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CDC前主任表态 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7日讯】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3月26日,星期五,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日焦点:美国CDC前主任公开表态:病毒起源于中国一个实验室内;Nike销售不降反增,王一博们后悔了吗?那些抵制和反抵制的众生相。

美国CDC前主任雷德菲尔德首次公开表态,他认为病毒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内,但不一定是有意从实验室“释出”。

中国式抵制洋品牌怪像:Nike销售不降反增,王一博们后悔了吗?网上商城和中国国家队为什么对Nike没有反应?曾经因为抵制而销量大增的那些案例,以及中国式抵制大潮中形形色色的众生相。

美国CDC前主任: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

Sydney:美国疾控中心CDC前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今天惊人地说,他相信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流出的。雷德菲尔德是川普(特朗普)任内的官员,当时病毒爆发时,他担任CDC局长。他今天接受CNN采访的这个说词,非常惊人。

秦鹏:雷德菲尔德强调这是他自己的看法。只是个人意见。他说“现在的我是可以拥有个人意见的。”

Sydney:雷德菲尔德受访时说,病毒应该从2019年9月或10月间,就已经在湖北省流传。他说:“我的看法就是,有关这种病原体出现在武汉,我仍然认为最可信的说法是来自于实验室,从实验室流出。其他人并不相信这种说法,那也没关系。科学终究会找到答案。”

他还说,实验室里所研究的呼吸系统病原体导致实验室人员感染的情况,“并不算罕见”。

秦鹏:是的。病毒从实验室逃逸,或者传染给人类的例子很多,比如,2003年之后,中国CDC下属的SARS实验室,2004年的春天,就曾经发生过病毒逃逸和感染实验人员的事情。当时,中国媒体还报导过。

Sydney:恩恩,雷德菲尔德还说,不相信病毒是从蝙蝠身上传染给人类,他解释,当病原体从动物传给人类时,病毒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找到足以人传人的方式,所以“以这个模式来解释新冠病毒的起源,从生物学角度是说不通的”。他的意思是,病毒传染力那么强大,在实验室培养的才可以解释得通。

秦鹏:是。比如,2月中旬,德国汉堡大学著名物理学家罗兰德‧维森丹格发表研究指出,有很多重要线索支持当今新冠大流行源于武汉病毒研究实验室事故的说法。他说“我99.9%确信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来自实验室”。

Sydney:关于这个美国CDC前主任雷德菲尔德,还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他跟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私交很深,2019年底,高福曾在电话里痛哭,告诉他疫情状况。

秦鹏:是的。当时,雷德菲尔德博士正在度假,他接到高福哭诉(burst into tears),两个人通话很长时间。中共媒体后来报导的时候,说起这个经历,指责美国应对不力。它们的意思是说,高福告诉了雷德菲尔德病毒很严重,美国没有足够重视呢?

Sydney: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吗?

秦鹏:从目前的各方面消息看,高福只可能披露给对方一部分信息,因为按照中国媒体报导,高福居然是通过网络才知道了有关病毒的消息,而且信息非常有限。媒体报导说:高福有睡前在网络上搜索有关传染病信息的习惯,12月30日晚上偶然发现了有关武汉市卫健委内部发出了不明原因肺炎紧急通知的相关传闻,这让他大吃一惊。

他随即打电话给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人了解情况,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立即问他们,案例早已超过三例必报的预警门槛,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从未向网络系统直报?都这样的话,国家重金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还有什么用?

Sydney:这很奇怪,高福不是中国CDC主任吗?是中国流行病防控方面的最高的专业负责人吗?

秦鹏:这与美国和中国的体制有关。你别看高福和雷德菲尔德都是CDC主任,但是在美国,是专业机构、哪怕是一个小机构实际上就会掌控专业领域的事情,甚至总统都得老老实实地听取他们的意见。而在中国,得靠很高的政治级别才能做到,比如,这种事情要到政治局常委,甚至习近平才能做决策。

所以,中国的CDC主任没有多大的权力,甚至,按照前几天美国披露出来的消息,去年疫情爆发之后,中共最高层开始是让军方接手,根本没有让中国CDC他们知道。所以,外界有的把责任都推给了高福,确实不是很公平。

Sydney:确实,在中国,官员们可能为了政绩或者歌舞升平,会拒绝透露这种传染病消息,2003年的时候是这样,2019年底的这一次大瘟疫,又是这样。中共的掩盖又一次成了世界遭难。而且,中共媒体说,是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那么更没有人敢批评了。

秦鹏:是的。高福他们两个通话的时间非常独特,因为中国元旦,也就是美国的2019年12月31日,中共官方甚至都没有承认有病毒感染。1月2日的时候,中共CCTV还在8个频道中,9名主持人连番轰炸式地批判8人造谣,中国官方1月3日开始封锁了对外公布基因检测,还是因为上海的张永振先生违反规定在1月11日公开了数据,世界才第一次得以研究了基因测序。

Sydney:几个月之后,这些当初批判李文亮等吹哨人的中共央视主持人,摇身一变,又开始批判说,是美国传播了病毒,甚至还一会儿说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一会儿说来自挪威三文鱼,一会儿说来自西班牙,让一些小粉红都不好意思说甩锅甩得都离谱了……也是这些人,摇身一变,开始鼓吹中共抗疫胜利,开始批判要求真相的澳大利亚,还批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人类公敌。

秦鹏:非常荒谬。不过,遗憾的是,很多中国人至今不相信中国的食品安全,不相信中国的疫苗安全,却依然相信中共媒体的谎言。

Sydney:我们注意到,在用各种理由阻拦了国际调查独立组近一年之后,中共今年年初终于允许了世卫调查团到访武汉。之后调查团的调查指出,病毒“极度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从中国实验室泄露流出,较可能是从动物传染到人类身上。结果,引发世界学术界和主要国家政府反对。

秦鹏:恩,连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专家,Jamie Metzl,世界知名的基因学专家,也对视为调查组的结论表示反对。他从一开始就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泄露,而世卫调查团的“令人震惊”的中国之行更使他坚信病毒来自实验室。

Sydney:这个专家还有一个特点,他和拜登政府关系密切,也就是说,他不是为了维护川普政府,他给出的是科学意见。那在你来看,雷德菲尔德这个时候说话,是不是也有类似原因?

秦鹏:我认为你这个观察角度很好,就是说,他之前不说话,是不是真的因为认为病毒从实验室泄露,只是代表个人意见?我觉得可能跟川普政府时期美国的政治氛围有关系,我们记得当时因为川普指责中共当局和世界卫生组织,遭到很多左派和媒体和攻,说他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职,而推卸责任。所以,他很可能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而不说话。

Sydney:很有可能。确实,我们看到,在川普离任之后,批评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人明显多了起来。

比如,在WHO调查组去了武汉之后,就有很多专家,批判他们根本没看到一手数据情况,仅仅根据中共提供的二手表格就得出结论,实在是很荒谬。

世界顶级公立研究型大学——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Richard H. Ebright)就说:“世卫组织的调查是个骗局。没有可信度。成员至少在一个案例中制造虚假信息。”

秦鹏:还有,我们看到,拜登政府也发表声明对调查表示“深切关注”,并要求北京保持透明。

Sydney:是的。在专家和各国政府压力下,我们看到,WHO总干事谭德塞改了口风,在2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与团队的一些成员交谈后我愿意证实,对所有假设都保持开放态度,需要进一步分析和研究。”

秦鹏:结果,一个半月过去了,WHO承诺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来。据今天美国媒体报导,这份最终版300页调查报告会在短期内发表。

Nike遭抵制,销量不降反升,王一博们后悔吗?

Sydney:我们接下去还想跟观众朋友们更新一下在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谴责和制裁中共新疆人权迫害的大背景下,中共党媒煽动中国民众抵制世界服装品牌H&M的事情。现在,这个战火已经烧到了更多的服装品牌上面,包括Nike、Adidas、Zara、GAP、Fila、New Balance、无印良品、Gucci、范思哲,等等。

秦鹏:是的。关于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和背后的故事,我和Sydney在前天的那一期节目中做过一些独家的分析,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Sydney:当时你还说,中共官方不会像对待H&M那样全面抵制其它品牌,现在确实是被你说中了。我们注意到,Nike虽然也遭到了中共媒体的围殴,但是在中国的互联网商城上面,Nike并没有像H&M那样下线。

秦鹏:是这样,但是Nike还是遭到了人气明星王一博等,终止合作。网络上还有一些人烧Nike和Adidas的鞋子。不过,也有网友怀疑,说谁知道那烧的是不是福建晋江制造的假名牌鞋。

Sydney:我们不知道。不过,虽然抵制潮看似风起云涌,但是有人发现内地知名电子商业平台“得物App”上仍然有大量Nike产品出售,而且交易量“只增不减”,“每分钟都有人刷新购买界面”,引起网友热议,有留言更表示“笑死,这就是互联网抵制哈”。

秦鹏:是。《北京青年报》也报导,25日下午2点多,北京某购物中心的爱迪达、李宁和Nike店面,Nike店员表示店里的Air Jordan已经基本上卖光断货了,并称AJ是刚性需求。爱迪达的店员表示没怎么受影响。没有买过Nike鞋的朋友,这款AJ是一个带气垫的高端鞋,很有技术含量的。

Sydney:后来网上更流传一份“得物App”的声明,声称会将Nike产品无限期下架;不过“得物App”指出“目前尚未接到相关通知,我们会提交有关部门”。

秦鹏:看来,Nike的待遇与H&M还是大不相同,这也印证了我们之前说的,中共不敢全面抵制。而且,中国的那些体育项目,几乎全部是Nike等赞助,它们都在装作不知道,党媒却把普通民众推到前台,明显是不想牺牲利益。

Sydney:是,网友就说,真要抵制,让那些官员们把海外绿卡和海外财产转移回来就好。

另外,我看到有分析说,H&M去年的声明突然被共青团翻旧账,去年那个时间点却不声讨的原因,是因为中共不想影响当时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结果现在,还是因为新疆人权问题,被欧盟制裁,反制裁后也看着要损失了中欧投资协定,外界说是中共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秦鹏:对,我们今天也来看看中国式抵制的形形色色的众生相。

中国式抵制的众生相

Sydney:好的。首先,我们看到有小粉红因为到H&M商店门口抵制,被警察抓到了派出所。

网友们表示:“只要举牌的,共产党都怕。”“今天允许你举牌抵制H&M,明天你举牌抵制共产党还得了。”

秦鹏:也有个别H&M门店和Nike门店遭到打砸。还有一些人聚集在Nike店门口骂耐克。不过,有网友质问,他们是否敢聚集在国家体育局门口,就中国男篮、女篮、男足、女足、田径这些国家队穿耐克、还不解约的行为骂?

Sydney:只敢反企业,不敢反官方。义和团跟着官方造反,最后还是可能被慈禧太后砍头的。

秦鹏:2012年中共鼓动反日的时候,西安城遭到了被煽动起来的洗劫,蔡洋在西安反日大游行中,用U型锁砸日本车,把开日本车的同胞李建利直接砸成了半身不遂。当他被警察抓起来的时候,一直喃喃自语,我是爱国的,我打卖国贼是英雄行为,为什么​​要抓我?

这个人后来被判刑10年,成为党的牺牲品。而那个被砸残废的车主李建利,实际上就是倒在公安局门口。

Sydney:所以,中共也是从幕后做黑手,事件过后,摇身一变,又成了正义捍卫者。

秦鹏:所以,我们网友们千万不要被中共煽动的爱国行动所欺骗。

我们还看到,今日(26日),购物网站京东上的Nike页面,在晚上9点将截止新款运动鞋的预约抢购,结果最终居然吸引了34万多人预购。中国网友得知后纷纷留言“这就是说的抵制吗”、“替昨天解约的艺人不值”、“无语了”。

Sydney:那些主动解约的明星们不知道有没有后悔?以后大品牌可能不会轻易找这些人签约了。因为他们不懂得维护企业利益。

秦鹏:说到被抵制,后来又火爆的品牌,我想到还有一个典型案例。加拿大著名的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2018年底,华为公主孟晚舟被抓,殃及加拿大企业,加拿大鹅股价一度暴跌8.4%。但是到了2020年11月,媒体就报导:加拿大鹅在华销售额暴涨30%,新开4家门店。

Sydney:我们继续来聊这一波抵制大潮中的众生相。还有的企业,跟随中共,声称要继续使用新疆“血棉花”,这里面就有著名的德国服装品牌HUGO BOSS。

不过,BOSS被网友挖出来,这家公司二战时成为主要纳粹服装提供者。网友LT视界还批评说:BOSS没有发表反“新疆棉”无可厚非,但是刻意挺“新疆棉”凸显其邪恶和投机本性。

秦鹏:还有一个故事,新浪微博的一个美妆博主,披露了他收到的私信,披露了当地人告诉的关于新疆人被歧视的真相,包括租房、包括被迫摘棉花。

Sydney:是的,这是那些在这个过程中,努力探寻真相、呼吁正义的一些人。我看到推特上,新闻看点主持人李沐阳,也发了一些关于新疆人被强迫摘棉花的一些官方报导,这还是一些自由人,不敢想像,那些失去自由的人会遭到什么对待。

秦鹏:还有一部分中国网络的人,在呼吁说,应该给新疆人平等待遇。在这一次被党媒煽动的狂热情绪中,这些人的头脑冷静、透露出来的良知,真的让人钦佩。

Sydney:我看到自由亚洲电台刚刚发了一篇文章说,中国官媒吹起一场抵制洋货之风,逼令外企妥协,到底谁更伤?它说:“如果外国抵制中国的棉花出口,可能对中国每年造成上千亿美元的外汇损失。对新疆的棉花加工、纺织品工人就业造成的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量,受损失最大的应该是本国企业和员工家庭。”

秦鹏:是的。这和我们前天那一期节目中说的一样,中共煽动的这场爱国主义情绪,实际上只是为了转移自由世界三十多个大国对它在新疆迫害人权的谴责浪潮,根本没有顾及中国老百姓的利益。真的很邪恶。

Sydney:是的。那么,接下去,中共导演的这场荒谬的抵制潮会如何收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也将会继续为观众朋友们关注、分享,并且做出我们自己的分析。好,请大家关注我们的频道,【新唐人电视台】和【秦鹏政经观察】。我们下周见。

秦鹏:祝大家周末愉快。我们下周见。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