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奇幻故事 荷兰阿姆斯特丹掠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5日讯】有人说没有自由的环境,艺术家就会死亡,自由是水,艺术家是鱼,他们比普通人更加需要自由,他们比普通人更加能够敏锐感知自由的宽度,水质好不好,艺术家最先知道。艺术家是检测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够不够自由的第一标尺。这就说对了,很快我感觉到一种无形的窒喾。还老觉得自己有一世曾是美人鱼。西方还有句古语,艺术家是半个圣人。我想是因为艺术家注重灵性,老爱与灵魂对话。

荷兰高大帅哥杰瑞结识

在感觉窒息的环境中,我寻找不到想要的东西,那种真挚的永恒的情感。想起在东南亚旅游的时候,一位荷兰的高高的帅哥杰瑞曾和我一起压马路的日子……

一次一个贼在我俩一起压马路的时候从侧面抢我的包,我惊呼了一声!杰瑞立马追过去贼那里,以极快的速度飞奔,很快替我把包拿回来了。当时我立马对杰瑞产生好感,渐渐的爱上了他……。

于是我买了一张到荷兰的机票……。

荷兰,亲爱的杰瑞我来啦!一晃来到了阿姆斯特丹,杰瑞早早在机场等我。还是高高的身影,但是却瘦了很多。我很惊讶他的变化。

我关心的说了声“杰瑞,真高兴又见到你了,你瘦了!”杰瑞也很高兴看到我。依然是过去那样可爱的傻傻的笑声,在东南亚行走之时,我已稀里糊涂的迷恋上他独特的笑声。“先到我家放下行李,一起吃个饭。迟点我会给你一辆自行车。咱们去换个方式压马路去……。”“嗯!”我快乐的回答!

杰瑞让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我侧着上了车,但我还是很淑女不敢抱着他的腰。虽然不敢和他更亲近,但是我依然很享受接下来一起自行车压马路的日子……。

阿姆斯特丹在17世纪时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港口和银行中心。阿姆斯特丹街景之中最为人所熟悉的,便是其贯穿整个城市的运河网;在市中心随便走着,也总有一条运河在附近。阿姆斯特丹的运河景色醉人,一点不输威尼斯。

很快杰瑞给了我一辆自行车,我俩可以一起压马路咯。自行车在荷兰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让繁忙的都市添了一道自在和悠闲。我们欢快的骑自行车在河道与桥梁间蜿蜒,畅快的聊天……

圣尼古拉斯节

杰瑞真是个好导游,带我去了无数地道的好地方。当我们来到阿姆斯特丹拍照打卡的地方——Iamsterdam的大字标志时,看到圣尼古拉斯和好多的小丑服饰的黑彼得,正好遇上圣尼古拉斯节了⋯⋯

尼古拉斯死于公元343年12月6日。他被奉为圣人,修女继承了他匿名帮助穷人的传统。为了纪念他,她们在圣尼古拉斯日晚上在需要帮助的人家里留下食物和衣服。

后来移民把圣尼古拉斯的传统带到美国。克莱门.特克拉.克摩尔(ClementClarkeMoore)1820年的诗“圣尼古拉斯造访记”,永远改变了他的传说。圣尼古拉斯原来的圣十字帽改成了红色软帽,坐骑白马变成了八匹驯鹿,从海上坐船来成了从烟囱爬进来的鬼怪老人……。1881年,漫画家汤玛斯•纳斯特(ThomasNast)为圣诞老人画了一身白色毛边的红色大袍,完成了圣诞老人的变身。

看看圣尼古拉斯和圣诞老人完全不搭杠的样子,让我对这个巨大的变身感到很不可思议,因为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德国黑彼得一个半人半羊的恶魔

根据法国传说,黑彼得本来是名邪恶的屠夫。有一天,三名迷路的小男孩来到黑彼得的店门口求助,黑彼得却在把这些孩子们诱骗进门后杀掉,甚至把他们带到地下室肢解。

在德国黑彼得叫坎卜斯,是一个半人半山羊的恶魔,长着一对粗壮大角、毛茸茸的身体和尖锐的牙齿。相传每到“坎卜斯之夜”,这个恶魔就会进入村庄寻找坏孩子们,一旦发现坏孩子,坎卜斯便会抽出桦树枝将坏孩子们打一顿、塞入随身带的口袋里,再带回巢穴中吃掉。等等,这不是恐怖故事吗?这个恶魔怎么就成功转型成了小孩子心中的偶像了呢?欧洲的近代文化是180度转身,这真让人费解!

这个位于市中心国立博物馆前的大字,已于2018年被拆除,这“打卡圣地”便就此消失。但其实,这大字标志在阿姆斯特丹市内的其他地方还能找到。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罪恶

杰瑞若无其事的带我逛了一遍红灯区。虽然我在艺术院校里看多了绘画的裸体人物。可是当这么多充斥着无尽欲望的性市场横在眼前,依然让我非常的脸红心跳……

在阿姆斯特丹,还少不了逛大麻街,这些五毒俱全之地居然堂而皇之的成了旅游胜地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杰瑞告诉他大学的一位同学有一次和他一起吸毒,第二天早上他睡醒起来后发现他死了。而他赶紧喝了很多的水活了下来。我惊悚的听着他的故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过这样的人生。看着杰瑞依然若无其事的买大麻回去抽,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杰瑞变得那么的瘦了。我开始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

周末他们大学有活动,先是在朋友家里小聚,再到酒吧玩,一楼是舞厅,二楼是抽烟区。我们跳舞跳累了的时候,杰瑞带我去二楼,门一打开,一股浓烟袭来,把我给呛得够呛。这居然是封闭的大麻区。浓浓的烟雾弥漫,半米以外就看不清人样了,仅半秒钟,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受不了,于是赶紧疯了似的往外跑……。

回到舞厅里,人和人之间被震耳欲聋的所谓音乐间隔着,无法听见彼此的话语,而二楼做的尽是失去意识的毫无意思的事⋯⋯于是我独自走出这个毒窟⋯⋯虽然我很喜欢跳舞,但我开始厌倦这样的派对……

阿姆斯特丹,除了著名的红灯区,赌场和卖大麻的CoffeeShop亦是遍布整个城市。但这城市的治安,却公认要比巴黎、马德里、巴塞隆拿等的欧洲大城市要好。走在阿姆斯特丹彼邻运河的街道上,感受到的是这些东西对欧洲文明的侵蚀……

杰瑞发现我消失了,在找到我之后,告诉我他女朋友也到了,于是拉着我去见他女友。只见一位穿着绿色性感舞衣的韩国女孩子从他身后转身过来。于是我狠狠的揪了自己一把,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开了,别再想入非非了……。

好吧!看来我得离开这里了。(未完待续)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