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只用台湾防疫物资 所罗门省长拒中共行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7日讯】香港疫情缓和,专家担忧变种病毒引致下轮疫情;孕妇和哺乳妈妈能否打国产疫苗?中共说辞前后矛盾;清明节武汉几十万人拜山,报导被删;热带气旋吹袭印尼和东帝汶,掀起6米海浪,160多人遇难;菲律宾总统突然强硬警告中共,专家说中共挑衅意在拜登;所罗门群岛省长拒绝中共贿赂,坚持用台湾防疫物资;拜登政府计划加税,还提议设全球最低税率。

香港疫情缓和 专家担忧变种病毒引致下轮疫情

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缓和,4月6日新增7宗确诊个案,其中4宗是输入个案,来自印度和巴基斯坦;3宗是本地个案,全部都是早前确诊者的家属。

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在电台节目表示,菲律宾、印度及巴基斯坦的变种病毒患者数量上升,建议当局考虑禁止这三个国家的航班来港。他形容目前的第四轮疫情已是“水尾”,担心带有变种病毒的患者进入社区,可能会引致另一轮本地爆发。

云南疫情升温 官方打疫苗说辞自相矛盾

在中国大陆,云南瑞丽市疫情升温。4月6日,全市开始进行第二轮核酸检测。瑞丽市自3月30日起已经封城,网上传出的影片显示,警车在街上四处巡逻,拉人去隔离。另有消息指,当局已经开始建造临时医院,地点位于景成高尔夫小区旁的山上。

随着新一轮疫情爆发,中共更是强迫民众接种国产疫苗。有大陆读者向大纪元投稿,揭露他所在单位强打疫苗的情况。领导要求所有员工必须预约打疫苗。领导还要求,到了接种疫苗中心之后,医护人员询问是否有不宜打疫苗的禁忌症,员工不可以说“有”,只要到了接种地点都要打疫苗。如果不打疫苗,必须得到区领导批准。哺乳期妇女、子宫肌瘤手术后复发的病人,都被强迫打疫苗。

中共央视网今年3月5日刊登的“疫苗接种权威解答”,其中提到备孕、怀孕及哺乳期妇女不得接种疫苗。然而,中共国家卫健委在3月29日突然推翻之前的说法,称哺乳期女性打疫苗后建议继续喂母乳,备孕女性打疫苗后不必延迟怀孕,已经怀孕也不建议堕胎。

官方在短时间内前后矛盾的说法引起民众不满。有网民质疑:“之前说哺乳期不能打,为什么现在又能打了,是有临床数据支持了,还是疫苗改进了?真的对小宝宝没有影响吗?”

武汉数十万人挤满陵园 当局禁言

根据路透社统计,全世界因为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在4月6日突破300万大关,其中100万人都是在最近三个月离世的。

武汉疫情过去了一年,武汉死亡数字至今仍是个谜。今年4月4日是疫情后第一个可以自由出行的清明节。数十万人挤满武汉陵园,菊花卖到断货,但是有关报导随后被删除。

大陆媒体网易新闻于4月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武汉大暴雨,32万人挤满陵园:人群散去,他们哭了》的文章。随后此文章被删除,内容显示“404”,但此文已在网上被大量转载。这篇文章中提到的“32万人”数据,最早来自《楚天都市报》3月22日的报导,报导称3月20日、21日,武汉市各大陵园春分扫墓人数达到32万人次。这篇报导也在多个网站被删除。

与此同时,坚持维权的武汉市民就被噤声,甚至被赶出武汉。武汉市民张海的父亲染疫去世,张海起诉武汉当局,要求追究责任,遭到打压。知情人士向大纪元表示,清明前大约一星期,张海遭武汉警方跟踪,逼迫其离开武汉。张海离开武汉,前往长沙在酒店住了一夜,当晚却遭警察上门查房,与他用手机联系的朋友也遭警方约谈。

另外一名武汉市民杨敏因为女儿染疫离世,到武汉市政府举牌抗议,也遭威胁、噤声。杨敏4月5日在微博发贴,痛斥中共官员“你们才是真正的国贼、汉奸!”她又说:“历史是有记忆的。老百姓是有记忆的。冤屈的亡魂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风暴袭印尼和东帝汶 掀6米海浪 160余人遇难

热带气旋“莲花”(Seroja)侵袭印尼东南部和东帝汶一系列岛屿,掀起6米高的海浪。在帝汶岛,当地一些居民不得不待在屋顶上,以躲避3、4米高的洪水。印尼至少有133人遇难,数十人失踪。

东帝汶首都狄力(Dili)已经泡在水中,总统府前变成一个泥坑。东帝汶政府表示,至少有27人因山泥倾泻、山洪和倒下的树木致死,另有7,000人流离失所。

中共挑衅菲律宾意在拜登 菲总统强硬警告中共

中共近期加剧对台湾、日本和菲律宾的挑衅活动。3月7日,大约220艘中国船只在有争议的牛轭礁(Whitsun Reef)附近停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声称这些船只在避风。

彭博社引述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前运营总监舒斯特(Carl Schuster)说:“只有专业的海员才知道这是一个谎言,没有人会在暴风雨来临前数周把自己的船只‘庇护’在风暴区。如果它们真的是商业船只,让它们闲置在那儿,每天要花费数百美元甚至数千美元。”

舒斯特针对中共近期频繁的挑衅行动说,“这是一个测试,看看(拜登)政府愿意做什么。”他又说,中共会看美国的反应,来决定如何进行下一个测试。“现在我们所做的更多是嘴上说,而不是实质性的(行动)。”

目前仍然有很多中国船只聚集在这一海域。菲律宾总统府4月5日表示,菲律宾主权不容谈判,领土和专属经济区一寸也不会放弃,并警告中共数百艘船入侵附近海域,可能导致“敌对行为”。

路透社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此前一直寻求与北京交好,不愿与北京对抗。尽管已有一连串菲律宾外交官和最高阶将领强烈批评中共,这次来自总统府的言论异常强硬。

近期中共除了派出大量船只挑衅菲律宾,派军机扰台频率不断升级,还派辽宁舰等六舰通过日本冲绳与宫古岛之间海域。4月5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给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打电话90分钟,表达“强烈担忧”。

所罗门岛省长拒中共贿赂 坚持用台湾防疫物资

所罗门群岛在两年前与中共建交并与台湾断交,但这个岛国的人口大省马莱塔省的省长苏达尼(Daniel Suidani)仍然坚持反对中共,并且在该省使用台湾制造的防疫物资。

《澳洲人报》4月5日报导,2019年苏达尼刚刚赢得选举,还没来得及庆祝,中共代理人就来向他行贿16.5万澳元,以换取马莱塔省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苏达尼在电话中拒绝了对方。

就在中共企图向他行贿的两个月后,所罗门群岛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苏达尼表示,担心中共代理人已经渗透进所罗门政府。

报导指,在疫情期间,苏达尼一直拒绝中共的任何援助,坚持向台湾寻求医疗援助。他说,每当他看到自己的家园里到处都是“台湾制造”时,心中充满爱国情怀。

去年6月的疫情高峰期,苏达尼公开对台湾援助马莱塔省医疗物资表示感谢,结果遭到中共驻所罗门群岛外交官和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的指责。三天后,所罗门群岛政府扣押了一批台湾运往马莱塔省的医疗物资。所罗门群岛律政部长穆利亚(John Muria)声称,这批医疗物资有着“藐视政府”的意味。

苏达尼又说,只要他还在执政,就不会允许中共将手伸到他的岛屿上,马莱塔人永远不会和“不认同我们的民主和独立价值观与原则的人”共享这个岛屿,只要马莱塔人还在,就会和威胁本国独立性的中共或其它势力继续斗争下去。苏达尼也呼吁所罗门岛与对中共强硬的澳洲加深合作。

前澳洲亲共官员呼吁与中共脱钩

根据《澳洲人报》报导,曾经与北京关系密切的澳洲前高官因为中共对澳洲的经济报复也转变立场。曾在南澳工党政府内担任贸易厅长的肯尼恩(Tom Kenyon)任内积极发展与中国的贸易,并促成了南澳与中国的山东省成为姐妹省。

肯尼恩近来也开始反共。他说,澳洲必须作出抉择,现在是时候远离中国(中共)这样一个不认同澳洲价值观的国家了。他也指,毁掉中澳之间经济和文化纽带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人民,中共是一个对西方自由和价值观充满敌意的组织。

肯尼恩表示,此前,澳洲可以在与美国保持牢固政治关系的同时,也和中国保持紧密的经济关系,但现在这种做法已经不行了。澳洲需要“开始与中国经济脱钩,至少要限制与中国的接触”。

拜登推大基建 提议设立全球最低税率

美国总统拜登在戴维营(Camp David)度过复活节假期后,4月5日回到首都华盛顿,继续推动他的大基建法案。

这项计划耗资2.3万亿美元,虽然以基础设施建设命名,但是实际用于道路和桥梁建设的资金很少,更多的资源用来推动绿色能源等左派政策。为了取得这笔钱,拜登政府要对企业加税,将企业税率由21%增至28%。

对于拜登政府的所谓基建法案,共和党方面表示强烈反对。有议员批评拜登是在学习中共的经济模式。众议院少数党党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更直言,这一法案的最大收益者是中共,将让美国的就业机会转移去中国。

拜登加税不仅受到共和党集体反对,民主党内也有质疑声音。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4月5日向媒体表示,28%的税率太高,建议将税率定在25%。他也透露,在参议院除了他之外,还有六、七名民主党人也对基建法案不满。如果他们不支持这一法案,这项法案不可能通过。

4月5日,在拜登返回华盛顿后,有记者问他:“你担不担心高税率会让企业离开美国?”拜登回答,他一点都不担心。

拜登政府有什么办法既加税、又阻止企业离开美国呢?原来办法是号召其它国家一起加税,令企业无处可逃。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4月5日在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发表讲话时说,她正在与20国集团(G20)国家合作,呼吁设立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美国男子高速桥边欲轻生 热心路人勇救

美国男子布朗(Anthony “Buzz” Brown)在高速桥救下一名意图轻生的人,受到警方与市议会的褒奖,感动了不少民众。他近日接受大纪元访问,讲述他救人的经过。

3月3日,布朗开车经过北卡罗来纳州40号州际公路上的一座桥时,看到桥上有一名神情沮丧的男子。布朗的兄弟就是死于自杀。当时他见到这个男子,立即想到他需要帮助。

布朗的车已经驶过了这个男子,但是他很快调转车头,将车停在路边,走近这个沮丧的人。一开始,该男子说不需要帮助,但是布朗继续和他讲自己的经历,还讲了他兄弟自杀的事情。布朗说:“我让他知道,我不是去评判他,我是关心他。他很震惊,还有陌生人会停下来,关心他。”这名想要轻生的男子后来也敞开心扉,向布朗倾诉,之后他离开桥边,坐在布朗的车上,直到警方赶到现场,将他送到医院。

警方后来发表声明说:“如果布朗没有停下来和这位男子交谈,这位男子可能会在警察到达之前跳桥自尽。”

布朗说:“如果以后我再遇到这样的人,我会告诉他,现在还不是他人生结束的时候,上帝对他有着更大的安排。”

役情最前线》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