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世卫中共联合甩锅 四种可能中共叙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30日讯】 今天是3月29日,星期一,横河老师现场直播。感谢大家留言支持。

今天焦点:美联社得到一份即将发表的中国-世卫联合报告副本,预计世卫明天周二公布,将病毒起源分成从最可能到最不可能四种,将实验室泄漏作为最不可能并不再研究。对此持不同观点的专家团体纷纷发声以致法律诉讼以揭露事实真相。

中国-世卫联合报告:病毒起源四可能四不可能

美联社得到了一份中国-世卫关于病毒起源联合报告的副本, 副本的来源是一位世卫成员国驻日内瓦的外交官,也从另一位外交官得到了正式报告,但在世卫正式公布之前不能发布。谭德塞说他已经收到了报告,预计明天,即周二发表。

报告列举了四种可能性,认为可能性最大的是蝙蝠——中间宿主——人类,蝙蝠直接传人是可能的,通过食物冷链从国外传入可能不大,最不可能的是实验室泄漏,并建议以后继续研究这几种假设,除了实验室泄漏,建议不再研究。

各界反应,因为对报告的内容早有披露和估计,这个反应上周就开始多起来了,我上个节目谈了一些,包括CDC前主任。

周末美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对这份报告的制作方法和撰写过程“确实感到担忧”,包括中共当局“显然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

中共立即利用这个报告攻击美国, 外交部发言人官方推特质疑美国为什么不能像中共那样公开透明,邀请世卫调查美国。还针对布林肯的采访要求美国问问世卫专家哪一部分是中国帮助撰写的。

世卫报告两点突破底线 引发诉讼案

这个世卫联合报告至少两点是突破底线了的,冷链说是已经被世卫和美国CDC否认了的,完全是屈服于中共放进去的,而可能性最大的实验室泄漏说不仅放在极不可能,而且未来不再继续研究。我原以为世卫会和中共继续讨价还价一段时间,看来是过高估计了世卫。

可能是作为一种对应,对世卫以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等做法不满的团体个人也接连接受采访,甚至发起法律诉讼以揭露真相。

司法观察的诉讼案,起诉对象是美国卫生公共服务部,根据信息透明法要求公开NIH和WIV(武汉病毒所)之间的基金、合同,特别是NIH给WIV的科研经费。

这是因为NIH拒绝了司法观察去年4月要求公开信息的要求。那次要求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公布所有和WIV之间的通讯记录,所有这两个机构之间的合同、协定和相关文件,所有报导说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提供给WIV370万美元经费的文件、报销凭证等。

NIH和世卫专家与WIV关系密切

去年4月,NIH暂停了和WIV合作的生态健康联盟的经费,但8月份,又给了生态健康联盟750万美元基金,这笔经费的研究包括了东南亚和冠状病毒。

几乎1年了,福奇医生拒绝提供任何传染病研究所和WIV关系的信息,而美国人民有权知道。而2020年10月,司法观察从美国卫生公共服务部得到的报告显示,福奇批准了一份新闻稿,支持中共对疫情的反应。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教授理查-阿尔布莱特接受采访,谈达萨克不合适作为世卫专家组成员。 他认为一个可信的调查,其调查员必须是没有利益冲突的,任何成员都不应该是被调查的一部分,也不应该和被调查者有密切的关系。

而可信调查的第一个条件是应该承认实验室起源的可能性。阿尔布莱特教授特别指出生态健康联盟的达萨克,在经济和科研方面都和WIV有联系,是他将NIH的部分基金转包给WIV,而他本人是WIV的合作者和论文共同作者。

在生态健康联盟的推特上,有达萨克和福奇合照,,是2016年关于寨卡病毒研讨会上,达萨克是主要报告者,而福奇是特别嘉宾。关于停止生态健康联盟的科研基金,NIH对外合作的副主任已经在去年4月份说明中提到了科学界对WIV可能泄漏的担心,从而停止WIV参加联邦资助的项目。

所谓最可能的中间宿主说 全部依据中方提供

我想对这几种可能性做一个分析,很多是以前分析过的,但显然还是有不少观众没有听过。按照世卫报告的顺序,最可能的中间宿主说,根据是1)SARS和MERS都有中间宿主,关于RaTG13,报告没有看,不知怎么说的,2)但穿山甲和水貂都是中共的说法,以穿山甲为例,今年2月5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研究,科学家们比较了SARS-CoV-2,目前发现的最相似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名RaTG13以及从马来西亚穿山甲中分离出的冠状病毒(样本来自中共当局查货的走私穿山甲)的spike蛋白的结构。

这两个来源都很可疑,RaTG13来自WIV,至今外界没有人知道有没有这个病毒,唯一的来源是石正丽团队的一家之言,即7年前在云南发现,去年对病毒来源质疑声最高的时候突然发表了基因序列,很多预印文章怀疑是人工编出来的基因序列。

而最早穿山甲的鉴定和发表的单位华南农业大学,虽然被当局说是穿山甲样本最多的机构,却说这次的样本并非来自自己,而是有关部门给他们的。

有关部门为什么自己不能鉴定而要让华南农业大学出头?有关部门是那个部门?另外这个实验还证明了虽然穿山甲病毒可以和人受体结合,蝙蝠冠状病毒却不能和穿山甲受体结合,这就基本排除了穿山甲是中间宿主。因为理论的途径应该是蝙蝠到穿山甲,然后在穿山甲体内突变成为感染人,第一步都完成不了。

可能的直接跨种跳跃说。这在科学界基本上是否定的。感染蝙蝠的病毒不会感染人,这不是说绝对没有可能,但世卫这么说应该是没有什么证据的,要是有,早就有报导了,世卫的报告基本没有新的东西,因为全部依据都是中方提供的,不是他们自己调查来的,甚至都不是他们要求得到的。

冷链只是传播途径 而不是起源

很不可能的冷链说,刚才说了,冷链是中共的说法,即使如此,冷链也只是传播途径,而不是起源,就像已经到了人传人了,多一种其它传播途径没什么要紧的,重要的是起源。

再说,冷链也需要在源头上有早于武汉的疫情爆发,才有可能污染到冷链。这是世卫无条件的接受中共的甩锅。

最不可能的实验室泄漏说 实际上最可能

最不可能的实验室泄漏说。实际上是最可能的。世卫报告认为武汉病毒所和所有武汉的此类研究机构防范都非常严格,不可能泄漏。这是最荒唐的理由。

一个没有国际监督的P4实验室由中方自己运作,居然不可能泄漏,连中国科学家都不会相信,更不要说SARS已经有实验室泄漏的历史了。

理由简单重复一下:武汉没有蝙蝠,尤其冬天。但武汉有全世界最大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机构和病毒样本,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做功能增强实验,就是改造蝙蝠刺突蛋白实现跨种感染,发表过论文,中国军方有和中共病毒除了刺突蛋白外几乎一样的病毒样本,可作为基因改造的骨架,而SARS刺突蛋白可作为改造成中共病毒刺突蛋白的模板。一般有点常识和逻辑的应该不难看出这里面的关系。

作为一种传染病的起源地本身没有什么可责备的,也没有什么可抵赖甩锅的,除非当局知道这不是自然起源。

别人追究中共的责任,1)事后的隐瞒和压制;2)疫情来源是否人为因素造成。世卫与中共联合报告否定了人为因素,起到了继续隐瞒的作用。

《横河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