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美华裔:亚裔优秀成就被侵袭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5日讯】如果某些少数族群享有特权的话,那会出现什么情况?

随着系统种族主义观点越来越主宰我们社会的时候,至少有一个族群却不是这样,亚裔族群完全颠覆了左派的这种种族论调。

华裔肯尼‧徐说,20世纪初我们也受到过歧视,但是现在我们亚裔人在美国却是最成功族群之一。

在2021年的CPAC大会上我采访了肯尼‧徐(Kenny Xu),他最近会出一本新书,叫《麻烦的少数族》(An Inconvenient Minority),我还采访了Kangmin Lee,在油管上有他的频道,他制作节目。

哈佛大学和一些常青藤学校被指责歧视亚裔,他们把招生录取名额给了其它没有达到标准的少数族裔。为什么美国的择优英才制在某些领域受到攻击,而在其它领域却还存在?NBA中75%的人是非裔,却没有人要求必须把15%的名额让给亚裔。

为什么这些人能够接受这些有缺陷的论调,批判性的种族理论完全不符合圣经精神。但是他们却利用圣经把这种理论正当化。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常青藤招生 亚裔优秀成就被侵袭

杨杰凯:我们现在在2021CPAC大会现场,肯尼‧徐(Kenny Xu),您要出一本很有意思的新书,《麻烦的少数族》(An Inconvenient Minority),请您谈一谈。

肯尼‧徐:好的,我在这本书中收集了一些常青藤大学招生方面的案例,亚裔的优秀成就一直在被侵袭。可能有些人还不知道哈佛大学和其它常青藤学校被指控歧视亚裔,把招生名额给了那些没达标的少数族裔,比如非裔和西班牙裔。

当给予某个少数族群特权的时候,这使我们的社会产生一些根本性的紧张关系,特别现在还有这个觉醒文化,而当今左派把亚裔视为二等族裔。

杨杰凯:很有意思,看我们节目的很多人也在关注这个所谓的觉醒文化,或者说批判性的社会正义。之前James Lindsay的书《犬儒理论》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是否因为亚裔的学习成绩比其他人好?

肯尼‧徐:按照左派的说法,只要你是白人,你就拥有了特权。如果你是有色人种,你就在受到压迫。但亚裔却不是这样,亚裔是有色人种,以前在这个国家也遭受过种族歧视,然而最近对亚裔的攻击案例在增长。亚裔的成就和白人几乎不相上下,甚至比白人更好,亚裔的学习成绩、SAT分数、平均收入等等。

这让左派觉得很麻烦,因为不符合他们的说法。按照肤色,我们应该是被压迫者,但是亚裔的文化、受教育的程度及其特点使得亚裔成功达到了美国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准。

亚裔是准白人?精英高中增其它少数裔

杨杰凯:左派说你们属于接近白人的人?

肯尼‧徐:是的。他们说我们亚裔是准白人,这就是他们今天这种文化用的新说法。我在书中也提到这一点,现在全国最好的质优课程教育,比如弗吉尼亚州的托马斯‧杰克逊高中,全国排名第一的高中,其中70%是亚裔学生,因为亚裔在数理化方面确实比其他人好。

然而现在这所高中的一些人想降低亚裔学生人数,这么多亚裔人,他们感到尴尬,他们觉得他们的社区看起来很糟糕。

杨杰凯:为什么他们会觉得他们的社区很糟糕,他们是什么逻辑?

肯尼‧徐:他们表面不会这么说,他们说我们要提升学生的多样化,非裔和西裔的少数族裔在我们学校不够多,学校要给他们一个成功的机会,所以需要人为地调高他们的录取人数。

但是这样就产生了几个问题。第一,这是全国最好的高中之一,精英高中,他们的使命是为国家培养下一代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让国家变得更好。他们录取不够标准的学生,而踢掉那些够标准的学生,是应该这样吗?

第二,真实的情况其实和他们了解的不一样,看一下学校的录取过程,并不是招生官本身在种族歧视,而是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少数族裔报考人数不足,即使在半决赛录取中,也只有极少数的黑人和西班牙裔。这是一个社区问题,但是我认为靠人为增加他们的人数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择优英才制是传统 若被照顾入学反受罪

杨杰凯:我们的传统做法是谁的成绩好就应该录取谁?

肯尼‧徐:是的。这是择优英才制。

当然,这个英才教育也不是完美的,所以这个觉醒文化或者说批判性的社会正义,他们现在试图用他们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您刚才说他们的解决方法的方向是错的,这使得亚裔群体陷入一个不利的麻烦的境遇。

是的。您提到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确实哈佛大学的录取程序不是完美的择优英才制度,事实上他们不是英才制度,他们有一些学生是享有特权的。比如承传学生、捐赠者的孩子、教师的孩子。

我之前住在普林斯顿,我的住家对面就是普林斯顿大学。当时学生中有很多不满的情绪,因为有一些高中生没有达到录取标准,但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在这里教书而被录取。所以他不是完美的英才制度,但是人为地提高某些族群的录取人数。

杨杰凯:这是危险的。

肯尼‧徐:Heather MacDonald有一个观点,如果把不达标的人(不管不达标的理由是什么)放入精英学校,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人们希望这些学生应该达到一定的学业标准,然而他们达不到标准,这些人就觉得受到了歧视,您怎么看呢?

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在书中我也提到这样的例子,普林斯顿有一个数学教授跟我说,普林斯顿有一个博士生数学项目是全世界最好的一个项目之一,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可以申请。但是有一个女学生是因为非裔,因为这个原因被录取的。

她数学不错,但是没有那么好,但是她周围的同学都是数学奥林匹克的精英学生,她一开始学习就非常困难,后来她就变得很有情绪,情况不好,最后她不得不离开这个项目,这让学校和那个项目都感到很难堪。这真的很悲哀。

还有一点,人们不一定意识到,这其实是剥夺了另外一个人的名额,那个人本来可以从这个项目中获益,同时也会给这个项目带来贡献。这个人是符合标准的,却因为是亚裔被拒绝了,他本来拥有这个绝好的机会,这是人们看不到的成本。

NBA、美军是否要根据肤色录取人?

杨杰凯:不管你是白人还是西裔,男生还是女生,这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你的学业表现?

肯尼‧徐:你说的对,我在书中,用亚裔的例子有力说明如果我们国家要拥有卓越文化的话,朝正确的方向发展,我们必须要恢复择优英才制度的理念。

杨杰凯:您觉得现在美国还有没有英才制度的存在,或者已经完全消失了。或者除了种族之外,还可考虑其它的因素?

肯尼‧徐:我可以举两个例子,特别有说服力,一个就是我们的橄榄球联盟球NFL和NBA,其中75%的是非裔,没有听说我们要为亚裔保留15%的名额。你打球打得好,他们才会要你,这不是你争取公平的地方。这是竞赛,他们需要能力,这也体现了公平。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军队。你要进入军队,你需要通过测验,不会因为你的肤色就给你加分。当然如果成绩不够,他们会有补习课程,帮你提升。但最终你需要通过标准化测验,军队才能录取你。我觉得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美国的很多非裔的生活,据我所知,参过军的很多非裔美国人,他们拥有稳定的职业和家庭,这个概率比没有参过军的非裔大很多。

民主党氛围长大 转向支持共和党

杨杰凯:Kangmin Lee,很高兴和您对话。我们现在在2021年CPAC大会现场。您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要和我们大家分享。有人说您吃了红色药丸,使得您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很有趣的故事。

Kangmin Lee:好的。我是在蓝州长大的,我周围都是左派支持民主党的人,我在洛杉矶读书,那里也都是自由派左派人士。所以一直有人跟我说川普(特朗普)总统种族歧视,他憎恨女性,保守主义者很糟糕,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共和党憎恨亚裔等等。

我是一个亚裔,每个人都说你只能是民主党,只能投票给民主党。我一开始非常讨厌川普总统,我觉得白人才是保守主义者,我生活在这个氛围里。Ben Shapiro来我们的学校,我也参加了抗议他的活动。

2019年,我在脸书上看到一则有关川普总统的讲话的信息,当时左派在嘲笑他,说他把墨西哥人叫做强奸犯。我看了一下回应区,有一个人说“这里是他完整的讲话,你应该点这个链接”,我觉得很有意思,看完后我就觉得川普总统并没有说所有的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他讲的是在边境有很多严重犯罪行为,人口走私等,我后来调查了一下,发现确实如此,自此我开始改变观念。

川普总统的讲话风格虽然很冲,口无遮拦,但是他说得很多都是事实,而媒体却对他和保守主义展开大规模的抹黑污名运动。他们会抹黑任何和他们言论不同的人。

杨杰凯:这些年,我们听到很多跟您类似的故事,有意思的是我们今年的大会主题是美国不取消。当您转变您的想法,您会不会担心周围人对你的看法?

Kangmin Lee:是的,我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我意识到保守主义理念来自犹太基督教的价值观,和我的价值观是一致的。不幸的是我周围的人我的朋友都是左派,很多年轻亚裔都是左派。

公开反对觉醒文化 遭所有朋友“取消”

一开始我不敢说话,后来“黑命贵”的暴行发生后,我周围所有的朋友都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支持他们,贴他们的标志、符号,还有那些觉醒文化的胡扯的东西。我觉得我必须要站出来说话,我说,“这里有一些事实,大家要不要看一下。”结果不出意料,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把我取消了。

杨杰凯:以后发生了什么?您如何被取消的?

Kangmin Lee:我给他们分享一则Candace Owens的一个视频,有关乔治‧弗洛伊德的生活,我说我不完全同意他的看法,我们不要先急着给弗洛伊德戴上桂冠,他的死亡,我也感到遗憾和愤怒,但是大家是否还要考虑一下其它的。

然而这些和我朝夕相处学习过的朋友就开始骂我,在我的脸书上贴一些最难听的短信,手机短信说我是一个可耻的人,我不值得拥有任何朋友及其尊重。

他们可都是基督徒,我觉得他们应该称为觉醒运动基督徒,他们觉得他们是“黑命贵”的盟友,受到了压迫,可他们却对我说这么难听的话。他们认为我不配是一个基督徒,不配称为人,是背叛者,这是大学里相处很好的朋友,但是他们都取消了我。

杨杰凯:您如何理解觉醒文化?您是怎样有这样理解的?

Kangmin Lee:我觉得觉醒文化是一个邪教,是一个新的世俗宗教,这样说挺矛盾,但它确是一个新宗教。大部分人膜拜一些东西,不管是宗教范畴的,还是其它的。

觉醒文化是找不到人生目标的人愿意接受的东西,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繁荣发达的年代,我们不需要为任何东西去奋斗,不需要种地去取得食物。

不幸的是很多年轻人从小就有很舒适的生活,不需要为任何事情奋斗,但是人们潜意识里需要找一个目标,为之奋斗,人生的意义。如果没有了基督教精神,宗教的内涵,他们就失去了奋斗的目标,所以他们需要寻找一个目标,这就是觉醒文化。让你标榜自己的道德,感觉自己有多么高尚,是在为别人的利益付出,其实很多东西是左派编造出来的谎言,媒体编造的说法。主要是这些年轻人他们需要找到一种人生的目标,才会上当。

亚裔多实现美国梦 制度性歧视是谎言

杨杰凯:你说这些是谎言,指的是什么?

Kangmin Lee:首先,说我们国家有无可救药的制度性的歧视。我有一个好朋友Kenny Xu,他有一本新书叫《麻烦的少数族》,他书中说亚裔的境遇和左派描述的完全不一样。20世纪初,我们确实受到过歧视,当时来到这个国家,我们没有任何关联,我们甚至不会英文,当时的财富和境遇都不如那个时候的非裔。

但是后来,我们却变成了这个国家最富有的族群之一,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一直以来做的决策都是明智的,我们会先结婚后要小孩,读完高中,学业上取得好成绩。我们有健康的家庭,这些让我们取得了成功。这完全颠覆了左派对少数族裔的说法。这是一个例子证明我们国家不是系统性的种族歧视,说只有白人在上面,欺压着其它的少数族裔,这是谎言。

另外一个谎言是警察的暴行。这个问题本身很严重,但是他们不是刻意地整天针对有色人种。如果我们看数据,发现每年跟警察有关的死亡案例,白人数要比黑人多很多。

我所有的朋友,他们的非裔朋友都以为他们在遭到警察的迫害,他们营造了社会中的恐惧情绪。很多非裔都害怕出门,怕碰到警察,怕被警察开枪打,我觉得这个概率其实比闪电劈中还要低。

恐惧文化——左派媒体刻意营造

杨杰凯:您说的是我们现在有恐惧文化?这个在您生活中有吗?

Kangmin Lee:我周围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况,我个人尽量看淡它。但是现在疫情中,很多地方在封锁,社会在散布着一种恐怖气氛。

但是很多好的事情在发生,很多人从疾病中痊愈了,疫苗也出来了,很多药物也有效。这些都是很正面积极的事情。

媒体应该报导这些光明的事,人们需要更多的希望。

可是媒体每天报导得新冠的人数,今天死多少人,这成了习惯了。他们在刻意地营造恐怖情绪。因为当人们害怕的时候,人们就容易被控制。马斯洛(Maslow)的需求层次理论这么说,人们渴望安全和保障,很多人愿意为了安全和保障而牺牲自由。

班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经说过,如果你愿意为了安全而放弃自由,那么两者你都不值得拥有。

针对非裔的警察暴行的说法,我的很多非裔朋友真的感到害怕,我跟他们说你被警察枪击的概率比那个被闪电劈中的概率还要低。这都是媒体一遍一遍地散布恐怖的结果。近期对亚裔仇恨的案例在增加,特别是对城市亚裔老年人的攻击,很多亚裔朋友也真实地感受到害怕。有人在营造恐怖,媒体和左派都是特别喜欢营造恐怖情绪的,因为人们恐怖的时候,就容易被控制。

觉醒文化及进步派 偏离上帝教导

杨杰凯:您刚才说这个觉醒文化基督徒,你用这个来形容过去的一些朋友?觉醒文化和基督教精神是不应该共存的吧?

Kangmin Lee:我完全同意。我经常说进步派基督教义其实不是真正的基督教义,现在很多基督徒说自己是进步派基督徒,他们接受所谓的性别流动,非常规性别这种概念,接受了很多觉醒文化、左派的进步派的社会主义东西,听起来都很美好,但是最终是关于绝对真理和客观真理的问题。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真理来自于上帝,来自于上帝神性的启迪。但是进步派基督徒却宣称道德和道德标准随着时代变化。如果道德和真理都是主观的,那就没有真理可言了。

上帝就是真理,绝对的真理,所以说进步派基督教义不是基督教义,我指的觉醒文化就是指这些进步派的东西,他们偏离了上帝的教导,不是真正的基督徒。他们把世俗的那些马克思、黑格尔的话和基督教义混为一谈,而这些人是仇恨上帝的。他们利用了圣经里面的话把世俗意识形态正当化了,比方批判性的种族理论完全不符合基督教义,他们利用圣经,说耶稣不是种族主义歧视者,以此把批判性种族主义合理化。我们现在是在退步,因为我们根据肤色在评判人,而不是根据人的品德。

杨杰凯:为什么您觉得批判性种族理论跟圣经是不相容的?

Kangmin Lee:因为当我们评判一个人如何的时候,种族变成了最主要的判断因素。他们觉得现在有一个霸权式的权力结构,坐在最顶端的这些人肯定就是白人。只要你是白人,即使是一个最好最善良的人,你都是错的,因为白人的祖先构建了这个权力架构。只要你是一个有色人种,你就是受压迫的群体。

现在他们把种族肤色看成判断人的最主要因素,但是圣经很清晰地明示,无论你是犹太人不是犹太人,你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没有关系。耶稣向撒玛利亚人伸出了手,这些人当时是犹太人仇恨的,但是耶稣不看这些,他看的是这个人本身,这个人的品格,他不看重外界的这些因素。

保守主义才是应该选择的路

杨杰凯:您刚才说所有的少数族裔都受到了压迫?包括亚洲人吗?

Kangmin Lee:过去也是这样,但是现在不是,现在亚裔人的收入及各方面在美国是最好族群之一。

杨杰凯:最后您有什么补充吗?

Kangmin Lee:我希望所有的不是白人的年轻人,我希望你不要听那些左派的说辞,现在所有的文化机构、政府、媒体、好莱坞、娱乐界、体育界都要大家向这群暴徒低头,你没必要这样做,你没必要害怕。虽然你周围的人可能会取消你,但是会有更多的人接受你,张开双臂欢迎你,这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我现在的朋友比以前更多。我有很多新朋友,我现在有这样的平台分享我的看法。

我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亚裔,我告诉大家不要听左派的,保守主义才是应该选择的路。

如果我们想要进步和美好的未来,我们必须回到这些让美国伟大的价值观。

杨杰凯:好的,谢谢Kangmin。

Kangmin Lee:谢谢。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