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大选后亡羊补牢?谁是最后的赢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3日讯】 今天是4月2日,星期五。今天焦点话题:达美航空批评乔治亚州选举法歧视,州立法反击取消税务优惠。


达美航空总裁在压力下批评乔治亚州刚通过的选举法歧视,乔州议会立即通过法案剥夺达美的州税务优惠,微软可口可乐等也纷纷表态,大公司主动或被动站队已不可避免。

各州争取选举立法亡羊补牢方兴未艾,保守派草根组织反击开始成型。保护美国价值和传统的战斗真正开始。

一、乔州议会通过法案 取消达美航空的税收优惠

事情的原委:大选后,各红州和共和党掌控议会的摇摆州除了继续追究2020大选选票外,也开始亡羊补牢,设法从法律上强化选举规则,为2022中期选举和2024大选以致以后的选举奠定基础。

其中最先通过法律的是乔治亚州。一周前,乔州众院和参院通过新的《选举法》,州长坎普当天签署成为法律。

主要内容:选民须出示身份证件才能申请邮寄选票,设立选民登记系统检查选民资格,限制投票箱的数目及放置地点;禁止提供饮食给等待投票者,违者属犯法。立法机构从州务卿手中收回对选举的控制权,包括最后决定选举结果和撤换郡选举官员。可见,这些都是去年大选的教训。

这是这类修补各州选举漏洞在州立法层面的第一个,立即引发轩然大波。

民主党人和争取投票权利团体抗议,最典型的说法是这个法律是种族歧视,剥夺了非白人的选举权。拜登批评这个法律是21世纪的Jim Crow laws,即种族隔离法,是19到20世纪前半叶美国南方民主党统治的州和地方种族隔离的法律,民权运动后1965年被正式废弃。

二、要求核对身份和签名是歧视?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左派的选举改革的借口就是,民主党的票仓少数族裔主要由不会签名、没有身份的人组成,要求核对身份和签名就是对他们的歧视。抗议者的牌子就有“让我们投票”, 这是个伪命题。

非白人和白人一样有选举权,没人剥夺任何人的选举权利,确有旅行困难的仍然可以申请邮寄选票,不开车的各州车管处DMV都颁发非驾照的身份证,新立法哪一条是怎样歧视的?

反对者说乔州有20万人没有身份证,从现在到2022年选举有足够时间办身份证,如果办身份证手续太复杂,不是应该致力把这部分改变吗?改变办身份证难不是容易得多的事情吗?只能说明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各州争取立法或修改法律

《宪法》把选举权力交给州,就是防止权力集中导致的选举腐败,国会众院通过的《人民法案》HR1就是企图破坏《宪法》,把选举权集中到联邦,剥夺各州的权力,现在法案在参院受阻,拜登呼吁国会通过。

各州都在争取立法或修改法律,两派争夺非常激励,根据纽约大学法学院的追踪, 到3月24日,全美47个州立法者提出了361项限制性法案(限制性指选民需要有一定标准,是保守派的立场,相对立的是左派什么人不用身份就能投票的方案),其中5个限制性法案已经签署成为法律,至少24个州的55个限制性法案进入立法程序,其中29个已经至少通过了州的一个立法机构(指众院或参院),另外26个已经通过了某种委员会程序。

左派也没有闲着,《人民法案》就是另一面的典型,是联邦试图剥夺《宪法》赋予州的权力。这是多年来积重难返,如果没有这次大选,共和党也不会认真全面审视问题和致力解决。要想神助必先自助。

四、大企业的主动或被动卷入

这次多个大公司都积极卷入了乔治亚州的地方事务,纷纷表态谴责州《选举法》。达美航空CEO声称乔治亚州新投票法有关增加选民ID和身份验证的规定是“不可接受的”。

奇怪了,达美航空的乘客都必须有身份证才可登机?为什么采取双重标准,要求选举不能用身份证呢?乘飞机应该不会比选举更重要吧?达美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证是不是歧视呢?乔治亚州议会也不含糊,马上通过法案撤销给达美的税收优惠条件。

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达美航空总裁一开始的声明是支持乔州新《选举法》的,这更合乎逻辑。然而立即受到强大的压力,压力首先来自选举权利活跃份子,号召抵制达美航空,也包括在员工中出现的反对声音,在社交媒体和常规媒体都成为热门话题,达美总裁然后表示达美参与立法讨论过程,也帮助移除了一些不合适的内容,不过最后的表态是对新《选举法》不能接受。

表态的不只是达美,总部和达美一样设在亚特兰大的可口可乐也表态不能接受新《选举法》。舆论普遍认为达美和可口可乐至少是在巨大压力下表态的,而微软的表态显然是主动的,至少在价值观上没有压力。

美国的大公司在中共压力下表态和磕头原本是常态,如航空公司在台湾的城市名后的国家标志上,当然美国公司在当时美国川普政府的支持下表现比世界其它航空公司好得多。

现在在国内问题上也不能独善其身了,达美航空试图走钢丝,但取悦不了任何人,左派永远不会满足,永远要威胁的,与其不断改变说法,不如坚持原则,也许有的公司向左派低头是认为左派更难缠,因为以往的经验如此,保守派总是防御性的,但现在也许不同了,乔州立法机构的税务就是反击,当然保守派不会像左派那样主动强迫大公司表态支持自己,但被迫反击还是会的。

五、草根保守派的一个行动

我以前谈过,社会主义议程在美国各领域渗透运作几十年,而保守派几乎是防不胜防,比如学校教育,就是被渗透控制最严重的,为什么大学生大都是社会主义者?被洗脑的。

一个名为父母保卫教育Parents Defending Education的全国性组织就在反击左派的学校课程,他们认为现在学校充斥着左派的种族和社会正义教学, 而且不像一般人以为的只是纽约或加州的情况,而是所有的地方。

他们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收集各地的学校教育情况,交换意见,提出建议。这是进了一大步,以往的家长都是逃避,很多受不了中小学的左派教育,就家庭教育,或送私立学校,但现在私立学校也不行了,逃无可逃。

学校是纳税人的钱办的,纳税人当然有权干预教学内容,这是正确的做法。反击共产主义,不是简单容易的,从基础做起,从每个学区做起。

这才是川普总统说的现在只是开始。大选不是较量,是被伏击了,是警钟。民众的觉醒是恢复美国价值和传统的开始,各州和草根运动确实才开始。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