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大陆殡葬怪象:墓地欠费、坟地产、楼房灵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6日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不过,现今的中国传统清明节,让民众感到哀伤的,还不仅是亲人的离去。城市墓地价格连年暴涨,一墓难求,因欠缴墓地管理费,亲人骨灰被刨出来等问题,让逝者不能逝有所安,生者心徨徨。

“对不起,您拜访的墓地已欠费!”

这种“温馨提示”,让人闹心。

高价买来的墓地,不属于自己。比房价还高的墓价,只是20年的租金。

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的白鹿原公墓,就贴出告示,要求购墓已满或临近20年的亡人家属,缴纳20年的管理费1万2千元。

白鹿原公墓工作人员:“这个是民政部门规定的,都是20年一个周期。如果不交的话,就是墓地有权力把他骨灰拿出来。

今年清明,“死不起”、“殡葬暴利”,照旧登上大陆社交媒体热搜。

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有的墓穴甚至要上百万。

上海至尊园最低报价11万元,其余墓区价格“上不封顶”。而且价格还在上行。

由于当局墓地改造,武汉市民李先生家里70年代的老坟,被强行迁到武汉石门峰都市陵园。他说,这里最好的墓地一块要30万元。

武汉市民李先生:“原来老坟是没有时间限制的,现在就变成了20年。20年以后交钱,不交钱就给你把坟刨了呀。”

云南昆明一陵园,清明节前说要推出最高20万元的“墓地贷”。消息出来,立马蹿上热搜。墓园方随后表示,将放弃这一项目。评论认为,这背后,反映的还是天价墓地让人“死不起”的现实。

殡葬贵的另一怪胎,是这种“楼房式灵堂”。

天津的静安陵园,整个小区都是灵堂,入住10万个骨灰盒。它让“坟地产”再次成为话题。去年9月,该陵园被勒令停业前,有的房子炒到了近万元一平米。

从2003年起,大陆殡仪业曾多年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

中国殡葬协会估算,全国殡葬行业消费,2020年至少6千亿元,2023年将达到1万亿。

为何会出现这种景象?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董广平:“(中共)它规定第一个他必须火化,它不准你入土。第二个,就是每个人他没有自己的地。所有的地方都是中共的财产。所以这个造成了殡葬行业的垄断。能造墓园的人,他都是有后台的强力支撑。”

目前中共在城乡实行经营性墓地和公益性墓地两种政策。

天价墓地,往往出现在经营性墓地中。

中共规定,经营性公墓应该由殡葬事业单位建立,而且必须向县级民政部门提出申请,最后报上级民政部门批准。

民政部门既是公墓的经营主体,也是管理主体。自己审批自己,又如何能进行有效监督?

另外,将“准入审批权”变成“经营独占权”,是地方民政部门常用的手法。他们对殡葬产业进行高度垄断,并在背后操纵商业利益。

到2017年,中国近八成的殡仪馆隶属事业单位。

缺乏外部竞争,墓地本身供不应求,老龄化人口增多,外加中共病毒疫情冲击,墓地价格飞速上涨。

而且中共不承认经营性墓地的永久使用权。所以,普通民众只能和墓地经营者,建立短短20年的租赁关系。

李先生:“中国韭菜多嘛,我们本身就是锤子加镰刀,就是割韭菜的。买不起!反正我们以后老了,实在不行,就找政府。党领导一切,党负责一切嘛!”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董广平说,墓价高涨,是中共独裁、垄断行业造成的恶果。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即使是高价墓地,民众也只能乖乖掏钱购买。

董广平:“那么高的价钱其中很大一部分包括官员的好处费,以及民政行业收的管理费。你别人是无权进入这个行业的。它就是发死人财!”

多年来一直有舆论呼吁,殡葬行业要立法,不能只靠利益部门的行政条例来管理。

董广平表示,中共做事极端,没有人性,死人活人都不在乎,它只关心自己能不能赚钱。所以中国出现的所有罪恶,根儿都能追到中共身上。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