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欧盟制裁中共的两大影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2日,欧盟针对新疆的大规模人权侵害,宣布制裁中共。四名新疆高级官员和一家实体(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被实施旅游禁令与冻结资产。这是自1989年“六四”以来的首次。

中共则在第一时间反制裁,包括欧洲的八名民意代表(5名欧洲议会议员,荷兰、比利时、立陶宛议员各一名)、两名学者(德国学者Adrian Zenz,瑞典学者Bjorn Jerden)和四个实体——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中共的意图是,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两拳,要在气势上压住欧盟(这也是战狼外交表现之一)。

但是,制裁战一旦开打,就不受中共的控制了,欧盟及其相关成员国后续手段迭出。例如,制裁当日,欧洲议会宣布临时取消审议《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该协定历经7年35轮艰苦谈判而于去年12月30日签署);又如,截至北京时间24日下午4时42分,8个欧盟国家——荷兰、比利时、丹麦、法国、德国、立陶宛、瑞典、意大利先后或即将召见中共驻当地大使,以回应中方“反制裁”举措。

欧盟这次制裁中共,可能只是一个战术行为,比较谨慎,比如只制裁了新疆前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党委副书记兼建设兵团党委书记王君正、新疆党委常委王明山及新疆公安厅厅长陈明国,放过了新疆一把手陈全国(陈是中共权力中枢——中央政治局25名成员之一)。不过,中共气势汹汹的“反制裁”,往火上猛浇油,逼得欧盟及其相关成员国不得不进一步反制。

就目前情况看,如果制裁战螺旋式上升,那就绝不只是一个战役那么简单了,将对国际战略格局演变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欧盟对华战略可能进行重大调整。

虽然,2019年3月,欧盟委员会发表的《欧盟—中国战略展望》文件中,在承认中共合作伙伴的同时,首次称中共是系统性竞争对手,中共被定位为谈判伙伴、经济竞争者和系统性对手(China is a negotiating partner, an economic competitor and a systemic rival);但是,三个定位之间的内在矛盾表明,绥靖政策仍然严重。

然而,2019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诸如香港“反送中”、中共隐瞒疫情直接导致大瘟疫重创欧洲、中美新冷战,以及中共“战狼外交”的四处出击等等,都严重冲击着欧盟的对华政策。经过两年的酝酿,拥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终于迈出了对华政策转变的艰难一步,制裁新疆的人权迫害者和机构——这次被中共制裁的德国学者Adrian Zenz认为“这是欧盟采取的第一个具体行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那么,欧盟对华政策今后如何转变呢?今年3月,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EPP)通过的首份欧中关系立场性文件,提出欧中走向三大可能。文件指出,鉴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政治后果和所谓的香港国安法的实施,对新疆、西藏和台湾更积极地追求长期目标,无视多边体系和国际协议,中共的恶性影响扩散,未能履行基本人权义务,对中共的前述定位“已经过时”,“系统性竞争越来越可以被视为我们关系中压倒一切的范式”。文件认为,“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可能按照三种不同的情况发展。它们包括:(a)积极的设想——参与和合作;(b) 中立方案——共存和混水摸鱼;(c) 消极情况——较量和冲突”。

欧盟如何应对这次欧中制裁战,将直接影响欧中未走向。

第二,以共同价值观为基础,围剿中共国际联盟进一步凸显。

欧盟对中共实施制裁后,英国和加拿大随即跟进。美国也宣布对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厅长陈明国,以及新疆党委副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王君正实施制裁(美国去年已经对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实施制裁)。

对于中共的反制裁,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约瑟夫‧波雷尔(Josep Borrell)表示,中共未改变其政策及回应欧盟的正当忧虑,反制裁“使人遗憾和不能接受”。波雷尔再次重申,中共的反制措施不会动摇欧盟的决定,将继续捍卫人权;英、美、加先后应合欧盟对华制裁是“完美”协调。

此外,澳洲和新西兰外长发表一份声明,对“更多报告表明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遭到严重侵犯”表示“严重关切”,并欢迎加拿大、欧盟、英国和美国宣布的措施。

由此可见,欧盟这次制裁中共,促进了围剿中共国际联盟的进一步发展。

尤须指出的是,欧中制裁战,使《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命悬一线。众所周知,中共惯用经济绑架手段,“以经促政”,影响各国对华政策。欧盟更是中共经济统战的重点目标。例如,在2020年,欧盟27国与中国货物贸易在疫情中逆势双向增长(高达6495亿美元),中国首次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同时,欧盟不顾美方反对,与中共达成投资协定。

但是,欧盟这次断然出手制裁中共,首先,这意味着中共经济统战的重大失败;其次,这意味着欧盟可以从经济上反制中共。

由于种种原因,欧盟长期自我蒙蔽,被迫承受中共一定程度上的经济胁迫。现在,欧盟已经意识到,如果贸易“武器化”,欧盟比中共更有力量(就双边贸易而言,中共对欧盟的依赖度高过欧盟对中共的依赖度(2020年欧盟从中国进口商品3835亿欧元,向中国出口商品2025亿欧元,欧盟逆差1810亿欧元)。如此,攻守之势易位,《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反而变成了欧盟的威慑武器,中共就相当被动了。

总之,中共对欧盟经济统战和经济胁迫,这次都告失败了。而这,极有益于国际社会认清中国经济的内在致命缺陷和中共内强中干的流氓本质。

中共这次开打制裁战,损失可真不是一点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