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一则老声明 H&M中招 耐克 优衣库也涉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5日讯】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3月24日,星期四,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日焦点:H&M拒用新疆“血棉花”,中共恼羞抵制!这份去年的声明,怎么突然又浮出水面?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等品牌也联盟?都抵制,中国人还有衣服穿吗?

中欧之间因为新疆集中营问题,冲突加剧,3月24日,这场战火被中共央视、共青团中央引导到了世界第二大服装品牌H&M头上,淘宝、京东下线,明星取消代言;

H&M的声明让中共不满,环球时报继续拱火,但是网友发现涉事的“更好的棉花组织BCI”成员超过2000家,许多超级品牌涉足其中,包括耐克阿迪达斯、GAP、优衣库等等,如果都抵制,中国人还有衣服穿吗?

中共外交部和官媒辩解说新疆没有人权问题,新疆人口还在上涨,真相是什么?一些中国官方媒体和研究机构打脸华春莹、耿爽!

H&M一份老声明 遭中共掀抵制潮

Sydney:今天,中共党媒大肆炒作H&M于去年10月发表的一份声明,燃起中国网友对H&M的怒火。

秦鹏:H&M一年前发表的这份声明表示,关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被强迫劳动,以及遭到的宗教歧视问题,并强调“不会在供应链中使用任何强迫劳动的产品,不管来自任何国家或地区”,如果发现,将会立即停止商业关系。

Sydney:我们注意到,最早挑起这个事件的,是中共几个官媒,包括央视网、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

央视网今天发表文章,批评H&M“实则吃中国的饭、砸中国的锅”,中共共青团中央的官方微博则贴出了H&M的之前的声明,还翻译成了中文,批评说“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还发图文强调:“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

秦鹏:不过,后来有网友注意到共青团中央的那张图片,似乎闹了一个笑话,其中英文说到“Stop Yuejipengci With Xinjiang Cotton”,有人就在推特上问,什么叫yuejipengci?我研究了一下,说可能是想说,越境碰瓷,结果共青团中央的小编英文不懂,拼音又不好,可能把越级上访的拼音,给移植到了这里。

Sydney:在央视网和团中央的煽动下,很快的,事件在中国网络发酵。很多中国媒体也纷纷转发相关报导。网友很快发现,淘宝及京东下架了所有H&M相关产品。

在网上搜索所有“H&M”和“HM”,均无结果,很显然,被蔽屏掉了。天猫、拼多多、唯品会、苏宁易购等平台,很快也都无法再搜到“H&M”的店铺及商品。

秦鹏:中国演艺圈也开始跟H&M切割,演员黄轩原本是H&M代言人,他的工作室北京时间24日下午发表声明,宣布与H&M已无合作,强调“反对任何形式企图对国家及人权进行抹黑造谣的行为”。

Sydney:在南韩以女团f(x)出道的中国女星宋茜(Victoria)也随即割席,表明与H&M品牌目前没有任何合作关系,并表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抵制一切针对中国的污名化行为”。

秦鹏:我看到很多网民也加入抵制,有的还骂H&M“种族主义”、“反华”。说“有本事放弃中国市场”。

Sydney:网友还做了一张图,把HM变成了荒谬,表达他们的气愤。但秦鹏,这个声明其实是H&M于去年10月发表的,不过共青团中央的新浪微博今天突然旧事重提,点燃了中国网友怒火。为什么这么一个老声明,突然被中共官方媒体拿来做文章?

秦鹏:其实,中共官方媒体发什么内容,都是有考虑的。因为它们很清楚自己的影响力。而当多家中央级媒体一起行动的时候,其实一定是中宣部和网信办等在背后精心策划之后的结果。比如,我们知道去年年初,中共央视突然间在八个节目中,九名主播或主持人一起批判武汉造谣,说没有什么病毒等等。这一看,就知道背后一定是中共最高层试图通过这个方式给舆论定调。

为什么中共突然单挑H&M吊打呢?

Sydney:那么,为什么现在中共突然间把H&M拎出来吊打呢?

秦鹏:我们看到现在的大背景是,由于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等少数民众关集中营、强迫堕胎等行径,被国际社会定性为“ 群体灭绝罪”,从周一3月24日开始,欧盟27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都对多名中共官员和实体进行了制裁,或者跟进谴责。

Sydney:甚至,永久中立国瑞士都不再沉默,要求中共就人权问题改变。

秦鹏:是的。中共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和被围殴,那么这种情况下,为了应对这个的尴尬局面,中共外交部的华春莹大妈说这30多个国家的所有人口,也就占世界总人口的11%左右,而中国的人口占了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这些国家的声音不代表国际舆论,他们的立场不代表国际社会。但是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中国老百姓当然就知道,中共现在实际上在被最发达、最文明的国家齐声谴责,这些国家占据了世界5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军事实力。

Sydney:所以,这股火再烧下去,中共就担心中国民众也会看到中共的软弱,以及进一步挖掘中共在新疆的人权问题了。

秦鹏: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丢人现眼,恼羞成怒,急于给自己转移目标,对演戏给中国老百姓展示它的强硬,所以单靠继续召见几个大使就不好用了。那么,中共就想找一个靶子,转移视线,于是选择了这个服装品牌,而且一个来自于欧洲的不大不小的品牌。

Sydney:我看路透社也分析,就是中共这一次抵制H&M,就是回应欧盟、美国、加拿大及英国周一(22日)先后出手制裁新疆官员,因此这件事是中国反制措施的一部分。

我发现很多媒体,也被中共官媒带偏了风向,报导的时候写错了,以为H&M这个声明是今天发的,这样中共又好找借口来说,是别人先挑起事端。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写到,“那么多西方服装企业,H&M的确在去年那个时间点跳得最高。它被中国互联网单独拉出来吊打不能不说是它自找的。”

“遇到政治上的大风大浪,全球化企业应当有的表现是能往后缩就往后缩,H&M则明显是在逞能,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往前窜。”他还说“可能是因为它在中国的销售不那么好,所占市场份额低于其他几家跨国服装品牌,更加急于讨好西方市场”。

秦鹏,你怎么看胡锡进的说法?

秦鹏:胡编的这个说法,倒是不打自招,说是中共自己把一则老声明找出来,开始反攻倒算。他说,是中国互联网拉出来吊打,则显然是栽赃,因为挑起这个事件的机构明明是中共官方。

至于他说,H&M是因为市场份额低于其它品牌,所以急于讨好西方,这个说法则很荒谬了。因为,如果要讨好,应该讨好中国政府、中国消费者才是,这个声明是英文发的,反而证明,H&M是基于正常价值观在做出来的声明。

另外,我注意到,目前,这则英文声明,在H&M的官方网站上已经找不到了。这显示出它也不想招惹中共这个流氓。

H&M再发声明 被批诚意不足

Sydney:3月24日晚间,回应中共的怒火,H&M中国分公司在微博官方账号上发表声明称,“H&M集团一贯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管理我们的全球供应链,确保全球范围内的供应商遵守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承诺如《经合组织负责任的商业行为准则》(OECD Guidelines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 Conduct),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H&M集团通过全球认证的第三方来采购更可持续的棉花,目的是支持世界各地的棉农采取更可持续的种植方式来种植棉花。H&M集团并不直接从任何供应商处采购棉花。H&M集团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国消费者,我们致力于在中国的长期投入与发展,目前在中国与超过350家生产厂商合作,为中国及全球消费者提供符合可持续发展原则的服饰产品。”

秦鹏:很显然,这一次H&M对中共的淫威没有下跪。

Sydney:的确,这样的声明,显然没有达到中共官方和民间的要求,我们看到呢,微博评论中最为热门的几条均认为H&M公司没有道歉认错。

秦鹏:而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看起来也想继续把火烧大,它写了一篇跟进文章,引用部分网友的话,给整个网络继续拱火,比如它说:H&M这份声明是在狡辩自己“没做错”,还说很多网友批评这份声明“看不懂”、“避重就轻”。

环球时报,还写了一篇文章《是时候给这些赚中国人钱的外国品牌立个规矩了》。文章列举了很多国际媒体和研究机构对中共新疆集中营事件等的报导和追踪,最后说,“不是仍然停留在‘抵制’层面。这需要从政府到民间的许多机构都发挥起作用来,包括一些曾被认为是“养闲人”的机构。”

Sydney:很明显,《环球时报》很清楚中共的官方机构养了太多闲人。

秦鹏:它还说‘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不该置身事外’。显然,现在中共官方左右为难,它不敢对欧美进行更强烈报复,所以想挑动中国民间的情绪,把矛盾转移。同时,它这样做,还有一个如意算盘在里面,就是万一出了事情,它可以说是民间干的。

Sydney:是。明明是中共干了坏事儿,不仅不改正,还把中国的老百姓骗进来,替它去挡枪。

秦鹏:是的。很坏,很阴险。

耐克、优衣库等也卷入其中,会殃及更多品牌?
Sydney:我们发现,卷入抵制中国新疆“血棉花”的国际大牌企业,远远不止H&M一家,实际上多达2000多家。

从H&M去年的这个声明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来,H&M的决定,是因为它们的供应商仅从“更好棉花计划”(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简称BCI)合作的农场采购棉花。获得BCI认证的产品及原料,必须在环保和劳工权益保障方面达到一定标准。BCI的决定导致他们一起行动。

秦鹏:是的。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国际社会对新疆人权问题的关注升温,国际知名成衣品牌,在供应链问题上饱受舆论的追问。BCI声明,由于在新疆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愈发困难,它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棉花原料认证。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BCI的成员企业,很多国际服装大品牌也发了类似H&M的声明,拒绝新疆“血棉花”。

Sydney:有中国社媒用户发现,除H&M之外,BCI的成员有2000多家,包括优衣库、阿迪达斯、宝洁、耐克、无印良品等在中国拥有大量消费者的品牌公司,并呼吁对这些品牌也发起抵制。秦鹏,你认为中国网民或中共官方会再发起抵制这么多品牌吗?

秦鹏:恐怕不会。有网友就说: “(抵制)新疆棉的貌似有宜家,优衣库,HM,匡威,迪卡侬,无良印品,新百伦。几乎把我这边的购物商场给抵制全了哈哈哈哈 ”。

实际上,还远远不是这么简单,中共官方这一次选择了H&M开刀,是有精心算计的,他们不会不知道BCI涉及的企业高达2000多家,包括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无印良品、Zara等等这些更大的品牌,之所以只选择H&M这一家,有两个目的:

第一、杀鸡儆猴,煽动中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转移全球30多个主要发达国家围殴中共的尴尬局面;

第二,只限于欧洲小国瑞典,中共不想惹怒更多的大国和美国等,这样中共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Sydney:所以你认为中共不会再发起抵制更多品牌,那中国民间会不会再集体发起抵制呢?

秦鹏:我认为很难,因为他们,特别是小粉红们都很清楚,抵制外国商品必须跟着中共官方指挥棒,不可能有很多自发动作,否则会被中共的铁拳打击。比如,我们知道,当年中共发起抵制日本车的时候,有一个西安的网友被党媒挑动的头脑发晕,砸破了一个日本车主的头,结果被中共警方逮捕。

而且,中共官方也不敢全部抵制,因为那样一来,中国的白领和富裕阶层没有好衣服穿了不说,这些品牌在中国的供应商、门店少说也有几万家,都抵制的结果会带来大量失业和社会问题,保守估计,会有上千万的人失业。这么多的人如果没有了饭吃,中国共产党下一步就要担心这些人给它制造麻烦了,所以中共不会继续鼓动抵制更多的、几百、上千家国际品牌。

Sydney:所以本来,它发起对H&M的抵制,就是想转移国际上的怒火。假如一起抵制那么多品牌,可能激发国际上更大的反弹和反制裁。

秦鹏:引火烧身,中共不敢。

新疆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

Sydney:嗯,回来看到,中共官媒痛批H&M的声明,说H&M无中生有、别有用心的指控,充斥着偏见,暴露了无知。还拿出已经听到烂的官方一套说词:“奉劝相关人士到新疆去走一走、看一看,就会有公正客观的评价,就不会被谣言蛊惑”。 所以,我们就要问了,新疆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

秦鹏:这就很有意思了,中共真的敢放开检查吗?实际上,外界一直有申请要去新疆独立调查,但是中共一直不批准。

中共外交部和官媒,还辩解说新疆没有人权问题,新疆人口还在上涨,真相是什么?我发现,一些中国官方媒体和研究机构打脸华春莹、耿爽!

Sydney:说到人口问题,最近一些人权人士和独立报告指出,新疆出生率在2017年到2019年间下降近50%,数据显示中共正在对维吾尔人实施强制绝育。但中国政府称,新疆人口增长下降的原因是计划生育的严格执行和婚恋观念的改变。

来自中国统计年鉴:新疆人口出生率暴跌

秦鹏:只要稍微研究一下中国官方数据,就可以打脸中共外交部的这个说词。

因为,从全国统计年鉴来看,虽然中国全国范围的出生人口都在下降,但是新疆的跌幅远远的大于全国平均水平。西藏、广西和内蒙古这三个民族自治区的出生率2017年以来也呈下降趋势,但降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另一个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出生率在2019年还有微幅上升。

进一步分析新疆自治区的统计年鉴,还可以发现,一些地区的人口增长萎缩尤其严重,特别是一些维吾尔人为主、农村人口占多数的县市。从中共开始大规模建设集中营的时间比较,2018年和2017年相比,有的地区的出生率下降幅度居然高达将近60%-80%。

比如,在南疆维吾尔人口占97%、乡村人口比例为78%的和田地区,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长率到2018年分别只有8.58‰和2.96‰,而这一地区在2017年前的出生率和自然人口增长率分别在20‰和15‰以上。

Sydney: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认为,中国政府对强制维吾尔妇女绝育和堕胎,以及将大量维吾尔人,逮捕判刑或关进集中营,才是造成新疆维吾尔人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秦鹏:中共通过这些年鉴上的数据坐实了这个指控。

Sydney:确实中共官方的解释无法自圆其说。而且,现在中共在对汉族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又在新疆加强计划生育?值得高度怀疑其真实目的。

秦鹏:是的。还有,中国体制内也提供了中共迫害新疆人的证据。比如,由南开大学学者在2019年年底撰写的《新疆和田地区维族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工作报告》中就说:

“已经全部甚至大大超量收进了教育培训中心”

“通过劳务输出的方式,既减少了维族在新疆地区的人口密度,也是感化、融化、同化少数维族人员的重要方法”。

这就是说,中共用强制劳动这种方式分流新疆人,所谓的改造新疆普通人。这是违反国际法的。

大外宣?YouTube突然冒出一堆账号称新疆生活好
Sydney:是,虽然北京始终否认新疆存在侵犯人权行为,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地少数民族正受到严酷打压。最近网友还发现,YouTube突然冒出多个疑似中共“大外宣”的账号,上传一些新疆少数民族看起来生活美好、行动自由的视频。

其中,一个叫“阿伊达依”的哈萨克族女子的影片就显示她和家人要到县城买菜,准备去新疆伊犁、昭苏等地,看起来像是“行动自由”。

还有一个叫“小萨”的哈萨克族男牧民则炫耀,自己家旁的风景有如仙境,家里有150多匹马,家里摆着苹果、奶茶、干果等食物。

秦鹏:这其实更引起海外人权团体的强烈质疑,因为,众所周知,新疆的网路管制远比中国其他地方严格得多,这些“违反中国法律”翻墙上境外网站的普通少数民族人士“是怎么把影片上传的”?

哈萨克人权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Serikzhan Bilash)就指出,YouTube在中国被封锁,少数民族被严禁翻墙上境外网站,但那些频道的注册者却能有几十个,证明这些都是中国针对外国的宣传,看似这些哈萨克人、维吾尔人生活很充实、很自由,这种假象“能骗谁呢”?

Sydney:如果新疆真像影描述得那么美好,中国为何禁止外国独立机构及外媒到新疆展开调查及采访?

很多新疆人也会透露风声出来,例如旅居哈萨克的新疆哈萨克族商人迪娜透露,在她的家乡新疆伊犁,当地学生毕业后被要求到村委会,录下歌颂新疆生活美好的影片。但把影片上传到境外网站的是“国家干部”,而不是这些毕业生,这些毕业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影片被上传到网路上。

秦鹏: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对此表示,世维会已经注意到有人利用YouTube 频道散布虚假讯息,以配合北京因应国际社会压力。

哈萨克中国研究学者热依斯汗也认为,这些赞美新疆少数民族生活的影片应是由官方策划发到境外网站,影片里的主角都是官方指派的表演者。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武汉的时候,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到一个小区视察,结果楼上有人大喊,假的,都是假的。

Sydney:是的。现在,这一波世界各国谴责和制裁中共迫害人权的风波,已经从国际上中共的战狼外交转变成了流氓外交,中共又开始把战火烧向了个别国际服装品牌。

接下去会如何发展呢?我们将继续为观众朋友们关注和分析。请大家关注新唐人电视台频道和秦鹏政经观察频道,继续收看我们的时事天天聊。

秦鹏:谢谢大家的收看。我们明天美东时间6:30见。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