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乔丹:抵制取消文化 保护美国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1日讯】“他们取消了《单身汉》(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战:曼达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们试图取消福克斯新闻、“同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n News,也译作“美国第一新闻网”),“新闻极限”(Newsmax)电视台等;上周,他们试图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注: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乔丹议员表示。

“我要说,下一个是谁?…每一个关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个关心宪法和《权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须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时候仗义执言。”

乔丹说:“我们必须战斗,保护我们国家独特的价值观和原则,抵御左派的取消文化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的冲击。”“我希望他(川普)能再次参选。他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华府,如果他再干四年时间,他会继续做好事。我们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来,我希望他会回来。”

今天记者访问了美国俄亥俄州第4选举区的美国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希望川普在2025年能再次成为美国领导人

杨杰凯:我在2021年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大会)上见到了国会议员吉姆·乔丹。

乔丹:好久不见。

杨杰凯: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有很多很多话题我们可以谈论,你在一系列政策问题上都直言不讳。首先,我们来谈谈这件事,关于这一点对你已经有很多批评。你说前总统唐纳德·川普是共和党的领袖。

乔丹:对。

杨杰凯:为什么这么说呢?

乔丹:他是保守运动的领袖,是“美国优先”运动的领袖,他是共和党的领袖。坦率地说,我希望在2025年他能再次成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人。

在我们的一生中,在我的一生中,没有见过哪位总统比川普总统兑现承诺更多。他说他会减税,他做到了;他说他会放松监管,他做到了;他创造了50年来最好的经济,50年来最低的失业率;退出伊朗协议;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从北朝鲜解救人质回国;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建隔离墙……还有一大堆我现在想不起来的事情。

他到了华府,挑战沼泽,做了他说要做的事。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民如此欣赏他,因为他为他们、为我们而战。他当然是我们党的领袖。

杨杰凯:他遭遇了——坦白地说,你在某种程度上也遭遇了——巨大的报复,对吧?

乔丹:对,华府沼泽不喜欢你来这里做美国人想让你做的事。华府沼泽想让你做沼泽想做的事情。政坛经常发生的事是有人在大选期间会承诺某件事,到了华府,假装做他们承诺要做的事情,但是其实并没有做,或者找借口不去兑现他们的承诺。

川普总统到了那里,说“我为什么不做呢?”他真的做了。重申一下,这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劳动阶层、公民,这个国家的所有家庭,都感谢他。举个例子,这个人说他要建一堵边境墙,然后他就去建了一堵墙。他说他会为他们减税——我的意思是,他们知道他在为他们而战,他们知道这是真的,他相信他,知道他在为他们挡子弹。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如此强烈地支持这位前总统。

杨杰凯:我们谈谈建墙的事吧。当我很久以前听说要建墙的时候,我并没有真的认为会建墙。我只是在这里实话实说,是这样的吧?但边境墙建起来了,至少一部分墙建成了。而且毫无疑问,移民政策也发生了转变,但(拜登政府)正在改变这些。你对此持批评态度。请你说一说。

乔丹:让我们说实话吧,40天以来,拜登政府已经开放了边境,关闭了学校。拆除了南部边境上 保护国家的墙,但是在国会大厦周围建了墙来保护政客。坦率地说,我想,我们人民、美国人民认为这不是他们所支持的。这让他们很沮丧,让我很沮丧。

不过,这揭示了左派想引领国家的方向和我们在川普总统领导下的方向之间的对比。我希望他能再次参选。他在很多方面改变了华府,如果他再干四年时间,他会继续做好事。我们只能等待,看他能否回来,我希望他会回来。

杨杰凯:除了移民方面,你还看到了哪些方面的对比?

乔丹:他们(拜登政府)正在花费1.9万亿美元,近2万亿美元的(纾困)开支,本该用于应对病毒,但是其中91%的开支和病毒无关。

我总是说,最好的刺激就是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让人们重返学校,让人们回归正常生活。这是最好的经济刺激方案。我们为什么不做呢?为什么花着纳税人的钱反而让我们的子孙负债累累?

《选举法》提案为自己连任买单

当民主党人试图增加税收时,你就会看到这一点。就像我们之前说的,在边境政策和许多其它问题上,比如HR1,他们的《选举法》提案,你就会看到这一点。同样一群人花了1.9万亿美元,而其中91%的钱没有用于新冠病毒的救济和协助,同样这些人现在想让你为他们连任买单。纳税人得到了什么,不是吗?

所以,现在我有幸代表的那些选民,他们缴纳的税款不但要花在荒唐的事情上,还要帮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获得连任?更不用说他们(民主党人)的提案HR1基本上是把在上次选举中引起了巨大争议的一些做法(邮寄投票造成的混乱)法典化、联邦化了。

这些做法基本上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常态。所以,这是说明今天美国的左派变得多么激进的另一个例子。

杨杰凯:据说,HR1将不仅有助于民主党的选举,也有助于共和党?

(注:《HR1法案》为国会和总统选举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共筹资制度,法案规定,每位基层选民对候选人的捐款上限为200美元,基金匹配比例为6:1。例如,如果一名众议院候选人获得私人捐赠200美元,那么他将从公共基金中获得1200美元的匹配资金,这将使其获得的这笔捐款总额为1400美元。这个公开匹配资金项目(Public match program)的资金来源,是从公司企业向美国政府缴纳的刑事和民事罚款以及和解费中,新征收的4.75%的附加费。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新的收入来源将在未来10年提供约32亿美元的资金。)

乔丹:是的,HR1会被用来资助竞选,这是我完全反对的。但是,这是左派一直想要的。他们想用你们纳税人的钱来赢得选举,继续打压那些对你和你的家人有实际帮助的事情。我认为那是错误的。如果你要竞选连任,你自己去筹款。

《平等法案》并不能促进平等

杨杰凯:另一件你一直在谈论的事情,就是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即《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你一直在说,它实际上并不能促进平等。

(注:《平等法案》明确将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纳入受保护范围,同时,保护措施还将扩大到就业、住房、贷款申请、教育、公共住宿和其它诸多领域。)

乔丹:不能,它实际上会破坏你的最基本的自由,即国父们在《权利法案》第一修正案中提到的第一项自由,就是我们的宗教自由权利,即依照你对上帝意愿的理解方式实践你的信仰的自由权利。

该法案直接针对这项基本权利,更不用说对《1972年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有关性别歧视)的破坏,我们都知道,《第九条》帮助了许多女性参加体育运动。在规则委员会和众议院的辩论中,民主党人声称“该法案中的任何内容都不会损害女性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

我说,“是,这可能不会损害她们参加体育运动的权利,但是你会让她们更难取胜。”这正是《第九条》的精神,让你能够设定你的目标,勤奋努力,真正实现你的梦想。所以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立法,我希望它不会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杨杰凯:关于《第九条》的讨论比较多一些,但这怎么算得上是对宗教自由的侵犯呢?

乔丹:它在立法中特别指出,在1990年代通过的《宗教自由恢复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基本上是以法定的形式规定你的第一修正案的自由是什么,捍卫你实践你信仰的权利,以及政府有何种强制性的理由破坏它。

我总是说,看,第一修正案中提到了几项关键权利:出版自由、请愿自由、集会结社自由、言论及政治言论自由。当然,其提到的首要权利是,你有权利实践你的宗教、实践你的信仰,国会不得制定任何法律损害这一基本权利。《宗教自由恢复法案》巩固和强调了这一点。众议院上周通过的这项《平等法案》在第25页特别指出,你不能用信仰自由来对抗该法案的措施。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大问题。

杨杰凯:根据你现在所说的,《平等法案》可能会受到宪法上的挑战。

乔丹:是的,但是我觉得这事不会通过。这是我所希望的。我不认为它会在参议院通过。这是理想情况。在它通过并成为法律之前,你必须在法庭上挑战它。我们不能让它通过。

抵制取消文化 拒绝取消美国

杨杰凯:访谈就要结束。你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会发生什么呢?

乔丹:坚持下去,我们的任务是坚持下去。我说过很多次,我最喜欢的《圣经》经文是《提摩太后书》4: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这是一段行动的诗句。我认为这句话很适合我们的国家,因为我总是说美国人不胆小,我们不是懦弱的人,我们是积极、主动、刚强的人。

我们必须战斗,保护我们国家独特的价值观和原则,抵御左派的取消文化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的冲击。所以要坚持住,并予以反击,尽可能阻止左派想要做的事;2022年夺回众议院,让(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担任众议院议长;然后在2024年,川普总统将竞选获胜连任;然后我们重新开始做那些能让美国变得更好的事情,保护好我们伟大的国家。

杨杰凯:对典型美国人来说,这次会议的主题是《美国无法取消(America Uncancelled)》。你刚刚提到这个取消文化,我们看到它在加速。在你看来,一个典型的美国人该怎样处理这个问题?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话语权或者你这样的能力。

乔丹:退后一步,问自己:下一个是谁?下一个要被取消的是谁?他们取消了《单身汉》(The Bachelor)的女主角;取消了《星球大战:曼达洛人》(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的明星;他们试图取消福克斯新闻、“同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n News,也译作“美国第一新闻网”),“新闻极限”(Newsmax)电视台等;上周,他们试图取消“大青蛙科米”(Kermit the Frog,注:迪士尼旗下的布偶角色)和《布偶秀》。我要说,下一个是谁?

每一个关心基本自由的公民,每一个关心宪法和《权利法案》的公民,都必须在每次看到有人被取消的时候仗义执言。我在后台见过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的老板。他们试图取消他,仅仅因为他说川普总统做得很好。

想一想吧,你称赞你的国家的总统,左派就要取消你。可是猜猜发生了什么?这个伟大国家的人都出去购买戈雅食品了。

杨杰凯:他称其为“抵制性购买”。

乔丹:是的,“抵制性购买”,当你看到有人在地方上发表言论而左翼开始攻击他们时,捍卫这个人。你必须站出来捍卫你的权利。我们应该这样做,美国一直这样做。从长远来看,我们才会良性发展。

每个人必须抗争 抵制左派一言堂

杨杰凯:这很引人深思,因为你说的基本上是维护每个人的权利。

乔丹:是的,不管是谁被取消了。我们说的不只是保守派人士。我的一个朋友,他已经离开国会,非常左,叫丹尼斯·库西尼奇(Dennis Kucinich,注:前俄亥俄州国会议员)。但库西尼奇是一个老派的自由主义者。他真的相信那些左翼的东西。

我认为他错了,他认为我错了,但我们是朋友,因为他相信第一修正案。这就是他的态度:让我们握手,让我们辩论,谁赢了就赢了,然后我们再讨论下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回来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场公平的辩论。

他不赞成“取消”保守派人士,我也当然不赞成“取消”那些自由派人士。我只是想要一场诚实的辩论,因为如果只允许一方发言,第一修正案就不可能发挥作用。如果只有左派才能定义什么是言论,你就不能有言论自由。

这是这个国家发生的最可怕的事情。如果你不能就第一修正案进行真正的辩论,如果你不能说话,你怎么能赢呢?你将如何赢得关于税收的辩论?你将如何赢得关于边境安全的辩论?如果只允许一方说话,你如何能在关于公共政策问题的辩论中获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抗争,这比什么都重要。

杨杰凯:最后,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乔丹:没有了。

杨杰凯:好吧,祝你心情愉快!

乔丹:你也是,谢谢你!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