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抵制西方品牌 中共还是革命党思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7日讯】 今天是3月26日,星期五。横河老师现场直播。

今天焦点:中国官媒和社交网络对西方服装品牌一片喊打声,中共为什么还是不能放弃革命党发动群众运动的思维和实践?中国奴工产品出口世界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经济和政治因素。

在30国政府制裁新疆官员和中共对欧盟和英国实施报复性反制裁措施的同时,中国大陆官媒和网上突然又掀起对H&M和更多国际品牌的抵制,中共又一次使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抵制外国实体。而中共奴工产品出口也再次受到关注。

 中国抵制和外国抵制的异同

香港的黄色经济圈,抵制和支持,抵制的是对自己造成伤害的个人,如抵制香港月饼商美心集团,因其老板伍淑清是中共政协委员,支持送中,还到联合国为港府和中共进行辩护和国际公关;支持的是同道。

美国的抵制和支持,抵制的是假新闻和公开反川普的大公司,如CNN;支持的是由于支持川普而被打压的公司,如GOYA、MyPillow等,都是自发的,和自己直接相关的。

中国的抵制,最大特点就是和自己无关,甚至是伤害自己利益的。

不过美国左派的抵制倒是和中国的很像,如MyPillow,就是被左派的一些组织以消费者的名义威胁连锁商家下架的。

中国抵制起源是新疆棉花,新疆棉花出口量并不大,主要是生产品牌纺织品以后出口,不过现在大范围地抵制国际品牌,也就是中国纺织品出口的相当大部分,就是逼迫产业链快速外移,影响的将是中国的外汇收入和国内就业。这两个都是中共目前最不能损失的。

是自发还是官方?有人居然找出是某个个人发起的。H&M不用新疆棉是一年前的声明,今天翻出来当然是有目的的。多年前的新闻想拿出来炒作就能炒作起来的?没有官方的许可几分钟就无影无踪。

再看最早是哪些组织和机构在炒作?共青团中央,这还不是官方啊。

时机也很重要,欧盟27国加美英加制裁新疆四官员和一实体,中共除了公开报复反制裁了欧洲10人4实体外,又制裁了英国9个人4实体,更是把矛头对准了公开不使用新疆棉的西方品牌。

习更接近毛原教旨 搞破坏革自己命

为什么要把西方公司卷进去?这本来是国与国之间的事情。国家之间的报复觉得不解气,打不痛对方,不对等,因为人家议员、学者在中国没有存款豪宅,也不需要签证去中国。硬的啃不动就打软的吧,国家对公司,包赢不输的。这就是中共的想法。

这可能主要是习近平的想法,从他的经历和这几年的表现,他更接近于毛原教旨。而李克强视察江苏耐克、阿迪达斯供应商则有一点顶风作案的意味。他明白大家还得吃饭。

中共这两套系统总是互相矛盾的,党的头子搞革命,国务院总理搞生产,而且搞革命的管抓生产的,还老给抓生产的捣乱。从毛时代到现在就没变过。当然洪洞县里无好人,撇开对个人的评价,如当年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这个制度设计就不是为民族和人民,而是为中共自己的。

毛泽东以前预测过,文革每7~8年来一次,这个预言没有完全实现,因为还有定期的针对不同群体的大规模迫害,但过一阵子来一次针对外国的国家或公司的抵制倒是非常有规律地进行。

抵制是一种什么行为?抵制公司一般是消费者的行为,个体抵制也是一种表态,而集体抵制是有共同的观点或利益,如果大规模策划的则有打击经济威胁政府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是一种反对党或革命党的行为,问题是现在中国大陆是中共执政,已经发起过无数次对外国商品的抵制行动了。

1)还是革命党的思维和行为,老是要搞破坏,哪怕是给自己造成麻烦。根子还是在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具体到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理论和实践:理论上,就是革自己的命,这不是指毛,而是中共自己的官僚系统,如果说三大改造和反右还是旧革命的延续,那文革就是真正的继续革命了,而发动或操纵群众的抵制只不过是一种新的表现形式。

2)中共完全没有自信,不相信自己能处理好这种事情,要让群众出面,让群众为自己壮胆,让群众使对手胆寒。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国家政府或执政党自己不敢出头要让国民出头耍流氓的。北朝鲜金正恩是自己出头的。

经济融合的优势和劣势。中共加入世贸至今,经济已经和世界互有你我了,优势是国际上一下子还离不开中国的原料、人工和技术链,陷入其中的企业还有不少难以脱身;但劣势同样,打击西方在华企业,会伤害到自己的经济和就业。很多人计算过,我就不重复了。

这次品牌公司的反应到现在都是不错的,坚持住了底线,将来怎样不说,这不得不说是川普任期的一大政绩,把整个国际大环境扭转过来了。现在的国际大环境,已经使很多公司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向中共磕头让步来渡过难关了。

中国的奴工产品 与西方长期绥靖有关

奴工产品出口是个古老的问题了,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这也是由于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故意忽略造成的。

有个故事,2004年,追查国际发表了一个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生产出口产品的报告,其中关于河南Rebecca公司的头发产品的部分引起了一位《南华早报》记者JAMIL ANDERLINI的兴趣,他自己跑到事件发生地河南许昌去调查了。结果不仅证实了原报告的真实性,自己还差一点被抓,连夜逃回香港,写了一篇报导,那是2005年,要是今天,恐怕就要被送中了。报导披露了有6家国际著名金融巨头是河南Rebecca的主要股东。

又过了几个月,2006年,纽约有一家艺术家时尚杂志《Village Voice》的记者Aina Hunter要写一篇关于纽约假发时尚的报导,发现了《南华早报》的报导,自己又做了深入调查,发现人权活动家曾经向美国政府申请禁止河南Rebecca产品进口。她于是到美国政府部门去追踪该申请的下落和政府采取的响应措施,发现申请在美国相关的政府部门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最后不了了之,一些知情或推动的官员感到相当沮丧。

她把整个过程用了专门一节相当大的篇幅披露出来。

这个故事说明,中共的强迫劳动和产品之所以存在和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和国际绥靖环境有关的。金融巨头的利益、当时美国政府的不作为,都起了作用。好在今天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新疆棉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十年或十五年前,也许同样的会无声无息。当然,根子还是在中共。注意,至少在过去20年中,中国的奴工产品一直是和中共对宗教信仰团体和少数族裔的迫害紧密相关的。

《横河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