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所谓“平型关大捷”的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是凡中共编写的抗战史,毫无例外的都会津津乐道所谓“平型关大捷”。

按照中共官方史学的说法,“平型关大捷(又称平型关战斗、平型关伏击战),是指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在平型关为了配合第二战区的友军作战,阻挡日军攻势,由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指挥,充分发挥近战和山地战的特长,首次集中较大兵力对日军进行的一次成功伏击战,八路军在平型关取得首战大捷。

该战是八路军115师师长林彪率领所部,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临危出征,与日本号称“钢军”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及辎重车队浴血死拼取得的首战胜利,有力配合了阎锡山负责的第二战区正面战场的防御作战,迟滞了日军的战略进攻,打乱了敌人沿平绥铁路右翼迂回华北的计划,是八路军出师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

其实,平型关战役的主力根本不是八路军而是国军刘茂恩将军率领的第15军,整个平型关战役是由刘茂恩将军亲自指挥的。中共宣传的所谓“平型关大捷”其实是“蔡家峪伏击半徒手小股辎重日军得手的小战”,“平型关”及“大捷”不过是中共为欺世盗名,隐瞒其擅自逃离主战场的罪行而故意夸大事实的说法。

而这种欺世盗名之所以能够实施,也是中共钻了国府军委会规定的漏洞。照国府军委会规定,为保守军事秘密,战况之报导不得公布国军番号,故国军在淞沪及各地战绩,从未发表番号,刘茂恩将军之15军的英勇作战,亦复如此。只有八路军则不顾国家机密,违反此项规定,故意发表自己番号与战绩向全国报导宣传,以达到扩大影响、欺世盗名之目的。

真实的平型关大捷与刘茂恩将军的名字是分不开的。

刘茂恩,字书霖,河南巩县神堤村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辎重兵科毕业。1932年冬,刘茂恩将军率军进入豫鄂皖地区追击烧杀抢劫的红四军,土桥铺一役,歼灭红四军7000多人,将徐向前杀得大败而逃,数年后徐向前仍然对刘茂恩部队大炮的威力记忆犹新。1934年10月,刘茂恩将军升任第15军军长。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8月20日,国民政府国防会议特将山西、察哈尔、绥远划为第二战区,由山西绥靖主任阎锡山任司令长官。刘茂恩将军以第13军团军团长兼第15军军长的身份,增援石家庄。后因南口、张家口先后失陷,国军退守雁门关、平型关、阳方口一带。为确保山西,以牵制华北侵华日军的行动,九月初,刘茂恩将军奉命率军自石家庄驰援山西,以15军占领平型关正面阵地,向东延长四十里,西至北楼口八十里,军部设在平型关后的小冶镇。

侵华日军攻陷大同后,以钳形攻势继续向恒山、五台山区进犯。据亲自指挥平型关战役的刘茂恩将军的《平型关之役始末》回忆录记载:

“其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及临时配属之关东军独立混成第21旅团(酒井镐次),共约一万多人,于9月22日发动攻势,次日上午二时许,约千余人突入平型关,15军正在激战中,忽然右侧翼遭受攻击,十时许、敌已进至恒山(标高二二一九公尺)东南五十四里地方,第65师194旅387团截击于隘路内,同时 388团由两侧高地,凭依险阻,俯冲夹击,并用火力与逆袭,反复搏斗,迭挫顽敌,正欲予以聚歼之际,忽有千余之敌由东面向388团左侧背猛扑,在短促时间内,发生四、五次剧烈的肉搏战斗,双方伤亡惨重,残敌被迫向团城口、蔡家峪方向溃窜。第388团之第一、二两营,自营长陈宝山、张全兴以下军官死伤29 员,士兵阵亡约400名。”

“至于18集团军(八路军)则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所以在主战场正面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在敌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早已跑开了,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9月23、4日,敌军攻来,15军给以严重打击,第二营(张全兴)官兵均受伤;幸第一营(陈宝山)及时增援,牵制敌军,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以后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400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后,乃以‘以大吓小’的手法乘机出袭,虚晃一下就逃之夭夭。中共为了掩饰他们随便逃走,后来竟夸大宣传什么‘平型关大捷’,以欺骗世人,从此便不听中央,到处游来游去,袭击国军,破坏抗战,证明我的顾虑是不错的。”

“9月25日,由平型关突入之敌,被我晋军围困于六郎城(平型关西北十二里),双方相持,甚为激烈。9月29日,敌用汽车转运大部兵力,增派独立混成第11旅团(铃木重康),亦系关东军临时配属作战,由怀仁县南进,突破34军(杨澄源)及33军防地雁门关及大小石口堡,从茹越口堡(在繁畤县北六十里)窜入,直扑铁角岭,沿滹沱河北岸进犯。30日,陷繁峙县,威胁平型关一带15军之后方,我军分兵驰援不及,遂于30日之夜奉命转进。正是一点突破,全线崩溃的惨痛局面,不堪收拾。”

从刘将军的回忆录来看,中共宣传的所谓“平型关大捷”其实是“蔡家峪伏击半徒手小股辎重日军得手的小战”。另据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于1942年12月18日,在太行区营级及县级以上干部会议上作的“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也说:“关于群众游击战,是从平型关战斗之后,更加认识到其重要性。平型关是一次完全的伏击战,是敌人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结果我们没有能俘获一个活日本兵,只缴到不上一百条的完整步枪。”(中共中央华中局宣传部1943年8月20日出版之党内秘密刊物 “真理”第十四期。)为什么只缴获不到一百支完整步枪,刘将军文中的回忆:“敌军辎重队400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就完全回答了这个问题。

中共的“平型关大捷”宣传材料中故意夸大及无中生有的事情有:

(1)将“在蔡家峪落后”夸大成了“平型关”;

(2)将“缴到不上100条的完整步枪”夸大了十倍变成了“步枪1000余支”;

(3)将“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凭空生出“机枪20余挺,火炮一门”;

(4)将“敌军辎重队400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夸大十倍且变成了主力作战部队,变成了“敌板垣师团第21旅团主力约4000余人,100余辆汽车在前,200多辆大车在中间,少数骑兵殿后,联成一线,沿着公路向平型关前进。”

(5)将“虚晃一下就逃之夭夭”夸大成了“中国军队取得的自抗战以来第一次大胜利”。

400来人也算是大胜利而且是第一次大胜利?国军此前已与日军作战(热河、长城抗战…)了六年,在后来的八年全面抗战时期,芦沟桥是国军打响了第一枪。8月 14日,国军与日军的淞沪会战开始,国军几十万大军已与日军主力战斗了一个多月,才有9月25日八路军的蔡家峪伏击战,国军淞沪抗战歼敌九万多人(日方说四万多人),且是侵华日军陆军的主力部队,外加四艘航空母舰的空中支援,与此相比那八路军在蔡家峪的伏击战如何能称的上是大捷,又哪里是什么第一次大胜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