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百炼成钢?蔡和森董必武一遭遣返一成“抹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共刚刚推出的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第三集和第四集中,提到了中共早期的另外两个领导人:蔡和森董必武

第三集想要传递的是蔡和森与毛泽东等人发起成立了新民学会很重要,正是蔡和森在留法期间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名称,并得到毛的认同。此外,蔡、毛等皆同意将“改造中国与世界”作为学会的宗旨方针。这也难怪从中共成立以来,不仅指点中国,还一直在指点世界,迄今未休。只是在中共看来的“改造”,在世界和觉醒的中国人来看,用“祸乱”更为恰当,其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恶果现在已经彰显。

第四集的主人公是董必武,讲述了他在武汉成立中共组织之事。通过这四集的铺垫,按照中共的说辞,中共在李大钊、陈独秀的推动下,业已在上海、北京、长沙、武汉、巴黎、东京等地创建了早期组织,为正式成立中共准备了条件。

不过,正如中共掩盖了前两集中的主角李大钊叛国被处死、陈独秀幡然醒悟放弃共产主义,转而认同欧美民主的真相一样,中共同样不想告诉国人的是蔡和森当年曾被法国遣返、被遣返的真正原因,以及董必武为何要慨叹自己是中共的“抹布”。

与那个时代的很多处于迷茫中的年轻人一样,曾经的蔡和森也希望为中国找寻到一条出路。因此,他在1919年底,与新民学会的成员向警予、萧子升和其他共50多名留学生乘船前往法国留学。在几十天的航行中, 都反对旧式婚姻的蔡和森、向警予相谈甚欢。到达法国蒙达尔尼小镇后,彼此相互的关照,使他们在1920年5月结婚,其结婚照是二人同读一本打开的《资本论》。这大概是近来中共宣传的新婚夫妻新房内学党章的鼻祖。

显然,抵达法国的这批留学生中的一些人并没有安心学习,而是积极投入政治活动,接受共产主义思想,这其中就包括蔡和森、向警予。

1920年7月初,十多名新民学会成员在法国巴黎以南蒙达尔尼小镇开会,讨论的主题是“如何改造中国,如何改造世界”。有人主张走西方产业革命的道路,有人主张用贸易兴国,而蔡和森、向警予则向众人介绍了《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认为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要发动阶级战争,并决定成立的政党名称为“中共”。蔡和森在会后马上给毛泽东写信,建议他在国内要早做准备。

蔡和森、向警予的想法从何而来?据当年同样留学法国,为反共而组建“中国青年党”的李璜记述,他亲眼目睹了共产国际是如何在精神和物质上笼络留法中国学生,如何成立了中共在法国、德国、比利时的支部,如何以煽动、斗争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的。

他提到,1920年夏天,陈延年与赵世炎、王若飞、蔡和森一起在巴黎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周恩来、李富春、李立三、向警予、蔡畅、聂荣臻等留法学生都是其成员。不久,第三国际从莫斯科派人过来,通过巴黎的光明社引诱外国留学生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及国际共产革命。李璜曾亲自参加光明社的活动,发现这是国际共产党的宣传机关,他还发现周恩来亦几次参加活动。

据李璜观察,一些原本生活穷困的留学生,在信奉共产党后一个个生活都好了起来,尽管他们依旧看不懂法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也不理解什么是“唯经济史观”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钱从哪里来已不用多说。

透过周恩来等人,共产国际代表开始训练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团员们如何从事斗争,即怎样煽动、纠合群众,指定目标,从事打斗、示威,以引起多数学生注意、附和并与其一起斗争。为了检验“培训”成果,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团员们决定去攻打巴黎的中国留法学生会馆。赵、周、蔡等率领20余团员打入会馆,将正在玩乐的老学生暴打了一顿,并赶了出去,还在门前贴上一个条子:“不怕死的便再进来!”

因被暴打学生的行为为人所不耻,很多留法学生并未给予同情。当民国驻法官员干涉时,赵、周、蔡等人则早已撤走。不过,围攻的成功让他们十分兴奋,决定展开进一步的行动,即围攻中国国民政府的公使馆。

据林辉撰写的还原历史系列,1921年2月27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团员们纠集了二百余人朝使馆进发,这些人中大半是因没有工作而经济发生恐慌的学生。到了公使馆,赵世炎、周恩来、王若飞、蔡和森,向警予等10人作为代表要见中国驻法公使陈菉。

陈菉一面派人通知巴黎警察前来保护,一面来接见全体。他表示,勤工俭学生之大量来到法国,华法教育会应予以照料;对于目前出现的问题,公使馆绝对同情,并愿电告北京政府,请求救济。但代表们却不依不饶,要求陈菉立刻拿出办法来,甚至有人高呼三十万法郎救济费已被公使馆侵吞(注:是谎言)。此语引发了众人的不满,开始撕扯陈菉,在法国警察的保护下,陈菉才脱身。

众人于是前往华法教育会要救济。在该会所在地,蔡和森、向警予发表了演讲,称要奋斗到底,以争取“生存权”、“工作权”与“求学权”,并当场发起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会与“工学互助团”,要求大家参加。在李璜看来,这一幕攻打使馆的大戏,由于俄共指挥得法,中共鼓动欺骗人心取得胜利,而且他们还增加了两个外围组织。

两次斗争的胜利,让俄共和中共觉得扩大影响的时机到来了。之后,他们又借奖学金事宜向吴稚晖发难,并杀到里昂,打入尚未开办的里大学生宿舍的兵营中住下。向警予、蔡和森皆是参加者。

对于留学生们的无理取闹,法国政府与陈菉在得到吴稚晖与里昂当局赫里约的同意后,决定遣送这批兵营中食住的学生回国,最终人数为105人,其中包括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陈毅等约30名社会主义青年团成员,其余人等则属于盲从附和者,也一并被遣返回国,他们成为了第一批中共斗争训练的牺牲品。

从表面上看,蔡和森、向警予等被遣返的原因是“强占校舍扰乱治安”,但背后隐藏的正是中共暴力斗争的哲学和蒙骗的伎俩。这些伎俩随着大批经过俄共培训的中共党人的回国,而被更多地运用在了中国的大地上,一直横行到今天。

蔡、向二人回国后,皆加入中共,不久后,因为向警予出轨彭述之,两人的婚姻面临着解体的危险。蔡和森将家丑提交给了中共政治局讨论。按照中共党人的说法,这不仅大大伤害了蔡和森的感情,败坏了向警予的形象,而且影响到中央领导的威信和团结。

为了挽回影响,中共中央安排两人同时赴莫斯科,但在莫斯科,已有两个孩子的向警予与蔡和森还是离了婚,而离婚后的蔡和森与身在莫斯科的李立三的妻子李一纯也闹起了婚外恋,这个李一纯,本是杨开智的妻子,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嫂子,后与李立三发生婚外情。中共高官性乱这只是冰山一角。

在中共加入国民党,“借壳发展”的阴谋被识破后,国民党于1927年开始清党,大量抓捕中共党员。中共听从共产国际的指示,发动了武装叛乱。此时已经回国的向警予因参加叛乱被抓捕处死,而1931年初回国后前往香港的蔡和森,因中共特科负责人顾顺章投靠国民党被出卖而被捕,同年被处死。

关于共产国际在巴黎如何在精神和物质上笼络留法中国学生,以及周恩来、蔡和森等人在巴黎的所为,中共敢一五一十地告诉中国人吗?

再说说董必武。他是中共“一大”代表中在1949年后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两人之一,另一人是毛泽东。中共建政后先后他先后出任财经委主任、副总理和最高法法院,1959年至1966年出任国家副主席。中共早期领导人中,除了毛,他应该是活的最好的一个。

董必武还有一个鲜有人知的身份,那就是中共“谍王”。中共建政前,特务系统的头目和直接领导者是周恩来,董必武是其得力助手,他们建立起无孔不入的情报网络,为中共夺取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董必武任最高法法院院长期间,因对“大跃进”中的三机关联合办案制度持否定态度而遭到不点名的批判。此后在庐山会议上,他表示因没有看出彭德怀有“反党”倾向,而拒绝批判彭,同时他给毛写信辞去法院院长之职。毛同意,但让其担任国家副主席。

对政治风雨敏感的董必武从此选择了明哲保身,不再提及政法事宜,并公开让家人多学习毛选。

文革爆发后,董必武虽然在毛的保护下,没有遭到其他人的厄运,但他的小儿子董良翮却两次入狱,这焉知不是毛对他的敲打?

董良翚曾在《忆我的爸爸董必武》一书中回忆:“弟弟为什么突然被捕呢?事情发生后不久的一天,我推开爸爸办公室的门,看见爸爸在沙发上仰卧着,双手搁在扶手上。这种不拿书的情况是很少见的。爸爸长长地叹气,说‘你弟弟是代我坐牢呀!’”当时天安门还贴出一张大字报,标题就是《董必武你管不管你儿子》。

对于儿子的入狱,董必武选择了三缄其口。儿子出狱后,父子俩也是相对无语。董必武曾对女儿说过这样的话:“我就是一块抹布,党要我做抹布,我就做抹布。”显然,董必武是深知自己在中共中的位置的,他也清楚,被中共用过、用坏的没有什么价值的抹布总有被扔掉的一天。

1975年,90岁的董必武去世。业已看明白中共兔死狗烹嘴脸的他,是否后悔昔日的自己误入歧途呢?至于董必武的“抹布”论,中共敢公开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