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H&M事件”与中共操控术的精致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突兀而来的“H&M事件”,是解剖中共内政外交图谋的一个极佳的标本。本文仅解读中共社会操控术在“H&M事件”的表演及其致命缺陷。

先说一下什么是“H&M事件”。3月24日,中共附属组织共青团率先于其微博官方账号,抨击H&M于去年所发布之停用新疆棉的旧声明,说H&M“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该言论引来四十多万名中国网民一面倒的支持,“滚蛋”、“别指望又吃中国饭,还砸中国锅”的抵制声充斥网络。同时,众多官媒(诸如央视、《人民日》报等等)也来“群殴”。

事件迅速升级。其一,中国电商平台京东率先下架H&M的商品和店铺,淘宝和天猫等其它平台随即跟进。其二,此抵制风随后蔓延其它品牌。3月25日,中共官媒再度发布一份“点名”文章,指出除了H&M外,耐克(NIKE)、优衣库(UNIQLO)、阿迪达斯(Adidas)、GAP、FILA、New Balance、ZARA与Under Armour等等国际品牌此前都曾发声明“拒绝新疆棉”。其三,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止3月25日,至少50位明星艺人(包括港台)声明与上述品牌解约。

中共热衷煽动民众抵制“x国货”

在“H&M事件”之前,中共多有煽动民众抵制“x国货”之事,例如,2008年抵制法国连锁店家乐福超市事件(直接肇因是西藏问题和北京奥运圣火巴黎传递问题);2010、2012抵制日货事件(直接肇因是钓鱼岛问题);2016年抵制肯德基事件(直接肇因是“南海仲裁案”);2017年抵制韩货事件(直接肇因是“萨德入韩”),等等。但因种种原因,都效果不佳,反遭嘲讽,无疾而终。

比如,虽然中共利用“萨德入韩”挑起民众反韩情绪,但据韩国当局发布的网购统计,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人网购韩货的金额高达6,218亿韩元(排在第二、三位的美国、日本,分别仅为458亿韩元、339亿韩元),不降反增,增加了50%以上。

比如,中共煽动的抵制运动,反遭社会清醒民众的抵制。许多人问:“抵制日货抵制韩货怎么就没见抵制蠢货?”甚至连央视网评论部都推出“抵制日货是个爱国伪命题”的专题,称:无论是所谓日货、美货、欧货还是国货,在贸易全球化的今天,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每一个人的身边无处不在。抵制来自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品,都很不现实,甚至也分不清到底抵制的是什么,更与爱国毫无关系;抵制的是“日货”,受伤的可能是同胞,用抵制来爱国,更是一种近乎无知之举。

中共操控术在“H&M事件”中的精致化

但在“H&M事件”中,中共的煽动技巧和进程控制,较之以往有较大不同。透视该事件,中共的操控术技巧之精致,至少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让共青团打头阵。2015年7月,在中共史上第一次由中央召开的“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严厉指责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在现场无法发挥任何机能的四肢麻痹状态”;2016年4月,中纪委公开批评共青团“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同年8月,当局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实行“减上补下”大缩编,彻底整顿共青团系统。经过几年“改革”, 共青团成为中共“战狼团队”的重要一员,这次是让其小试锋芒。

这里顺便提一句,中共所谓“群团工作”就是工会、共青团、妇联,其它还包括侨联、科协、作协、红十字会等。共青团的改革可能只是一个试点,其它“群团”也都将一一“战狼化”,服务于中共的社会操控。

第二,高压的经济手段。首先,攻击目标精准,先以瑞典的H&M为靶子,然后逐渐扩展目标,不像以往泛泛而为。其次,电商已是各大品牌销售的重要渠道,中共直接从电商平台下手,具有巨大的杀伤力和威慑力。

第三,制造社会轰动效应。中共不仅煽动民众惩罚品牌,而且发动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迫使代言各品牌的明星高调表态“割席”。大品牌本身具有的高社会关注度,和明星艺人的高人气,都成为中共激起、诱导“民意”的有力手段。与2008年相比,中共“编故事”、“制造故事”操控社会的能力,似乎“更上一层楼”了。

这里指出一点,明星艺人沦为中共手中的工具,并非始于今日。香港《苹果日报》此前曾引述消息称,中共电影总局去年4月已下发通知,要求各主要平台和影视公司尽量不启用未政治表态的港台艺人,参演艺人必须签署“10年保证思想正确”之政审条款,如果违约就要赔偿。从“H&M事件”可以推测,中共对明星的政治化利用,将会成为常态。中共真是没有不可被利用的。

对中共操控术的致命打击

中共是搞运动起家的,自然精于社会操控,煽动过数不清的各类社会运动,来达成其政治目的和延续其统治。但是,“改革开始”以来,中国社会急剧变化,各个阶层、群体的相互利益关系复杂化;同时,人性的复苏和民心的觉醒,中共倒行逆施种下的种种苦果,这些都使中共的操控术受到致命打击。

以“H&M事件”为例。如果中共将该事件继续升级,那么牵涉其中的众多品牌,因为与中国有着比较大的相互利益,它们受伤,与其合作的中国商家、受雇的员工也将一同受伤。例如,日前耐克(Nike)在中国也遭抵制,3月25日陆媒发表“中超和国家队Nike还穿得上身吗?”等讨伐文章,许多小粉红也将矛头对向中国足协,要求其更换耐克这个国足和中超的赞助商。但是,耐克与中超10年合约未满,提供赞助金额又高达30亿元人民币,中国足协敢轻易换吗?此其一。

其二,中国和国际社会是联通的。许多品牌抵制新疆棉花,代表的是国际社会民意,如果其与中共苟合,将可能受到国际社会抵制。例如,日本时装零售商无印良品(Muji)目前仍在继续销售以新疆棉制成的产品,并在其中国官网的“新产品”部分,新出现了名为“新疆棉”的系列服装。投资者对此表示不满,3月26日无印良品股价大跌,市值蒸发229亿日圆(约2.1亿美元)。因此,中国和国际社会的联动性,制约著中共的操控术。

其三,中共内心深处,对民意是恐惧的。它虽然操控民众搞运动,但又严加控制,深怕运动失控或转向,所以时不时地会对小粉红进行打击,以图震慑。搞各种运动,中共往往不敢放手,见好就收,效果有限。例如,2016年抵制肯德基中,中共官方消息称,三男子因为组织网民非法围堵肯德基门店被行政拘留。又如,在这次“H&M事件”中,有人在微博上贴出“火烧耐克球鞋”“剪H&M衣服”泄愤的视频,四川成都“大悦城”商场更是把H&M户外广告牌拆除,郑州还有一女子手持抵制H&M纸牌,只身前往H&M分店前抗议,有视频显示,这名女子被警方带走。这在推特上引发热议:“义和团玩大了也不好控!”“粉蛆被社会主义铁拳毒打。”

结语

从“H&M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操控术的进步和精致化;但是,由于中共操控术的内在致命缺陷,“H&M事件”的最终结局,看来仍然会以闹剧收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