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专家爆病毒猛料 拜登不追责疫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3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3月29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首先推荐大家关注我们的新平台YOUMAKER优美客,链接已经放在节目下方的文字描述中。这个平台的总部位于美国,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声的机会,将来我们会把新的节目第一时间放在这个平台上。另外,由于受到言论的打压,有些观众可能会收不到新节目的通知,因此,也请把您的Email通过节目下面文字简介中的链接留给我们,我们会发送邮件给您。

权威专家连爆病毒猛料

我们都知道,自从世卫专家团去中国进行所谓调查归来,声称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是由实验室事故引起之后,关于病毒来源的问题就一直是达萨克等个别与中共有合作关系的人在滔滔不绝地谈论。

但在这个周末,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连续有重量级人士出面打脸达萨克等人,再次指证病毒来自中共武汉病毒研究所,而且给出了进一步证据,顿时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首先一个重量级人物,是前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医生。他在上周五接受CNN采访的时候披露说,他相信中共病毒最有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尽管这并不意味着是被故意释放出来的。

他同时还指出,作为一个一生都在病毒学中度过的病毒学家,他根本不相信这个病毒会在某个时候突然从蝙蝠身上传给人类,并迅速获得如此之高的人际传染性。相反,他认为病毒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里获得有更强的传染性之后,在2019年9月或10月的某个时间意外泄露出去了。

雷德菲尔德还强调,这是他的个人观点,他如今是没有官职的平民了,有权持有这样的观点。

雷德菲尔德的话实际上透露出两个重要的信息:

第一个,他的话实际上涉及到了关键的“中间宿主”问题,等于印证了蓬佩奥在任时国务院公布的那份报告的核心信息:中共一直在对病毒进行获得性功能研究。因为如果是自然来源的病毒,不太可能在没有中间宿主的情况下,可以一步到位从蝙蝠身上直接感染人类并成为有史以来传染性最强的病毒之一。

第二,这个观点并不仅仅是他个人观点,他是前CDC主任,如果他非常肯定这个结论,显然在CDC这个系统,甚至在整个病毒学界,都有相当比例的专家相信这个结论,只不过在此之前没人公开说出来而已。他说自己现在没有官职了才说出来,等于在暗示在职的时候受到了某种压力不能说。

出于大众不知道的原因,雷德菲尔德并没有进一步给出详细的证据,但很快就有人弥补了这个不足。

就在昨天,前美国国务院负责领导针对中共病毒进行调查的专家大卫‧埃舍尔(David Asher)向英国《每日邮报》透露说,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至少有三位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因神秘的呼吸道疾病而病倒并入院治疗。

而根据关系密切的外国政府的“可靠”信息,其中一位研究人员的妻子于当月晚些时候去世。

埃舍尔坦率地说,这很难百分百断定就是新冠病毒,但可能性非常高。

我们都知道,由于中共全面封杀疫情真相,前国务卿蓬佩奥曾经成立了一个小组,成员包括埃舍尔以及大家熟悉的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等人。他们不仅探讨病毒的起源,也研究如果中共不配合调查,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政策等等。

埃舍尔的爆料是美国权威人士首度释放出如此具体的信息,无疑是很有分量的,那么有没有其它途径对此予以证实呢?答案是:有,而且这份证据就来自中共自己的专家。

证据来自中共自己的专家

根据大陆媒体《健康时报》报导,官方认定的2019年12月8日可能并非最早病例的发病时间。武汉大学教授宇传华接受采访证实,他们掌握的数据库有4.7万左右病例,随着对数据研究的深入,宇传华发现了越来越多12月8日之前的病例。

其中较早的一个病例是在2019年9月29日发病的患者,数据显示该患者没有进行核酸检测(按照中共官方说法,那个时候也不可能有核酸检测手段),他是被临床诊断(CT胸片诊断)为疑似病例,最终患者死亡。

此外,在11月还有两个患者病例,发病时间分别是2019年11月14日和11月21日。

非常诡异的是,根据美国获得的信息,11月14日的病例与武汉某研究员妻子死亡的时间非常吻合。

而更加诡异的是,在中共卫生部门发布封口令的当天,宇传华就通过电话联系记者要求撤回稿件,并声称相关病例的日期输入有错误。

如果我们简单回顾一下2019年秋天的相关事件,就会发现这些信息都有很巧合的对应。

2019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突然举行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及核辐射超标的演练。该演习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的处置全过程,从流行病学调查到设置临时检疫区隔离,再到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武汉官方这次极富预见性的演习在时间上刚好与9月底的死亡病例是对应吻合的。

此外,《南华早报》在去年3月13日的独家报导披露,他们获取的一份没有公开的政府数据表中显示,一名55岁的湖北省男子可能是当时已知的最早感染病例,日期是在11月17日。

这和宇传华披露的11月病例也是对应吻合的,说明早在2019年11月已经在武汉以及武汉之外的地区出现人际传播。

如果朋友们还有印象的话,我曾经在此前的节目中和大家详细讨论过,国药集团董事长于清明公开承认该集团4级党政领导早在2020年3月就注射了疫苗,从灭活疫苗研发的最短极限周期半年左右来看,中共应该是在2019年9月前后就启动了疫苗研发,这个时间点也和宇传华报告的死亡病例以及武汉官方的演习时间一致。

非常耐人寻味的是,与病毒来源相关的问题还有两个重要信息也在近日被释放出来。第一个是美联社在今天抢先披露了世卫专家组前往武汉调查的“接近最终版本”的疫源报告草稿。

世卫专家组出台武汉调查报告

根据该报告内容,专家小组提出4种疫源可能性,概率最高的是病毒宿主传染第2种动物后,后者再传染人类,被评为“可能至非常有可能”(likely to very likely);其次是蝙蝠直接传染人类,被评为“可能”(likely)。

第3种是透过冷冻食品传播,被评为“可能但机会不大”(possible but not likely);至于经由实验室外泄则被评为“极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这份报告可以说既没意义也有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

说报告没有意义,是因为这份报告实际上是在中共操纵之下出台的,其中不仅有中共专家的参与,也有达萨克这类亲共专家的参与,同时还有中共政府明显干预整个调查过程的因素,所以其可信度非常低。单纯从疫情溯源的学术角度看,其政治价值远远高于科学价值,所以说没什么意义。

其中尤其是“冷冻食品链传播理论”,一直以来都是中共官方唯一在极力渲染的说辞。这是一个违反基本传染病常识的说法,如果病毒真的是国外某种冷冻食品通过进口传播到武汉的,那么源发地和其它进口地点必然会出现多点同步爆发疫情,这和我们看到武汉密集爆发后,以此为中心向周边及外界扩散的事实完全不符合。

这样一个中共绞尽脑汁杜撰出来的甩锅理论,居然被硬塞进了世卫官方报告,可见中共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自己的说法,他对这份报告中的“方法论和过程”表达了疑虑,原因是“北京显然协助撰写报告这个事实”。

布林肯表示不信任报告 却暗示不追责

说这份报告有意义,是因为这给布林肯直接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一方面表达了对中共的不信任,也间接表达了对世卫组织这份调查报告的不信任,但他在美国是否应该对中共就隐瞒疫情进行追责的问题上却采取了鸵鸟政策,声称虽然有必要“为过去究责”,但他强调,拜登政府的“焦点有必要放在替未来建构更强健的系统上”。

为什么拜登政府要公开暗示不会对中共就疫情问题追责?这个表态显然和川普(特朗普)时代的蓬佩奥截然不同。昨天布林肯在连线CNN表达这个态度的时候,甚至连CNN的主持人都感到难以接受,当即以强硬的语气追问,说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对中共没有任何惩罚吗?布林肯只好含糊其辞,说我们先等著看看世卫的报告。

大家看到了吧,布林肯代表拜登政府的这个表态实际上和雷德菲尔德、埃舍尔等专家,包括和蓬佩奥时代的国务院发表的正式报告出现了隔空交火的状态。

此前我们说过,拜登政府对中共政策在表面上大体沿袭了川普时代的框架,也通过这次联合盟友以象征性的制裁表达了对中共的强硬。但实际上,拜登政府对中共的压力是在大幅减轻的。

拜登公开给习近平交底,不会寻求冲突,不会推翻中共政权,这是第一大减压措施,去掉了习近平一大块心病,现在又公开暗示不会追责疫情问题,等于再次摁下了减压阀门,去掉了习近平另一块心病。

为什么拜登政府可以无视美国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轻易放过中共的责任?

在我看来,这背后至少存在两个因素,一个是拜登在竞选期间为了打击川普,将美国疫情损失的责任几乎全部怪罪到川普的头上,这是为了大选的政治利益而刻意回避了中共的根本责任。

也就是说,是拜登自己把事情做极端了没有留什么余地,结果就是他现在无法转头去追责中共,因为一旦这样做了,就等于自己否定了自己之前那些“全是川普的责任”等极端说法。

另一个因素是拜登政府目前并不想与中共完全对立。我们看到迄今为止,拜登的政策始终都保留着与中共合作的余地,如果要对中共严厉追责,这将是中共难以承受的经济代价和道德代价,习近平的雄图霸业大梦势必被终结,这只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中共撕破脸与西方彻底对立大干一场。

为什么川普敢掀桌子 而拜登不敢?

这种结果,一直都是西方左派最怕的软肋,多少年来,美国政坛的“拥抱熊猫派”之所以屡屡得手,左右美国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就是因为这个终极恐吓策略。总是声称如果中共彻底翻脸将对美国和西方不利,保持合作还有可能促成中共转变等等。

这个情形和当年纳粹开战之前的欧洲极其相似,为了保住眼前的短期利益,结果就是纵容了纳粹的进一步嚣张。为什么蓬佩奥说“软弱招致战争”?他就是在警告这个历史教训。

我们都知道,拜登政府很多人过去都和中共有各种利益关系,换言之,多多少少都有把柄在中共手中。一旦与中共完全对立、交恶,可能引发中共进行针对性的报复,这可以说是拜登政府的先天软肋。

川普这个周末在接受福克斯采访评论阿拉斯加中美会晤的时候说,如果是我在场,甚至是莱特希泽等人在场,他们一定会站起来走人。

为什么川普敢掀桌子而拜登不敢?根源就在于左派的惯性绥靖政策被中共拿捏住了,而绥靖的背后是深层的利益勾兑。当年奥巴马出访杭州被中共在机场公开打脸,红地毯都不给,逼他从小门下飞机,他同样不敢在中共南海岛屿军事化问题上掀桌子。这是惯于作秀的政客们的通病。

奥巴马都是这样一副熊样,要指望一直都是小弟角色的拜登能够对中共强硬,显然是不现实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打得热火朝天的制裁大战,更大程度上有一种“作秀”的成分。只有在经贸、科技以及疫情等硬碰硬议题上,才能见到拜登说的“激烈竞争”的底色是什么。

最关键的是,拜登的软弱并未换来中共的投桃报李。相反,中共借世卫组织的报告狠狠反咬了美国一口。

中共借世卫报告狠咬美国一口

根据今天最新的《华尔街日报》的消息,该报已经拿到了尚未正式发表的世卫调查报告全文。在报告中,中共除了强行加入那个可笑的“冷冻食品传播理论”,更毫无顾忌地引用了中共对2019年底在武汉举行的国际集会有关的疾病研究内容,并要求考虑当年10月的世界军运会各国参赛人员的健康数据。

报导说,中共官员已经露骨地表示,参加这些运动会的美国代表团可能已经将病毒引入武汉。

大家看到了吧,这样的报告,我们说句不好听的话,可以用中共骑在拜登头上拉屎来形容。中共显然是精心算计好了,先利用世卫报告铺垫“海外输入”的可能性,同时埋下一个调查武汉军运会参赛人员健康数据的伏笔。

军运会参赛人员的健康数据在谁手中?当然都在中共手里。下一步中共完全可以根据需要制造出一些高度疑似海外输入病毒的数据出来,然后一脸惊诧地宣布说,看,美国贼喊捉贼,病毒最初就是美国传来的。

话题聊到这里,我想大家可能都看出来了,拜登在就职后第一时间就宣布重返世卫组织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一旦美国承认了世卫的合法性与权威性,等于送上门去挨刀,送上门去让中共非常舒适方便地甩锅在美国头上,拜登对世卫的结论无论承认还是不承认都很不好办。

这个作茧自缚的逻辑怪圈,现在已经真真切切体现在了布林肯对追责问题含糊其辞的话语中。我们不妨可以先把话说在这里,拜登政府现在的被动只是开始,等到中共一步步把甩锅做实在美国头上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恐怕不排除会出现中共反过来要求对美国追责、要求美国赔偿的天下奇观。

好的,欢迎朋友们订阅、点赞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