新区六一零的操控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王素梅被沈北新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庭审。当庭法官邹东辉不让王素梅辩护,而且还将王素梅的家人赶出法庭。王素梅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王素梅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先是被非法关押在被称为“魔鬼监区”的八监区七小队,被饿了三个月,每顿只给一点饭吃,还要每天被逼到监狱车间做十二个小时以上奴工(打毛衣边),早七点到晚七点,再被罚站到下半夜一点才让她睡觉,恶人们还一盆一盆地向她身上浇凉水。

(明慧网)
(明慧网)

当时参与转化迫害王素梅的“行动组”犯人,主要是王丽娟(家在辽宁省凌源市是杀人犯)、继俊、张晓丽、陈超等,恶徒们同时对王素梅辱骂殴打、拽头发打,打嘴巴子;王丽娟天天掐王素梅大腿,每次都掐五、六分钟,接连掐了三、四天。有时在车间干活,没有任何防备,继俊就会发疯似的劈头盖脸地上来打她,就因为不转化就折磨王素梅。

(明慧网)

因为王素梅不转化“行动组”的人也换了一拨又一拨,就这样她们对王素梅的迫害也是从未间断过。王素梅坚持背法、炼功,犯人张晓丽和陈超(四平人)给王素梅“上大挂”将王素梅两手吊铐起来,脚不沾地;她们还抓着王素梅的头发将她的整个头用力按到装满水的水盆里,看她快要憋死了又捞出来,如此反复十多次直到王素梅快要虚脱了。

(明慧网)

犯人刘玲,家住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子劳教所附近,是个杀人犯,非常阴损,她把王素梅的嘴掰开,用手用力往里按王素梅的牙齿,表面看她没打王素梅,这种折磨让人极其痛苦,导致王素梅的牙齿松动。

为了阻止王素梅晚上炼功,“行动组”恶徒们经常把王素梅“背铐”,睡觉也不给打开,有时候王素梅只能铐着睡觉;“行动组”动辄将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将王素梅四肢绑在床上,王素梅手被勒伤,喊“法轮大法好”,被用胶带强行将嘴封上。

(明慧网)

在八监区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在对王素梅的“转化”中这些迫害方式被反复使用,这里还不包括那里的狱警对王素梅的各种迫害,因为狱警是“行动组”背后的指使者,她们有的表面伪善,其实“行动组”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狱警允许和授意下干的。“行动组”干的不好还会被警察教训,因为“行动组”通常的一句话就是:管不了你,我就得扣分,减不了刑。

因为长期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加之每天十二个多小时过度劳累,监狱恶劣的伙食,王素梅被监狱医院检查出血糖指标十八。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王素梅被从八监区转押到十一监区三小队──老残队。

“老残队”,并不是对老者、病者或残者有所照顾,奴工劳动主要是手工捻棉签,有的犯人上厕所不洗手,或者有各种疾病都照样干活,根本不管卫生不卫生。监狱为了多赚钱,不择手段逼人多干活,根本不管你是老弱还是病残。还有就是只要你不放弃信仰,“转化”迫害依然存在,甚至更甚。而且老残队有死亡指标。

(明慧网)

王素梅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不在“五书”上签字,坚持炼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酷刑迫害,包括:饿饭、罚站、捆绑、群殴、熬鹰、冷冻、灌食、关小号、上双铐、死人床、浇冷水、打嘴巴、拽头发、上大挂、胶带绕头封嘴、脚踩后背、头按水盆、十二小时以上的奴工、禁止上厕所、禁止洗漱、禁止购物,禁止家属接见、羞辱谩骂都是家常便饭,十年时间从未间断,她的嘴角常常被打得出血,被迫害严重时体重只剩70多斤。二零一八年三月份王素梅将要冤狱到期时,恶犯王艳霞(沈北新区人)还打了王素梅两个嘴巴子,用抹布捂她嘴,说因为王素梅没转化,队长骂她了。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王素梅结束十年冤狱回家,出监狱大门时,她的姐姐都没认出她来。十年冤狱期间王素梅的家人到监狱去见她,曾有多次都被监狱无理拒绝。那也是王素梅正在遭受严重迫害的时候,监狱害怕迫害她的罪行被家人知道。

十年的冤狱,王素梅所遭受的迫害,仅凭几页纸是记述不完全的。在那种地狱般的环境下,尊严被践踏,人格遭羞辱,每一次遭“转化”迫害时精神上的恐惧,肉体上的痛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煎熬,是常人无法想像的,真是度日如年。

王素梅(王淑梅)被迫害的双目几乎失明,走路需要人领着,自己不能独立生活。其丈夫又有了女人,王素梅出狱的两年多,基本是姐姐照顾,身体越来越差,尹家派出所依然骚扰,逼迫她写不修炼保证。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奄奄一息的王素梅被儿子从姐姐家接回,次日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折磨 沈阳王素梅含冤离世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