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折磨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秀芳遭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30日讯】2021年1月29日,天空飘着雪,疫情笼罩下的佳木斯,20点55分,饱受中共迫害的刘秀芳女士闭上了双眼。离世前半年,警察一伙还来骚扰她,给她身心带来极大伤害。

明慧网报导,刘秀芳生前曾这样描述过她遭毒打的惨状:“回到号里,刑事犯正在吃饭,一刑事犯关切地问我被打得怎么样?我一脱下裤子,她看到后,竟然被吓得跳了起来,不住地说‘打得太狠了、打得太狠了’……”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22年的迫害中,刘秀芳曾遭八次绑架、三次劳教、一次判刑迫害,遭受过多种酷刑折磨,2019年6月出现脑梗,瘫痪在床。

即使这样,佳木斯市公安局、派出所、社区人员仍不放过她。

2020年7月的一天下午,佳木斯市向阳区九洲社区主任和建设派出所的警察,再一次骚扰刘秀芳的儿子家。当时刘秀芳的孙子一人在家学习,刘秀芳的儿媳被孩子打电话叫回家后,正告警察,婆婆病重,加重她的病情怎么办?那些人请示派出所所长后,执意要见刘秀芳本人。

无奈之下,刘秀芳的儿媳带着这伙人来到刘秀芳的住处。他们逼迫刘秀芳在写有放弃信仰的纸张上按手印,并给她录像。

刘秀芳在身患重病瘫痪在床之时,还被强迫做违背良心的事,给她心里造成创伤,身体每况愈下,6个月后含冤离世。

刘秀芳,佳木斯人,1953年出生,曾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哮喘、小便失禁,伴有大腿浮肿等病患。她曾被病痛折磨得想自杀,因念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不得不在病痛中挣扎求生。

1995年5月23日,刘秀芳开始修炼法轮功,曾患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亲身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长期遭受迫害,以下是她遭遇的部分经历。

毒打

2000年正月末,建设派出所警察刘江滨伙同三四个警察把刘秀芳绑架到派出所,随即劫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秀芳遭到崔姓警察的毒打。狱警用一米多长、一寸多宽的厚竹板子,一板子就把她打倒趴在地上,然后让她起来,继续反复地打她。她的整个臀部和大腿被打得成了一个黑紫色的大血饼,连看守所的女警都看不下去,都说打得太狠。

一年过后,伤处瘀血的印记还可见。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明慧网)

铐“死人床”

2000年10月4日,刘秀芳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当天上午9点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劫持回佳木斯,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她因抵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被警察铐在“死人床”上一个星期。

刘秀芳曾回忆:“人被铐在‘死人床’上那种痛苦的感觉,难以形容,太痛苦了!一动也不能动,即使大小便,一只手也得被铐在床上。胸疼痛得就好像前后粘连在一起,手脚不能动一点,一动,手铐就铐到肉里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明慧网)

坐“老虎凳”

2009年2月12日,刘秀芳被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连民、副大队长詹文军为首的十多个警察闯进家里绑架,被铐在“老虎凳”上五天四夜、三天不让吃饭、不让睡觉,造成她小便失禁。

中共酷刑示意图:“老虎凳”。(明慧网)

刘秀芳的丈夫和儿子同时被绑架,他们并未修炼法轮功。但丈夫被警察打嘴巴子,铐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最后警察编了个假证据,强迫她丈夫按了手印,把他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了两天一夜。

刘秀芳的儿子在市公安局被非法拘禁,铐了两天一夜,还被抢走两部手机。

她的丈夫受到过度惊吓,放回家后,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几年也未恢复正常。

当地警察非法抓捕刘秀芳的同时,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法轮功学员于云刚、沈国、王桂珍等二十多人陆续遭绑架。

2011年,佳木斯监狱狱长叶枫为完成所谓“转化”(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指标,在不到半个月内,迫害致死三名法轮功学员。

2011年3月5日,于云刚因被用钝性物击打头部,脑出血致死。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因灌食插管到肺里致死。2011年3月8日,刘传江在监舍被活活打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