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命运难料 哈萨克抗议此起彼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3日讯】中共推出的“一带一路”频频遇阻,中方对哈萨克提供131多亿人民币作为轻轨建设用途,但该国近年成为中亚地区最反感中共的国家之一。当地反共抗议活动此起彼伏。

哈萨克斯坦是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投资地点。两国之间经贸联系密切。中共国家开发银行此前宣布,为帮助哈萨克建设庞大轻轨系统,提供19亿美元(131亿多人民币)融资,原本计划2020年轻轨就能在哈萨克上路。但这一计划泡汤。

4月3日,美国之音报导说,哈萨克斯坦是中共推动中亚外交的关键国家。中共几年前特别选择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一带一路”计划。但该国也成为中亚地区最反感中共的国家之一。当地反共抗议活动一直持续不停。

3月27日,哈萨克斯坦再次爆发了新的反共抗议活动。在前首都和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的哈萨克国家科学院前的广场上,大批民众举行集会,抗议中共的扩张和中国移民。

这次抗议活动的其他诉求还包括:抗议中共威胁,呼吁当局禁止向中共出售和出租包括农业耕地在内的所有类型土地。呼吁当局禁止中共向哈萨克搬迁50多家工厂,以及停止向中共借债等等。有关新疆的议题也被提起。

多年前,中共曾同哈萨克斯坦达成一致,将投资和合资在哈萨克建设50多家工厂。这一议题最近几年一直被哈萨克社会关注。当地批评人士指责,中共有意把污染环境的生产企业转移到该国,并批评相关交易不透明,哈萨克官员涉嫌腐败等等。

报导说,3月27日的集会,虽被当局批准,但集会组织者,哈萨克著名记者马麦,仍然批评当局故意刁难和妨碍举行集会,很多参加集会的人士被逮捕。集会举行时,现场和周围的互联网信号被切断。

这次集会仅仅是最近几年来一直持续不停的哈萨克各种反共抗议活动中的最新一起。规模和影响最大的反共抗议活动发生在2016年。

当时席卷哈萨克许多地区,抗议者不满有关法律,向包括中共在内的外国人长期出租农业土地。当局在抗议压力下被迫叫停和冻结了相关法律。

2019年秋,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动身访问中国前夕,全国许多城市也爆发了反共抗议。示威者呼吁总统不要去中国,不要从中共那里获得贷款,应该吸引西方投资而不是中共投资。

一些哈萨克媒体记者说,反共抗议几乎每年都有,甚至在其他一些与中共无关的抗议活动中,也能看到和听到反共的标语和口号。

还有许多反共抗议活动集中针对新疆议题,有的抗议活动就在中共驻哈萨克的大使馆和领事馆附近举行。抗议者们要求释放他们在新疆的亲属,有时也同中共使领馆外的哈萨克警方发生冲突。

“一带一路”倡议梦碎中亚

除哈萨克之外,中共的“全面战略伙伴”中亚小国吉尔吉斯屡爆反共冲突。北京推行的“一带一路”受阻。中企和当地合资企业受到袭击。

居住在吉尔吉斯首都比斯凯克的Freeman(化名)对《苹果日报》披露,自从中共在中亚细亚国家推行“一带一路”后,压榨当地工人的消息,时有所闻。

他说,中企试图控制道路基建的策略,令吉尔吉斯政府负债数以十亿美元,但中共拒绝当地延迟还款的要求,并威胁不按时还款当地政府需要用土地抵押,所以触发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

他提及此前爆发的金矿冲突,吉尔吉斯牧民冲入由中国投资的索尔通-萨雷(Solton-Sary)的金矿地盘,起因是华工的薪酬较当地工人优厚,剥削当地工人的劳动力,而中国企业以武力镇压当地工人,双方互掷石头,导致47名中国工人受伤。

去年2月份,双方再次发生冲突,起因是一项在中吉两国边境修建总值2.8亿美元的物流中心计划也被迫取消,当地居民认为项目等同“非法侵占土地”,并爆发新一轮抗议。

分析人士说,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目前面对两难,从缅甸、中亚,以至非洲,中共一直以来只有经济影响力,对当地国家的政治局势毫无影响。

“一带一路”曝中共战略野心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共于2013年提出的,目的是想藉“一带一路”沿线的港口、铁路、公路和工业园区网络,将中共与非洲、亚洲和欧洲联系起来。

据报,中共提出投资一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计划,至少已有70个国家涉入其中。至少有13个国家因该计划而面临债务危机风险,涉及的国家横跨亚、非、欧三洲。

但西方国家批评说,一带一路计划制造了债务陷阱,使中共获得对债务国的影响力或对港口等设施的长期使用权。

如陷入债务危机的巴基斯坦将瓜达尔港,未来40年内的运营收入,91%都要交给中共;而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债务,于2017年底与中共签订了租约,被迫将重要港口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给中共99年等。

而这些港口被指地处战略要地,正是中共军方准备在印度洋周边地区扩张的“珍珠链”(string of pearls)战略的重要据点。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克里曼(Daniel Kliman)称,“一带一路”是中共推进自己战略野心的工具。

该安全中心曾出台了一个报告称,“一带一路”项目可能给沿途国家带去七大类风险,包括侵蚀国家主权、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续的财务负担,脱离当地经济需求、地缘政治风险、负面环境影响和腐败等。

不过,目前中共已经没有钱投资了,中共的外汇储备在美中关系持续恶化及疫情大流行的冲击下在迅速减少。美国企业研究所中国经济研究员史剑道说,中共的国际收支已经出现了逆差,没钱支撑的“一带一路”正在消退。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