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反制中共的军事联盟正在形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当今的国际形势有些类似于二战之前(并非一战之前)。进入2021年,中共发起新一轮“战狼外交”;同时,军事也咄咄逼人,在台海、东海、南海秀肌肉,大搞“灰色冲突”。举例而言:

——升级对台军事欺压。在2020年超过380架次战机巡航台海(近乎天天有一架次)的基础上,继续加码。尤其,3月26日,中共20架次军机进入台西南空域巡航,创下了2021年的全新纪录。

——钓鱼岛局势再度升温。3月23日,中共海警局公开消息显示,海警2502舰艇编队(4艘)在钓鱼岛巡航。这是进入2021年以来,中共官方第三次公布此类信息。此前,2月20日和1月13日,海警2302舰艇编队和海警1401舰艇编队分别前赴钓鱼岛巡航。

——中菲南海对峙。3月7日起,超过220艘中国渔船聚集牛轭礁(Whitsun Reef,属中菲争议区域)。中共称只是暂时躲避恶劣气候,菲方不予采信。3月21日,菲律宾国防部长敦促两百多艘中国船只立即离开,外交部长也向北京发出外交抗议。菲律宾军方部署海军舰艇进行“主权巡逻”, 轻型战斗机每天监视现场海域情况。3月28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已与中共大使谈话。3月31日,美菲国家安全顾问通电话,讨论了中共在南海争议水域的行动,都对中共的行动表示担忧。

中共这些行动,不是一个个独立的个案,而是反映了中共当局的国际形势判断和全球扩张野心。具体来说:第一,认为中美实力对比在向中共一方倾斜,美国衰落,中共上升,临界点未来几年就会来到;第二,中共的“军改”已经大体完成,军队机械化基本实现,向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方面可以“弯道超车”,战略军力跃升,不仅傲视各国,而且已对美构成严重威胁;第三,“军民融合”发展,造船业独居鳌头,是唯一能和美国一样同时建造两艘航母的国家,军事经济潜力雄厚;第四,已经和即将出台一批军事法律,凸显战争意志,例如2020年12月26日通过的《国防法》修订,在动兵理由中新增“分裂”和“发展利益”这两个概念(但无具体界定含义),意思将为“领土”和“发展利益”而战,开战借口随时都可顺手拈来;又如,2021年1月22日通过并于2月1日施行的《海警法》,授权海警对在“中国管辖领海”的外国船只可以开火,这对日本,及与中共有领土争议的东盟多国造成巨大压力。

因此,本文前述的中共军事扩张行动,反映的是中共在国际领域对军事手段的倚重和军事上的进取、进攻、扩张态势,对周边、亚太、印太和国际和平构成严重威胁和空前挑战。在这种情势中,美国、台湾、周边国家、北约、美国盟友等保持高度警惕和采取行动,就是必不可免的了。

针对中共军事扩张,相关各国各自针对性强化军备,并且,以美国为中心的庞大军事联盟或军事合作,当前正在迅速展开。举例而言:

其一,全面提升美台关系,而以军事合作为重心。最新进展是,3月25日美台签署备忘录,成立海巡工作小组来协调双边政策。到场见证的有美国国务院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局代理助卿金成(Sung Kim)及美国海岸防卫队国际事务主任卡塔尔多 (Ann Castiglione-Cataldo)。路透社指出,这次美台签署备忘录代表美国新政府已经采取行动,向台湾保证对其承诺坚如磐石。根据路透社,在中国渔船和挖沙船不断进入台湾控制水域的情况下,台湾正在升级其海岸军事设备,加强新舰艇的配备,让它们可以在战争时被征召入海军服役。

其二,3月23日当日,日本《冲绳时报》报道指,日本陆上自卫队计划在9月至11月开展岛屿紧急事态演习。这将成为日本自卫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演习。上一次日本全国性演习还是在28年前。报道并称,该次演习可能是针对中共钓鱼岛海域的频繁活动。

其三,加强美日、美韩军事同盟。拜登政府上台,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出访的第一站,就是日韩。3月30日晚,白宫宣布,国安顾问沙利文4月2日将与日韩两国国家安全事务负责人会谈,商讨朝鲜半岛安全局势(中共自然逃不了干系)。

4月中旬,日本首相菅义伟访美,他将是拜登总统首位面对面会见的外国领导人。《日本经济新闻》爆料称,双方将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声明中将“极为罕见”地包括所谓“台海稳定”的内容,因为上一次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湾,还要追溯到1969年,时任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与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曾在一份声明中提及“台湾的安全对日本的安全至关重要 ”。

不过,如果美国要将美日、美韩这两个双边军事同盟转变为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则有较大困难。首先,日韩之间矛盾很深(例如2019年日韩贸易战,日本制裁韩国);其次,中共对韩国的大力拉拢(例如,3月18日美韩外长、防长“2+2”会谈的联合声明,未提中共,表明首尔不愿选边站;这与日本形成鲜明对比)。

其四,美日印澳“四方会谈”从部长级提升为首脑级(3月12日召开首次首脑会议),军事指向日益明显。

2020年11月,澳洲在阔别13年后再次参加四国联合军演。今年4月5日至7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成员将首次与法国在印太地区聚在一起联演联训(在孟加拉湾举行的“拉贝鲁兹”联合军演)。与往年相比,此次军演的特殊之处在于印度的正式加盟。多家印度媒体报道称,联合军演“剑指”中共,旨在对抗中共在印太地区日益提升的影响力。演习结束后,印度与澳大利亚外长还将与法国外长举行三边会议。

四边军事合作发展之际,四国的双边军事合作取得若干重大实质性进展。例如,3月31日,澳大利亚宣布,将与美国密切合作,开始建造自己的导弹,以加强其防御能力。美国之音报道称“澳大利亚的这个决定是在它与中(共)国关系恶化以及太平洋地区对中(共)国日益增强的雄心和军事能力越来越感到不安之际做出的”。此外,美国驻堪培拉外交官近日表示,美澳两国正在讨论怎样合作来应对一系列军事突发事件,包括台湾海峡爆发战争,而且美国非常尊敬澳洲勇于反抗中共胁迫的作为。

不过,美日印澳“四方会谈”是否能演变为印太版北约,关键在印度。而印度看来掉入中共的战略陷阱(参见笔者《印度困境与印美同盟选择》一文),中共又在拉拢印度,例如中印达成在有争议边境湖区撤军协议,2月已撤军完毕。一句话,没有印度的觉醒就没有印太版北约。

其五,北约警惕中共威胁,北约一些成员国特意加强在印太的军事存在。

3月23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共同出席一个论坛时多次提到中共的挑战。其实,早在2019年12月4日,北约峰会在伦敦结束,发布的宣言中首次提到中(共)国。

虽然,就目前势态而言,北约作为整体不大可能与中共直接军事对峙,但这并不排除北约的一些成员国加强在印太的军事存在。

例如,当地时间3月31日,加拿大国防部称,该国“卡尔加里”号护卫舰于3月29日和30日从文莱前往越南期间航经了南海。

例如,英法德在亚太的军事动向。近期,法国国防部长宣布,法海军两艘舰艇完成在南海地区巡逻。除了派出一艘巡防舰,法国2月8日还透露,该国已在南中国海派出了一艘核动力攻击潜艇。一位亚洲安全官员说:“公开核潜艇的高度机密行踪是非常不寻常的举动。”德国官员称,计划今年8月派军舰赴亚洲访问,军舰返航时将途经南海,但不会进入有争议水域的12海里范围。英国宣称年内将派遣“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前往南海。

此外,日本海上自卫队在官网宣布, 2月26日在关岛周边海域与西班牙海军进行了联合训练。日本共同社对此评论称:“考虑到中(共)国的海洋活动,英法德各国海军对太平洋的关注度上升,纷纷派出舰艇。据分析,日本海上自卫队意在扩大加强合作的范围从而牵制中(共)国。”

总之,针对中共的军事包围圈正在展开;中共的战狼外交和军事扩张,是这个军事包围圈的形成速度和如何定型的决定性因素。

在这个庞大的军事合作网络面前(本文并未全面论述,例如美国在中亚的军事动向就未论及,而这对中共是有直接威慑作用的),中共的势力实在有限。借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话说,“如果你对中(共)国感到担忧,中(共)国很快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北约盟国加在一起,我们拥有世界经济总量的50%和世界军力的一半。加在一起,我们可以真正动员起来形成大量的创新和技术,应对中(共)国崛起带来的影响和挑战。”

但是,有一点要特别指出,中共的迷惑性和其之邪恶和疯狂,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说,中共的威胁超过苏联。例如,不管苏联如何,当初也曾与美国坐下来谈判,签署了一系列的军控协议;冷战期间,美苏也形成了“冷战铁律”——两国之间不直接交战,因为这极可能触发核战争。但是,迄今中国不仅没有与美国达成任何军控协议,而且拒绝参加“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肆意发展军力,尤其是战略军力。对中共危险的任何评估,都不为过。

虽然,目前和在可预计的未来,中共军事实力远不如美国;但是,中共将其之疯狂和邪恶当作致命武器,这却是美国和国际社会最难应对的和最需筹划预防的。中共一日不解体,世界就在危险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