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纽约 租客负重前行 政府救济甚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3日讯】在不夜城纽约,自去年3月爆发疫情以来,很多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发现,在住房方面,政府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很多人面临无法负担房租的困境。

去年疫情爆发后,凯蒂达·乌拉加(Candida Uraga)就失去了当老师的工作,而她已经30岁的儿子也在疫情期间丢了工作,最小的女儿刚大学毕业,一家四口,挤在曼哈顿的小公寓里,而令她压力最大的,就是无法支付租金。

纽约居民Candida Uraga:“我有申请援助,但说我不符合资格,因为我丈夫还在工作,他没有失业,所以我们还有点收入。”

去年7月,纽约州长库默(Andrew Cuomo )宣布,将从联邦补助金中,拨款$1亿美元,用于帮助资金短缺的租户,支付几个月的租金,避免他们被赶出租屋。

但是到10月底,州府只使用了$4000万,在需要帮助的近10万人中,救助了1.5万人。乌拉加(Uraga)也是申请补助失败者之一,虽然丈夫有一份全职工作,但收入不足以支付一家人的开销或每月$1,500元的租金。她表示,很多人不满政府繁琐的申请标准。

纽约居民Candida Uraga:“请解释一下,谁符合申请资格?我认识很多人,他们比我们挣钱更少,也不符合资格,那么这些补助金都去哪了?”

不幸的是,在纽约家庭的遭遇,也在全美其他地方发生,虽然各州推出了不同的援助项目,但政府繁琐的手续、管理不善,都使成千上万的租户无法得到帮助。

据“国家低收入房屋联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的数据,联邦援助金中,用于租金援助的拨款,高达$34.3亿美元,但根据“全国房屋中介委员会”( National Council of State Housing Agencies)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一月分,房客面临高达340亿美元的未付租金。

在纽约,人们将问题归咎于政府,包括要求房客证明,收入的30%以上都用于租金;证明在4月~7月底,收入减少等,但一些人因为领取失业金和其他福利,收入并未减少。

邦尼·吉内特(Bonney Ginett)的按摩店,受疫情打击关门了,6月份她申请了租房补贴,但因为无法证明收入减少被拒绝,现在66岁的吉内特,拖欠了超过$2.6万美元的租金(一室一厅),非常担心会被房东扫地出门。

纽约居民Bonney Ginett:“我在去年7月30日申请的租金救济计划,但被拒绝了,要不是我去询问,都不知道已经拒绝了几个月。”

随着联邦补助金的到来,目前一些州也在改变相关策略,例如纽约,已经扩大了该计划的申请资格,同时将重新考虑最初被拒绝的申请人。但是否行之有效,仍有待观察。

新唐人记者宇亭纽约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