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矢板明夫:台海局势取决习是否战略误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5日讯】专访矢板明夫:深谙中日台文化的中国通,曾以为中国最幸福;美中从全面对抗转为局部对抗;台海局势风险取决习近平是否战略误判 | 热点互动 04/03/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特别节目,本期节目专访矢板明夫先生。矢板明夫先生是日本产经新闻驻台北支局长,时事评论员。他本人是日本在华遗孤的第二代,15岁时离开中国回到日本,以后进入松下政经塾研读政治,独特的经历造就了他对中国时政敏锐的观察力。去年矢板明夫先生出版了一本中文书,书名叫做《曾经以为中国最幸福》。

今天我们特邀矢板明夫先生来谈一谈他这本新书,以及他对近期台海局势、中美关系的观察。矢板明夫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上我们节目。

矢板明夫: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那我想先请您来谈谈这本书,矢板明夫先生您这本书的书名我觉得起得非常好,叫做《曾经以为中国最幸福》。一听就是半句话,所以很多人听了这半句话,接下来就自动的就想说,第二句话是不是就是说,其实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那您之前在中国,从1972年一直到1988年是在中国,从出生一直到15岁都在中国。当时您在中国,您真的觉得在中国是最幸福的吗?

矢板明夫:当时怎么说呢,因为虽然当时中国是已经处于改革开放开始的之后,但是我们对幸福的概念并不是很清晰,而且我们当时在学校,我是上小学和初中,基本上每天都会被灌输中国人民最幸福,中国共产党最伟大,这些概念。但是其实也没有什么思考的能力,和比较的,有什么可比性,有什么东西可以比较。所以就会自然而然会这么感觉,当然也不否定,中国当时正好处于改革开放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期,政治也一点一点走向开明,经济也不停在发展,那个时候确实是生活在变好的感觉确实是有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既有一种被动的,别人告诉你是怎么样,你应该怎么感觉,当然也有自己一些经历。后来我想您后来到日本之后,可能经历了不同,就是心理上还有各方面冲击,所以才会说曾经以为,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跟我们谈一谈您到日本以后,感受到各方面的一些冲击好吗?

矢板明夫:首先是到日本以后,发现当然街道很干净,人和人的关系都好像不像中国有那么多的吵架,那么多的矛盾,这是一个。首先比如说你发现日本的警察是不打人的,在中国那个时候,80年代的时候那警察,我们家附近有一个派出所,就经常有人被抓起来,就被打得很惨。就是被抓起来会挨打那种,我们小时候都被大人这么说嘛,你要小心警察。然后到日本,警察你去问路,你去人们都是和蔼可亲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警察打人的现象。

比如你到市政府去办事情的话,你没有认识人的话,所有的事情大家都是一视同仁,一起去办,按手续去办,而且很复杂的事情,可能真的到窗口,一天或者几个小时就办好。在中国你要办这样的事情,可能就比如说我们刚回到日本,你要上户口,去办各种各样的手续。在中国的话,你都是要请客送礼托人的,我想在中国经历大家都这样,即使在那个时代,如果你没有认识人的话,你要办这些事情,可能真的就几个月,甚至拖你几年都很可能,然后行政效率竟然可以这么快。

最重要的是在日本的弱者,基本上你是看不到的。在中国你会有很多很多的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去抗争,当时就是,现在当然也有。后来当记者也采访很多那些上访者,在北京有上访村,这些人在日本是没有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可能到日本之后,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想像中的其他国家是怎么样,结果现实一看跟想像中,或者是跟被告知的是不一样的。

矢板明夫:对对对,在中国学校要订一个少年报,少年先锋报,就是那些宣传。我记得有一个栏目叫〈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它就讲社会主义的老人,比如说大家可以去帮助他,国家可以赡养。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老人都会被冻死街头,就类似这样的,故事有很多嘛。那到日本去,我发现日本老人要比中国的老人幸福得多。

主持人:所以这些是亲身的一些经历,或者亲身看到的事情,但是从信息上来讲有没有说,因为中国我知道即使是在七八十年代,稍微开放一些的年代,信息应该也是不是那么通畅的。那到日本会不会觉得一下子看到很多很多不同的信息,或者过去看不到的信息呢?

矢板明夫:首先我觉得日本的媒体天天在骂政府,天天在批评政府,不管政府怎么做都不对。我现在也是作为一个媒体人,你政府做的任何决策都可能,可能假如社会上也许有70%的人受益得到好处,但是可能会侵犯了30%的人的权益。因为做政府的任何决策,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得到幸福。但是30%被侵害权利的人的话,可能政府有一定的补偿,但是这些人还会不满嘛。那么报纸会永远,媒体会永远的站在这30%吃亏的人的这里,去批评政府。

这70%的话做的是政府应该做的,这70%好的他们已经得到好处了,那么我们就没必要替他们说话。那么一定会有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的人,所以说媒体是永远替这些少数人说话的,所以政府不管做什么都不对。但是在中国政府永远是正确的,这点我们就可以看到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您当时回到日本,我相信有很多各方面的冲击,但是您当时15岁,那个时候是1988年。在去年,您这本书其实是2018年出版的,对吧?

矢板明夫:对。

主持人:2018年,30年后,相当于。

矢板明夫:对。

主持人:那您为什么30年后想要写这么一本书呢?

矢板明夫:我在日本大学毕业,到松下政经塾,当了记者。然后我回中国社科院,我去读博士,又在中国留学个几年。回到日本以后,我当了记者,我是从2007年初到2016年底,在北京整整住了10年。这10年之中,又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中国,这10年确实也是中国发生巨变的10年。2017年回到日本之后,我写好几本书,也有包括关于习近平的书也写了很多。

但是这篇是我和一个石平先生,他是六四之后流亡日本的一个学者,后来他也加入日本籍。他比我大10岁左右,我们两个用对谈的方式写了这本书,一起回顾中国,从文革到改革开放,到后来习近平上台,这么多年的过程。其实中国是一个独裁的国家,他们只要是任何领导人上台,一拍脑门就可以决定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所以一个领导人的一个主意,就可以把中国带向改革开放,又可以像习近平一样,把中国再次带回毛时代的方向。

所以说这种,整个回顾中国,回顾我们小的时候这些自己亲身经历,然后把中国的各种问题,想通过这本书表现出来。

主持人:我觉得您这本书应该让中国的小粉红们看一看,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觉得中国最幸福,但是他们至少可能觉得中共下面的中国最强大。但是开玩笑归开玩笑,我觉得很多中国人,特别是从中国来到海外的人,看您这本书,应该是会有很多同感。而且我看现在就是说,很多年轻人好像都跟您这个书有很多的共鸣。现在是不是香港的年轻人很多人,他们会在集会的时候,会把您这本书举起来,把封面上的字这样的显示出来?

矢板明夫:对对对!现在就是,这次我们驻在香港的记者也发回来图片,我们也吓了一跳,我当然也吓了一跳。就是说,他们现在香港在抗争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能够用——就是说“时代革命”、“光复香港”这种词。那么就是说,于是他们就把我的书,变成一种抗争的道具。然后他们就会把这本书显示,就是“曾经以为中国最幸福”这句话,然后表达他们的心声。所以说,不光是我的书可以读,还可以当作一个抗争,向政府表示不满的应用道具。

主持人:横幅,我觉得香港这个状况,您看到香港就是这样的一个状况,特别是近一两年,就是急遽的这样的一个……可以说民主的死亡这样一个过程,您什么样的感受啊?

矢板明夫:香港,其实我觉得我在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奥运会之前,圣火到香港的时候,那个时候住在北京,去香港采访。当时真的整个香港的,就是说在他们迎接圣火,当然有动员来的,但是整个在尖沙咀,到处飘扬全是五星红旗。然后整个香港的年轻人都洋溢着非常非常爱国的……唱一些什么“我的祖国”那些歌曲。当时我也很震惊,就是说明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香港的爱国主义达到一个高潮。

当时我去采访李柱铭,然后也采访到当时有一个港大的一个女生,她在支援藏独。真的,我当时就是说,他们当时声音绝对是非常非常少数。我记得那个港大的女生,我采访她完之后,想让她拿一面雪山狮子旗,在香港大学前面,就是展示一下。我想照一张照片,然后她说她不敢,她说就是可能怕人打她。就是当时是那种情况啊!所以说,我没想到,短短的,就那个时候“香港独立”绝对是一个伪命题,根本没有人提到。但是真的短短的11年以后,2019年的轰轰烈烈的反送中的抗议游行,就整个香港整个民意,全部改变过去了。

现在香港年轻人的话,基本上,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支持香港独立的,而且没有一个觉得……基本上就是你遇到年轻人的话,越觉得共产党是多么邪恶的,共产党统治香港是错误的,方式错误的。所以说,我觉得就是短短10年,就是从北京奥运会到这个反送中。所以说,整个就是完全是一代人,香港就变成这么大的变化,其实我觉得,这跟习近平上台以后非常有关的。

2018年之前,我当时写的是:中国像一块巨大的磁铁,然后,它就把香港,当时台湾也是,台湾那个时候马英九上台嘛,也是跟中国的互动越来越热烈。这个时候,我觉得那时候写,中国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把香港、台湾吸过来。然后香港和台湾都被中国渗透,被中国吞并的这种景象。但是没想到真的习近平上台以后,只不过一两年的话,这个磁铁就变成从正极转向负极了。香港啊,台湾啊,对中国的排斥是非常强烈的。然后一步一步的,就是说现在港独已经走到台独的前面去了。所以说我觉得,就中国这种独裁国家,一个领导人就可以完全把国家的方向完全改变。

主持人:是,我觉得如果说这个有什么好处的话,整个这样一个过程中,那可能就是更多的人,可能看到共产党的本质吧,也可能这是一个 plus side 稍微算是一个正面的一个作用,一个后果。那您这个其实经历很独特,因为您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然后在日本又生活这么多年,现在在台湾。您觉得就是说,您这样一个特别独特的经历,对您观察和解读时局,有什么样的影响和帮助呢?

矢板明夫:因为我可能是……因为我对中国的观察,我在北京,就是从我小的时候也是,知道它们共产党的这些干部们,它们嘴上说的一套,和做的一套是完全不一样的,然后……

主持人: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呀!很多看中国的人,不懂得看这一点。

矢板明夫:对,其实我觉得,包括这次台湾也是一样。这次台湾之所以能够防疫成功,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没有相信共产党它们发表的数字嘛!它们从武汉开始就是说,没有人传人啊,什么这个病毒已经控制住了,它们刚开始发出很多很多这种错误的信息,它们不但自己说,而且还向世界卫生组织说,其实,台湾就一开始没有相信嘛,台湾一开始在最早之前,就是在很多地方,做出了这个管控,所以说台湾的疫情得到控制。

日本就完全被骗了嘛,日本就相信中国政府的发表,相信了当时世界卫生组织的发表,结果日本的疫情,一开始就是社区感染了。所以说我觉得像这种,因为他们很多的发表……我们知道,它们整个是一个欺上瞒下的社会嘛。他们每个人其实说的话,都是为了,一个是为了保身嘛,保护自己,然后能骗就骗嘛,所以说在这种,在中国是经历很多次,比如说从过去就有毒疫苗事件,然后再往前也有河北省的毒奶粉事件,这各方面的这种事件,它们从来都是欺上瞒下的,所以说这些本质的话,如果跟它们打交道多了的话,就可以看到、知道它们用什么逻辑正在撒谎。

主持人:对,我觉得其实日本可以说对中国了解,像不管是日本的媒体,还是政界,对中国了解还算比较深的,而且很多时候确实比欧美要深的。但是我也没有想到说……

矢板明夫:这次也实际是,其实日本也都知道、了解。就是台湾的好处啊,其实我觉得这次因为台湾不是世界卫生组织成员,所以他们就是说,而且2003年非典的时候他们是深受其害的。然后台湾有句俗语,他们叫,就是说,没有伞的孩子的话,不被淋湿啊。因为……

主持人:自己保护自己!

矢板明夫:因为刚刚下雨,赶紧就跑回家了嘛!那有伞的孩子,觉得好像就没有事情,慢慢走,可能就被狂风暴雨就被打湿了嘛!日本其实呢,因为台湾可以最早政府自己来做出决定。但是日本的,我很多日本的比如说厚生劳动省的朋友,他们看我写的,就是说我在产经新闻写了好几篇:防疫怎么向台湾学习。然后他们又跟我沟通,他们就说,日本的政府要做出,比如说要跟中国的飞机要切断,不能来接受中国的观光客的话,需要证据。

就是说当时比如说,这个世界卫生组织他的判断,他说中国没有人传人啊,中国的疫情不严重。一开始1月份都这么判断的嘛。那么日本如果说政府做出决定的话,一定比如说观光产业,会受到很大打击呀。然后他就会质问日本政府,你凭什么做这个决定啊?日本政府说,那世界卫生组织都说安全,那你中国政府也说安全,你日本政府凭什么做决定的话,日本政府就没有办法承担责任。所以日本政府一定要等到世界卫生组织做出了:已经很危险,是传染病、人传人。这种判断之后,日本政府才能采取措施。所以说,结论上的话就被害到了。

主持人:真的,这个世界卫生组织,虽然很多人觉得他是个摆设,或者是中共的这样的一个傀儡,但是他真的是误导了,甚至是在实质上,耽误了很多很多国家、很多人。对,我想请您谈一谈台海局势,因为现在就是中美关系可以说是国际政治中最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特别是现在在美国政府换届之后,中美关系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那台湾呢,我觉得您现在所在的地区,其实现在是世界的中心,或世界政治的中心。

中美关系之中,台湾其实处于这个最漩涡的中心。现在特别是因为中共,它现在在周边区域,显示出这样的一个军事野心啊,就让很多人关注台湾的局势、台海的局势。您在书中是不有一个观点,就是说,习近平如果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一定想要去武统台湾。

矢板明夫:对,就是说对于武统台湾的问题的话,有几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说,当中国的,首先我们确认中国要不要打台湾这件事情。中国,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建国那一天起他们就说出一个口号,叫解放台湾统一祖国,那么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带着一种统一台湾的这么一个宿命而诞生的国家,从毛泽东到习近平这些所有的领导人其实想武统台湾是他们天天想、夜夜想,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想的事情,但是这70年以来他们都没有动武过来,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就是他们害怕美国介入。如果一旦美国介入他们就必定打不赢,必定打不赢的话,他们政权可能甚至不稳,对他们来说武统台湾这个风险是很大的。

这种风险,其实70年以来从来没有改变,那么历史上有三次台海危机,1954年、1958年和1996年这三次台海危机,其实美国都没有缺席,那所以说他们试探了几次觉得,这个台海危机,就是说中国现在不能动武,因为美国可能介入,当然美国虽然没有说我要介入,但是说美国这种模糊政策,同时也是对中国的怎么说呢,对中国也是有很大的这个震慑能力了。那么川普时代,美国对台海的模糊政策,逐渐把调整到清晰政策。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台海出事的话美国基本要介入的态势非常强的,那么川普呢到拜登转向这么一个政权交替的阶段,拜登其实修整很多很多这个对华政策。

就说拜登时代美国对中国是从全面对抗转入局部对抗,就有的事情和中国对抗,有的事情和中国的关系变得缓和了,比如说这关于病毒的问题,还有比如说关于贸易的问题。这跟川普时代(相比),绝对拜登时代是中国会感到压力是非常减少的。那么休士顿总领馆我估计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谈这个事情,但是这个一定在第二次第三次的中美会谈之后一定提上日程来,那么所以说前不久虽然杨洁篪和布林肯在阿拉斯加好像对骂一个小时,但是实际上和川普时代比起来,毕竟是双方局势趋缓的嘛,他骂人只是在双方在表演,然后一旦关上门以后,我想他们的谈判绝对是双方是互有让步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实全世界最担心的就是说中国发生战略误判,就觉得拜登的好像比川普比较弱,而且中美关系在趋缓,那么我们现在打台湾会不会美国不管。所以说这个我觉得是全世界最担心的问题。那么所以说最近你看日本的岸信夫防卫大臣就不停地跳出来。而且说了很多也就是说美国要如何协助台湾的话,日本会协防嘛。这些话其实是在日本的防卫大臣说的是很过的话,就是说这个能不能在日本国会通过都很难说的,但是他为什么要说呢,他就是说现在这个老大可能靠不住,但是说你千万不要误判,我们一定会帮忙。其实是给中国一个很强烈的信息。

而且你看美国的军方最近包括印太司令官两个前任司令官都在说,这个六年以内或者甚至更快的时间,中国可能对台湾动武嘛,这个也是就是震慑。告诉中国你不要战略误判,所以现在全世界认为中国不打台湾最大理由,就是怕美国介入。但是说,现在美国的政策因为正好处于一个政策转换期,怕中国理解错误,其实朝鲜战争,近代很多战争都是因为战略误判嘛,所以说现在全世界很明显的,除了拜登以外,向中国都发出明显的信息,就是说你不要误判。这个我们一定会介入的。

主持人:那就您对习近平的了解来说,因为您出版了很多书对他一直也在做观察。他其实他现在是算是大权在握嘛,没有看到什么可以扳倒他的迹象或者什么样,那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台湾会有危险吗?还是您觉得他也有可能战略误判,因为说不准。

矢板明夫:对,所以说我觉得,首先我对习近平是否大权在握这个问题,我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因为就是说比如说从去年开始像李克强就多次挑战他的权威,那么我们观察到就是在过去的这么,就是说习近平上台之后,直到今天为止的话,其实是李克强跟习近平唱反调的声音是最多的时候,那么其实在任何独裁国家都是会突然死亡的,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罗马尼亚这个齐奥赛斯库,他的前一天还是一言九鼎,还是哪里都是被鲜花和被掌声簇拥的时代,但是说会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事情,就可以让整个局势全面翻盘过来。

那么习近平上台以后首先他对于等于说整个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的干部是一种收买的关系,江泽民的时候是收买的关系,胡锦涛时候在也是相对就是说是收买的关系,习近平是恐吓的关系。过去就是说不是买枪,我是有枪,你要害怕,不行我就打你,用这种震慑的方式,那很明显收买的关系,这关系会更牢固嘛。那么就是说你如果是你有枪,有恐吓的时候,那么其实大家如果有机会,谁都不愿生活在恐惧的日子里吧。

所以说我认为习近平时代和江胡时代他的政权的向心力,其实是比江胡的时代更脆弱,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就是从去年到现在,到今年为止,中国被抓的这些就是所谓的贪官,有这个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有上海的公安局长龚道安,有重庆的公安局长邓恢林,这些人物全部是打手,全部是习近平时代最活跃的打手。那么刚才我就说,你已经是靠政权恐吓方面把大家吓住的,现在你又不停地修理你的打手时,就说明这些打手对你也有二心的。所以我认为,这个我并不认为他政权是很安定的。

所以说,如果习近平想武统台湾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发生战略误判,认为美国不会管。然后第二种可能就是说他被逼得穷途末路,中国国内的重大的社会矛盾爆发,然后习近平他自己撑不住,他自己觉得只能靠一场胜利来继续维持他的政权,这是第二种可能,那么这种可能其实我觉得并不是很遥远,就是什么时候突然之间,党内的发生这种权利的巨变或者是突然间有人不听他的,或者他的权威突然受到这个挑战的时候,他就有可能通过这种对外动武,当然不见得是台湾,也许是比如说南海的某个岛。但是说就是说他可能会在外面挑起事端,也许是中印边境,这是第二种可能。然后第三种可能,其实我觉得这个对世界最危险的,就是说如果说中国的国力继续这个往上升的。

主持人:是,这其实也是我想问您的第三种可能。

矢板明夫:对,那也就是2028年这个英国说中国国力可能超过美国,然后当然是中国习近平说可能是2030年之前基本上,如果中国经济能够继续往上发展的话,中国的GDP经济规模超过美国,超过美国的时候呢,其实呢就是说,当你GDP超过美国跟你的军事实力超过美国,其实大概需要有2、30年的时间差的。当年美国成为经济成为世界第一之后,跟他真正变成世界第一军事强国,也是有个2、30年的这么个时间差。但是说我想在习近平周围他有一群欺上瞒下,专门仰人鼻息的小人。

主持人:比如说国师之类的啊,金国师之类的。

矢板明夫:对。所以一旦他认为自己经济超过美国的时候,他觉得是不是收复台湾、武统台湾的时机就成熟了。还有一个习近平去年的五中全会,他把自己的任期,不能说任期吧!他提出一个2035年计划。那么也就是说他自己想是到2035年之前,因为2035年那年是毛泽东去世那一年82岁,所以习近平想做到毛泽东最后那一年。那么也就是2035年之前,他等于说要完成社会主义强国,社会主义强国的第一条件是收复失地。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说他经济2028、29超过美国的时候,他就可能往这方面动心思了。

所以现在不管是美国,日本也很着急,还有澳大利亚、印度这些国家渐渐的形成了印太的小北约的状况。而且日本最近又把英国、法国、德国也拉过来,就是说即使说你的经济体超过美国,我们也会用一种新的打群架的方式把你遏制住。所以我想这是国际社会最后的攻防,当然我个人并不认为中国能够很顺利地这个经济超过美国。因为共产党的权力斗争,它们这种独裁体制,它们的内斗,它们的接班人选定,永远是共产党它们最大的风险,所以说此过程之中,我想它们的政策求新力,它们自己内部出现很大问题也有可能。

主持人:大多数人是会觉得说未来十年可能是一个比较风险高的时期,但是我觉得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时间没有这么长。就像您刚才说的有人认为在2022年奥运和二十大之后,就是个非常危险的时间点。习近平本人会不会出现某种程度的战略误判?甚至他可能不认为需要等到自己的经济多么多么强大,他认为现在自己已经有足够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也说不定。

所以我想问一下,比如说他最近在二月份开始,在对于日本的东海的这样一个挑衅。特别是先在海警法出台之后,它的船只就频繁出入中国叫钓鱼岛,日本叫尖阁诸岛这个海域,您认为它为什么在南海、台海局势还很不稳的情况下,又拉开战线又在东海去做出这样的挑衅呢?

矢板明夫:其实日本也是很担心,刚才讲中国如果说武统台湾的这种方式的话,其实我前不久也采访很多台湾军方的前高官,他们的基本上想法就是如果中国想在台海挑起事端的话,有三种可能。一种是大打、一种是中打、一种小打。那么大打就是像诺曼地登陆那种感觉,就是从海上的传统战争,但这种战争成本太高,而且中国也输不起,所以这种战争短暂的时间,就是几年之内应该它完全没有准备好。

那么中打就是比如说占领东沙岛、太平岛等,台湾现在控制的一些海上岛屿。然后现在这些海上岛屿,台湾的海巡署的职员在上面,中国把这些人抓起来变成人质,然后跟台湾谈判,然后看国际社会的反应。但是这种方式毕竟也是一种改变国际现状的方式,中国可能面临国际社会的巨大的制裁。那么说不定需要灰溜溜地放人,而且这些岛屿其实都是易攻难守的岛屿,所以不管在谁手里谁都守不住。虽然中国打这个岛很容易,但是如果美军和台湾联手夺回来的话,也是很容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守不住。那一旦被夺回去,它会很没有面子,这是中打。

那么更有一种可能就是小打,小打就是不用军事力量,是用警察力量来打。比如说现在台湾周围金门、马祖、甚至澎湖周围的有一些中国的船,来偷海沙、挖沙子。那么台湾的海巡署当然需要驱逐的,这个时候按照中国的法律解释,就是台湾的海巡署的船驱逐的话,就是属于一种违法行为,因为是中国主张的中国海域。

主持人:就是违背了中共的海警法,是这个意思吗?

矢板明夫:对,因为认为是中国一部分。那么中国的海警船去撞击,或者攻击台湾的海巡署的船只,那么这样的话也是属于武装力量的冲突。但是这种事情国际社会就不容易介入,因为都是警察不是军队。然后中国造成这样的冲突以后,中国再看国际社会的反应或者把事态扩大,或者把事态减小,它就可以变成一个不败之地。那么这是对台湾的方法,这种方法其实台湾是最担心的。那么与此同理,和日本的尖阁诸岛周围的这些冲突也是同样的道理。

就是说它也可以用日本的海上保安厅的船,不管是吨位还是装备的武器,都比中国的海警船要差很多。而且中国现在可以授权,中方可以开火。那么这种情况下,它也随时可以在这个钓鱼岛、尖阁诸岛周围,用这种警察力量的冲突的方式挑起事端,然后它可以选择扩大和减小的方法。那么刚才讲的他既然想2035年的时候,它要把社会主义强国它要收复失地的话,那么台湾和钓鱼岛对它来说是同样的道理,它都要拿回来的。所以日本现在也是非常非常担心的,中国会以这个海警法,用这种方式来挑起事端。

主持人:是,所以如果从日本的角度来讲,您觉得日本现在怎么看中共这样的一个政权?就是说它可能会不断地用蚕食的方式去扩张,甚至威胁区域和平。就它怎么看?然后他怎么评估日本在这中间的一个位置和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矢板明夫:中国最近比如说对香港问题、新疆问题各方面,以及在各方面的对外扩张。这个大家认为是习近平政权是一个对内高压,对外扩张的这么一个非常邪恶的政权。这个基本上这种概念是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会共识,但是同时日本的现在的经济也是依赖中国的部分很强。比如现在日本的疫情、日本的出口,这都受很大影响。但是比如说最近日本的汽车在中国市场卖得非常好等等,就是说对中国是既提防又依赖的这么一种关系。

所以好像日本对中国的政策是摇摆不定的,其实我觉得某种意义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日本也在推动和中国脱钩,在川普时代也是算积极响应的。但是现在美国的态度也并不是很清晰,那么暂时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在国防方面的话,还是非常提防中国。而且保护台湾的意识最近也是非常明显、非常清晰。但是同时在经济上面又有依赖中国的部分,所以说也不希望和中国全面抗争的局面出现,所以这我觉得日本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矛盾状态,对。而且就是要看老大哥,之前老大哥很厉害就跟着上。现在不行,搞不懂他是什么状况,只好自己先武装自己。所以现在在您看来美国这边,我先请请教您怎么看阿拉斯加这个会谈?当然我们看到说双方对外有一个比较强硬的对撞,当然主要中共也上演的这种战狼秀。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但是您觉得这一次会议其实给中美关系的下一步,定了一个什么样的基调呢?

矢板明夫:我觉得基本上就是全面对抗转为局部对抗的一个很明显的一场表演。那么有第一次一定有第二次,而且通过这次谈判中国虽然表面上很强硬,但是基本上是中国是去求和的。而且美国也接受了求和,基本上是这么一个关系。其实杨洁篪是没有必要去的,美国用各种方式态度是很高调的。就是见面之前宣布一连串的制裁的方式,这种有点屈辱性的按理说可以不去的,但中国也去了。这表示中国向美国低头了,美国也接受中国的低头了。

那么吵架其实都是向着自己国内的不满份子的一种发泄,让他们发泄出来的感觉。那么事后我想有了第一次,一定会有第二次。中美的这个方式是往好的走的,美国拜登政权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所以他嘴上说得是很厉害,就是用了很多非常强硬的词语,但实际上他上台以后,比如说香港的问题,香港的人权迫害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而且缅甸的每天发生的局势,好像根本美国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有效的对应。所以我觉得中国来看的话,还是拜登政权是比较好打交道,比较好欺负的政权。

主持人:所以对于中共来讲,也许在经济啊、军事这些方面,它认为现在美国政府对它没有办法做出什么实质性的遏止,是吗?那如果这样的话,其实对于台海局势只会风险加大。

矢板明夫:对,应该是这样。如果它判断美国好像确确实实只光说不练的话,就有可能它就会采取第二步、第三步的措施了。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您觉得国际上现在对于这个局势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应对呢?因为这样的话,这个其实是非常关键的。最终其实每一个国家、民族甚至人民都会被卷在其中,如果让中共突破第一岛链的话。那在您看来国际上应该怎么做呢?

矢板明夫:我觉得国际上现在就是刚才中美关系改变,另外一个过去跟中国对抗的基本是美国的单打独斗,全世界在旁边有点给美国加油,但是实际上也是出工不出力的关系。但是最近就是变成一套,比如说这次新疆棉花的问题,欧洲也做出了很大很大的动作,但是亚洲还没有动。就是说我想今后可能全世界用这种组合的方式对付中国。当然这种有效没有效?我们还有待观察。但是现在我觉得全世界,我觉得问题都可以,不管新疆问题、香港问题,任何问题都可以,就是能够采取有效的对中国的制裁的话,才能让习近平政权投鼠忌器,至少我认为现在的这些制裁,还没有发挥很大的效果。

主持人:是,真的是要更进一步的有实质性的影响才行。好的,非常感谢矢板明夫先生今天跟我们分享您个人经历,还有您对时局的观察。我们今天的时间先到这里,感谢您的分享。希望下次能够有机会请您再上我们的节目,给我们持续来分享您最新的一些想法。

矢板明夫:好,谢谢。

主持人:好的,再见。

矢板明夫:再见。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这一期的特别节目,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