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华人】“外交部发言人”与中医教授

—— 记新唐人“健康1+1”特邀专家刘大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3日讯】每到周末,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万锦市的“刘氏智慧医疗中心”主任、公立大学中医教授刘新生(乔纳森‧刘,Jonasthan Liu,下称“刘大夫”)都要开车去北约克一趟,他不是去出诊,也不是去教课,而是去表演小品——在一个名为《外交部大实话》的剧目中扮演一个不得不说谎话,但经常能吐出真言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

加拿大中医师刘大夫在表演小品“外交部大实话”。(新唐人电视台)

“首先公布一条消息,”一身西装革履的乔纳森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标牌下一本正经地说道,“在我们外交部死皮赖脸、三番五次的乞求下,我党主管外事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于3月18日在美国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谈谈天气……”

这个“外交部发言人”在一串串“我党表示强烈抗议和坚决反对”的腔调中,把中美这次会谈的“会而不谈,谈而未果”的“摸底”加“拖时间”的实质,以及当前国际上发生的大事件表象下面的真相一一告诉给了中国观众。

回答了“各国记者”的提问之后,乔纳森总算开完了这次“新闻发布会”。他返回到诊所,脱下西装,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摇身一变,从刚才那个装模作样的“发言人”变成了笑容可掬的刘中医。

“外交部发言人”变中医

若问刘大夫如何看待治病、教书与做媒体这三种不同的角色,他说,他做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回事。

“中医改变的是人的身体,而这个节目改变的是人的精神。”刘大夫说,“中医相信,精神和物质是同性的。”

刘大夫2008年移民加拿大。一出国他才发现,原来以前在国内收到的信息都是错误的,原来中国人没有言论自由和基本的知情权,而这些光靠他的中医本事是不能改变的。他想到新唐人电视台,这是一家以传播真实消息,弘扬传统文化的中文电视台。没想到,刘大夫竟然被选中出演小品中的“外交部发言人”。

“我要告诉老百姓真实的消息,帮助中国人了解社会现实,让他们知道中国人面临的严重问题。”刘大夫说,既然能从“外交部发言人”的口中说出老百姓应该知道的事情真相,那何乐不为呢?这正和他的理想不谋而合。于是他学表演、学媒体,在中年之后竟然走进了“演艺圈”。

“其实,改变人的精神是比改变人的身体更加重要。”刘大夫引用中国大医学家孙思邈的话说,“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他希望自己在用中医治病之余,也能为唤醒国人做出自己的贡献。

不过,中医毕竟是刘大夫的老本行。最近,他又参加了新唐人电视台的健康档节目“健康1+1”,把自己在中医几十年的研究和实践成果与观众们分享。

用中医治病救人

刘大夫是一个科班出身的中医师,从河北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广州中医学院的研究生,获得了中医硕士学位。出国前他曾在国内一家三甲医院工作;到加拿大后,在安省获得了注册中医师和注册针灸师证书,创建了自己的诊所,同时他还是一家加拿大公立学院的中医系教授。

中医科班出身的刘大夫有着丰富的行医与教学历史。(受访人提供)

2015年的一天,刘大夫忽然接到一个国内同学的电话,说一个朋友的母亲在安省做完心脏手术后一直昏迷不醒,请他去救人一命。

刘大夫一听,二话不说就赶到了医院,看见病人躺在一间ICU病房中,已经昏迷一周了。原来,这个65岁的老太太有先天性心脏病,平时一年发作两次心脏病,每次都胸闷得厉害。移民加拿大之后,享受免费医疗保险,经医生的建议,就决定做了这个心脏瓣膜修复手术。

手术本身非常成功。不过经过全身麻醉、用人工心脏将血液在体外循环10个小时之后,病人却没有再醒过来。医院已经通知家属,说“CT检查为:病人大面积脑梗塞,医院已经尽力了,但很难再救过来了”。家属一急之下托人找到了刘大夫。

刘大夫发现,这个病人虽然还有心跳,有血压,但是深反射和浅反射都没有,叫她名字也没有反应,痛觉也失去了。

他托起病人的右手腕,号了号脉,发现脉跳强壮而有力。刘大夫心里有了诊断,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针灸包。

“中医认为的‘昏迷’有阳闭和阴闭两种。病人的脉跳表示她很可能是阳闭。”刘大夫说,“中医认为:心为君主之官不得受邪,故外邪犯心时首先侵犯心包,称为‘代心受邪’。”

他针对这个症状采用了中医古籍中记载的“醒脑开窍”的疗法。取出毫针,消了毒,在病人的人中穴、内关穴和百会穴上各上一针。等到45分钟后,病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医院的大夫们本来对这个病人就已经放弃了希望,也没有指望中医的针灸能起死回生,所以这个结果也在意料当中。刘大夫不这么想,病人没有醒过来,表明病人得的病很重,但是一来受人之托,二来他也和医院签了合同要救人到底。所以,他跟家属和医院说,他不放弃,还要再来给病人继续治疗。

隔了一天,刘大夫又大老远地开车去医院。这一次,他在前面的三个穴位之外,又加上了百汇穴旁的四神聪穴位。每过十分钟,他用手撚一撚针。有那么一瞬间,他看见病人的眼皮动了动。但在针灸结束后,病人还是没有醒来。

刘大夫又去了一次。在第三次针灸后,病人的女儿给刘大夫打来电话说:“我妈妈醒了!”

就这样,一个被西医判死刑的人,竟然用小小的针灸给救活了,医院对中医救人心服口服。

除了针灸,刘大夫还运用中医古方救治了很多病人。

有一次一位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来到诊所,说她几个月前做过一个脑瘤手术,但伤口不愈合,她的家庭医生给她用了三种抗生素药消炎也没有效果,伤口不断地化脓,不能愈合。

刘大夫上前一看,患者头顶正上方有一条长约十公分的伤口;伤口的表皮倒是愈合了,但是里面有脓血。患者说,过一段时间表皮就被下面的脓血冲开,把头发都要弄得湿漉漉的。患者身体疲惫,气短懒言,大便偏希溏,刘大夫就给她号了号脉,脉沉细弱,舌色淡白,胖大,质地嫩。

“这是典型的肺脾两虚,气血不足的症候,肺气虚就影响了皮毛,让皮肤自我修复功能下降,脾气虚肌肉层缺乏营养,结果伤口不容易愈合。”刘大夫说。

“西医认为是感染,有细菌伤害皮肤了,造成免疫功能下降,用抗生素杀菌伤口就会好了。其实,西医对人体认识的还不完全。中医一直强调扶正气,祛邪气,如果只是祛除邪气,正气不足,人体还是达不到真正健康的成度。看患者的脉比较弱,舌色比较淡伴有齿痕,说明她的身体处于虚寒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人的皮肤的自愈能力很差,用多少抗生素也不行。这个时候就要‘补气’。”

听着刘大夫的解释,女病人不住地点头,她请刘大夫马上开药抓药。

刘大夫开的东汉大医学家张仲景的祖方之一:黄芪桂枝五物汤。刘大夫知道,这个方子是治疗血痹的,作用部位在表皮和血脉,主治肢体麻木疼痛。

虽然在大学时,他也学了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但是觉得学的还是很浅,“医圣”仲景的医学思想看似简洁直白,但是其理深奥,其效如桴鼓,以至近2000年后仍是中医学子必学之经典。

果真,患者吃了五副药之后,病情见好,刘大夫又给加了一味清热解毒的金银花,以起到杀菌的作用,患者吃完第十五副药的时候就完全好了。

重新认识中医

虽然刘大夫在中国大陆学中医、干中医二十多年,但是他到海外才深刻地了解到,其实中国大陆的中医教育和中医医院都西医化了。

他说,中共从篡权开始就把中医打成“旧医”,中医前辈们为了避免中医被中共灭掉,就走了“辩证论治”的道路,强行将讲究天地人三才和谐,源自人体修炼的中医往马克思的“辩证法、唯物论”上靠,所以中医学院里培养了很多中不中、西不西的医生。

恰恰是到了海外之后,刘大夫重新获得了研究纯正中医的机会。他反复研读中医传统的四大经典,即《黄帝内经》、《神农本草》、《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以及《针灸大成》、《灵枢经》等针灸典籍,对中医中蕴含的中国神传文化和修炼思想又有了新的认识。

“其实中医的经方秘传就是源自道家修炼,老子《道德经》讲的是修炼,而《黄帝内经》也是讲的修炼,只不过讲的是道以下‘术’层面的东西多一些,人体经络其实都是通过打坐后修炼才能发现的。”

刘大夫说,那么道家讲究的就是天人合一,天地人三才之间的关系,“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也就是说,传统中医的大医学家都是修道之人,将阴阳五行的运行规律、动态变化过程来运用到人身上来指导疾病的治疗。“修道为了什么呢?这就涉及到生命的本质问题了。”

“但是这个是中共不准提的东西,它讲无神论嘛,中共对意识形态的严控其实是真正邪恶的精神控制;而如果中医忽视这些精髓,只讲药的话,所谓‘废医存药’,不承认人体经络,否定了人体生命科学现象,其实等于阉割了中医,科班的医生学的都是被中共阉割了的东西。”

医圣张仲景的生平

在去年疫情期间,刘大夫趁著居家避疫有时间,专门研究了一下医圣张仲景的生平。

张仲景(张机)是东汉末年的临床医学家。经历东汉末年的大瘟疫后,仲景家族三分之二人病死,所以他最终弃官而专心事医,运用师传的方药救治了大量病患,后来仲景融合道家的《汤液经》、《黄帝内经》等经典加上自己的临床体会和创新撰写成十六卷的临床医学巨著《伤寒杂病论》。这本书被后人奉为“方书之祖”;现在日本和台湾很多制造厂制作的中成药都是基于仲景的原方。

“张仲景的‘望诊’神乎其神,不仅能望到疾病,而且还能预测。”张仲景曾经预测他的朋友王粲(王仲宣)四十岁时眉毛脱落,半年之内死亡,其话果然应验。

刘大夫对中医的功能治病现象深有体会,他发现,当他没有思路的时候,如果放松下来打坐入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一天他的诊所进来了一个上高中的女孩子。她的症状是皮下出血,西医说的血小板功能下降。患者用的西药、抗过敏药等都没有作用。因为小姑娘怕疼,刘大夫就没有给她做针灸,只给她开药喝。

不过,女孩的症状是吃了药就停,不吃就又出现。对此刘大夫心中感到很惭愧,心中常常琢磨根治的办法。

“有一天我打坐,脑子里还想着这个女患者的病,想着想着我就入定了。这时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用梅花针敲她的膈俞穴……”

等到女孩再来的时候,刘大夫就真的按照打坐中想到的方法去做了,患者穴位处只出了几滴血,之后她的病就完全好了,而且自此以后也没有再犯过。“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体会,现代科学所谓的灵感,其实就是高级生命给你的思想。”

刘大夫发现,中国古代的神奇方子疗效神奇,即使是1800年前的方子也能治好现代人的病。

有一天他的诊所来了一个打篮球的黑人小伙子,他得了一种叫做“深层静脉血栓”的病,从膝盖一直到脚踝又肿又疼,小腿皮肤都溃烂了。刘大夫又想到了张仲景的“黄芪桂枝五物汤”。

“人们都知道,张仲景的每一个方子后面都是一条法则。”刘大夫说,“人体的皮肤这一层有强大的能量用来保护身体,其中一种能量叫卫气,偏阳;同时还有一种负责营养的营气,偏阴。健康的人这两种气是和平共处的,邪气就不容易侵犯进来;卫气虚的话皮肤就不容易愈合。比如这个黑人小伙子,气不太虚的时候,出现红肿热痛,就是气滞血瘀了,经过长期的抗生素治疗,正气不行了,卫气伤了……”

而这种现象正符合了张仲景的五物汤针对的病症,刘大夫考虑到现在的社会环境毕竟和东汉末年不一样了,就加入了几味益气活血的药,如丹参、鸡血藤和水蛭等。给患者吃了二十副药之后,患者腿上的红肿全部消失,溃疡也好了,一点都不疼了。

后来,这个患者的家庭医生还特地向刘大夫讨要了治病方子,刘大夫毫不保留地给了对方。

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先讲道德

刘大夫的体会是,他越对中医以及修炼深入研究,就越发感到自己的“不足”和“学无止境”。他说,这种不断学习的过程是和痛苦的患者一起进行的,所以他尽可能让患者以低廉的成本得到最好的服务。

“你看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他先讲的是道德,他不是讲的医术多么高明。他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刘大夫随口背出这句著名的医德准则。

“‘恻隐之心’是历朝历代对行医之人的最基本要求,他们对穷人都不收费的,甚至还送药,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民国时期。当然现在的人是很难做到了,‘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刘大夫认为,自己离古人的要求还有距离,但是他尽量按照古代医圣们的话去做。他把诊所的收费标准定在当地较低水平上,但在治疗的时间和服务上都是给患者最好的;不仅给他的药也定低价,而且只要是他能够检查的病,不管病人自己知道不知道,他都一并默默给治了。

“其实人真正的需求就是‘道德’,就是‘问心无愧’,无论古人今人,人的价值在于自己对社会、对别人做了多少贡献,而不是自己获得了多少。”

刘大夫说,“现代人都讲吃喝玩乐、开豪车住豪宅……其实这根本不应该是人的追求目标。道家讲,人体是一个臭皮囊,必须修炼才能得到‘真人’,才能长生不老,得到永恒。古代的大儒们都是物质上很清贫,精神上很富足、乐观的人,历朝历代的大部分官员都是清官,都是为公的人。”

加拿大中医师刘大夫参加新唐人电视台“健康1+1”节目。(受访人提供)

参加“健康1+1”节目

从去年疫情到现在,当社会上大部分人都居家避疫的时候,刘大夫却一刻不停地在几种工作中转换著身份。除了天天开放的诊所,他一周去大学教三堂课,去电视台当一回“外交部发言人”;不久前,他还刚刚与“健康1+1”的观众们分享了新冠病毒(武汉病毒、中共病毒)对人体肾脏的危害作用与预防方法。

刘大夫说,在当前的新冠病毒大瘟疫流行时期,现代医学是治了病救不了命,就算救了命,也很难给你健康,政府只靠隔离,而实际上治愈的患者多是经过休息、放松,靠自己的抵抗力,也就是自己身体中的“正气”闯过来的。

“现代医学讲,得病靠医生,其实医生只能治你的病,而健康是在自己的手里的,人体自己是有自愈能力的。”刘大夫说,“现代人物质水平上去了,欲望上去了,但是却放弃了传统的精神上的要求,这对健康影响非常大。”

所以,明白是非真相、保持心平气和的健康精神才是维护人体正气的关键。刘大夫希望把一句话送给观众和读者们,就像他经常劝导他的患者与学生一样——

《黄帝内经》有云:“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惔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 * * * * * * * *

(愿意听更多刘大夫关于用中医治病与养生之道的读者,可关注新唐人电视台“健康1+1”节目。

直播时间:美东时间周二至周六早上9:00-10:00;ntdtv.com网络同步直播;以及新唐人电视台的“严真点评与外交部大实话”栏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