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把媒体变战场 中国公民最危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3日,星期六;亚洲时间是4月4日,星期日。

今日焦点:电脑是我的,亨特认了;拜登涕泪横流,求儿别去吸毒;媒体变战场,习总有大战役;外媒记者揭遭遇,中国人最危险;接种补贴百元,巴总统打后感染;隐性逼师生,依法自愿打;人性中的善。

60秒看世界

台湾太鲁阁号列车事故3日又发现一具遗体,使罹难人数攀升至51人。全球八十多国600政要表达慰问哀悼,而中共对此表现出分裂。习近平表达哀悼关切之后,中共军机在当晚继续侵扰台湾西南空域,被广播驱离。

伦敦科学家发现可以从空气中收集并检测到动物和人类DNA。这项技术可以为法医研究、人类学研究提供新技术,甚至有助于了解中共病毒的传播。

因长赐轮搁浅而造成的航道壅塞,3日已经全部通航。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积压的422艘船中,最后61艘也通过了这条贸易大动脉。当局还表示,事故调查人员很快就会公布调查结果。

4月3日,仍有大约44艘中国船只停泊在南海争议海域。中共辩称是“避风”,但菲律宾国防部长罗伦沙纳直言,“自己不是傻子”,要求“这些船只应该要驶离”。

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3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64万4974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3087万5900人,死亡总数是285万1807人。

下面进入我们今天的话题。

一名在中国工作了九年多的外国记者,被逼离开了中国。他表示习近平已经把媒体变成了战场,而且中共有更大型的战役。他还指出,中国最危险的,其实是中国公民。这名外国记者究竟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有这种观点呢?

对于记者,大陆与台湾认知不同

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环境,对某一种事务的认知可能就有不同。在许多大陆人的印象中,记者是令人艳羡的职业。

薪水高是一方面,更主要是中共媒体的记者们外出采访,多数时候是车接车送,甚至跟领导同乘一俩车。每到一处,当地政府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临走可能还有礼品或红包。所以很多大陆人都希望进入这个行业,不管学识、学历如何,只要有背景,就想往这个行业里面混。

但是台湾有一种说法:“小时不读书,长大当记者”。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也是有一种冲击感。但是在看了无数次台湾记者的工作表现,我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内涵。台湾的同行们为了采访一则消息,太辛苦了,几乎是通宵达旦、废寝忘食。

我不知道这些人的学识、学历如何,但我相信应该不会太差,因为在自由竞争的环境,没有真才实学,估计混不下去。后来我结识了一位台湾的记者朋友,印证了我的观点。

我的这位朋友年龄不大,上学时功课很好,读过很多书,甚至在台湾人群当中,也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但他后来选择进入了媒体,而且一路做得非常出色,是一位“学究式”的记者。他告诉我,选择做记者,就是因为喜欢这个职业,可以报导事实真相。尽管很辛苦,甚至有时还会遇到危险,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3年前亲身体验天网 BBC记者去了台湾

说这些呢,其实是有感而发的。因为我看到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沙磊在中共的压力威胁之下,和爱尔兰广播公司担任记者的妻子莫瑞一起转调台湾。昨天(2日),正在防疫隔离中沙磊以第一人称发表了文章,《使我被迫离开的在中国做报导的严峻现实》。

有朋友可能记得这么一件事,2017年12月,BBC报导了中国大陆的“天网工程”。报导中指出,中国一直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监视网络,当时中国已经有1亿7千万个监视器。而且中共计划在随后3年中,还要新增4亿个。许多监视器都有人工智能,包括脸部识别技术。

为了证实中共的“天网工程”对民众的监控程度,当时一名BBC记者在贵州监控中心进行实地测试。在他的面部信息被扫描并登录为“犯罪嫌疑人”后,这名记者从市区走到车站,仅仅7分钟,几名中共警察就前后包围了他。

那名记者就是沙磊。当时他已经在中国工作了6年左右。但是现在,他被迫离开了中国,去了台湾。英国《泰晤士报》把沙磊离开中国,描述为躲避中共国家机器骚扰的“逃亡”。

沙磊在开头第一句话写道:“直到最后一刻,我都可以感受到在中国作报道的严峻现实。”沙磊究竟遇到了什么呢?

习把媒体变战场 中共有更大型战役

沙磊在文中表示,因为事先没有准备,而且时间又比较晚,所以直到前往机场前才慌忙收拾行李。但是这个时候,中共便衣警察就在他们住所的外面注视着。并且一路跟着去了机场,看着沙磊办理了登机手续。

中共的这些作法,在任何人看来,沙磊都存在着极大的风险。但中共的宣传机器却仍然在极力否认这些事实。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表示,沙磊在中国没有受到威胁,“除了他可能会因他诽谤性的报道而被在新疆的个体起诉”。

不过中央社表示,中共声称沙磊的报导激怒中国人民,“这种说法不太可能属实”。正如沙磊在文中指出,“由于长期被禁播,绝大多数中国民众是看不到我们任何报道的”。

文中表示,尽管所有这些使自己的派驻工作在焦虑和不安中走向尾声,但实际上,他“只是近年来一长串离开中国的外国媒体的最近一例”。

而这还只是中共“在国际舞台上发起的更大型战役”的一部分。

沙磊是习近平上任的同一年2012年抵达中国工作的。他看到习近平运用中共僵化的政治体制,对社会各个层面的控制越来越强,在他掌权10年中,媒体已经成了战场。

中共把“西方价值”列为斗争目标的“九号文件”,也就是不允许大学谈论新闻自由和人权等普世价值,这是中共颁布的“七不讲”禁令。

所以无论是揭露新疆真相、质疑中共处理疫情和病毒起源的方式,还是为和平反送中的香港民众发声,他说,“都绝对会被攻击”。

在沙磊离境后,中共的宣传机器除了对他继续攻击外,还加大力度用外国社交媒体扩大效应。中共的“战狼”外交官们掀起“推特风暴”,猛烈抨击外国的报导。

中共媒体宣传可以在境外发表、发布他们的内容,不受任何限制。但中共在境内禁止独立报导,审查外国媒体,阻拦外国记者加入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络。

最危险的人:说实话的中国公民

沙磊写道,中共最近几年都是以“虚假”为由,不理睬外媒对新疆的报导。“但大部分关于新疆真正正在发生事情的揭露,是建立在其自己内部文件和宣传报告基础之上的”。

沙磊指出,“在大规模监禁系统的运行过程中,一个现代数字超级大国无法在网络上不留痕迹,而发觉这些足迹的重要新闻工作将继续在远处进行”。

也就是说,外国媒体对新疆的报导,很多是中共内部流出的资料讯息,并不是捕风捉影。

我跟大家说过,一位大陆公安的朋友曾说过“物过留痕”。当时那位朋友是提醒我,使用互联网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中共盯上。现在我们反过来想想,其实这对中共也是一样的。它在网络上运行的东西,也会被别人看到的。正所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沙磊表示,自己虽然被迫离开了,但中国境内仍然有致力报道真相的外国记者。还有一些中国公民,冒着巨大危险在揭示真相。比如之前人们对武汉封城早期的情况,大部分信息都是来自于这些公民记者。

说到这里顺便插一句,前两天大陆的拳击教练徐晓冬爆料说,第一位报导武汉真相的陈秋实已经回到了青岛老家,是处在监视居住的状态。但是另一位公民记者方斌依然没有任何消息,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持续不断地关注,直到确认他们安全为止。

沙磊写道,“我们不应忘记,在这场全球思想新战役中,因为说实话而持续面临最大风险的人,就是中国公民。”

自愿还是强制? 不打疫苗不许回家

昨天(2日),在节目中引用了两位大陆网友的爆料,说中共在催促人们赶紧接种疫苗,并且要中共党员带头。但是人们都不相信中共,尤其是党员,都不愿意接种国产疫苗。

今天,官媒中新网在微博中报导,中共教育部要求“提高师生疫苗接种意愿”。声称要在“依法依规”、“自愿”等前提下,加大疫苗接种的宣传引导和组织动员力度”。

说得非常动听,“依法依规”,还要让人们“自愿”。但实际情况是这样吗?每个人都清楚实际情况。是不是学校师生最听话,让接种就接种呢?

一位网友表示,“得亏毕业早,不用受这种隐性胁迫”。另一位表示,“这就是我们被逼着接种,还被要求不能到互联网发牢骚的原因吗?”还有一位网友说,“第一轮资源接种的时候,压根儿就没几个人报,过了几天就强制了”。

今天有一位网友,替北京的亲戚给我发来爆料email。网友表示,当局又在逼迫人们接种疫苗,现在人们都很为难。网友说“现在没打疫苗不让出门,但有73种副作用的疫苗也不敢打,大家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网友说“不知何时才能熬到头,也不知该怎么办”。

网友同时还发来一张图,是北京顺义区枯柳树村在3月25日发出的通知。通知中表示,凡是在小区内居住的人,要尽快接种疫苗。“自4月6日起,未接种新冠疫苗的租户及商品房居民,将禁止进入小区”。而且还特别指出,接种了第一针后,要“及时到村委会进行登记”。

看看,中共邪党看到很少人相信它,没有几个人自愿接种疫苗,然后它就来强制手段了,让老百姓自己掏钱去给中共当小白鼠。如果不接种疫苗,连家都不让回。

我想问一下,中共官员都打了国产疫苗了吗?他们的家人打疫苗了吗?如果你们都没打,凭什么逼着老百姓打呢?是不是自己对国产疫苗也不相信呢?

中共央视昨天(2日)报导,习近平在1日给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巴基斯坦总统艾维打了个电话,向他表示慰问,并祝他早日康复。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因为艾维感染中共病毒,是在接种了中国生产的疫苗之后。3月15日,艾维接种了第一剂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研发的疫苗。但是在艾维在29日推文说,他接种了中国疫苗后,验出了病毒阳性反应。

这究竟是接种的疫苗,还是在接种病毒啊?中共能给个说法吗?

说到这里,跟大家分享两个小笑话。新京报昨天(2日)报导,北京经济开发区表示,4月10日到5月20日,将对接种疫苗的人们发放消费券,平均每人每针100元。

有网友表示,最初一针300,忽然有一天说“免费”。后来开始送鸡蛋,昨天送金龙鱼豆油,今天送100块钱消费券。现在我满脑子打满了问号,再等等,会送自由行飞机票吗?

另一个笑话是问答形式的。艾滋病出现多少年了?五十多年了。有疫苗吗?没有。非典出现多少年了?十多年了。有疫苗吗?没有。那个新型的啥啥啥多少年?一年多。有疫苗吗?有。

亨特:那个电脑“可能”是我的

中国一些地方的家长,在看到孩子不听话、不断制造麻烦的时候,通常会说这个孩子是“要账来的”。这种说法,其实就是“前世因、后世果”,不知道这种说法在西方社会有多少人相信。

昨天(2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周日早晨”节目,公布了一段对亨特‧拜登的采访影片。亨特在影片中表示,前段时间被热炒的装有儿童色情的电脑,“很可能”是他的。而且他还透露,拜登曾涕泪横流地劝他不要吸毒了。

CBS主持人特雷西‧史密斯向亨特问到了那个笔记本电脑,随后亨特在回答中说,“当然当然,那个电脑可能是我被偷的那个”。他表示自己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可能被偷走、外流了,也可能是被骇了,或者是俄国情报单位干的。

不管怎么说,亨特承认电脑“可能”是他的。那也就等于在说,里面的内容是真实的,并非虚构,不是谁在泼脏水。

相信大家还有印象,在去年大选之前的10月,《纽约邮报》披露,特拉华州的一个电脑维修店发现一台电脑。里面有很多敏感信息,其中包括亨特的不雅照片和影片,而且里面还有关于一位“大人物”的信息。

这些资料如果被证实是真实的,很可能会影响到大选情况。所以这个“电脑门”事件,当时被称为最大的“十月惊奇”。

不过拜登随后表示,笔记本电脑上的信息是俄罗斯释放的虚假信息,为的是要影响美国的总统大选。

在去年12月22日,拜登又一次对福克斯表示,笔记本电脑中关于亨特的信息“是俄罗斯的抹黑”。在CBS的一次采访中,拜登表示,“情报界警告,朱利安尼是被俄罗斯人提供了虚假信息。普京正在传播关于自己的虚假信息”。

拜登一口咬定是“俄罗斯的虚假宣传”,是普京在影响美国的政治。但是现在被亨特这一个“有可能”打脸了,等于是在说他爹拜登在说谎。你说坑爹不坑爹?

亨特还表示,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家中,当时77岁的拜登当着孙女的面,也就是当着亨特女儿的面,阻止自己开车离开。为的是不让自己去吸毒。亨特没有指出具体的时间点,也没有提到当时在用什么毒品,只承认这件事是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

亨特有3个女儿,分别是27岁的娜奥米、21岁的芬尼根和20岁的梅西。他说当时自己正准备上车,女儿们挡住车门不让自己离开。

这时候拜登一把将亨特拉过去,抱着亨特边哭边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求你了”。但亨特说自己当时就想着怎么找理由离开现场,“再去打1次毒品”。

人性中的善

接下来还是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人性中的善”的故事。在分享这个故事之前,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假设您是一位餐馆的老板,有自己的招牌菜。这时候有人向您讨要这个招牌菜的食谱,您会不会给他呢?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史蒂夫‧朱,从面孔来看像是一位华裔,他和阿贝贝在巴尔的摩共同经营着一家餐馆。前不久,他们接到一位顾客琼斯的邮件,向他们询问“花椰菜天妇罗”的食谱。

中国人对这种事情可能比较敏感。中国民间有句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意思是说,徒弟学到手艺后,可能会抢走师傅的饭碗。

不过这位琼斯先生并不是也要开餐馆,他是想根据食谱,做给肺癌末期的岳母吃。琼斯在邮件中表示,岳母住在佛蒙特,每次到巴尔的摩来,都会到史蒂夫的餐馆去品尝花椰菜天妇罗,那是她心爱的美食。

但是去年12月,岳母被诊断出肺癌晚期,身体状况不断恶化,出行越来越困难了。琼斯希望岳母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能够再度享受心爱的美食。

他开始想在史蒂夫的餐馆买好花椰菜天妇罗,然后给岳母送过去。但是巴尔的摩距离佛蒙特太远了,大约有800公里,开车需要6个小时。琼斯担心时间太久了,不像新鲜出锅的那么好吃。

喔,这是一位很有孝心、心地很善良的女婿!他的email很快得到了史蒂夫的回复,真的向他提供了食谱。并且在回信中,史蒂夫说他会亲自带着所有的食材,前往佛蒙特,为他的岳母做这道菜。

还有这种事?琼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马上再次跟史蒂夫确认。史蒂夫回复他说,“没问题,只要告诉我们日期、时间和地点,我们就会准时抵达。”

到了约定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14日周六这天,史蒂夫与合伙人阿贝贝,带着同事乔‧阿诺努沃只带了一个炸锅,三个人开着一辆皮卡车出发了。行驶了约800公里,他们到达了预定地点。

3月15日是约定好的日子,他们到了琼斯岳母住宅前的停车场,在这里开始烹饪花椰菜天妇罗,还有一道美味的炸豆腐前菜。为了让油锅达到最佳烹饪温度,他们持续工作了几个小时。在准备好所有的餐点后,他们才按响了琼斯岳母家的门铃。

前来开门的是一位老人,在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瞬间,老人感动不已。这个时候史蒂夫也认出来了,这位老人是他们餐厅的一位顾客,每次去餐厅吃饭,“都赞不绝口”。

老人的女儿丽娜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他如此慷慨,不远千里亲自送来妈妈最爱的食物,我妈妈也感动得热泪盈眶。”“虽然妈妈因为化疗导致口腔溃疡,一直难以进食,但她还是吃完了当天准备的所有食物。”

史蒂夫自己觉得这没什么,他说“这只是举手之劳,客人信任,就更需要承担好自己的职责,我认为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我们很高兴能够实现老人家的愿望”。

巴尔的摩市议员齐克‧科恩转发了丽娜分享的这则轶事,并且说史蒂夫的餐馆“是一个用尊重和爱心对待人的社区典范”。他还特别说:“他们家的食物真的很好吃!读读这个,吃他们的炸豆腐,尽量别哭啊!”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尽可能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科学家们把这些问题称为是人类的“终极问题”。可是美国5岁的男孩瑞恩告诉他的妈妈,“我是另外一个人”,结过5次婚。他提供了很多细节,科学家深入调查后,发现瑞恩说的都是真的。

在今天的会员区,我将为您讲述瑞恩的故事。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好的,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支持沐阳: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会员:http://bit.ly/InsightPlans
关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