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会子牙(视频)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上回书说到姜子牙上昆仑山,他自己的事没办成,反而把师父的事给办坏了。其实也不是把师父的事办坏了,中间有很多蹊跷:

申公豹他自己讲修行几千年了,姜子牙上去昆仑山才四十年,而申公豹却是姜子牙的师弟。南极仙翁显然极不买账申公豹,直接骂他(申公豹对南极仙翁同样不敢惹,但是他也不买南极仙翁的帐)!

在元始天尊对姜子牙的嘱咐中说:“谁叫你,都不要回头。”但是姜子牙就回头;元始天尊也说了,办了这件事(建封神台挂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毕了。”结果,申公豹说:“你把封神榜烧了,咱们一块去保纣王。”姜子牙居然跟申公豹打赌,打赌申公豹把脑袋切下来又能安回去,南极仙翁讲:“这是小能小术,他把你给骗了,你也太厚道了。”

厚道是人的词,是形容人,不是神,第一;第二个,申公豹一出手就让他烧掉封神榜,烧掉封神榜就烧掉了姜子牙这一世的未来,烧掉姜子牙整个生命的使命跟来处,因为元始天尊说得很清楚,说你把封神榜挂起来,你这一辈子干成这一件事就得了。但姜子牙没听师父的话!我昨天没搞明白申公豹为什么有几千年的修行?这前后的关系有啥故事?今天明白了:

纣王还有二十八年,连女娲都动不了,如果女娲动不了的话,元始天尊也动不了。换句话说,一个朝代的更替、变化不是人能知道的,是神所控制的。这里面意味着什么?

当出现大的一定层面的仙界生命更迭的话,就是重新封神,那不就等于现在(相当一定层面里面)的神或仙的境界重新进行大洗礼,而这种大洗礼的概念就是:把过去的东西都给抛掉。

我们知道封神榜被定位的三百六十五个神里面很多是重新被封的。吕岳是个瘟神,他自己说他是个练气士,专门练这个东西。那我就想了:原来那个瘟神在哪儿?其实原来那个瘟神没了——一定有他的原因跟去处。

在《封神演义》之前,就是整个大洪水时期,西方有“诺亚方舟”、东方有“大禹治水”。大禹治水之前是三皇五帝时期,那个时候讲的都是神界的故事,对应着欧洲的希腊神话故事:人、神、仙、兽之间相互通婚,产生相应的这个、那个。意思是:在三界一定层面上的生命发生、经历了什么故事(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些神仙故事)!?而那些神仙的故事不是发生在人间,是发生在仙界。当祂们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全部清洗掉——原来的东西没了。但,是在一定的层面。

那元始天尊挂封神榜,重新封神,为什么由姜子牙封?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人的轮回转世是在“天地人”中的,也就是说:用境界里最低的去封高的,而授予最低的使命的,是元始天尊!?

所以被封的这些神,都是修不成的!元始天尊在这之外,后来这些神是在这之内,有一种“从新再造”的全新感觉。

那申公豹过来干嘛?申公豹过来,姜子牙一回头,就跟姜子牙说“你把封神榜烧了”,如果把封神榜烧了,就把新的这些神界全给烧了,没了!如果把新的烧了,那原来的东西不就留下了吗?那地方不能空。

我以为这里面有这个故事,只有这个解释才能明白为什么申公豹说自己有几千年修行,也为什么说南极仙翁、元始天尊不能毁了他。他带着所有旧的势力的东西,所以在人间他就一定保纣王。保纣王,毁了新的东西,这就是申公豹的使命。

那申公豹就带有了原来的、旧有的不好的那些神的因素,所以申公豹就可以请来三山五岳各路神仙。而这各路神仙都是曾经修炼过多少年(这个练气士、那个练气士)。但唯有元始天尊和老子承载着《封神演义》中“未来”的这一套(谁是谁、谁是谁,都定位了)。

……

我们话说开了,这就是讲故事。但是对今天有着极其借鉴的概念,就像我们说,你看意大利遭(瘟疫)这么大的苦难,跟教宗倾向于中共有着绝对的关系。天主教的教宗跟中共走到一起,那你心目中的神又往哪儿放啊?也就是说,你今天在宗教上亲近于天主教的话,你要看看你的教宗的所作所为,将会把你引到何处。

《封神演义》讲的“通天教主”就是这故事。所以后面出现的整个整体的故事是跟神、仙、修炼人直接相关,凡是阻碍的,都有旧的因素在其中,他们都是秉承着旧的东西,都想维护过去的,而不去顺应天、地走向全新。

这么解释就解释通了申公豹的存在,元始天尊并不能毁他,那南极仙翁极其讨厌他,也不能毁他。因为申公豹是冲着封神榜去的,封神榜是在姜子牙手里,所以姜子牙可以毁他,但他的师兄不能直接毁他,要姜子牙答应——配着对儿的(我自己理解)。

所以生命就是这样对应着来的。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无论外面灾难有多大,它有它的定数。对很多朋友来讲不必太担心,你只要今天真正地拒绝中共,不是斗心眼,真正地从生命上拒绝中共,外面的事情没这么可怕,它就是个过程……你正常生活、正常做,你看明白了这些事情,就不是事情了。

闻太师驭麒麟 九龙岛四圣出手

诗曰:

王道从来先是仁,妄加征伐自沉沦。

这里讲的“王道”就是顺天意。正的,从来一开始都是挨打的,他一定是防守的,他对生命一定是尊重的,就是这么一个对应。

顺天意的永远是珍惜生命、珍惜未来。如果你出于自己利益去征讨王道,那你就是自找倒楣,肯定就完了。

趋名战士如奔浪,逐劫神仙似断燐。

人间求名、求利者“如奔浪”。看起来汹滔骇浪,到头来什么都没有,空有其事、一物全无;劫难就在那儿,你还去追?追求这些东西的,就是与王道对立的神仙。就像东海龙王被哪吒拔了他的鳞片,那就惨了!

异术奇珍谁个是,争强图霸孰为真。

到底谁是、谁非?都为了自己的功名,想自己求一个结果!或者自持自己很强悍、自恃自己的功夫或者自己的功能更加强悍。到底为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都是空的,因为你是逆着天意的。

不如闭目深山坐,乐守天真养自身。

不要管世间的事,这些事跟你没关系,这是天意所为。这里讲的“天真”是对立于争强图霸、逐名战士、追逐神仙、妄加征讨。这些在人的势力中、在人的利益中认为是求功名的、求俸禄的,所有这一切,都与“天真”对立。反过来就是:守住人生命的本来(人之初,性本善),把自己肉欲、贪婪降到最低点。

所以这一首诗展示的就是“四圣”。有些“修行人”就出山了,就来“惹麻烦了”。

话说闻太师听吉立之言,忽然想起海岛道友,拍掌大笑曰:“只因事冗杂,终日碌碌,为这些军民事务,不得宁暇,把这些道友都忘却了。不是你方才说起,几时得海宇清平。”

吉立你要不提醒,我闻太师还忙忙碌碌的,你这一提醒我,我想起来了。天地之大,宇宙之广,只要找到我的道友,一切都宁静如初。

吩咐吉立:“传众将知道:三日不必来见。你与余庆好生看守相府,吾去三两日就回。”太师骑了墨麒麟,挂两根金鞭,把麒麟顶上角一拍,麒麟四足自起风云,霎时间周游天下。

云为路,就像哪吒脚蹬风火轮的概念一样,其实就是讲麒麟可以走入另外空间。人们看到的是云彩,在它的角度来讲,云就像它脚底的鞋一样。

有诗为证:

四足风云声响亮,鳞生雾彩映金光,

周游天下须臾至,方显玄门道术昌。

只有修行人才有这个本事(驾麒麟),不是修行人也降不住这些坐骑。

话说闻太师来至西海九龙岛,见那些海浪滔滔,烟波滚滚。把坐骑落在崖前。只见那洞门外:异花奇草般般秀,桧柏青松色色新。正是:

只有仙家来往处,那许凡人到此间。

《封神演义》中把这些都叫作仙,很少叫作神。仙应该比神低,也就是说:神应该是能修成的。这里边有所分别。

正看玩时,见一童儿出,太师问曰:“你师父在洞否?”此童儿答曰:“家师在里面下棋。”

太师曰:“你可通报:商都闻太师相访。”

童儿进泂来,启老师曰:“商都闻太师相访。”

只见四位道人听得此言,齐出洞来,大笑曰:“闻兄,那一陈风儿吹你到此?”

闻太师一见四人出来,满面笑容相迎,竟邀至里面,行礼毕,在蒲团坐下。

四位道人曰:“闻兄自那里来?”

太师答曰:“特来进谒。”

道人曰:“吾等避迹荒鸟之中,有何见谕,特至此地?”

太师曰:“吾受国恩,与先王之托,官居相位,统领朝纲重务。今西岐武王驾下姜尚,乃昆仑门下,仗道欺公,助姬发作反。前差张桂方领兵征伐,不能取胜。奈因东南又乱,诸侯猖獗,吾欲西征,恐家国空虚,自思无计,愧见道兄。若肯借一臂之力,扶危拯弱,以锄强暴,实闻仲万千之幸。”

闻太师这话一说,就挑出了是非。因为他谈到姜尚,就把修行的人给拉进来了。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但是他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当他以昆仑之派去辅佐西岐,闻太师说他跟我们作乱。

所以闻太师的一番话,就挑起了天下所有修行人的对立:必须有选择——是选择昆仑门下,还是跟闻太师一伙?

所以祸端都是这么引起来的。在人的层面,就是闻太师惹起来的,这是前、后对应的。不同的生命层面有着不同的缘由,但各层面的生命都会在他这一层面找到自己的理由。

申公豹等了姜子牙几千年,一出手就想把姜子牙骗了,把封神榜一烧,申公豹、闻太师他们所有的道友,都还各居自己处所,天下不改变。

但姜子牙没烧,南极先翁给挡了,所以申公豹说你等着,我让你西岐血流成河,当申公豹这一说,在商朝,闻太师这时候就想起了去找到道友。可不是申公豹跟闻太师打招呼,没有。

所以,看起来之间没有关联,实际上、下是有关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境,梦境跟这边没关系,但是这个人自己可以知道上、下对应。用梦这个角度去讲,对很多朋友容易理解。

头一位道人答曰:“闻兄既来,我贫道一往,救援桂方,大事自然可定。”只见第二位道人曰:“要去四人齐去,难道说王兄为得闻兄,吾等便就不去?”闻太师听罢大喜。

──此乃是四圣,也是“封神榜”上之数:头一位姓王,名魔;二位姓杨,名森;三位姓高,名友干;四位姓李,名兴霸;是灵霄殿四将。

玉皇大帝的灵霄殿四将,这个时候是在下面(人间),还做仙人,所以他们被杀之后,人身丢掉之后,经历这种洗礼之后,就到灵霄殿。这些仙都是从地上来的,但注定是修不成的。

这里面就有了一个很有趣的道理,他是反的道理,什么意思?这些人都是逆天意而为的。逆天意而为的可又成了三界里的神仙,是玉皇大帝的灵霄殿里面的四大将。所以三界是“反的”。自己的师父教诲过“三界是反的”,只能凭空、凭着悟性去理解。

当然这都是我个人的理解。《封神演义》的故事听起来,一切都是定数啦!

看官:大抵神道原是神仙做,只因根行浅薄,不能成正果朝元,故成神道。

如果你查“神道”的话,你会发觉都出现在日本。日本有叫什么“太河神道”,还有……你去京都看到的很多含有修行的一些庭、堂、庙、宇,都是“神道”来的,跟禅宗有关系,但都是非常低的仙,五花八门。人到那个环境中就感觉与人的风格很近,而且可以把那些东西引入我们日常的居所中。

日本庭堂的那种风格,在家居的这种装修中,是一种风格,很多人也很喜欢,我个人也满喜欢,我觉得也很有趣,很有味道,明儿我把我的背景改一个,就想改成日本式的那种家居的风格。

如果简单的解释,就是他们崇尚大自然如何如何。但这里的神道:“大地神道原来是神仙做,根基太浅,不能修成正果朝元。”这个“朝元”是指元神的元——回归不了自己元神本来的境界。

我刚才解释说:“三界里的理是反的。灵霄殿的四将是修不出去(三界)的。”是反(上界)的道理。所以“神道”就是讲“三界里面的神”——七仙女(想到的就这些了)。

也没有什么对、没有什么错。人们在六道轮回中,其实有机会能够到那儿去,所以,元始天尊是把封神榜给了姜子牙。封神榜里面这部分可不是归玉皇大帝去封的。灵霄殿里面的四将不是玉皇大帝自己派的。

──且说王魔曰:“闻兄先回,俺们随后即至。”闻太师曰:“承道兄大德,求即幸临,不可羁滞。”王魔曰:“吾把童儿先将坐骑送往岐山,我们即来。”闻太师上了墨麒麟回朝歌。不表。

且说王魔等四人,一齐驾水遁往朝歌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五行之内水为先,不用乘舟不驾船,

大地乾坤顷刻至,碧游宫内圣人传。

万物都有水,水应该是根本。所以当他(王魔等四人)驾水遁,无处不能去(不用乘舟不驾船,大地乾坤顷刻至)。其实我以为这里讲的“五行之内水为先”有这种含义在里面:人的身体里都有水,我们讲过在物质形态中,同样包括固态、液态跟气态。固态就是天、地、人的“人”;液态就是“地”;气态就是“天”。

下种子,是固态(人)。生万物的种子得摸得着吧!开春了,得浇水!在大地上浇水,不浇水就死了——水是“地”;任何东西得透过阳光,没阳光不成(植物同样是有呼吸的),那是“天”。我只是举例子。

阳光你看得着吗?看得着,又看不着,对不对!所以跟我们人的生命概念是一样的。现在的瘟疫都奔肺来的,这就叫天谴。在五行中很容易就可以看明白,凡是得了呼吸道疾病,都有着天谴的成分在其中。

话说四位道人到朝歌,收了水遁进城。朝歌军民一见,吓得魂不附体:王魔戴一字巾,穿水合服,面如满月;杨森莲子箍,似陀头打扮,穿皂服,面如锅底,须似朱砂,两道黄眉;高友干挽双狐髻,穿大红服,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上下獠牙;李兴霸戴鱼尾金冠,穿淡黄服,面如重枣,一部长髯;俱有一丈五六尺长,愰愰荡荡。众民看见,伸舌咬指。王魔问百姓曰:“闻太师府在那里?”有大胆的答曰:“在正南二龙桥就是。”四道人来至相府,太师迎入,施礼毕,传令:“摆上酒来。”左道之内,俱用荤酒,持斋者少。五位传杯。

当祂们用酒、用肉的时候,就有一种“人中的欲望”在其中(人有了浑浊的成分在其中)。这里面用的是“左道”,其实我以为这里他说的意思包含着“不正”的含义。饮酒吃肉、民以食为天,当人们注重口中味道的时候,人很难使他的境界摆脱人肉身欲望的影响。

吃斋,在小道上是一种修炼的形式;一种辅佐的作用在其中。但当(左道)跟普通人一样,甚至嗜酒如命,那就表明修行的东西背后有着不洁净的因素在其中(是我个人体会了)。

次日,闻太师入朝见纣王,言:“臣请得九龙岛四位道者,往西岐破武王。”纣王曰:“太师为孤佐国,何不请来相见?”太师领旨。不一时,领四位道人进殿来。纣王一见,魂不附体,好凶恶像貌!

道人见纣王曰:“衲子稽首了!”纣王曰:“道者平身。”传旨:“命太师与朕代礼,显庆殿陪宴。”太师领旨。纣王回宫。

且说五位在殿懽饮。王魔曰:“闻兄,待吾等成了功来,再会酒罢。我们去也。”四位道人离了朝门,太师送出朝歌。太师自回府中。不表。

且说四位道人驾水遁往西岐山来,霎时到了,落下水光,到张桂方辕门。探马报入:“有四位道长至辕门候见。”张桂方闻报,出营接入中军。张桂方、风林参谒。

王魔见二将欠身不便,问曰:“闻太师请俺们来助你;你想必着伤?”风林把臂膊被哪吒打伤之事说了一遍。王魔曰:“与吾看一看。……呀!原来是乾坤圈打的。”葫芦中取一粒丹,口嚼碎了搽上,即时全愈。

桂方也来求丹,王魔一样治度。又问:“西岐姜子牙在那里?”张桂方曰:“此处离西岐七十里。因兵败至此。”王魔曰:“快起兵往西岐城去!”彼时张桂方传令,一声炮响,三军呐喊,杀奔西岐,东门下寨。

三十六路兵马第一路兵马已经到来。

王魔奇兽 子牙无奈 二上昆仑

我们就是讲“故事”,内容肯定触及到我个人在修炼当中的一些理解、认识,每个人理解的都不同,人与人之间理解完全相同的话,这两个人就是一个人,分不开了,不可能两个是一个人,一定有差距,才会反映出每个个体生命的“自我”真正的价值。

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就是讲故事……我们就当故事……

子牙在相府,正议连日张桂方败兵之事。探事马报来:“张桂方起兵在东门安营。”子牙与众将官言曰:“张桂方此来,必求有援兵在营,各要小心。”众将得令。

且说王魔在帐中坐下,对张桂方曰:“你明日出阵前,坐名要姜子牙出来。吾等俱隐在旗旛脚下;待他出来,我们好会他。”

杨森曰:“张桂方、风林,你把这符贴在你的马鞍鞒上,各有话说。我们的坐骑乃是奇兽;战马见了,骨软筋酥,焉能站立。”二将领命。

且说次日,张桂方全妆甲胄,上马至城下,坐名只要姜子牙答话。报马进相府,报:“张桂方请丞相答话。”子牙不把张桂方放在心上,料只如此,传令:“摆五方队伍出城。”炮声响亮,城门大开。只见:

青旛招展,一池荷叶舞清风;

素带施张,满院梨花飞瑞雪。

红旛闪灼,烧山烈火一般同;

皂盖飘摇,乌云盖住铁山顶。

杏黄旗磨动,护中军战将;

英雄如猛虎,两边摆打阵众英豪。

那个时候都按颜色来走,排兵布阵也按颜色来走,其实咱们也讲过“赤橙黄绿青蓝紫”、“Do到Si”(音符)这些都是“七”(定数)来的,这种颜色相互的匹配,跟上面更高境界的生命是对上的,所以那时候讲摆阵,人这边是摆阵,其实在另外空间就立起来了,所以神、佛在你背后。正的力量越正,触动上面的生命层面越高(所以摆阵真正是干这事的,其实有着“半人半神”的概念)。现在的人都不信了,所以就另外一个概念了。

话说宝纛旛下,子牙骑青鬃马,手提宝剑。桂方一马当先。子牙曰:“败军之将,又有何面目至此?”张桂方曰:“‘胜败军家常事’,何得为愧。今非昔比,不可欺敌!……”言还未毕,只听得后面鼓响,旗旛开处,走出四样异兽:王魔骑狴犴,杨森骑狻猊,高友干骑的花斑豹,李兴霸骑的是狰狞,四兽冲出阵来。子牙两边战将都跌翻下马,连子牙撞下鞍鞒。

龙有九子,狴犴是第七个,长的像老虎;杨森骑的是狻猊,我们通常说的狮子,龙的四子;高友干骑的是花斑豹,其实他讲的是花斑豹,应该是有另外一个名字;另外,李兴霸骑的是狰狞,狰狞(大概)是龙的三子。你去故宫,太和殿房角那些兽,是狰狞这些兽。狰狞的狰应该是四个尾巴,一个角,他的尾巴很厉害。

这些兽在我们现实普通人的环境中能够对应上,你看有豹、有狮、有虎——我们人中的动物能对应到一定层面的动物。就像我们说妲己(狐狸)有那种魔力、妖气,是从另外一个生命的概念中出来的。有些很不好的女人,咱们通常说的“眼睛会说话”(只能这么解释,对女人没有任何意见),就是说:因为诱惑所在,眼睛会说话,有些人的眼睛会勾起别人的魂魄。

狴犴,基本上就是老虎;狻猊,就是狮子;花斑豹就是豹了;狰是另外一种兽。

这些战马经不起那异兽恶气冲来,战马都骨软筋酥。

──内中只是哪吒风火轮,不能动摇;黄飞虎骑五色神牛,不曾挫锐;以下都跌下马来。

黄飞虎的坐骑这里没说是怎么来,但五色神牛是有来头的。就是说:黄飞虎的五色神牛不输给龙的九子。这四位战将骑的是龙的九子,而他们在天庭是大殿前镇殿的四个大将,龙一直有“护法”的含义在里面,就是这么对应来的。

四道人见子牙跌得冠斜袍绽,大笑不止;大呼曰:“不要慌!慢慢起来!”子牙忙整衣冠,再一看时,见四位道人好凶恶之相:脸分青、白、红、黑,各骑古怪异兽。

子牙打稽首曰:“四位道兄,那座名山?何处洞府?今到此间,有何吩咐?”子牙道罢,王魔曰:“姜子牙,吾乃九龙岛炼气士王魔、杨森、高友干、李兴霸也。你我俱是道门。只因闻太师相招,特地到此。我等莫非与子牙解围,并无他意。不知子牙可依得贫道三件事情?”

子牙曰:“道兄吩咐,莫说三件,便三十件可以依得。但说无妨。”

王魔曰:“头一件:要武王称臣。”

因为当姜子牙辅佐武王自行称王的时候,就不是纣王的臣了,等于跟朝歌掰了。

子牙曰:“道兄差矣。吾主公武王,原是商臣,奉法守公,并无欺上,何不可之有?”

其实是这么回事儿!因为武王并没有对纣王做任何伤害,他也没说我们要闹独立!他没闹独立,你不能这么说呀!

王魔曰:“第二件:开了库藏,给散三军赏赐。第三件:将黄飞虎送出城,与张桂方解回朝歌。你意下如何?”

子牙曰:“道兄吩咐,极是明白;容尚回城,三日后作表,敢烦道兄带回朝歌谢恩,再无他议。”

两边举手:“请了!”

姜子牙的意思就是三件事他全依了。姜子牙耍滑头,而王魔他们艺高人胆大:“你耍滑头,你不过如此,反正你也耍不出我去。”所以当时他们并没有直接下家伙打。

正是:且说三事权依允,二上昆仑走一遭。

话说子牙同将进城,入相府,升殿坐下。只见武成王跪下曰:“请丞相将我父子解送桂方行营,免累武王。”

其实在这种大的天象背景之下,只要你正,你选择顺天意,怎么做都成;你选择逆天意,无论你认为做得多正,你都是错的!这话,有些朋友不一定接受(就容易在下面留言讨论了)。

姜子牙那么正,怎么还撒谎啊?道理是一层一层的!前题是顺天意,但是如果你连何谓“顺天意”和“逆天意”,你都没搞清楚的话,你说我随便撒谎骗人无所谓,我把人剁成肉酱都无所谓,反正我以为我是正的,那就完了。

子牙忙忙扶起,曰:“黄将军,方才三件事,乃权宜暂允他,非有他意。彼骑的俱是怪兽,众将未战,先自落马,挫动锐气,故此将机就计,且进城再作他处。”

黄将军谢了子牙,众将散讫。子牙乃香汤沐浴,吩咐武吉、哪吒防守。子牙驾土遁,二上昆仑,往玉虚宫而来。

这里你可以看到,当姜子牙想上山去见他师父的时候,都要沐浴更衣。这是一种敬意!也唯有在修炼中,在真正的信仰中才会讲这些,那是一份礼仪和敬重。今天很多人根本都没有这些概念了。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你再看看外头出大瘟疫,神为什么要这么干。那人都不知道什么叫犯罪,什么叫亵渎!

有诗为证:

道术传来按五行,不登雾彩最轻盈。

须臾直过扶桑径,咫尺行来至玉京。

很多道术都是从五行的角度讲。只要他上了昆仑山,修行一段时间,这东西(道术)自然就可以有了,在当时,对于很多修道之人这是基础的东西,现在人们把这东西看得很珍贵。而我们表面上却看不到谁能够土遁、水遁?我以为:当人们汽车越发达的时候,开着汽车的人想看土遁、水遁?根本看不着。正好是反的。

且说子牙到了玉虚宫,不敢擅入。候白鹤童子出来,子牙曰:“白鹤童儿,通报一声。”白鹤童子至碧游床,跪而言曰:“启老爷:师叔姜尚在宫外候法旨。”元始吩咐:“命来。”

子牙进宫,倒身下拜。元始曰:“九龙岛王魔等四人在西岐伐你。他骑的四兽,你未曾知道。此物乃万兽朝苍之时,种种各别,龙生九种,色相不同。白鹤童子,你往桃园里把我的坐骑牵来。”

白鹤童儿往桃园内,牵了四不像来。

那四个兽是厉害的。按照元始天尊说法,那四个兽开天辟地的时候就来了,是龙生九子当中的四种,色相、颜色都不同,但他是龙种。元始天尊就把自己的坐骑“四不像”赐给了姜子牙。

怎见得,有诗为证:

麟头豸尾体如龙,足踏祥光至九重。

四海九洲随意遍,三山五岳霎时逢。

这是赐给姜子牙的坐骑,来应对王魔的四个龙子。

童儿把四不像牵至。元始曰:“姜尚,也是你四十年修行之功,与贫道代理封神,今把此兽与你骑往西岐,好会三山、五岳、四渎之中奇异之物。”

姜子牙因为是代替元始天尊封神的,所以他在人间的出现,任何与他对垒的这些修行者都等同于与元始天尊对垒。所以这就是顺天意跟逆天意。

记得在讲申公豹的时候就讲:申公豹为什么修行几千年一直延续到这儿?如果申公豹所保的一切就是旧有的一切,那元始天尊要开辟的是全新的,这就变成了在人间改朝换代的时候,在一定的仙界,都出现了大净化,所以“有未来的”跟“没有未来的”,这是相互对应的。

又命南极仙翁取一木鞭──长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名曰“打神鞭。”

“三尺六寸五分”(对应)“三百六十五天”;二十一节,其实就是三魂七魄。三魂:天、地、人;七魄:是定数七。对吧!

“每一节有四道符印”:东、西、南、北。或者说:春、夏、秋、冬(或:时辰)——我以为可能“东西南北”的含义更高,因为他鞭长已经有了三尺六寸五分——(对应时间)三百六十五天。所以,四道符印每一节应该是(对应空间)东、西、南、北。

──子牙跪而接受;又拜恳曰:“望老师大发慈悲!”元始曰:“你此一去,往北海过,还有一人等你。贫道将此中央戊己之旗付你。旗内有简,临迫之际,当看此简,便知端的。”

地支当中,中央为“土”(“戊”是阳土,“己”是阴土),元始天尊按照五行给予姜子牙“中央戊己之旗”——土为中心,最核心的地方(所以人看相得看人的鼻子,如果太太鼻子长得好,旺夫)!

子牙叩首辞别,出玉虚宫。南极仙翁送子牙至麒麟崖。子牙上了四不像,把头上角一拍,那兽一道红光起去,铃声响亮,往西岐来。正行之间,那四不像飘飘落在一座山上。山近连海岛。

四不像一句话不说,但是元始天尊让他干什么、他要干什么都很清楚。

怎见得好山:

千峰排戟,万仞开屏。

日映岚光轮岭外,雨收岱色冷含烟。

藤缠老树,雀占危岩。

奇花瑶草,修竹乔松。

幽鸟啼声近,滔滔海浪鸣。

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起伏峦头龙脉好,必有高人隐姓名。

话说子牙看罢山,只见山脚下一股怪云卷起。云过处生风,风响处见一物,好生跷蹊古怪。怎见得:

头似驼,狰狞凶恶;项似鹅,挺折枭雄。

须似虾,或上或下;耳似牛,凸暴双睛。

身似鱼,光辉灿烂;手似莺,电灼钢钩。

足似虎,钻山跳涧;龙分种,降下异形。

采天地灵气,受日月之精。

发手运石多玄妙,口吐人言盖世无。

龙与豹交真可羡,来扶明主助皇图。

这里讲“龙须虎”长的模样像虎;狴犴,基本也跟虎的概念差不多。

话说子牙一见,魂不附体,吓了一身冷汗。那物大叫一声曰:“但吃姜尚一块肉,延寿一千年!”子牙听罢,“原来是要吃我的。”那东西又一跳将来,叫:“姜尚,我要吃你!”子牙曰:“吾与你无隙无仇,为何要吃我?”妖怪答曰:“你休想逃脱今日之厄!”子牙把杏黄旗轻轻展开,看里面简帖。

“……原来如此。”子牙曰:“那孽障,我该你口里食,料应难免。你只把我杏黄旗儿拔起来,我就与你吃;拔不起来,怨命。”子牙把旗望地上一戳。

那旗长有二丈有余。那妖怪伸手来拔,拔不起来;两只手拔,也拔不起;用阴阳手拔,也拔不起来;便将双手只到旗根底下,把头颈子挣的老长的,也拔不起来。

子牙把手望空中一撒,五雷正法,雷火交加,一声响,吓的那东西要放手,不意把手长在旗上了。子牙喝一声:“好孽障!吃吾一剑!”那物叫曰:“上仙饶命!念吾不识上仙玄妙,此乃申公豹害了我!”

子牙听说申公豹的名字,子牙问曰:“你要吃我,与申公豹何干?”妖怪答曰:“上仙,吾乃龙须虎也。自少昊时生我,采天地灵气,受阴阳精华,已成不死之身。前日申公豹往此处过,说:‘今日今时姜子牙过时,若吃他一块肉,延年万载。’故此一时愚昧,大胆欺心,冒犯上仙。不知上仙道高德隆,自古是慈悲道德,可怜念我千年辛苦,修开十二重楼,若赦一生,万年感德!”子牙曰:“据你所言,你拜吾为师,我就饶你。”龙须虎曰:“愿拜老爷为师。”子牙曰:“既如此,你闭了目。”龙须虎闭目。只听得空中一声雷响,龙须虎也把手放了,倒身下拜──子牙北海收了龙须虎为门徒。

当初武吉的时候,也是姜子牙说,你拜我为师,我救你,这时候龙须虎也是,你拜我为师,我救你。所以各自有命,不能轻易出手的,出手一定有着因由。而“师徒如父子”就包含这种含义。今天的人们把修行、与生命内在关联的信仰都扔了,把它称为文化(宗教已是一种文化),其实已经相当偏离原始之路。

子牙问曰:“你在此山,可曾学得些道术?”

龙须虎答曰:“弟子善能发手有石──随手放开,便有磨盘大石头,飞蝗骤雨,打的满山灰土迷天,随发随应。”

子牙大喜:“此人用之劫营,到处可以成功。”

子牙收了杏黄旗,随带龙须虎,上了四不像,径往西岐城;落下坐骑,来至相府。

众将迎接,猛见龙须虎在子牙后边,众将吓的痴呆了:“姜丞相惹了邪气来了!”

子牙见众将猜疑,笑曰:“此是北海龙须虎也,乃是我收来门徒。”众将进到府,参谒已毕。

子牙问城外消息,武吉曰:“城外不见动静。”

子牙打点一场大战。

且说张桂方在营五日,不见子牙出城来犒赏三军,把黄飞虎父子解到营里来;乃对四位道人曰:“老师,姜尚五日不见消息,其中莫非有诈?”

王魔曰:“他既依允,难道失信与我等!西岐城管教他血满城池,尸成山岳。”

又过三日,杨森对王魔曰:“道兄,姜子牙至八日还不出来,我们出去会他,问个端的。”

张桂方曰:“姜尚那日见势不好,将言俯就;姜尚外有忠诚,内怀奸诈。”

杨森曰:“既如此,我等出去。若是诱哄我等,我们只消一阵成功,早与你班师回去。”

风林传下令去,点炮,三军呐喊,杀至城下,请子牙答话。探事马报入相府。

子牙带哪吒、龙须虎、武成王,骑四不像出城。王魔一见大怒:“好姜尚!你前日跌下马去,却原来往昆仑山借四不像,要与俺们见个雌雄!”把狴犴一磕,执剑来取子牙。

王魔当然知道那是元始天尊的四不像。他们走到这个层面的时候,谁的坐骑,在他的层面中都清楚。

傍有哪吒登开风火轮,摇火尖枪大叫:“王魔少待伤吾师叔!”冲杀过来。轮兽相交,枪剑并举,好场大战!怎见得:

两阵上旛摇擂战鼓,剑枪交加霞光吐。

枪是乾元秘授来,剑法冰山多威武。

哪吒发怒性刚强;王魔宝剑谁敢阻。

哪吒是乾元山上宝和珍;王魔一心要把成汤辅。枪剑并举没遮拦,只杀得两边儿郎寻斗赌。

话说二将大战,哪吒使发了那一条枪与王魔力敌。正战间,杨森骑着狻猊,见哪吒枪来得利害,剑乃短家伙,招架不开。杨森在豹皮囊中取一粒开天珠,劈面打来,正中哪吒,打翻下风火轮去。王魔急来取首级,早有武成王黄飞虎催开五色神牛,把枪一摆,冲将过来,救了哪吒。王魔复战飞虎。杨森二发奇珠,黄飞虎乃是马上将军,怎经得一珠,打下坐骑来。早被龙须虎大叫曰:“莫伤吾大将,我来了!”王魔一见大惊,“是个什么妖精出来!”

他们各自骑的都是九种龙种当中的一种,龙须虎不是,龙须虎是龙跟虎交配而来的(其实讲的是这意思),当然就不太一样。

怎见得:

古怪跷蹊相,头大颈子长。

独足只是跳,眼内吐金光。

身上鳞甲现,两手似钩枪。

炼成奇异术,发手磨盘强。

但逢龙须虎,不死也着伤。

话说高友干骑着花斑豹,见龙须虎凶恶,忙取混元宝珠,劈脸打来,正中龙须虎的脖子。打的扭着头跳。左右救回黄飞虎。

王魔、杨森二骑来擒子牙。子牙只得将剑招架,来往冲杀。子牙左右无佐,三将着伤,救回去了。不防李兴霸把劈地珠照子牙打来,正中前心。子牙“嗳呀”一声,几乎坠骑;带四不像望北海上逃走。

王魔曰:“待吾去拏了姜尚。”来赶子牙;似飞云风卷,如弩箭离弦。子牙虽是伤了前心,听得后面赶来,把四不像的角一拍,起在空中。

王魔笑曰:“总是道门之术!你欺我不会腾云。”把狴犴一拍,也起在空中,随后赶来。

──子牙在西岐有七死三灾,此是遇四圣,头一死──王魔见赶不上子牙,复取开天珠望后心一下,把子牙打翻下骑来,骨碌碌滚下山坡,面朝天,打死了。四不像站在一傍。王魔下骑,来取子牙首级。

所以,就是姜子牙“三死七灾”他躲不开(这里面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三十六路人马也就自然去伐西岐了。这就是相互对应的。反过来,如果姜子牙(申公豹叫他)不回头,三十六路人马也来不了,这封神榜其实也就不好做了,可能就换成另外一模样,也就不是我们现在看的这模样了。所以有时候很难说何为对?何谓错?一切都在命运中。

忽然听的半山中作歌而来:

“野水清风拂柳,池中水面飘花。

借问安居何处,白云深处为家。”

话说王魔听歌,看时,乃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王魔曰:“道兄来此何事?”广法天尊答曰:“王道友,姜子牙害不得!贫道奉玉虚宫符命在此,久等多时。只因五事相凑,故命子牙下山:

“五事相凑”,其实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相互对应,在一定范围的天、地改变了,所有东西都到位了!其实就是“定数”到了。

一则成汤气数已尽;二则西岐真主降临;三则吾阐教犯了杀戒;四则姜子牙该享西地福禄,身膺将相之权;五则与玉虚宫代理封神。道友,你截教中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为什么恶气纷纷,雄心赳赳。

当初,在那个境界当中定下了规矩:阐教去管这件事(截教不要管)。阐教犯了杀戒,就等于得下凡间,遭此大劫,因为如果他们下到凡间去管这些事情的话,他们就有可能修不成,回不去了,回不去就完了。如果从修行的角度来讲,是这样。

这么讲吧:这些人如果托生到人间,经历了黄河阵(这是比喻了),他们就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对于神仙来讲,这冒了巨大的风险。而当时定下来的就是不关截教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你什么都不管。所以他就讲述,当时碧游宫上有两句话,是讲通天教主给他门下的弟子定下的规矩。

可知道你那碧游宫上有两句说的好:

紧闭洞门,静诵‘黄庭’三两卷;

身投西土,‘封神台’上有名人。

这些人当被封神台封到了神(给收走),就断了他千年的修行,因为他出不了三界,封神台是在三界里面。那你就完了,就把你的修行一切都给废了。

你把姜尚打死,虽死还有回生时候。道友,依我,你好生回去,这还是一月未缺;若不听吾言,致生后悔。”

王魔曰:“文殊广法天尊,你好大话!我和你一样规矩,怎言月缺难圆。难道你有名师,我无教主!”

这话一说,就是妒嫉。元始天尊是王魔的师伯。通天教主是老三,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所以做晚辈的就不能这样去讲:“难道你有名师,我无教主!”一讲这个话,其实是大逆不道了,就是妒嫉!

王魔动了无名之火,持剑在手,睁睛欲来取文殊广法天尊。只见天尊后面有一道童,挽抓髻,穿淡黄服,大叫:“王魔少待行凶,我来了!”

──广法天尊门徒金吒是也;拎剑直奔王魔。王魔手中剑对面交还。来往盘旋,恶神厮杀。有诗为证:

来往交还剑吐光,二神斗战五龙冈,

行深行浅皆由命,方知天意灭成汤。

道行深、道行浅,都是命来的。就是说:谁能修成、谁修不成,都是命里注定的事儿。所以你逆着天意来,不管你道行深、道行浅,一定就输,而你顺着天意来,你怎么做都成——我们当初说习近平时就这么说的。

话说王魔、金吒恶战山下,文殊广法天尊取一物──此宝在玄门为遁龙桩,久后在释门为七宝金莲──上有三个金圈,往上一举,落将下来。

名字不同,一个宝贝。因为那文殊后来到了释迦牟尼佛那里去当菩萨的时候,那个宝贝叫“七宝金莲”,所以这个宝贝(在玄门的时候叫“遁龙桩”)祂一直带着。

我记得有一次跟大家解释过,元始天尊的弟子每个人的功夫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宝贝也都不一样,但他们都是元始天尊的门徒(十二门徒),在我眼睛里祂们每一个人的珍贵也在于此:各自有自己的天地,各自有自己的神通。同样可以类比于今天的人。

如果是未来佛弥勒下世在人间的话,今天能成为与弥勒同世同时在人间为人的人,那不得了!

王魔急难逃脱,颈子上一圈,腰上一圈,足下一圈,直立的靠定此桩。金吒见宝缚了王魔,手起剑落。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八回(上)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八回(下)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