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原中共市政官员:体制内人不“粉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31日讯】中共的宣传和教育体制,“制造”出不少“小粉红”,替中共在国际社会帮腔说话,甚至洗白中共罪行。不过,一位在体制内任职二十多年的官员,现身说法,表示有不少体制内人士,不仅不“粉红”,也没人真的去替中共效忠卖命。

春申君(化名),原本在中共市政府部门任职。二十多年来目睹过体制内的许多荒唐现象,深感现在的中国让人看不到希望。

原大陆市政府官员春申君(化名):“看不到希望,特别是自己的下一代,看不到希望。1907从2012年以后,明显的中国经济确实下滑非常厉害,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非常好。”

他说,中共控制人的手段,就是“恐惧”。它用各种方式找麻烦,让你觉得“恐惧”无处不在。因此,他放弃优渥的生活,来到美国。

春申君:“ 你说他工作二十多年没有任何的工作失误,除非他什么事都不干。”

不过,这种高压、监控、整人,反而让体制内的人,越来越不信任中共。香港反送中运动,春申君的朋友,尤其公安系统的朋友,就没人相信中共说的,所谓香港市民是暴徒,要搞港独。

春申君:“荧光棒、手机还有雨伞,然后就说这些是(香港市民的)攻击性武器。我们是不相信的。特别越是公安系统,越是体制内核心的,他们越了解这种东西。他觉得,那绝对是胡扯啊,你说一群绵羊对狮群发动进攻,简直是胡扯嘛!”

批评高层政策,发表与中央不同调的言论,麻烦就会找上门。甚至芝麻绿豆大的事,都可能被放大。中共党内,文革2.0(Cultural Revolution 2.0)之风,逐渐成为常态。没完没了的自我批评,每个人都被迫写下别人的“黑材料”。这情形,从去年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愈发严重。

春申君:“ 以前也许是在高层,比如说在中央一级,省一级,现在市里面,县里面一级,你现在都必须要有。但是我们下面有我们对付的方法,比如说我们大家就互相商量,你借我什么黑材料,我借你什么黑材料,我们‘斗一斗’,自己整理整理。”

没有仇,也要被迫反目成仇。党性永远要高于人性。荒唐的形式主义、文革式的一套,在上海长大的春申君并不陌生。因为他的爷爷,老老实实的资本家,文革时期天天被抓去开批斗会。

春申君:“我爷爷被整怕了,从来不得罪人,老老实实经营的人,性格都改变了。你去上班,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回来,长达十年。”

他说,现在党内的文革2.0,中共培养恐惧的第一步,让所有人噤声,已基本完成。第二步,则是正在进行时的逼每个人相互批斗。第三步,是整肃那些鼓掌不热烈的,不积极参与批斗的人,最后把大家都关在笼子里,只剩下一个人站在外面“拿钥匙”。而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巩固极权。

许多体制内人员被迫扮演“两面人”,表面应付上级要求,内心极度不满,承受着精神分裂的生活状态。

春申君:“现在问题是什么,你知道吗?体制内的人看得很清楚,特别是六零后、七零后出生的人看的越来越清楚。小粉红大多数都是,或者老粉红,大多都是体制外的人。体制内的人基本上不会粉红,很少粉红,特别是工作时间很长的,不会粉红。基本不红。”

中共培养恐惧的手段,成功应用在了不少家长身上。这几年来,国内外涌现大批“小粉红”,自觉做中共传声筒,以“战狼”姿态维护中共。

许多留学生出国后,还是只刷微信、看微博,自觉接受中共宣传。

春申君:“很多东西跟父母有关系,跟父母有关系,很大程度,就是言传身教嘛。”

春申君表示,很多家长明知中共的宣传是错的,也不敢告诉孩子。但他不想对自己的孩子说假话,也不希望孩子成为“两面人”。

采访/徐绣惠 编辑/王子琦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