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共产党向中共效忠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revor Loudo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现在是1930年代的重演。美国共产党现在对中国共产党,就像当年对斯大林和强大的苏联共产党(CPSU)一样,充满奴性的崇敬。

曾经无耻地臣服于苏共的美国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USA,英文缩写CPUSA),现在已经转向中共表忠心。

3月10日,美国共产党高级代表团与中共高级官员举行了线上会议。美国共产党官网报导了这一消息,美国共产党(以下简称美共)国际部与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以下简称中联部)“举行双边会议,庆祝和讨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美共联合主席罗萨娜·坎布隆(Rossana Cambron)和美共国际部书记阿尔瓦罗·罗德里格斯(Alvaro Rodriguez)率领美国代表团参加了此次会议。

尽管是一个小党(目前估计有5000名党员),但美共代表团得到了中共官员相当的尊重和兴趣。

美共的组织工作者和劳工历史学家托尼·佩奇诺夫斯基(Tony Pecinovsky)向中共官员介绍了美共自1919年成立以来一百多年的斗争史。

来自纽约的麦科尔·大卫·林奇(Maicol David Lynch)告诉中方主持人:“美国大多数年轻人对社会主义持积极态度,特别是在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政治竞选活动之后。美共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关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申请入党。”

中联部的周某回顾了一个世纪以来的美中关系:“我们记得在抗日战争时,美国人民是如何前来帮助我们的,我们记得在抗战期间美国共产党对中国共产党的声援。”

中联部委员尹春(Yinchun,音译)则吹嘘中共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数百万人摆脱了极端贫困,到2035年,人们会有更高的生活水平。”

2019年2月28日,中联部在北京举办了主题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万寿论坛。美共的发言本来由坎布隆准备,但由于生病由来自俄亥俄州的艾琳娜·史塔克(Aleena Starks)发表。

“感谢邀请我党参加学习,了解贵国的许多重要发展。我带来了我党全国委员会的问候,祝愿你们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业中一切顺利。”

201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期间,时任美共主席约翰·巴切特尔(John Bachtell)和卡罗尔·威德姆(Carol Widom)访问了中国,并出席了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

一些美国共产党员在中国工作,宣扬中共的宣传路线。他们的文案让人联想到1930年代的西方谄媚者,以及他们对斯大林时代苏联的“伟大成就”毫不掩饰的赞美。

休斯顿的共产主义者伊恩·古德鲁姆(Ian Goodrum)是《中国日报》驻北京的作家和数字编辑。

2018年10月,古德鲁姆在美共的新闻网站“人民世界”(People’s World)上写道:

“中国和其它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独立自主,他们能够规划自己的发展路线,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它们没有受到使许多发展中国家陷于贫困和债务中的严格限制,这些限制遵循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的同样的利润提取规则。”

波士顿激进人士伍淡然(Dylan Walker)是美共瓦尔登工人俱乐部(Walden Workers Club of the CPUSA)的成员,目前是北京语言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的研究生。

2017年10月14日、15日,伍淡然和波士顿美共的同志瓦迪·哈拉比(Wadi’h Halabi)在北京参加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八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World Socialism Forum)。根据波士顿美共的说法,“这次国际会议的主题是纪念俄罗斯十月革命100周年,并将其经验教训应用到‘伟大变革时代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讨中。”

同月,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了对伍淡然的专访,据香港英文网络媒体“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报导,该专访在中国视频平台“秒拍”上有7.8万次浏览量。

伍淡然在采访中说,他在2012年第一次访问中国时,受到了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思想的启发:

“我认为共产主义是最先进、最理想的社会政治制度。我们只是想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基本的福利和权利。……我第一次来中国时,购买了中英文版的《毛主席语录》。回美国后,我几乎每天都看,上课时一直带着它,下课后有时间我就看。如果不是学了这些名言名句,我也不会加入美国共产党,所以,毛主席和中共在我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我钦佩现在的中共,尤其自习近平主席上任以来,全国范围内打击腐败……每次我浏览《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的网站,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贪官被抓的报导。……可怕的是,共产党员可能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产生怀疑,然后失去这种信仰和信念。正如习主席之前所说,有些共产党员精神缺‘钙’,即缺乏对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来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共产党人罗伯·麦克艾尔文(Rob McElwain),在2017年10月的脸书帖子显示,哈拉比也与中共关系密切:

“过去十几年来,哈拉比一直是中国政府的特别顾问。他前往中国,与中共的高层人士见面,就执政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向他们提建议,(同时告诫中共)不仅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则,还要保持权力的根基——人民。”

2021年3月,美共代表团承诺,将致力于“世界和平、国际团结与合作,而不是国际对抗”。

用共产主义的术语来说,“世界和平”只是指不抵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统治。如果美国与中国展开全面军事对抗,美共会怎么做?

2010年12月4日,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尼拜尔·普罗克特马克思主义图书馆(Niebyl Proctor Marxism Library)刊登了一则美共读书小组的广告,回答了这个问题:

“美国政府一直在对中国的经济和包括军事在内的社会其它方面进行直接挑衅。……如果允许这些对抗全面展开,……将要求我们所有人拿出新的干劲,在另一条、可能是最大的国内战线上进行反对美帝的斗争。”

换句话说,美共可能会在美国本土为中共而战。

如果拜登政府真的想要找出这个国家危险的内部敌人,只需要看看美共就行了。

原文:Communist Party USA Affirms Loyalty to Beijing发表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特雷弗·洛登(Trevor Loudon)是新西兰作家、电影制片人和公共演说家。三十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以其著作《内鬼:美国国会中的共产党员、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主义者》(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和同类主题的记录片《内鬼》而闻名。最近出版的书籍是《白宫红人: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安全风险》(White House Reds: Communists, Socialists & Security Risks Running for U.S. President, 2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