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阻止批判性种族理论毁灭美国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内战是世界历史上一件非凡而独特的事件。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个国家在结束罪恶的奴隶制的正义斗争中,牺牲了数十万本国公民。

这场战斗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许多英雄冒着生命危险,但是,战争是考验美国的时刻,奴隶制终将被废除,否则这个国家将不复存在。正义战胜邪恶。

从那时起,争取种族平等的斗争就一直在继续,尽管经历许多曲折,有时极其令人沮丧,但总的来说还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直到现在。

一种叫做“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CRT)的东西介入了我们的社会,让社会转向种族仇恨,说白了,就是要毁灭我们的国家和我们共同的人性,除非它被制止。

与奴隶制不同的是,奴隶制是公开的,而批判性种族理论则是一种日益严重的毒瘤,正在毒害我们的学校、媒体、娱乐业和企业。它无处不在,往往不为人所见,更多的时候甚至不为大多数公众所了解或认识,因此更加危险。

关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定义和解释有很多,这是混淆视听的文字幻觉,是论文和“研究”的内容,其中一些定义和解释相当冠冕堂皇,虽然有些诡辩,但批判性种族理论归结起来很简单。

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著名梦想——终有一天我们会以品格的优劣而不是肤色来评判他人——被彻底颠覆了。

我们的肤色是我们存在的全部和终点,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这决定了我们在生活和命运中的地位,超越了阶级,显然也超越了我们的品格(即,我们实际的行为和我们所做的事情)。

种族就是一切,要想被人认为是好人,就必须承认这一点,向它低头,并做出相应的行为。

而且,不用说,在这个理论的架构中,白种人(根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定义——现在有一个“西班牙裔白人”的叫法)几乎做了一切坏事,天生就是万恶之源。因此,我们有“白人特权”、“白人居高临下的说教”(white ’splainin’)等等。

少数族裔不会是种族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只能是白人。

这种理论与现实或智人(homo sapiens,现代人的学名)的DNA(种族是几乎看不见的次要组成部分)毫不相干,本质上是种族主义本身。

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

“批判性种族理论”是批判理论的产物,批判理论是由失意的欧洲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发展起来的,他们试图解决工人阶级的失败,做他们该做的事,即建立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

他们放弃了那些顽固的工人,决定“进军社会各机构”(媒体、学校、娱乐业)来实现共产主义的涅盘之路,接管这三个关键领域,并从上面灌输他们的马克思主义。

这种策略在很大程度上起了作用,看看这些机构在整个西方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但这还不够。致命的一击是必要的,西方文明必须被完全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关于我们必须如何生活、行动和思考的指令。

西方人很难做到这一点,除非是背地里,因为他们所憎恶的古典自由主义是西方的产物。

引入批判性种族理论,这将巩固极权主义对社会的扼杀,因为种族是不可改变的。(少数假装自己来自另一个种族的异类加起来很少。)

那些从小就崇拜(英国著名小说家)奥威尔的人,突然间心甘情愿地在《动物农场》(Animal Farm)里生活了,仿佛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部讽刺小说。“四条腿的好,两条腿的坏”,正在成为美国的现实,只不过是“黑人好,白人坏,黄种人好,白人坏,棕色人种好,白人坏”。

我们文化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这种荒谬理论的影响,一直到公司董事会。就连可口可乐的高管们也在教导我们“白色”的危害。他们真的相信这些愚蠢的论点吗?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只是害怕,胆小鬼们为了保住他们的高薪工作,就随波逐流。但如果是这样,那就更糟糕了。

灌输仇恨

最重要的是,这种意识形态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学校,甚至是幼儿园,以致于年幼的孩子们天生就仇恨或不信任彼此,更可悲的是,也不信任自己。

白人孩子——无论他们属于什么社会阶层,无论他们的家庭是在什么时候来的美国,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是在奴隶制之后几十年甚至更久,为逃离大屠杀、种族灭绝、赤贫如洗或其它原因才来到美国的——他们被灌输的观念是,他们是压迫者,必须用他们的一生来为他们的肤色赎罪。

你觉得这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不管他们是什么肤色,不管他们站在哪一边?

如果你想发明一种意识形态,在根本不存在种族主义的地方制造种族主义,那么没有比批判性种族理论更好的东西了。

这是按你的意愿来控制社会的一种极好的方法。当然,希特勒在他的种族理论中有他自己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形式。苏联有国内通行证,上面标明每个人的种族,不仅仅是肤色,还包括他们的地区和宗教。

在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支持下,民权运动的主要目标之一——种族融合也被颠倒过来,回到了种族隔离的状态,哥伦比亚大学等机构分别为不同的少数族裔和种族群体举行毕业典礼。就在不久以前,同样的人会认为这是一种种族主义暴行。

这些机构现在带头反对言论自由,批判性种族理论是它们的思想基础。毕竟,《人权法案》是白人写的,必须抛弃。

这种思想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几十年前,在黑人权力运动(Black Power movement,1954–1968年)和黑豹党(Black Panthers)中也有一定的影响。但它重新崛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批判理论还需要把意识形态再向前推动一步。还有一个因素在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最近崛起中尤为突出。在美国选出了一位黑人总统(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的时候,它开始被接受,表明种族主义社会最终,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历史。

这对于依靠反对种族主义来获得权力和收入,实际上是为了获得自身生存和自我形象的并非无足轻重的群体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因此,批判性种族理论受到了他们的欢迎,就像它受到了所有可以被称为“美国要员们”的欢迎,而其他人则错误地称之为“精英阶层”。

现在到处都是“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引领着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典范在街头上演。

地方行动

不过,也有一些好消息。就像现在的许多事情一样,在令人惊讶的程度上,这种反民主、分裂种族的运动,在地方可以被很好地阻止。这在关键的学校层面上尤其如此,在那里,家长们,我们所有人,可以组织起来、站出来阻止这种灌输。

在新冠疫情期间,许多家长第一次在Zoom上看到了他们的孩子在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对此深感不安。他们必须坚持到底,制止这件事。

这需要勇气和信念,许多人以前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甚至不知道他们有这种勇气和信念。但他们确实有。许多人开始在全国各地表现出来。

现在最勇敢地这样做的是黑人,他们比我们任何人都更清楚地看到、更强烈地感受到,批判性种族理论对民权运动和他们自己人民的灾难性背叛,并强烈反对它。

他们是金博士(马丁‧路德·金)事业的继承人。

正如我们在那些日子常唱的:“黑人与白人在一起,我们不会被动摇/像一棵立在水边的树/我们不会被动摇。”

原文:Stop Critical Race Theory Before It Destroys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小说家、获奥斯卡提名的编剧、PJMedia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大纪元时报》的特邀编辑。他最新的著作是《山羊》(GOAT)(小说)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它还未被摧毁的话》(非小说)(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在Parler上可以通过@rogerlsimon关注他。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