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世卫美国代表与武汉病毒所的关系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Hans Mahncke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近日派专家组前往中国武汉﹐追查新冠病毒起源的消息又上了新闻头条﹐但不是因为正确的理由。

《华尔街日报》3月17日的一篇文章显示,中共在允许谁前往武汉进行所谓的调查方面有否决权,因此从一开始,这项调查的表面目的就有了污点。

中共的权力使其可以有效地挑选应该加入团队的人选,唯一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调查的美国人是彼得‧达斯扎克(Peter Daszak)﹐他是“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这是一个由政府资助的非营利组织,据称该组织从事预防大流行的研究。

达斯扎克被精心挑选出来参与这项工作,似乎并非巧合。事实上,考虑到他自己可能的动机,他可能是中共掩盖病毒起源的最大希望。

要理解其中的原因,我们要回顾一下达斯扎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毒所)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年他与实验室主任石正丽共同撰写了一份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报告。

达斯扎克于2017年和2018年与石正丽合作发表了更多文章。

不仅达斯扎克和石正丽合作发表文章引发质疑,还有他们合作的内容。他们2013年的研究,成功地让致命病毒对接到人类细胞受体上。

这些病毒是从云南省的菊头蝠身上分离出来的,云南省距离武汉一千多英里。目前尚不清楚病毒是被提取出来带到武汉的,还是蝙蝠本身被带到武汉。

2018年4月﹐中共央视新闻画面显示,这些蝙蝠可能已经被带到了实验室。

达斯扎克本人在2020年11月的推特上﹐就蝙蝠可能已经被带到了实验室这一问题﹐与一名帖子的作者起了争执。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随后删除了这条推文,在删除时,达斯扎克没有给出解释,而是在推特上屏蔽了这位帖主。

达斯扎克和石正丽的合作研究不是秘密。他们从蝙蝠身上分离出了一种致命的病毒,这一事实使他们在研究界出了名:

一篇题为《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动物宿主:经过10年的病毒追踪后证明了这一假设》的文章写道︰“近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博士领导的团队﹐和生态健康联盟的彼得‧达斯扎克博士﹐在中国菊头蝠身上发现了SL-CoVs冠状病毒,与人类SARS冠状病毒有95%的相似度,并且能够使用人类血管紧张素转换脢2 (ACE2) 受体进行对接和进入。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分离出了第一个已知的活蝙蝠SL-CoVs冠状病毒,可以在人类和相关细胞中复制。”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达斯扎克和石正丽所做的工作感到兴奋。2015年,石正丽改造出“一种已适应小鼠的SARS-CoV冠状病毒,这是与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突起具有相同结构的嵌合病毒。”通俗地说,她在实验室里人工合成了一种蝙蝠冠状病毒的杂交版本。这项研究是在2013年石正丽与达斯扎克共同进行的研究基础上进行的,在那次研究中,这种病毒首次在实验室中分离出来。

这导致国际科学周刊《自然》(Nature)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题为《蝙蝠病毒基因改造引发了关于高风险研究的争论》(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的文章。

达斯扎克和石正丽所做的这类实验被称为功能增益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这是一个旨在提高病毒毒性和致命性的研究﹐考虑到当前大流行的状况,这一研究引起了更多的疑问。

《自然》杂志2015年的一篇文章援引达斯扎克的话﹐他为这类实验辩护,因为这类实验将有助于识别“从候选的新兴病原体到明确的、有当前危险性的病毒。”但其他人并不同意。罗格斯大学教授理查德‧埃布里特(Richard Ebright)在同一篇文章中说:“这项工作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里创造了一种新的、非自然的风险。”

从本质上说﹐这个问题可以归结为:是否值得从野生动物身上分离病毒,并在实验室里对其进行试验,以防病毒有朝一日可能会自然地走同一条路径突变,还是这种实验出问题的风险太高?

并不只有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文章,发现这种实验风险太高。奥巴马政府也认定,这些功能增益研究风险太大,并于2014年在美国暂停了这些实验。

虽然这项研究本身引起了很大的担忧,但武毒所进行实验的方式也引起了很大的担忧。2018年1月,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派出环境、科学和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到该研究所调查有关生物安全不足的情况。

《华盛顿邮报》获得的大使馆发回华盛顿的外交电报中写道:“在与武毒所实验室的科学家们交流时,发现该实验室严重缺乏安全操作这个高污染实验室所需的、经过适当培训的技术人员和研究人员。”

达斯扎克本人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合作论文中﹐也警告了实验室外泄的风险。他说:“在所有高风险的界面和宿主中,只有在野生动物交易和实验室中通过与野生动物接触而传播给人类的病毒,如各种病毒,更具有广泛的地理传播的可能。”

达斯扎克的合作者石正丽也在2010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云南的实验室外泄事故﹐如何导致汉坦病毒爆发。

这并未结束。在奥巴马政府禁止功能增益研究后,达斯扎克把这项工作外包给了武毒所。

达斯扎克外包的项目名为“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Understanding the Risk of Bat Coronavirus Emergence),由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资助。目前还不清楚福奇给达斯扎克的370万美元美国政府的资助中,有多少最终落到了武毒所,但达斯扎克项目的研究成果中,有很多文章涉及到武毒所的蝙蝠实验。

达斯扎克宣传自己的成果,甚至2019年11月在推特上说:“我们在与蝙蝠非典型肺炎相关的冠状病毒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利用重组病毒/人源化小鼠识别出与人类细胞结合的冠状病毒。”

在2019年12月YouTube频道MicrobeTV的采访中,达斯扎克夸口说﹐他可以“很容易地在实验室人为操纵(冠状病毒)”。他还解释了冠状病毒如何“在实验室中进入人体细胞”,并表示他已经开始了将冠状病毒与其它病毒相结合的嵌合体(由来自多个生物体的遗传物质组成的杂交生物体)实验。

达斯扎克于2019年12月接受采访后不久,武汉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的消息开始传出来。尽管达斯扎克了解武毒所在2020年前进行的冠状病毒实验,但他仍然推动科学界和媒体将注意力放在病毒是自然起源的说法上。

2020年2月18日﹐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一份联合声明中,达斯扎克和其他人声称,科学家们“压倒性地得出结论,这种冠状病毒起源于野生动物,就像其它许多新兴病原体一样。”

回想起来,这句话的最后一部分似乎特别做作。正如他声明的下一部分所说:“阴谋论只会制造恐惧、谣言和偏见,危及我们在抗击这种病毒方面的全球合作。”

根据“信息自由法令”﹐后来获得的信息揭示,达斯扎克不仅起草了这份声明,而且还说服其他科学家签字,试图“避免被当作政治声明来看待”。

达斯扎克进一步想要“以一种不会关联到我们的合作的方式来发布,这样我们就能最大限度地发出独立的声音”。

《柳叶刀》没有披露这份声明中的4位签名者﹐曾在生态健康联盟为达斯扎克工作。《柳叶刀》没有撤回这一声明,或者至少加上有利益冲突的说明,而是在2020年11月23日宣布,让达斯扎克担任该杂志的特别工作组的负责人,追溯病毒的起源。该工作组有一半成员是2020年2月声明的签署者。

同样是在2020年2月,达斯扎克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先发制人地抨击了病毒“误导运动和阴谋论者”,同时宣称“大流行通常是从动物身上的病毒开始的,当人类与它们接触时,病毒就会传到人身上”。他还宣称,“我们大致知道病毒的来源,以及原因。”当时我们对这种病毒的起源几乎一无所知。

最后的侮辱是达斯扎克被任命为世卫组织专家组的成员,该小组的任务是查明病毒的来源。甚至在他动身去中国之前,达斯扎克就已经认定,实验室外泄的说法是“阴谋论”和“无稽之谈”。

自他从中国回来后,达斯扎克更加努力地阻止实验室外泄的说法。他最近对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 (NPR)表示,他的“团队发现了新的证据,表明这些(野生动物)养殖场向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商贩供应(野生动物),新冠病毒在武汉早期爆发时就在该市场”。

对于这种不实之辞,NPR并没有反驳,当时连世卫组织在武汉之行后也承认,“所有与动物产品或动物有关的样品全部为阴性”。

在3月10日由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主持的直播中,达斯扎克被问及武毒所为何删除了包含1.6万多个病毒序列的数据库,以及世卫组织为何没有要求查看这些序列。他的回应是为他在武毒所的合作者做担保,并声称数据库中没有任何相关内容。

很难想像还有人比达斯扎克更没资格调查病毒的起源。他与武毒所有直接合作﹐进行有风险的蝙蝠病毒研究,还吹嘘自己操纵了蝙蝠病毒的基因改造,与武毒所一起合作发表论文,并为该所提供资金。

达斯扎克似乎与该所主任是朋友,在2020年11月7日的一条推特上﹐他写道,“期待我们和正丽、林发(王林发: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突发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人称“蝙蝠侠”)一起喝白酒、唱卡拉OK的特别时刻。”达斯扎克在真相大白之前﹐就排除了实验室外泄的可能性。

除了中共之外,有谁会认为让他负责调查病毒的来源是个好主意呢?俗话说﹐让狐狸看鸡舍﹐还能指望有什么结果呢。

只要让达斯扎克调查,我们就永远也查不出武毒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文:American WHO Representative’s Past Connection to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Raises Questio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汉斯‧马恩克(Hans Mahncke)博士是讲师、作家﹐他还是一家全球投资咨询公司的总顾问。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