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王国英瘫痪在床 北京平谷区警察仍不断骚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1日讯】北京市平谷区退休教师王国英,因修炼法轮大法,曾遭劳教迫害,被迫做奴工,被拳打脚踢对待。如今王国英因长期被迫害已致瘫痪,但警察仍不断上门骚扰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今年69岁的王国英,是平谷中学退休教师,家住北京市平谷区海泰家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遭中共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在中共迫害中,丈夫和女儿受惊吓,丈夫已去世,女儿得抑郁症而辍学。现在王国英瘫痪在床,仍遭平谷区警察不断骚扰。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国英听到有人敲门,保姆开门后,三个人未经允许闯入,其中两个警察,一个姓王,称自己是新调过来的辖区片警(警号:061925),一个人开着执法仪,另一个人拿着手机非法拍照。

他们说要核实王国英家保姆的身份,于是,拿着照片,问保姆是哪里人?是不是照片上的人?如果拒绝回答,就要强迫保姆去派出所。他们向保姆索要电话号码,保姆说不记得。他们就强行拿起客厅中正在充电的手机,给另一个警察的手机打过去,以显示电话号码。然后,又开抽屉查看。他们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搜查证,是非法搜查和审问。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王国英家来了两个人,一个男的身穿警服,一个便装女人,他们进到因瘫痪卧床不起的王国英家,擅自到各个房间查看,给王国英照相,还给在厨房做饭的王国英的外甥女杨小凤照相,此前她们还被多次骚扰过。

二零一八年,平谷区十九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遭上门或电话骚扰,其中,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两个警察,由一个可能是社区工作的女的带着,到王国英家中,王国英其时神志不清,且半身不遂,警察还给她用执法仪录像。

这样一个饱受迫害的家庭,平谷当地警察却经常去骚扰,使王国英的状态反反复复,几度出现危险。

修大法做好人 遭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

王国英在修炼大法以前,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是头疼脑热,感冒发烧,这儿长个包、那儿发个炎的,也是个常事。那时候,她和公婆、小叔子等人的关系比较紧张,所以自己平时很少回家。

王国英修炼大法后,心情越来越好,自己身上的那些毛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与公婆小叔子的关系也渐渐的融洽了。在婆婆生病期间,王国英真的是把婆婆当成自己的亲妈一样照看着,每到周末,都带上礼物去看她,伺候她,给她洗头、洗衣服、做饭等。婆婆很感动,经常跟别人说,我这个儿媳妇比我的亲生儿子都好。

可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心存妒嫉,利用他一手建造的恐怖办公室“六一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诽谤污蔑法轮功;还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

二零零一年初,王国英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天安门警察绑架,被分流到保定看守所,几天后,被放回,在北京西直门车站等车时又被警察绑架到西直门车站收容所,后平谷公安局接回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然后又两次被劫持到乐政务洗脑班迫害。他们敲诈了王国英四千元所谓的“培训费”,同时王国英的单位还扣发了她两个多月的工资。两次加起来八千多元。

在劳教所期间,警察每天给王国英洗脑,强迫“转化”,如果不“转化”,他们就安排打手们强制“转化”,并且体罚、罚站,不让坐,不让睡觉,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做,他们就拳打脚踢。除此之外,王国英还被迫做奴工,每天都被安排的紧紧张张的。

另外强迫她吃药,不管有没有病,只要他给王国英“量出”的血压有点偏高,就必须得吃药,不吃就把王国英送到医院迫害。有一次,王国英没吃药,他们就找来十几个打手迫害王国英,直到他们把药灌下去为止。

还有一个女警察威胁王国英说:你以后再不吃药,就把你的衣服扒光,投到男人房间去。此话出在一个女警察之口,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给撑腰,她一个小警察敢这么说吗?

就这样,王国英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才被放回家。

在王国英被迫害期间,单位扣发她工资,六一零和警察等人还一次次到王国英家里来骚扰、恐吓,王国英的丈夫和女儿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丈夫出现了脑血栓,女儿也患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抑郁症,爷俩都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了。

在王国英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都是王国英的外甥女杨小凤照顾他们爷俩的生活。王国英回家后,他们爷俩的身体才有所好转。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兴谷派出所的警察又把王国英和她的外甥女杨小凤一起抓到兴谷派出所,因为王国英的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们才把王国英送回家。

随后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平谷教委和她单位的领导,一起到王国英家中骚扰,迫害,“转化”王国英,他们合伙来了两、三次,后来又责成单位的领导来“转化”王国英。他们一看“转化”不了王国英,就不分昼夜二十四小时,连人带车到王国英家楼房的窗外蹲坑,跟踪王国英,王国英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

王国英家里有两个病人,老伴和女儿,企图“转化”王国英的人他们都全然不顾,严重的影响了王国英家人的正常生活。因为他们对王国英的迫害,王国英的丈夫心情很不好,老想哭,哭了好一会儿,他们也不问,也不管。

后来,王国英跟他们说明了丈夫的身体情况,让他们出去的。王国英的女儿也因为平谷公安局六一零警察和王国英单位对王国英的迫害和骚扰,抑郁症加重,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

王国英的女儿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大家公认的好孩子,她曾经是王国英所在学校的中考状元,她的高中是在北京四中念的,硬是被江泽民的迫害,把孩子的前程给毁了。

多年前,她的外甥女杨小凤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经历八次绑架,累计八年多时间,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曾生命垂危、精神恍惚和失忆。

王国英的丈夫曾经得到杨小凤照顾,在杨小凤被迫害后,他由于恐惧,压力大,而半身不遂。三、四年前,在听到杨小凤又被迫害的消息时,当时瘫坐地上,并于不久去世。王国英在亲人遭受如此痛苦之下,精神受到刺激,随之也半身瘫痪、神志不清。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北京退休教师王国英瘫痪在床 仍遭警察骚扰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