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无惧打压 好莱坞保守派的坚守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ary Solomon和Chuck Konzelma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没错,我们这里还是有一些保守派电影制作人的。“保守”和“电影制作人”现在变成相矛盾的两个词了,而我们大多数同事也厌恶他们。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我们所做的事?毕竟,我们知道如何在这个行业赚钱,我们知道如何写作,我们知道如何调音,我们知道如何制作和编导高质量的电影。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好莱坞这个地方坚持如此“有毒”的价值观和信仰呢?更严重的是,我们为什么要致力于制作反映这些价值观和信仰的电影呢?

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因为电影很重要——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众所周知,好莱坞受到了COVID-19的巨大影响。最近,电影和电视制作人员已经重返工作岗位,但影院几乎无法维持运营。然而,仍有待观察的是娱乐业在COVID结束之后的新常态。从大瘟疫流行的残骸中会出现什么样的视觉故事?会是老调重弹吗?会更极端地向左转向吗?我们能不能够奢望娱乐界会出现一些视角独特的灵感萌芽?也许会出现由于疫情期间的隔离和大量时间思考所带来的一些路线的改变?我们敢去想像一下吗?

这种希望是有先例为依据的:1606年,腺鼠疫席卷伦敦。其广受欢迎的剧院完全关闭,失业的威廉‧莎士比亚开始写作。结果如何?《李尔王》(King Lear)、《麦克白》(Macbeth)和《安东尼和克利奥帕特拉》(Antony and Cleopatra)(注:这三部戏剧是莎士比亚的著名作品)诞生了。

六十年后,英国最后一次黑死病爆发,再次使国家陷入瘫痪。一位名叫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著名物理学家)的剑桥大学学生逃离城市,被隔离在他的乡下家中。他明智地关掉了那些讨厌的网络远程教学(注:此处作者开了一个玩笑,1660年代没有网络)。在为期一年的隔离结束之前,他发展了微积分、光学和引力理论。

现在,让我们回到当今拥有80亿人口的世界……希望有那么一两个天才将会用他们在疫情期间创造出来的东西让我们惊叹。

电视大亨唐‧奥尔迈尔(Don Ohlmeyer)对《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记者托尼‧科恩海瑟(Tony Kornheiser)说:“你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钱。”

不可比拟的奥尔迈尔在2017年去世了,但我们确信他自那以后就看不懂媒体和娱乐界了。因为在同一年,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这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一座由半个国家建立起的长城。它至少暂时阻止了左派以自己形象彻底重塑美国文化的趋势。左派本以为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川普奇迹般的胜选和随后动荡的四年像核偷袭一样袭击了极左派。这是战争。诚信被抛弃,公平被嘲笑,对保守派和基督徒的愤怒和憎恨达到了临界点。

然后是冠状病毒大流行和封锁。左派将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臭名昭著的理论(“永远不要让严重的危机化为乌有”)奉为圭臬。他们利用这一悲惨的局面,巩固他们在新闻、大众媒体、社交媒体和娱乐领域的垄断,使2020年的总统选举倾斜,并试图将文化中所有对立的声音拒之门外,甚至“取消”。

所以,今天在好莱坞,事实上在过去的四年里,金钱不再是你所有问题的答案。当然,金钱仍然是一个因素,但与意识形态的影响力相距很远。

举一个例子:我们的最后一部电影,2019年发行的《计划外》(Unplanned)。如实描述艾比‧约翰逊(Abby Johnson)如何从计划生育诊所主任转变为反对堕胎的巨星级倡导者是我们多年来想拍的电影。最后,我们凑到了600万美元的预算,并召集了一些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他们愿意牺牲个人和专业来讲述这个引人注目和感人的故事。

《计划外》不是一部关于信仰的简单的基督教电影:左派似乎不在乎有多少类似的电影被拍摄出来,因为这种电影的观众基本上都是本来就拥有这一理念的人。

另一方面,约翰逊的故事把面具从左派最神圣的圣餐上撕下来:堕胎。但他们并没有试图阻止我们的电影,没有进行有组织的示威,也没有无休止的脱口秀节目,没有那些他们在2004年对电影《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所做的行动。当时,社交媒体并不存在,智能手机也不存在,他们阻止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的杰作的行动,带来的结果仅仅是帮助其在全球的票房收入超过6亿美元。时至今日,它仍然是美国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R”级电影(美国国内票房为3.7亿美元)。

但今天,左派们采取的方法既阴险隐蔽,又具技术复杂性:他们拒绝在媒体上提及任何关于这部电影的东西——假装电影不存在——同时又屏蔽评论、操纵搜索结果、标记和/或暂停账户、使用计算机算法阻碍其提升知名度,以及恐吓印刷媒体和电子媒体,令他们不对电影做广告宣传。

听起来不可信吗?简言之,高科技和社交媒体对这部电影的所作所为足以让我们被邀请在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该小组委员会正在调查压制保守思想的问题。何其讽刺啊!75年的时间过去了,众议院“非美国活动委员会”(the 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的世界已经完全颠倒过来了——现在,保守派被踢出了公共视听,只是这一次好莱坞没有为保守派辩护,因为好莱坞正是“猎巫行动”的啦啦队(注:此处猎巫行动指的是打击保守派的行动)。

尽管有线电视和社交媒体压制,《计划外》的总收入仍然超过2,000万美元;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它本可以做得更好。在电影上映后,网飞(Netflix)拒绝上架。亚马逊Prime给了它一个机会——但是,每整小时观看我们需要支付一分钱——结果是,在最初的90天里,它累积了超过一百万次观看。

但是,如果你认为我们在为这一切哭泣,你得再想想。退一步看看,你实际上可以看到好消息。事实是,如果左派确信他们的想法在公众中盛行,他们就不需要用他们压倒性的力量来压制保守和基督教的声音。

但他们非常清楚,当人们看穿并明白了他们的理想和真实目的之后,任何有良知和对国家前途报有善念的美国人都会觉得可怕。

是这个现实给了我们动力——每天,每小时。我们和好莱坞、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中的其他人继续打好这场好仗,相信上帝给人类的计划,尽我们的职责,通过电影的力量将光明和真理带给我们的同胞。我们希望在未来的专栏中更多地讨论这个问题和其它相关的问题。

但是现在,我们将留给你一句亚伯拉罕‧林肯在内战期间说的话。当被问及上帝是否站在他这边时,总统回答说:“先生,我关心的不是上帝是否站在我们这边。我最关心是站在上帝一边,因为上帝永远是对的”。

原文The Hollywood Conservativ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卡里‧所罗门(Cary Solomon)和查克‧康泽尔曼(Chuck Konzelman)在娱乐业当了30年的作家和制片人。他们曾与华纳兄弟、派拉蒙、索尼-哥伦比亚和20世纪福克斯合作。diehardinhollywood@gmail.com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