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一:杨洁篪打破拜登对华战略三角平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18日到19日,美中双方在阿拉斯加的会谈,中共政治局委员、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对美国务卿布林肯团队的强硬讲话,其中几段有关“国际秩序”的对话是关键,透露了很多信息。杨洁篪的强硬讲话会打破拜登对中共的战略“竞争”、“合作”、“敌对”的三角平衡,未来双方“敌对”部分会增多,“竞争”、“合作”会严重缩水。

布杨关于“国际秩序”辩论是美中会谈关键

18日布林肯杨洁篪的对话中,一开始就提出了这次会谈的美方目的,其中又以两段话最为关键。

布林肯首先提到了世界体系,强调的是“以规则为基准的国际秩序”。他说,“如果与以规则为基准的国际秩序背道而驰,那么这个世界的规则将可能会变成威力即正义,我们将会看到的是赢家通吃的局面。对我们每一国而言,那样的世界都将会是更加暴力的、动荡不安的世界。”

“我们还将讨论我们对中国行动的深切关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湾的行动,对美国的网络攻击,以及对我们的盟友的经济胁迫。这些行动都威胁到维持全球稳定的基于规则的秩序。正因为如此,这些问题不只是内政问题,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感到有义务今天在这里提出这些问题。”

也就是说,美国向中共提出这些问题,是因为中共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止是中国内政的问题,而是一个攸关世界体系稳定性的问题了。如果每个国家在有了实力后都像中共那么去做,那么世界规则可能变成“威力即正义”,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

这也可以理解为拜登团队在掌权后,之所以和中共举行这次会谈,是想再次当面告知、告诫中共,要想留在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内,其行为必须有所改变,不然它破坏的是整个世界体系。

但杨洁篪随后的回答让布林肯无言以对。

杨洁篪说,“中国和国际社会所遵循和维护的,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国家所倡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杨在其17分钟发言最后说出的“三个不承认”,堪称中共蛮横的典型,“我认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美国所倡导的普世价值,不承认美国的意见可以代表国际舆论,不承认少数人制定的规则将成为国际秩序的基础。”

杨洁篪口中的“联和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指的是经过几十年的钻营,中共目前领导著15个联合国和联合国附属机构或团体中的4个,并开始制定中共主导的国际规范和标准。如在航空旅行方面,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由中共代表领导;国际电信联盟2015年上任的中共秘书长支持华为;大约有30个联合国机构和组织签署了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备忘录,其中包括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

换句话说,中共已经开始通过控制联合国各个组织来推行自己那套规则、秩序,并重新定义了“国际秩序”。杨洁篪的话明白无误地告诉美方,中共将不再遵守美国那套“国际标准”。

会谈至此显示的是,双方在这个最关键的方面毫无共识。

杨洁篪言论打破拜登对中共战略的三角平衡

拜登政府在今年初掌权后,对中共的战略分为三部分,概括说就是“竞、合、敌”,即“竞争”、“合作”、“敌对”。从美方高层“该竞争就竞争”、“该合作就合作”的表述中,可以看到这个“战略三角”设计的平衡性。

但是有一点,美国政府口中的“竞争”,属于“基于规则的竞争”,是一个美式竞争的概念,而不是杨口中的中共领导的规则、秩序之下的“竞争”。

这在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会谈的讲话中也有体现。在布林肯关于国际规则、秩序的表述后,沙利文对杨洁篪说,美国“欢迎激烈的竞争”,之后又加了一句,美国“将永远捍卫我们的原则”。

杨洁篪拒绝遵守美国提出的“国际秩序”的话,严重冲击了拜登“战略三角”的平衡性。中共无视美国眼中规则和秩序,会导致美国无法与中共展开竞争。

以中共正在推行的经济循环战略“光伏、特高压、新能源”为例。所谓“光伏”,简单说是依靠太阳能发电,是获取电能的方式之一。然后中共通过“特高压”形式,西电东输,解决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用电问题。获得电能的地方,假如还有部分过剩电能,随着当地电动车行业的发展,部分过剩电能可以被储存在电动车的充电桩内。这样一来,中共觉得构成了一个自我循环的系统。

再看美国,拜登政府也在推进清洁能源技术,而在“光伏”领域,美国发现自己和中共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且不说中共目前在“光伏”领域的技术如何,世界上绝大部分太阳能电板都在中国新疆制造,而中共正因为新疆人权问题,受到美国制裁。对美国来说,如果中共不按照人权规则(美式规则)行事,继续在新疆搞迫害,美国不可能忽略人权的问题,再从新疆订购那么多的太阳能板。如果美国连太阳能板都难以买到,又何谈与中共在“光伏”领域展开竞争?

也就是说,当杨洁篪亲口告知布林肯,未来中共不会按照美国的规则去做的时候,就造成了一个严重后果。未来拜登对中共“战略三角”中基于规则的“竞争”部分将严重缩水。

中共一直在以违反规则、秩序的方式发展其经济、军事,美国在很多领域因种种原因无法和中共竞争。而当“竞争”严重缩水后,这部分摩擦必然会归入到“敌对”的范畴。由此可推断,美中双方合作也会越来越少。

再举一个例子。南海仲裁案中,当国际海牙法庭做出有利于菲律宾的判决后,中共不断说仲裁结果是“一张废纸”,强调自己不会认可这个结果。如果按照杨洁篪的所谓“国际秩序”说法,未来会出现的,已不是国际法庭裁决是否还能约束中共的问题了,而是中共很可能在联合国带一帮“小兄弟”讨论国际海牙法庭本身的存在合不合法的问题了。

也许意识到杨的言论有些过火,3月20日新华社发的会谈总结报导中,不忘加上一句“中国无意干涉美国的政治制度,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地位和影响”。

无论如何,杨洁篪当面反驳美国提出的“国际秩序”的这番话,再加上中共内部对“东升西降”的讨论,相信会给拜登团队以极大刺激,并打破拜登对华“战略三角”的平衡。就算拜登想要缓和与中共关系,其对中共的政策也已难有回旋余地。

拜登团队在转变

这次美中阿拉斯加谈判,具有标志性意义。

一方面,杨洁篪“平视世界”的表现,震惊了美国政府上下。同时,也使得欧洲诸国对中共更怀戒心。未来西方国家会更团结地应对中共。

目前中共的所作所为正在验证前美国国务卿蓬配奥强调的一些说法。如“中共对美国人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构成严重威胁”、“美国最大外部威胁是中共政权”、“中共是联合国最大威胁”等等。

3月18日《金融时报》引用一名美国官员的话说,对于中共,“我们会看行动,而不是语言。”这名官员补充说,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信守承诺方面的糟糕记录有很清楚的认识。”

这说明,拜登政府的官员意识到,前川普(特朗普)政府对中共“不信任+核查”的做法是对的,即对中共要先不信任它们的话,然后再加以核实。拜登政府官员这种看法的改变,标志着美国对中共采取“信任+核查”的做法一去不复返。

另一方面,杨洁篪这么做,也将导致中共在未来外交上回旋的余地更小,更容易引发中共与各国间的摩擦。

大势所趋,世界会很热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